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造化之门 医武狂少 你超神时很帅 救赎 王二柱 同谋 曲颖
卿本佳人 好色小 乔婷 欲都囚徒 鬼夫 倾城 司机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谁为峰
谁为峰

谁为峰

分类:仙侠

时间:2021-05-04 00:00:43

作者:不争而胜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二节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华山论剑谁为峰  山高谁为峰  尽头谁为峰  谁为峰一见  谁为峰TXT  谁为峰出自哪里  谁为峰 皆成空  谁为峰道成空  谁为峰 一见无始道成空  仙路尽头谁为峰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噬天狂尊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 瞒天过海骗倒你(上) 我是法则之主 异界女神手札 牧龙师 我真是大魔王 擎天战意 重启末世剑神 第一重装

五代末,南宋初;兄弟义,儿女情。江湖险,人心恶;美人恩,浪子名。  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演绎出出一段段忠贞的爱情,一个个不悔的侠客,一场场危机四伏的阴谋,一曲曲热血的悲歌……  有词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得,美酒之时头。宿醒不知道席间客,好奇道人去留直到公元九百六十年,赵匡胤皇袍加身建立起宋朝,又经过二十几年的艰苦争战,才重新统一了中原大地。而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五代十国末年,北宋初年那个动荡的戡乱时代。。


  江搏浪是个长年跑江湖的汉子,为人耿直,性格豪爽,更是嗜酒如命,这一听有二十年陈酿的美酒,立刻咧嘴笑道:“嘿!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还记得咱就好这一口。快拿酒来,老子要把它喝个底朝天。”

  再说那熊镖头扛着醉鬼,来到临近一家客栈开了间上房,进屋便将其丢在床上,随手解了穴道。想是那醉鬼脑袋正晕,穴道方解便胡言乱语道:“给我酒,我要喝酒,快拿酒来……”熊镖头怒斥道:“姜无涯啊姜无涯,瞅瞅你这鸟样,不就一个女人吗!竟把你搞成这副德性,真没出息。”

  掌柜得了好处立刻卖乖道:“熊爷您走好,有空再来啊!”乐得笑嘻嘻地又去做他的生意去了,那里还会计较这档子小事。那酒保无故挨了打,心中一口怨气不吐不快,于是埋汰道:“娘的,今日怎会如此晦气,没地被个疯狗乱咬了一气。”掌柜闻言恚怒道:“以后说话给我小心点,若再捅出什么漏子,老子非扣你工钱不可。哼!”酒保吓得一哆嗦,赶紧跑厨房收拾碗筷去了。

  熊天霸面无表情,沉思了片刻,随后从怀里掏出只玉瓶,放在窗台上道:“你俩真麻烦,当初叫你们私奔,你们又顾念家人不肯逃走。现在一个哭哭啼啼不想嫁,一个浑浑噩噩像死猪,真让老子不得安宁。这瓶鸩毒,你要是想不通干脆喝了它。也许只有你死了,无涯才能脱离情海,奋发图强。以他的才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届时我兄弟连手,何愁不能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哼!”他言罢,转身而去。

  直到公元九百六十年,赵匡胤皇袍加身建立起宋朝,又经过二十几年的艰苦争战,才重新统一了中原大地。而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五代十国末年,北宋初年那个动荡的戡乱时代。

  一位高个头公子眼馋道:“如此美酒,怎么也不分给大夥尝尝?这不是闹人心痒痒嘛!”熊天霸笑道:“可惜好酒不多,只得敬了新郎倌。改日我在‘湘妃楼’设宴,请诸位兄台喝个痛快便是。”

  三十载一梦间,转眼悲华发。剑在手,情未酬,空怅望。此恨不休,争到头一捧黄土,重归天地。人寰无宇,逝者如斯,谁能千古风流?

