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娘子且留步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农门长嫂有空间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神医弃女之帝妃倾世 重生八零找老公
锦绣农女种田忙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傻千金嫁人后美翻了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清穿十四爷家的娇丫头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鱼生暖暖
鱼生暖暖

鱼生暖暖

分类:仙侠

时间:2022-06-22 10:22:24

作者:作家H1HLzn

最新章节:

编辑:春风酿酒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闪耀暖暖鱼裙  闪耀暖暖人鱼链  奇迹暖暖鸟和鱼  闪耀暖暖紫鱼  暖暖的鱼作者  奇迹暖暖攻略  闪耀暖暖  鱼暖暖都有哪些小说  鱼暖暖婚纱摄影  鱼映像暖暖  


介绍

推荐书目:从主播到影帝 窃天之人 纨绔圣尊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斗罗大陆之修罗审判 名劫 一世无争 连环妙计 医品毒妃:邪王宠上瘾 魔王大人太慵懒了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此时的余女士泪流满面。。


郑好想要打我,被我机灵一躲落了空。

有人聊天,时间就会过得很快,感觉还没扯完,铃声就响了。我对郑好说:“嘿,这新同学是睡过头了还是怕生不好意思进来啊,咋还不见人呢?”郑好侧过头压低了声说“闭着你的嘴吧,来了,和老头儿一起进来了”咦!我揉了揉眼睛,再睁大了仔细一瞧,这不是那帅哥儿吗,哇靠,这可真是巧啊,这么有缘?感情来这么早是去和那老头儿联络感情去了。嗯…,不对,这是要坐我后边儿呀,挨着坐!哎呀,这可真是,有些…尴尬了呀。

“张老师”在大家即将笑完之际,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嗯,对,这是毛翀那小子的。张帅哥向毛翀点头示意他可以讲话,那小子说:“我看这李鱼同学啊是有病。”我听到有病转过身去对他说“你才有病”。他没理会我,继续说:“老师,这病,叫嗜睡”说完大家又笑起来。没等大家笑完,他便站起来制止“哎哎哎?大家别笑别笑啊!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大家严肃啊。”说完对着张帅哥继续说道:“老师,这病得治,只要让她靠墙站着,就能药到病除”。我一听就火冒三丈,转头狠狠的盯着那小子,这张帅哥朝着毛翀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接着说“哎呀,李鱼啊,我觉得这是个办法,这样,你去墙边儿站一会儿吧,十分钟再回来。”以前啊也就是把我叫醒,又让我坐下,今天被这家伙煽风点火,火势就控制不住了。想到这里不免觉得冤枉就对那张帅哥说“老师,您可不能这样啊,得公平,这毛翀不也经常上课睡觉吗,干嘛我就得站着,他还坐着啊”。张帅哥有些莫名其妙问道“毛翀,上我的课没睡觉啊?”说完马上又恢复到正常表情说道“当然了啊,其他老师的课他要睡觉我再管就越权了啊。李鱼,你就别磨蹭了啊,去后面儿站十分钟清醒清醒。”这下我可真是就清醒了,再没瞌睡了。看我去了后面,那张帅哥又对着其他人说:“以后有谁想睡觉的,就自觉点儿啊,去后面站十分钟,别再又麻烦我来叫你们啊。”

余女士洗完了澡,身上带着一团子轻烟走了出来,看了看认真写作业的我,悄声的走到沙发边从旁边茶几柜子里拿了一本儿我爸的专业书,解剖学,坐了下来认真的看起来。每次我写作业或是背书,她要没事儿,就在那儿看我爸的专业书,挺认真的,从不支声儿。这也引起了我的兴趣,偶尔没事儿我也翻翻,有时候我还真佩服我妈的这种毅力,雷打不动,也不知道这余女士看懂了没有。有一次我就问我妈了“人被狗咬了要打破伤风,那人咬了人怎么处理啊”。余女士望了我一眼,想了想说“不用处理吧,消消毒吧”。我又继续问“那咬破皮了,要打针吗?”余女士好像遇到个棘手的问题,想了很久说:“厮…,那我不知道了,但是我觉得同类之间不至于吧”好像觉得哪儿又不对回说“我想啊,特殊问题特殊对待,这种问题还是去找医生比较好,毕竟嘛,咱们也不是专业的不是。”

