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水电工 田野花香 清纯时光 我当奶妈的日子 职场佳人 我的绝色岳母 岳母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招魂笔记
招魂笔记

招魂笔记

分类:灵异

时间:2020-01-15 06:28:35

作者:述异人

最新章节: 第10章 :养尸地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主角叫亮子的小说是《引魂笔记》,它的作者是述异人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我是大货车司机,纯屌丝一个,前段时间运了一批寺庙建材,居然运了,随后捡钱,接着抠门儿的老板请我吃饭时,又有美女主动yp。...那女鬼,刚才还是穿着一套红色连衣裙呢,这才一转眼的功夫,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套红色寿衣。她的脸也迅速苍老,从一个标致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佝偻着腰背,褶皱得不成样子的嘴巴夸张的咧起来,笑得很阴险。人就是好骗啊。老太婆的喉咙里发出一阵类似玻璃刮擦地板的笑声,然后猛的瞪了木秧歌一脸,忽然她不见了。而下一秒,木秧歌的神色都变了,变得阴森了起来,张开嘴,露出一拍森寒的牙齿,恶狠狠的说道:本来只是想有人把我的尸体挖出来,我的魂就能从这里离开的,想不到啊,来了一个会道术的人,这样的身体能让我重新复活,桀桀桀桀。我看到这一幕,再不懂也知道,木秧歌的身被这“鬼老太”给上了。我怎么那么傻呢?把木秧歌喊过来,让他被鬼上身,目测凶多吉少。“你,你骗我?”我恶狠狠的骂老太婆:而且,你只是想被挖出尸身来,为什么要我报警?“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其他人在现场,你的小胆子根本就不敢砸墙,怕鬼嘛。”鬼老太极其欣赏的瞧了瞧手,接着又阴蛰的盯住了我:你小子心地挺好,但吃亏就吃亏在心地好上了,我吃了你的心,下辈子投胎当个聪明人吧。说完,她冲我扑了,两只爪子抓向了我的眼睛。我是真心绝望了,到底还是要挂啊。说时迟那时快,在鬼老太的两只手快要抓到我眼睛的时候,突然,她脖子上的一条灰色的木质项链猛的发出了光。“佛檀?”鬼老太尖锐的吼了一声,紧接着,她从木秧歌的身体里面逃了出来,重新化作了佝偻的鬼影,弓着身子,像是一只老猫,轻快的往外跑。“还想跑?”醒过神了的木秧歌突然摘下了项链,对着鬼老太一下子甩了过去。木质项链迎风见涨,砸在了鬼老太的背上,把她打得扑倒在地。伴随着鬼老太的尖叫,她的鬼魂,也化作了一团青烟,再也不见。“她死了吗?”我稍稍有点怂,藏在木秧歌背后,问。“死了!这鬼可不是她自己讲的那种冤鬼,而是怨鬼!被人豢养的怨鬼。”木秧歌冲地上吐了口唾沫。“这冤鬼和怨鬼不就差了一个字吗?有区别吗?“我问木秧歌。木秧歌说区别大了。她说冤鬼是遭受了冤屈横死,不愿意去投胎,而化作的鬼魂,这样的鬼魂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也比较单纯,攻击性不强,有时候还会做点好心的事情。至于怨鬼,尤其是鬼老太这种,是属于被人钓来的魂魄,然后豢养起来的鬼,怨气极大,鬼话连篇,攻击性极强,也非常危险。听说鬼老太是被人豢养的鬼魂,我皮肤发紧,当听到她还是“被人钓来的魂魄”,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啊?难道说,难道说把我做成鬼饵的人,不是刑老板,而是我房东?他利用我来钓老太婆这样凶狠的厉鬼?”我今天一直都觉得把我和我叔变成鬼饵的人是“刑老板”呢,现在看来,我房东的更加可疑,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钓了个“鬼老太”的鬼魂的。木秧歌摇了摇头:还真不好说,我个人觉得刑老板是把你做成鬼饵的人,你房东虽然也钓魂养鬼,但这手法明显不一样。“有区别吗?”我问。“有!”木秧歌说:按照钓魂的说法,你这属于活钓,用活人钓鬼,手法更复杂,效果更好,你房东这钓法,叫死钓,趁人刚死不久,花钱或者直接偷来死者的尸体,然后钓魂养鬼,这鬼老太的尸体还穿着寿衣,肯定是死钓,并且,老太的手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手镯。这手镯的材质叫定魂铁,死钓的鬼魂活力不强,需要用定魂铁定住鬼魂,让鬼魂受到滋养,慢慢恢复。敢情这里面这么多的调调?怪不得我一挖出鬼老太的尸体,木秧歌就立马察觉我们被“鬼老太”骗了。木秧歌最后总结,控制我和我叔叔钓鬼的人,九成九还得是刑老板,当然,我房东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直接去调查刑老板吗?”我现在真发现了,这鬼神圈的事情太过于坑爹了,各种阴损的法子,我是真不希望和这群人搭上关系,就希望快点了结“鬼饵”的事情。“怎么调查?下逮捕令?对不住,你这事去报警没人管你,更没人会下逮捕令的,只能私人去调查刑老板,这个需要时间。”木秧歌说道。“还需要时间?我明天就要去给刑老板送货了,你帮我搞定,我明天就得死!”我实在没有耐心了,冲木秧歌嚷嚷起来。木秧歌竖起了中指,“嘘”,听,似乎有不寻常的声音。我立刻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还别说,我听到了“铃铛”的声音。叮铃铃,叮铃铃。。


难道说,邢老板说的是真的?他跟我说,只要我和我叔叔答应给他送货,工资高不说,还能时来运转,因为我们送的不是普通的东西,那都是给寺庙修葺用的木材,送这些货是做善事。

我立马在屏幕上敲字,问她聊什么。

我咬紧了牙,继续往大楼里面走,还好,医院的大厅、走廊都开了几盏昏黄的灯。

这会儿,医院的几栋大楼都没什么灯光,这是……咋回事呢?

她的左手腕上,挂着一个翠绿的玉牌,借着电梯里的光,我还能看见玉牌上面刻着一排字“华阳医院117号“。

不过很不爽,这电梯似乎出了什么毛病,每一层楼都要开一下,特别耽误时间。

我顿时心花路放,立马回了一排字:告诉我地址,我洗个澡就去。

她说她是一家医院的护士,这些天老是在医院里加班,心里比较抑郁,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这时,门卫室里有个人冲我嚷嚷:干什么的?

昨天晚上送货到庙里,那接货的人竟然毕恭毕敬的请我和我叔叔去山下一家农家菜大吃大喝了一顿。

这时,另外一名门卫吐了口烟雾,说里面也不是完全没人,至少还开一个急救部,急救部里还是有几名医生的。

除了灯光,另外一个好消息是,我前面走过一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她缓缓的走向电梯。

“哦,哦,那就是了,急救室就在17楼303室。”门卫又抽了口烟,挥手示意我进去。

接着她又问了我一些事情。

还好,跟我去同一个楼层。

我扭过头去,发现门卫室里的三个门卫在打斗地主,**笑着说:我找人的。

哎哟,听这声音,我都感觉这女人长得不差。

我如实告诉他我是一名大货车司机,今年二十二岁,如果真的想找我倾诉,可以约个地方见面。

到华阳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医院里面亮堂的地方不多,就门卫室里头有灯光,而里面的大楼,几乎看不到任何灯光。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