  那嘴角长痣的公子嬉皮笑脸道:“你他娘操小姨子的时候,就不嫌臊得慌了。”那儒生闻言脸色骤变,大怒道:“姓田的,你少他娘满嘴喷粪,本公子岂能与你甘休。”说着抓起一只酒壶便抡了过去。幸亏熊天霸见机得早,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暗运巧劲,刹那间便将其制得浑身酥软。

  唐朝末年,由于藩镇割据,地方势力强盛,军阀混战的场面屡见不鲜,大唐王朝最终于公元九百零七年被颠覆。朱温灭唐建梁之后,中国再次进入了一个混乱动荡的时代。在短短的五十四年间,中原先后更迭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八姓十四位皇帝。以此同时,在周边地区还先后出现了吴、前蜀、吴越、楚、闽、南汉、荆南、后蜀、南唐、北汉等十个国家,历史上就把这个动荡的时代称之为五代十国。

  一位嘴角长痣的公子奸笑道:“还得请几位姑娘陪酒才是。”他身后一位矮胖公子打趣道:“最好陪你他娘的上床才好。”此言一出,众人哄然大笑。又有人眉飞色舞道:“还要多整他娘几次,那才够味。”一位儒生模样的公子敛容道:“人家江兄大喜的日子,尔等尽说些腌臜龌龊之事,也不嫌臊得慌。”

  熊天霸淡淡一笑,递过酒坛道:“美酒有的是,就看江兄怎么来个鲸吸海饮了。”江搏浪一把捧过酒坛,启开封盖嗅了嗅,赞道:“嗯!果然是好酒,味色醇美,芳香四溢。那我就不客气了,先饮为敬。”说着便捧起酒坛畅饮起来,只听得咕噜声在其喉间作响,顷刻间便被其灌下了大半坛酒。

  醉鬼朦朦胧胧间听到有人说话,于是伸手一阵乱抓,正好拿住熊镖头的衣领道:“芳妹,芳妹,可是你来了?太好了,咱俩若醉死在一起,就永远不用分开了。”说着便傻笑起来。

  皮肤黝黑,体格强壮的新郎官江搏浪,正随着父亲江南岸,站在大门口恭迎亲朋好友。宾客也真是络绎不绝,车马轿骑一直连到百丈外的菜市口,足足堵了半条街。一群孩童嬉笑打闹,来回穿行于镖局门前,还时不时扔上几个炮竹,吓唬吓唬那些爱凑热闹的婆子老妈们。

  正值混乱之际,店外突然闯进一条魁梧的汉子,伸手抓起地上二人,就象捉小鸡般轻松地将之分开。他先是将那醉鬼提到一旁,点了昏睡穴,这才对掌柜抱拳道:“掌柜的见谅了,我这兄弟前夜赌钱红了眼,结果把老婆也给输了。事后又追悔不及,所以整日里喝酒使气,见不得别人娶媳妇。惊扰贵店之处,还请掌柜的看在熊某薄面,勿要见怪。”

  江搏浪见熊天霸处事得当,既维护了自己的面子,又不至于伤到宾客间的和气,于是抱起一坛酒道:“田张两位兄台喝醉了,咱们还得继续,来来来,不醉不归。”余下众人碍于主人威势,只得连声叫好,跟着你一斛我一碗地畅饮起来。熊天霸始终面带微笑,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要说这镇南镖局,在东、西、南、北、中,五大镖局里,无论声望还是实力,除了武林盟主公孙伯名下的中原镖局,就非它莫属了。不说别的,就看镖局里宫阁相望,层宇叠翠,便不知有几重几落。

  那人闻言,突然放下怀中酒坛,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酒保吓了一跳,连退两步惊问道:“你……你想干嘛?”那人红着眼睛也不答话,猛地扑向酒保,发疯似地揪住他的衣领喝问道:“你……你说谁是疯子?谁在娶亲?那新娘明明是我的,我的。谁……谁也别想抢走我的芳妹,别想。”

  守护在镖局门口的两只瑞兽,已戴了红花,披了彩挂。正门屋檐下吊着两只大红灯笼,就连写着“镇南镖局”四个大字的漆金牌匾,也被悉心装点了一番。一条绛红色地毯从大门直通正堂,每一步都撒上了花瓣。丫鬟们沿着地毯排成两列,一个个手捧鲜花怀抱玉瓶,每有宾客到来,便洒水散花,叫人如临仙境。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