那小子,除了上厕所就一直在睡觉,睡了一天,哇靠,这是个什么人呀,这么能睡,关键是没人管他,换成其他人早被喊醒了,他家里怕是个财主啊,这得塞多少钱才能堵下这些个孔夫子的嘴啊。想到这儿,我便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听到下课铃才缓过劲儿来。哎!管他呐,有钱人的价值观不需要我们这些个穷人去弄个明白,说着便招呼着郑好一起回家。

这小子看见我在瞪他,他也看着我,不过没什么表情,就这样四目相对,直到走到我面前。漫不经心的说:“看什么呀?没见过帅哥儿怎么的?”听到这话我真是急火攻心啊,就差吐一口鲜血,老子什么也没说,直接伸手拍掉了他手中的球。些许是没想到我会去动他的球,所以就没来得及护住他那宝贝,看了看打偏了的球,眼里一团火焰燃起来,指着那球儿,瞪着我大吼一声儿“给我捡回来!”我朝他翻了翻白眼,全然没有理会他的话,转身准备坐下。还没等我屁股挨着凳子,只见他一脚跨到我面前,那家伙用左手硬拉着我的右手往上扯,强行被他拉着站了起来,靠得很近,只隔了十厘米的距离。不知道怎么的,我很怕这种近距离的接触,怎么说,总感觉呼吸不畅,于是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顺势用另一只手去掰开他左手,这家伙力气超大,尤其是在生气的时候,没想到被他右手给抓住。我用力,想两只手挣脱出来,却又被他用力拉到他面前。哎怎么又这么近了,我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他眼睛,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起来。他问捡不捡。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心想,妈的这小子欺人太甚,老子宁死不屈。正想到这儿,突然灵光一闪,睁开眼,右脚猛一踩下,却不想扑了个空,毛翀左脚顺势移了下位置,然后还熟练的压在我的脚上,让我动弹不得。哎呀,老天爷啊,这怎么会是这么个情况啊!郑好怕那小子伤着我忙来劝架“同学同学,这,这这何必呢,电线杆儿,快点儿,去把球儿捡回来。”电线杆儿在那儿傻愣着,听到郑好叫他,才缓过神儿来,迅速的捡球抱到毛翀面前“给,同学”。毛翀没理他,也没放了我,郑好和电线杆儿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也不知道咋办了。这时电线杆儿手里的球被文子悦抢了去拿到我面前说道“李鱼,快点儿,还给人家。”毛翀那家伙这才放了我,看着这球儿真想给他跺了,焉了我看你怎么拍。哎呀,我当时那个气啊,也只能够在心里头撒撒,双手啊还是不争气的接过球儿,也没看毛翀,眼睛望着别处,恭恭敬敬的呈到那小子面前。

“小郑同学,你看看你,历史课老打瞌睡,还是得多学习,多了解了解历史,掌管御膳房的那叫内务府,是清朝独有的机构,主要职能是管理皇家事物,皇家日膳就在其管辖范围之内。”

“上课了啊,安静了,安静了啊”陈老师一发话,全场寂静,接着继续说:“这是咱们班的新同学,是从曙光中学转过来的,我们呐又多了一名学习路上的伙伴儿,这以后啊,大家一起进步,互助互进,携手未来。”说完便转过头对着哪位新同学说“来吧,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哎呀!这个老滑头。”郑好拍了拍大腿,连声叹气,继续说道“不过也没事儿,咱只要不在他课上闹腾就行啦,嗯…,这样儿也挺好,你要坐我后面我还得转个90度,你坐眼镜儿后面我只转个45度就行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咦?你知道吗,这老头儿,是个高手,只要经他手上课的班级,单科成绩全市排名第一,全市啊”

周三的早晨,上午第三节课,陈老师看了看手表,临近下课了。没有继续讲后面的章节,而是望着最后排毛翀的方向叫了两声毛翀。毛翀正在对着程前滔滔不绝呢,听到老头儿叫他,十分镇定,缓缓起身,看着老头。老头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说“一会儿下课你换个位子,去和陈春晓一块儿坐,那杨永呢去和程前坐。”听到换位子,这小子明显不乐意了“为什么要换位子啊?”“整个班,只有程前那儿空出一档儿,位置不佳,挨着卫生角,所以大家轮流坐一下那个位置”哎呀,这老头真是精啊,这样一说既不得罪那小子,还让别人欠他一人情。这毛翀也是没多想,乖乖的听了话。

