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玲姐 云姨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凝物参世
凝物参世

凝物参世

分类:仙侠

时间:2021-07-21 23:33:27

作者:小小书生你牛啥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周门风波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书目:蜜宠小青梅(下) 大元仙侠录 夫人舞刀爷弹琴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萌狐悍妻 狂暴神话系统 傻子的王妃 宅女求生记 修仙之潜伏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一个天才儿童怎么不断成长的呢?会和那些BT的天才们像么???你期待……么》???不希望能和那些俗套像吧\\那需要支持下小生吧!! 凝物参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等一等……韵哥哥,等等我……”听的一声呼唤在远处传来,顺着声音寻去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个姑娘看起来只有七八岁而已但是眉宇间却透漏着一份成熟的感觉,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符。此时她正气喘吁吁的想着马车的方向跑来,一呼一吸间显得极其狼狈。身旁的袍带因为长时间的跑动而松开了些许,显然小姑娘匆忙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韵哥哥……”小女孩看见渐行渐远的马车突然颓废的倒在地上,嘴里仍然念念不忘地喝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吁……”马车突地一停,一个小男孩向这边跑来下人们赶紧神手阻挡。“少爷……”却被一旁的周福德给叫喝住了。“不用管了,让他们两个说句话吧,毕竟一起长大的啊!唉……”这是周福德竟然流露出了久违的叹息,“蝶儿……”周韵连忙跑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呼唤着女孩的名字不住的摇晃着女孩,显然是着急了。“韵哥哥……”女孩慢慢睁开了眼睛,“嗯,小蝶,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呢,”周韵有点生气的问道。“对不起啊,韵哥哥。妈妈不让我来,说我不能和哥哥走那么近的,因为哥哥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男孩,将来继承周叔叔的家业,以后遇到的女孩子肯定比我好。”小蝶边说边努着嘴,小嘴翘啊翘的两只眼睛不知不觉的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周韵此时也弄不清楚什么状况,便说道:“什么啊?我永远是你的韵哥哥,不管我变成什么人,不光我是变成富人或者穷人,永远都是蝶儿的韵哥哥。好了,蝶儿别哭了!”周韵伸出小手,擦干了小蝶眼里的泪水。“真的么?嗯嗯!韵哥哥永远是蝶儿的韵哥哥,”小蝶也破涕为笑“伸出手!”“哦?!呵呵!还行不过哥哥啊!”周韵伸出手。两只小手在夕阳下,缓缓地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呵呵……”附近的人们都被这一幕给深深地感动了,曾几何时自己也曾经年轻曾经无知啊。离别的伤感被一对少年的插曲而略显得轻松了些。“咳咳……蝶儿,”周福德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啊?周叔叔……”小蝶连忙从失神之中缓了过来“小蝶,你韵哥哥只是去拜师学艺而已,学成之后自然会回来的。呵呵……你就……”这时周福德把眼皮飘向了他们紧紧勾住的小手。“啊……”毕竟是年不更事懵懂不知事,小蝶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处在人群的最耀眼处。连忙撒开了和周韵牵着的小手,脸上也映上了夕阳一般的红晕。“韵儿,”周福德不紧不慢地叫出这个名字,周韵看了父亲一眼,又恋恋不舍得看了蝶儿一眼,缓缓的登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爹,儿子不会让你失望的。小蝶,你也要等我啊!”说完恋恋不舍的回到马车,小蝶刚刚唤起的好心情瞬间又破灭了,“韵哥哥,小蝶会等你一辈子的!”小蝶向马车的方向暗暗许下了诺言。。


  “小蝶,你给我回来。”只听得一声爆吼从后面席卷而来,众人皆被这一声吼叫从刚刚的情境中醒来。”“妈?你怎么来了?”小蝶深深的震惊了,众人也震惊了。从声音的地方寻去只见一三十左右的少妇,身着一身朴素的外衣,虽然没有经过特殊的打扮,但是匀称的体型美妙的脸庞已经让在场的一些男子为之倾慕,这与刚才的一吼有这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素颜美女么?”“什么啊?这不是柳大姐么?”“啊?他就是那人称河东狮吼的柳含烟?”众人嘁嘁喳喳议论个不休,可是她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径直走向了小蝶,“小蝶……跟我回家!”她的语气里多了一份柔软也多了一份慈爱,“不!小蝶不走,小蝶要看着韵哥哥走!’小蝶的眼里充满了坚定的神色,“小蝶来得晚了,小蝶要目送韵哥哥离开。”“你……你要气死我是么?”柳含烟又濒临在爆发的边缘。“含烟妹子,不要生气了,他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突然要离开了,送一送又有什么呢?”这时周福德从一旁劝说道。“可是,周韵那么优秀。小蝶还是……他们以后有没有……唉……”柳含烟轻轻叹了一声,包含千丝万缕的哀愁。“这个也是没有办法啊!缘来缘去,上天自有定数,何必苦苦去追求改变什么呢?”周福德抬起头望了望天,“打道回府!”“是……”众仆人缓缓散开,“周老爷回府,闲杂人等一律退让。”围观的群众已经稀稀疏疏的散开了,只有极少数的人停留在这里。在人群的角落里有一个人正暗暗自语:“烈阳宗么?呵呵……有意思!”说完,人影一闪瞬间消失不见了。如果有人看见的话肯定会惊讶,因为那正是先前绿衣人使用的招数。

