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娘子且留步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农门长嫂有空间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神医弃女之帝妃倾世 重生八零找老公
锦绣农女种田忙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傻千金嫁人后美翻了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清穿十四爷家的娇丫头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

分类:都市

时间:2022-07-04 07:48:10

作者:佳美

最新章节: 第六章,白衣似雪

编辑:长歌陌路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下载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飞升不容易 超级女婿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绯闻非女友 泡面首富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吃鸡奶爸修仙传 微尘传 大靖长风录

姚千千本是京城的富千金却不甘做深闺淑女,成为了洛阳城中人人知晓的神医。名气大到皇家御赐她为洛阳县主!小时候她救过一个人——样貌出众犹如天人;长大后她又救了一个人——长安第一才子。后来发现这两个人都是裴珩,当朝司徒,学识渊博,俊雅非凡。姚千千以为此生将会与药香为伴,直到他的出现,美色当前不得不从!——“裴公子,你可心悦我?”“我…心悦你很久了!”“从此你我药香为伴医行天下!”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世,德逾于此。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世,德逾于此。

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开元年间,洛阳城内富商大户家有一“千金”姓姚:名千千,长的秀外慧中且心志远大,本是京城的富家千金,却不愿甘做深闺。从小喜欢学习医理,更是将先辈作为楷模。

专心致志救死扶伤专研医术,仁心仁术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神医素手”!

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受伤的男主被她施以援手,多年以后再次邂逅同样的遭遇,她的记忆似乎有些模糊,但他的记忆却从未离开而是与日俱增...

裴珩,当朝司徒,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俊雅非凡。更被誉为长安第一才子之称。

因为有才从小便被召进宫辅佐幼年太子。

一路走来万分不易,终于在弱冠之年被命为司徒。

只是朝堂纷争尔虞我诈,就算他无心算计却也难逃官场纷争.....

姚千千:“我们曾经是否见过?”

“.......”他浅笑不语,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目就像绕指柔差点把姚千千淹没。

自那以后...

禀报一:“小姐,裴司徒来了。”

禀报二:“小姐,裴司徒他又来啦!”

初见时他昏迷不醒,在经历生死边沿之后他终于看清了救他之人的面容。

那是一张精致聪慧的脸,她有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千千”。

——

洛阳城内人来人往,繁荣现象越来越好。

洛霞一身紫衣,一头黑发用色带编制细细的麻花辫垂落在耳侧左右两边,左手宝剑右手提着药包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姚记药铺。

全洛阳城都知道这姚记药铺是姚家商户大佬姚大千金开的,因为她是名满洛阳城的“神医素手”。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至年老白发老翁,下至四五岁娃儿。

基本平常人家都领过她的情。

穷人家医治姚千千都是只收几文钱,曾经有人问她为什么只收几文?要做好事为什么分文不收呢?姚千千总是轻风细雨的笑而不语。

后来问了她身边的人才知道,“若是收钱才证明人人平等。”众人才恍然大悟!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行善谦逊方为真善美!

