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老婆 斗罗 小强 父亲 爸爸 男人陷阱 罗慧田畅
重生 重生 苏媚 王小满  春宵一刻 图书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两世为人
两世为人

两世为人

分类:短篇

时间:2020-01-11 10:38:30

作者:梧桐阅读

最新章节: 《两世为人》第八章:卧室变灵堂

编辑:无限诗情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遨游电影 妈咪逆转胜 此生有缘我爱你 君御诸天 天劫雷主 木叶之最强装遁 兵王之王 王者之游戏人间 从这头打到那头 绝世狂兵.

《两世为人为人》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葛漫漫之间的故事。两世为人为人约5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也没人声回答,紧接着我手机就响了,是葛漫漫给我发来的,她问我在哪,说不敢在家了,我问她怎么了,她就说见面说。

猛的一下我就不知所措,等那玩意不再晃悠了,我才看清楚,汗毛全都给我吓的立了起来,日了,这不是系在蛋蛋脖子上的麻绳嘛,我就赶紧的跑,我姐听到了声音带着人也赶了过来。

表姐知道我生日,就说明表姐没问题,过了会就有好几束手电光,表姐大声喊着我名字,我听见了声音,精神就来了,心里堆积的恐惧也渐渐散了,我刚从地上站起来,眼前唰的下掉出来个东西,像蛇一样两边晃悠,给我吓的一屁股又倒了下去。

我慌的都没神了,一把扑倒在表姐怀里,正好撞在她那俩玩意上,给我弹的一哆嗦,我姐就抱着我问:“怎么了,大晚上怎么自个跑这来了”我就哭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表姐边上还站着几个男的,我都不认识,表姐就领着我回家。

我说:“当然,昨晚上距离那么近,我还能看走眼不成”表姐点点头,说:“今晚上呢?”我还是肯定的说绝不会错,表姐也无语了,想了很久她才说,“睡吧,明天再说”我就躺到了床上,心里惦记着蛋蛋的事情,想着心里就发毛了。

两世为人小说名字叫做《两世为人》,这里提供两世为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两世为人小说精选:当时整个脑袋都蒙了,赶紧给表姐回拨了电话,很快表姐就接了,语气很着急,她问我去哪玩了,怎么还不回来呢,我就哭了,说:“姐,我怕,过来接我!”表姐也晕了头,一个劲的问我在哪,我就把地址给她说了,期间忍不住的抬头四处看,生怕蛋蛋拿绳子勾我走啊,表姐让我别哭,说马上就来,我就在原地等,缩在大树后面屁都不敢放。躲在这儿,我心里就琢磨,哪个才是我表姐啊,我表姐到底是怎么了,前半个月都还好好的呢,还有蛋蛋他是怎么回事,他下午还跟我一起…

表姐就瞪了我一眼,脸色就绿了,说:“瞎说啥呢”可她就是不告诉为啥锁门,还有她怎么会有小表姐的脸皮,有秘密就全部讲出来多好,说一半憋一半都能整死人,表姐也不管我,就自个先去睡了,我心里也不踏实,默默喊着小表姐晚上可别找我玩,哪天遇到我撸管的时候你来了,咱俩就都不好意思了,想着我也就睡了。

随意瞥了眼镜子,眼前唰的下就有条黑影飞了过去,我差点没叫出声,葛漫漫没敢看,我就停住了脚,盯着那玻璃镜。

我嘴贱,她拿我没辙,出了门打车到了她家楼下,整路上她就紧紧扣着手指,是真怕的不行了,上了楼到了门口,我感觉这房间不对劲,葛漫漫站在门口咦了声,说:“我刚才拼命跑出去,记得没关灯,这屋子灯怎么就给关上了?”

我就问:“哪不一样了,还发生啥了呢?”葛漫漫也不说,我就急了,半晌她才可怜兮兮的说,“你能跟我去看看吗?”

没灯光,我眯着眼睛眼看不清楚,随手翻了翻都是小硬物,像什么唇膏、粉底之类的,我就往包下部找,这一摸还真给我摸到了个东西,手感光滑的很,软软的,就像我晚上撞到表姐那儿一样,摸起来很舒服。

葛漫漫摇头说不是,有个女人在身边,我胆子也大了点,就向前走,葛漫漫是个爱漂亮的女人,在她大厅墙壁上还贴着一面试衣镜,跟人差不多高,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撸多了眼花。

那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样,吃了晚饭躺床上玩手机,表姐走了我就想聊妹子,20多岁的人了还没妞给暖被子,那玩意就堵得慌,我给前台葛漫漫发了信息,聊了几句骚,她就把话题扯到了蛋蛋身上,问我那天早上是不是吓唬她。

赶紧的给葛漫漫发了句话,我说:“漫漫,你来陪我吧,我怕!”

听完葛漫漫的话,我也不敢吱声了,鞋子被换掉这不跟我差不多,我缓了口气问,“衣服有没有被换掉呢?”

说到这葛漫漫狠狠的缓了口气,我就催她赶紧说,葛漫漫接着说,“我还没见着鞋子里的东西呢,就给我吓屎了,那鞋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变了色,是一双秀了喇叭花的绣花鞋,大红色艳的很。”

她就骂我没出息,我就问她:“现实中有没有见过蛋蛋的新娘”葛漫漫说:“见过,蛋蛋跟在公司干的时间久,结婚前还请大家吃了饭呢”我就进了表姐空间找了张相片,给葛漫漫发了过去,问她眼熟不,我纳闷的厉害,蛋蛋身边漂亮的新娘,可不就是我表姐的模样,过了会漫漫回我说,“就是她呀,还好奇的问我哪里弄来的相片。”

哪知道这脸皮是谁的,又不是我的东西,我就摇头说:“不知道呢,该不会是假的吧?”表姐就笑,笑的很不好听,像哭似得,她说:“本来呢,我想一直保密下去,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这脸皮是真的,她是你姐的脸。”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