  “等一等……韵哥哥,等等我……”听的一声呼唤在远处传来,顺着声音寻去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个姑娘看起来只有七八岁而已但是眉宇间却透漏着一份成熟的感觉,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符。此时她正气喘吁吁的想着马车的方向跑来,一呼一吸间显得极其狼狈。身旁的袍带因为长时间的跑动而松开了些许,显然小姑娘匆忙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韵哥哥……”小女孩看见渐行渐远的马车突然颓废的倒在地上,嘴里仍然念念不忘地喝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吁……”马车突地一停,一个小男孩向这边跑来下人们赶紧神手阻挡。“少爷……”却被一旁的周福德给叫喝住了。“不用管了,让他们两个说句话吧,毕竟一起长大的啊!唉……”这是周福德竟然流露出了久违的叹息,“蝶儿……”周韵连忙跑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呼唤着女孩的名字不住的摇晃着女孩,显然是着急了。“韵哥哥……”女孩慢慢睁开了眼睛,“嗯,小蝶,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呢,”周韵有点生气的问道。“对不起啊,韵哥哥。妈妈不让我来,说我不能和哥哥走那么近的,因为哥哥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男孩,将来继承周叔叔的家业,以后遇到的女孩子肯定比我好。”小蝶边说边努着嘴,小嘴翘啊翘的两只眼睛不知不觉的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周韵此时也弄不清楚什么状况,便说道:“什么啊?我永远是你的韵哥哥,不管我变成什么人,不光我是变成富人或者穷人,永远都是蝶儿的韵哥哥。好了,蝶儿别哭了!”周韵伸出小手,擦干了小蝶眼里的泪水。“真的么?嗯嗯!韵哥哥永远是蝶儿的韵哥哥,”小蝶也破涕为笑“伸出手!”“哦?!呵呵!还行不过哥哥啊!”周韵伸出手。两只小手在夕阳下,缓缓地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呵呵……”附近的人们都被这一幕给深深地感动了,曾几何时自己也曾经年轻曾经无知啊。离别的伤感被一对少年的插曲而略显得轻松了些。“咳咳……蝶儿,”周福德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啊?周叔叔……”小蝶连忙从失神之中缓了过来“小蝶,你韵哥哥只是去拜师学艺而已,学成之后自然会回来的。呵呵……你就……”这时周福德把眼皮飘向了他们紧紧勾住的小手。“啊……”毕竟是年不更事懵懂不知事,小蝶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处在人群的最耀眼处。连忙撒开了和周韵牵着的小手,脸上也映上了夕阳一般的红晕。“韵儿,”周福德不紧不慢地叫出这个名字,周韵看了父亲一眼,又恋恋不舍得看了蝶儿一眼,缓缓的登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爹,儿子不会让你失望的。小蝶,你也要等我啊!”说完恋恋不舍的回到马车,小蝶刚刚唤起的好心情瞬间又破灭了,“韵哥哥,小蝶会等你一辈子的!”小蝶向马车的方向暗暗许下了诺言。

  “跪下!”在周府的祠堂里,除了有周家里的众位祖先外,在侧位上还供职一个牌位,那上面写着“贤兄上官云辅之位”只见小蝶正跪在这块牌位下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不住地啜泣。“说,给你爹爹说说今天你做了什么事?”柳含烟一边恼怒的喊着,一边拿着藤条气哼哼的想要对其家法伺候。“说今天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做错什么!!娘你要打便打要罚便罚,蝶儿今天无怨无悔。如果爹爹在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对蝶儿的,除了你和周叔叔外就属韵哥哥对蝶儿好了。我去送韵哥哥爹爹肯定不怪我。”只见上官小蝶一脸的决然,柳含烟举起的藤条也缓缓降了下来“唉……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说完竟然哭了起来,小蝶也止不住难受的泪水,陪着母亲一起哭泣起来。祠堂外,周福德的脸色十分沉重,抬头望向苍穹:“云辅兄,我对不起你啊,十年前我的承诺没有完成,十年后我的承诺难道也完不成了么?你若在天有灵,就帮我一次让云儿平平安安过完一生,让他和小蝶幸福吧!”周福德暗暗自语道。这是天边,突兀的闪过一颗流星,像是在赞许着什么。周福德缓缓露出笑容转身回到了府中,夜,静悄悄的。