如此聪慧大方之人少见也可贵,于是她姚千千的名声越发响亮了。

还惊动了洛阳城内的官家,一道圣旨下来册封了姚千千一个洛阳县县主之称。

如此殊荣非亲王之女不可享受的,古往今来还是第一回。

如她一介商贾之女无疑是天大的恩赐,可纵然是这样她也是云淡风轻的笑笑。

年纪不大却有着一副成熟娴雅之态,遇事不惊,气定神闲。

犹如盛开白莲洁白高雅出淤泥不染尘。

又如水墨丹青的唯美画卷令人欣赏不已。

姚家大院

庭院雅致楼阁巍峨,扑鼻药香味尽数是宝。姚家后园与众不同,不似别家假山流水小桥亭阁花草紧簇,而是满地泥土草药。

姚家老爷姚康为了让女儿可以方便花了重金在洛阳城内买了最大的一块地。

四面围拢三丈高的白墙,里面却是满地草药,泥土也是雇人特意买来的上好土壤,供她可以任意载种。这份独家的宠爱可真是慕煞旁人。

在草药园里一张清雅素丽的容颜脂粉未施,一身浅蓝色水秀裙文雅端庄干净利索。

药园中栽种着各式的草药,它们随着土壤环境时节而生长,其中不乏有毒的草药。

所以一般生人不能进入药园,即是为了药草的成功培育也是为了维护姚千千的安危。

“小姐,老爷回府了,说是让您赶紧去有事要交代。”洛璃气喘吁吁的一路小跑来到药草园。

低头正在仔细端详草药的姚千千头也没抬的“嗯”了一声,身影微动缓缓地起身。

洛璃因为刚才跑得太急气喘得太大了,一下子感觉鼻尖有股浓郁的药香味,一下子鼻孔里痒痒的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

“阿嚏!阿嚏!”一块手帕捂住她的鼻子一股好闻清凉霎时缓解了鼻子的不舒服。

“你呀,总是冒冒失失的,我岂没有说过...来药园要凝神静气,切不可急躁心绪。”

慢条斯理的摘下手套鞋套和围裙,今日日头不烈就没有带帽檐,每次下地都要做足防护措施防范于未然。

洛璃嘟嘟嘴巴,撒娇的拉着姚千千的胳膊,“是因为事出有因我太着急了所以忘记了嘛。”

无奈的摇头,每次都是这个理由!真是拿她没办法。

“罢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草药没问题她就放心不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夜间经常感觉疲劳,可能真的是太累了。

看来要找个时间让自己放松一下了。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举起中指轻轻揉按。

“哦,差点忘了,小姐赶紧的,老爷回府了,要见你。”洛璃一拍脑门,在姚千千面前她的聪明伶俐总是会出错。

小时候的小姐明明很黏她,什么都需要她帮忙,可是长大后的小姐就变得大不一样了,反过来是她黏着小姐了。

“爹爹回来了?”今日为何这般早?来不及更换衣服窈窕身姿缓缓来到前厅,在进门前停顿了一下。

因为在厅外两侧站着两个手拿宝剑身穿官服的男子,看他们的打扮像宫里的人。

微挑柳眉,带着疑惑走进姚家会客厅,就见姚老爷正在跟人说话,因为她的出现谈话也停止了。

“爹爹!”

“小千,你来啦!”姚老爷笑着站起来走到女儿面前随即上下打量一番,发现她穿着似乎有些随意...

当即脸色一变:“洛璃,你怎么搞的?我不是让你跟小姐说前厅有客人吗?怎的不好好收拾一下呢?”

“啊,老爷,你没说有客人呐!”洛璃瞪大眼睛好不无辜,刚才明明没说什么客人呀?

“咳!嗯!算了,你这丫头就是不会看眼色。”姚老爷瞬间有些尴尬,佯装生气的拉着姚千千的手往前走了几步。

“宋尚书,这就是我家小女了。”来人是吏部尚书宋茲。

宋茲见他们主仆之间的互动甚是有趣不由得莞尔一笑。

“原来这位清丽的姑娘就是姚县主,下官...宋茲。”

姚千千温婉一笑谦恭有礼的微微作揖,“千千..见过尚书大人。”

“哎,姚县主不必多礼,你乃是这洛阳城中家喻户晓之人,下官今日也是初次见面。还望县主不要怕生才好。”

说起这位小县主也是稀奇得很,人家要是被封了什么头衔务必感恩戴德的要去面见圣颜。

可偏偏此女子却从来不接受宫中的赏赐。纵然接受了也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物件。

着实令人哗然!

坊间有人传:姚家有女名千千,实乃有贵千金,一双妙手得人心,一颗善心得“神医素手”之美名;

不受贿赂,不喜奢华,沉静如睡莲,清雅如百合。

而今日一见更是犹如诗人口中的: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小姐,你说这宋大人来是干什么呀?”初次照面简单几句问候之后姚老爷就让姚千千退下了。

在他们的神色中聪明如她也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

不过面对洛璃丫头的问题么...“你很好奇?”微挑柳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哎,有那么一丢丢!”可爱的洛璃闭上一只眼揪着两根手指头,可爱的样子让姚千千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颊。

“那...你就去问我爹好了。”故作无奈的一摊手掌姚千千好心情的哈哈大笑而去。

洛璃嘟着嘴跺跺脚,小姐又耍她!