上了小学,母亲做好了我的思想工作,在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步入上班族的队伍,我隐约记得我当时是何其的难过,哭着抱着不让妈妈去上班,因为习惯,习惯了有妈妈接送的日子。余女士说:人这一生,有些事是必须经历的,那是一个过程,就像你必须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一样,妈妈现在也是一样,必须去上班直到退休,这只是一个过程,我们要做的就是走过去。如果你的家就在对面那座山上,风景美好,想要回家,却得过这窄桥,不管你怕与不怕,终究是得回家的,不可能永远在这儿干耗着。时间是一直往前走的,不会停下来等你,更别想让它往后退,人生很短,你犹犹豫豫的,很快就过去了。

余女士放下包包钥匙,招呼着郑好去沙发上坐,随后又打开电视,也坐下来,和郑好唠着家常。没多功夫,菜已经做好了,炒了一盘儿酸菜碎肉,一盘儿白菜,一盘儿土豆丝。我招呼着大家吃饭,也给郑好添了一小口,郑好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吃着酸菜太对胃口着实下饭,又去饭锅里挖了一勺。余女士很是高兴,可能是我的厨艺长进了,也可能是家里很久没来客人了,热闹。不管怎么着吧,只要余女士高兴,我也跟着开心。

哎,我想啊,这回儿我怕是要认栽了。正脸没瞧见,光是个背影,我看见了还能勉强收罗得出来,要想指望郑好,难啊。吃这哑巴亏,想想就来气。

我最讨厌的课就是数学了,哎呀,真听不懂。有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什么xy、什么角a角b角c,一会儿边长、一会儿半径、一会儿又面积的,哎呦喂,听得我头都大了啊。一到那个帅哥老师讲课,我便再无心思欣赏帅哥,我的头上就是无数只鸟儿飞,飞得我头晕目眩的,好多时候我都要用一只手捂着额头。

在我们傻笑的时候,明显感觉教室里的嘈杂声慢慢的少了,进而安静了下来。原来老师进来了,站在讲台上,那哥儿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教室,现在已经在位置上端正的坐着了。这是班主任,昨天报名的时候见了一面,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只是觉得这人和气,由内而外的和气。现在很多人啊,里子一套,外子一套,我平生最看不惯这种人,当年和我妈在农村的时候,国家修省道。宅基地还有一些农业用地被占,有户邻居没被占着,眼红,就伙着有另几家没被占着的暗地里阴我们,总想分一杯羹,只有一家邻居看我们可怜真心待我们,明里暗里帮我们,后来我们分到了安置房还得了一笔不少的补偿,日子才慢慢好起来。好人终归是有好报,次年山里开发页岩气,帮助我们的那家邻居也被占到大概有一亩的果树地,也陪了好多钱,气的那家坏邻居直跺脚,因为离他们家果园儿就差两米。世界上啊有很多人不怕生老病死,就怕被气死,最后那家邻居的掌舵人也因此郁郁寡欢,没过几年就驾鹤西去了。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越执着越是害了自己。

我的小学是在县城出去两三公里的村小上的,那里只有小学,也就是说六年过后所有的毕业生,都必须得转到城里读书。为了照顾我读书,余女士最后把安置房卖了,那个年代买房不像现在这么困难,于是添了一些钱在老城里买了套二手房,房子不算旧,两个人生活刚刚好,交通生活从此就便利了。为了方便以后办事情,余女士就把我们的户口迁了出来,老娘还语重心长的说:以后咱娘儿两就是城里人了,再也享受不到国家的利农政策了。说完还长叹一口气。

我想这回怕是要罢了,别到时候把那哥们放了,换我去办公室受教育得了。只能祈求上天庇佑了。

她朝我翻了翻白眼儿,呵斥道:“你整天没个正经的,看你以后嫁不嫁得出去”

我有些尴尬,忙打圆场“就是一比喻,你看你还挑上语病了还,也就你语文好,其他科当帮衬”

“我叫郑好,你叫什么?”这位同学坐下来,转头问道。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