  周府门外,很多人正在窃窃私语着。不知道为了什么,周府的守卫们紧紧地绷着脸。一脸的警觉,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了,空气中充满了压抑的气氛,比暴风雨前还要诡异。“吱——”这时候,周府的大门本静悄悄的打开了,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开启,从中传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只见门打开后从里面缓缓的走出一个魁梧的汉子,身着一身青色长衫上绣有飞龙盤蜒弯曲,袖口纹有金色的条纹。此人正是周福德,周氏家族的现任族长。只见他缓缓地踱着步子,向旁边的另一个人说笑着什么。“文龙兄,此次犬子之事就多多仰仗你了!”说完向旁边那人抱了抱拳。“哪里哪里,举手之劳周兄何必在意!此次如若不是你及时给我提起周小少爷,我今后可能就失去了这么个天才啊!”一旁的那人终于也缓缓的露出来了面目,只见此人身着一袭紫衣,眉宇间透漏出一股飘然除尘的感觉,一双剑目炯炯有神。恍惚间给人一种仙人的感觉,只是此人蒙着面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文龙兄太过夸耀犬子了,他真的有那么优秀么?”周福德此时心中暗暗的激动着。“周兄,我敢保证此子是我几十年看到的最优秀的弟子了,想不到他无师自通,竟然已经达到了开启先天灵智的时候了。甚至体内都有十分罕见的先天灵气,这可是修真人几十年梦寐以求的啊!说来只有修为到了先天期的高手才会拥有一定的先天灵气,这种令其有很大的功能可以易经伐髓,让人的体制越发的强壮,你说他能不优秀么?呵呵——”紫衣人一说完便向周福德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此时他蒙着面开不清表情,否则周福德会大吃一惊。因为他此时笑得十分阴险,但这只是一闪而已。“嗯嗯,那在这立刻就把犬子交付于你了,望文龙兄好好栽培啊,我会向烈阳宗缴纳更多的供奉的!”周福德一脸激动的样子,说完向身后的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管家会意地拿出了一打银票,足足有十万两之多。紫衣人此时眉毛也向上挑了挑,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银子。紫衣人笑呵呵的接了过来,“那是那是,周兄尽管放心。怎么说我们也是多年的好友了啊!就算今天你不这样门派里也会很照顾周韵的,他的天资在内门的弟子也是骄楚了,”说完就把银票放进了一个小袋子了,周福德的也很惊讶与此,他不知道这是修真者的法宝——储物袋而已!两人慢慢地走了出来,周福德向门内喊道:“请小少爷去!”管家赶紧派了一个人去了院子里,不一会那人就气喘吁吁的出来了,身后跟了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孩子,此子双目清澄双眼滴溜溜的看着周围的人们,显然是一个小机灵鬼。可是身上却沾着一些湿的泥土,头发乱蓬蓬的。正被一个下人死死的拽着,显然十分极不情愿的。“韵儿,快过来拜见你文龙叔叔。”周福德瞪了周韵一眼,吓得周韵一个激灵,赶紧说道:“文龙叔叔好!”然后又躲到了下人的身后,显然只怕周福德打他。周福德是一个严父这是整个霸宫城都知道的,不管是谁只要不对他就会痛打一顿,所以小韵下意识的这样去做了。“备好马车,”周福德大喊一声,“把少爷送上去。”只见那个下人却怎么也拽不动周韵了,这就是先天灵气的作用了,此时周韵虽很小但是经过先天灵气的改造力气已经不下于成人了。何况又有周福德的悉心教育,此时已经可以堪比大汉的力气了。只是身子骨还小而已。人们所羡慕的一切仿佛都集中在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上,这是周福德双目一瞪周韵一个激灵便爬上了马车。这时周福德才慢慢地转过身来观察周围的人,他慢慢的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了一声破空声。“嗖嗖……”几只飞羽箭射向了周韵刚刚登上的马车,“什么人如此大胆?”突然从暗处冲出一人一下子便接住了箭支。