-

“姚老爷请留步吧,下官告辞了。”在姚府大门口目送宋茲离去姚康才敢松口气。

想起刚才在书房他们的对话:“姚老爷,小县主毕竟是皇家亲封的,虽说出身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却也算得上是家世清白的千金小姐。再加上她又是洛阳城中的头等名人,上头既然有意,还望姚老爷多多思量才好。”

“哎!”姚康无奈的叹口气,转身正好遇见要出府的姚千千。

“我说小千呐!”

“爹,宋大人走了呀?”

“嗯...那个...”

“洛璃,让你准备的药箱呢?”

“在这呢!”洛璃赶紧拿出背在身后的木格子。

“看时辰不早了,等不得洛霞回来,我们先去西街问诊。”

“哦。”

“爹爹,您还有事物没处理吧?”

“哎!是的...”

“那女儿就先走一步了,您可要注意身子,切不可太过操劳了。管家....”

“小姐!”

“好生照顾老爷,我去去就回。”

“是,老奴知道了。”

没等姚康回神姚千千已经领着洛璃头也不回的飘然离去,长发在她身后盈盈律动好不飘逸!

姚康举起的手又无奈的放下,“不是...我话还没说完呢!”这女儿总是能让他无话可说。

“通知洛霞了吗?”主仆二人大步走过大街,姚千千还是一身便服脂粉未施的脸上透着红润。

素手一挥间一块和衣衫同色的纱巾出现在她手里,拉开距离麻利的遮住自己的脸颊。

女子出门在外自然要好好的保护自己,不是她没自信而是太过美丽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通知了!”

“嗯...漂亮...去西街!”双手背在身后快步往前走,步伐轻盈有力与刚才那位大家闺秀判若两人。

“是!”得了称赞的洛璃得意一笑抱着木格子紧紧跟在姚千千的身侧。

西街,还算热闹的街市住的都是一些小门小户的寻常百姓自从政体改革大兴水利之后有许多的百姓因为有了自己的农田生活不至于那么清贫。

从此人人都说洛阳城里没有穷人,不过依照姚千千的看法则是富贵贫贱原本就一样。

主要还是要身体健康才能享受更多的生活乐趣。

为人医病令人康健是她唯一的爱好。

来到西街的转角口在她们身后多了一道身影,正是刚才去药铺抓药的落霞。

默契的眼神交流主仆三人列队行走,落霞手提药包,洛璃怀抱诊箱,姚千千则是双手背在身后。

穿过一道道白墙砖瓦口,脚步轻盈身姿阿娜。

与此同时在西街的一间清雅的落院里有几个人正在进出走动,其中一个背对着门口手提宝剑身形伟岸的年轻男子正在仔细看着什么?

墨绿色的外衣下角上绣着栩栩如生的雀鸟,在他身形走动的时候若隐若现,像是有意躲藏捕鸟人的猎网。

“宋大人,这具尸体是昨日子时发现的,原本不在此处,为了看得清楚才特意搬到这里。”

原来在男子的脚边躺着一副已经死了两日的尸体,还好天气不热要不然尸体恐怕臭了。

握拳捂着鼻腔,宋瑜蹲了下来,“找仵作验了吗?”脸面全然是陌生的。

“已经验过了,是个男子,年纪大概三十有余,身体上没什么毛病,致死的原因是他背后的伤口。”

“此处落院隶属谁的门下?”

“是当地一名官员的私宅。”

“官员?”剑眉微挑语气显然有些了然。

“是...”那人随即附耳在宋瑜的耳边悄悄地说一个名字。

宋瑜微微眯眼,果然不出他所料么?嘴角上扬俊朗的脸上若有所思。

“去查清楚此人的来历,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又是怎么进来的?都要查清楚明白。”

“是,属下明白。”

“既然是无名尸体,那就暂且找棺木安放吧。”说完宋瑜就撩袍离开,临走前还特意留意了院子的摆设。

“真是多谢姚县主了,若不是您我家嫣儿不会这么快就好。”一个中年女子感恩戴德的跪在地上,内心真是千恩万谢,口中更是感谢不停。

就在半个时辰前,姚千千和洛璃洛霞来到了西街一家平常人家里。

此前她也来过几次,因为病患身子虚弱一直躺着,姚千千为了病患能及时得到医治就亲身上门就诊。

身为千金却毫无千金姿态,着实令人感佩赞叹。

“玉婶,你快起来,我是大夫为人医治那是天经地义的,您不必太过挂怀。”

“哪里的话,您是何许人呐!岂止是一个大夫这么简单啊。”

面对妇人的感激姚千千也只是谦恭的笑笑,“洛霞!”

话音刚落洛霞就提着药包进门,“这里有几幅药剂是最后服用的,三日后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在床上靠坐着一位十几岁的少女,肤色有些暗黄,脸色有些苍白,但眼神已有些许光彩,显然人已经无大碍了。

“多谢多谢!”

离开千恩万谢的妇人家中,姚千千主仆三人按照来时的路段打算回去,巷子里白墙黑瓦层层叠叠,青苔石面若是在下雨天就会显得有些滑脚,不过青苔可是好东西!

既可以治疗烫火伤,也可以治疗痔疮。

“看时辰还早,洛璃、洛霞我们摘些青苔回去吧。”

“好啊。”洛璃笑着看了一眼洛霞,“你们靠后我来即可。”

抽出宝剑洛霞几个天女散花般的招式原本紧贴石面的青苔乖乖地从墙面脱落,完完整整的平躺在她的剑上。

“洛霞,棒!”竖起大拇指洛璃连忙抽出木格子的一格小心翼翼的将完整的青苔装进格子里。

三个少女脸上分别露出笑容,“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刚才爹爹没说完的话她也是躲得了一时而已。

走出巷子来到大街转角口,霎时风吹脸颊吹起屡屡发丝,今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大街上人来人往,以姚千千为首三个穿着不同颜色衣衫的女子正昂首阔步。

路过的人纷纷注目,她们的身影他们太熟悉了。对于中间的蒙面女子更是无比敬佩。

这时有一辆马车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闯出来,惊扰了来往人群一下子尖叫声比比皆是。

“小姐小心!”洛霞身手很快拉过姚千千和洛璃一个飞身越到她们身前。

与此同时有人飞檐走壁而来,“路人小心!”大喝一声抽出宝剑,直直的对准马车夫。

马车夫惊慌之间居然弃车逃跑,看样子也是个高手,不过后来的人更加厉害,见马车夫要跑就提着宝剑追上去。

被慌张丢弃的马车因为无人驾驶马儿惊慌之下居然四处乱闯,“啊!”

“救命!”路人纷纷惊慌失措的抱头乱穿。马车眼看要冲着姚千千这边来了,洛霞连忙飞身上去拉住了缰绳马车这才安顿停靠下来。

被惊扰的大街人群才缓过神来,“这是谁呀?这么缺德!居然这么横冲直撞的?”有人忍不住纷纷破口大骂!

“我的天!小姐你没事吧?吓死我了!”洛璃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太危险了。

姚千千虽然也被吓另一跳,不过很快的回过神来,千钧一发之间刚才那位墨绿色男子又是谁?

“洛霞,看看马车上可有人?”她好像闻到一股什么味道!

多年来的医药接触让她的嗅觉比一般人敏感很多。

洛霞点头转身撩开马车帘幕发现里面昏迷着一个人。

“小姐,有个人昏迷了。”

“你且把马车停靠在边上,我上去看看。”姚千千讶异于马车上的人...这人怎的如此好看!

长衫似雪,乌黑的流云发垂在双肩,用白色发簪扎着,在一看这少年的脸庞,皮肤竟也白皙似雪。

只是现下嘴唇有些发紫。

柳眉微蹙,轻抬他的手腕触及脉搏,是中毒了!七星海棠!

“此人身中剧毒,洛霞,去姚记药铺。”

“是!”

“小姐,这人我们不认识啊!”洛璃抱着木格子小小声的提醒,她家小姐就这样遇见谁都救!不过这公子真好看!