这时周府的护卫们,便团团把马车围了个圈。警惕周围发生的情况。周福德双目缓缓从人群中抽出“终于来了么?”。这时紫衣人的马车却没有什么动静,里面的紫衣人嘴角缓缓向上一挑,轻哼了一声。显得对于此事满不在乎的,这时人群显得十分安静但此时应该十分混乱的,但是人群一动不动没有一个人尖叫,连马车都停止了抖动。这就是修真者的法术时间静止,也是十分高级的法术了,只见这时一人却已飞逝般的速度从一边的竹林里冲了过来。只见此人一身绿衣手执两柄短剑,脚踏飞叶而至。这时从暗处冲出的人也好似没有影响般的冲向了绿衣人,只见绿衣人突兀地一闪竟然消失在了原地。暗处的几人瞳孔突地放大,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地向下沉。慢慢的失去了知觉,死时也没有看清敌人如何出招的。这时一直未动的周福德突地从马上飞身而上,双目竟然放出了一道精光大喝一声抽出佩剑向前一刺,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此人正是刚刚的绿衣人“想不到周庄主老当益壮啊,功夫依然如此的淋漓啊!哈哈……”绿衣人一拂袖从袖子上落下了一片衣服碎片,“你是谁?为何要打扰我儿的拜师之路?”周福德小心翼翼的看着绿衣人,自己的的一击竟然没有伤得此人。不由紧张起来。“我乃是以泛泛无名之辈,早听说周庄主乃是修真者底下武功第一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周福德这时愣了一下,因为这句话是二十年前的一个人给他说过的,当年他也是缺少先天真气后来拼命练习才修的一身修为的,那时一直鼓励和陪他的只有那个人。“你是……”周福德的语气颤抖着,仿佛有很多话说不出来。“周庄主还是好记性呢,不错这句话是那人说的,但我不是那人。”绿衣人暗哼一声,“那人现位居我教的副教主之位,不是你我可以提及的,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带走你的小儿子,周韵。”周福德哈哈一笑“想带走我的儿子看你有那个本事了么?”“希望周庄主别为难在下,我不想伤你。这是副教主的嘱咐,我知道你功夫的厉害,但我不是武林中人,我是一名修真之人!”绿衣人最后狠狠的说道:“要是您执意不肯我便冒犯了!”。“你可以试一试,今天有我们烈阳宗在此,岂容尔等造次?!”只见紫衣人在车中缓缓走了出来,绿衣人此时失声道:“李文龙?”“不错,正是鄙人!”紫衣人淡淡的回应。你竟知道我的名号想到便不是正门人士了吧?我的名字在正道已经很少了。说罢你是哪里的?”绿衣人也是暗暗吃了一惊,“想不到烈阳宗竟然接受了此事,这次麻烦了。撤……”绿衣人一挥手只见在暗处也突兀的闪出几人,这时紫衣人轻轻一撇嘴角,手掌猛地一捏空中的几人突兀的喷出几口血雾,“你……”绿衣人刚要说什么,一只手抓在了他的脖子上。绿衣人双目流露出吃惊的目光,双目流露着不甘的神色。“说你们是什么组织?竟然敢和我们烈阳宗对着干?”紫衣人慢吞吞地问着,旁边的周福德已经惊呆了,深深震惊的还有马车里的周韵,这时的少年心里不知不觉已经树立了一个目标。一旁的围观的群众也是深深的震惊在这次的打斗之中,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看的见的。“说吧,说了老夫留你全尸,不说……哼!”旁边的尸体突然爆开了,绿衣人显然也是惊了一下“毒郎君李文龙果不其然啊!!哈哈……罢了!教主我要荣耀了。”说完,竟然眼中渐渐出现了一层混色的雾,身体开始慢慢失去了生机。紫衣人赶忙一手甩开了绿衣人,“竟然是腐蚀之毒,看来是明封教不错了!周兄今天惹得麻烦够大啊,竟然惹来了明封教?看来他们也盯上你儿子的才华了!”“唉……今天麻烦文龙兄了,此子虽不是池中之物,但是老夫是没有机会教授了!希望文龙兄可以慢慢的调教此子!”周福德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周兄说笑了,我定会好好待他你,等他学业有成我自会放他回来孝敬你的。”紫衣人呵呵一笑,一把把探出头的周韵推了进去,向车夫示意了一下,车夫便一扬鞭刚要抽出一鞭子,这时候人群后却传出一声呼喊,使人们不禁侧目。“等一等,等一等……韵哥哥,等一等!”……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