肤色那么白都比她白上好几倍!

“无妨。”她身为医者救死扶伤是常理。

马车很快来到了姚记药铺,洛霞背起白衣男子,姚千千和洛璃也一起跟着下车。

“县主,这是....”

“福伯,此人身中剧毒事不宜迟,你且看好店铺不要让外人进来。”

“好,老奴知道了。”进了内室姚千千按下机关原本平整的药柜居然缓缓地打开了。

是她自己设计的密室!

“快进去。”洛霞背着白衣男子脚步匆忙,走下几步台阶后有一张像床一样的高台石板。

将白衣男子轻放在石板上躺平,洛璃和洛霞退开一步站在左右两侧。

在石板的上方有透亮的光照进来是屋顶的玻璃天窗,姚千千快速的打开银针包。

“洛璃,点火。”

“是。”

“洛霞,帮我拿出第三十个柜子里的药瓶。”

“....”银针在透亮的光线下闪闪点点,光线折射将姚千千和躺在石床上的人浑身照的皙白。

差不多一个时辰姚千千终于将他的毒全部逼出,白衣男子眉头微动手指也在微微摆动,似乎有了苏醒的迹象。

抚起他的脖子用手轻掐嘴角微微张的嘴一颗药丸也顺势塞进他的口中。

“水!”洛璃连忙递上水壶,姚千千就着男子耳边轻柔的说了一句:“把药丸兑水吃下去。”

毒是解了,但是若不巩固恐有残留毒素。

药丸是她精心研制的护心丸,可保人心脉通畅。

是谁在说话?好温柔的声音,像似曾相识....裴珩迷迷糊糊的有了一丝知觉。

随即有一股清凉感伴随着温水灌入他口中,下意识的他微微吞咽,清凉感和温水从喉间滑落肺腑。

他的配合让姚千千松了口气,终于有知觉了,这么好看的男子死了就可惜了。

有光!

当裴珩缓缓苏醒睁开眼时透亮的光线令他有些不适,浑身无力的感觉好像被抽干了气息一般。

“小姐,他是要醒了吗?”又有一个声音!

“看来差不多了,洛霞,麻烦你把他带出去吧。”还是那个温柔的言语。

缓缓睁开眼睛恍惚间一张女子的脸映入眼帘,那是一张清雅如荷的脸。

姚千千还来不及收回检查的目光,就对上一双有着琉璃光彩般的眼目。

心头一动微微讶异,居然有人的眼睛可以这么好看!

裴珩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托起背在了背后,双手被紧紧拉住悬挂着,一阵晕眩袭来他再次又陷入昏迷。

在昏迷前他记下了女子的容颜。

静心殿

“什么?裴司徒不见了?”宋瑜跪在地上低着头,闷不吭声,他在生自己的气。紧握的拳头表明他现在忍得很辛苦。

“司徒怎会出事呢?哀家不是告诉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他吗?”

“皇后娘娘,还是不要怪宋吏部了,他也是受伤受惊了。”

宋瑜手臂上确实也被贼人划伤还冒着血呢。

皇后手拿佛珠一脸的担忧,三十多岁的容颜因为保养得宜依然风资卓韵。

看了一眼宋瑜受伤的手臂喟叹一声:“罢了,你先去包扎吧.....胡公公,你私下派人去寻找,务必找到裴司徒。”

宋瑜离开静心殿整个人有些恹恹的。

“宋吏部,奴才带你去包扎伤口吧?”

“不必了,我自己解决。刚才...多谢公公。”

“哎呀,不用谢杂家,宋吏部您也累了,赶紧回府歇息吧,裴司徒吉人自有天相。”这皇家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牵连裴珩!

宋瑜很难受,更让他难受的是这次他居然没有保护好他!

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就在昨日他们将案件查至洛阳西街时...原本裴珩不出宫的,可就是因为怕他中了别人的圈套。

明明他在西街刚查到的尸体,后续居然就有人对随后而来的裴珩下毒手裴珩虽然才华横溢。

却不是什么身手了得的高手,遇见一些无名小辈还可以应付了事,但要是遇见江湖死士那就不是可以随意脱身的了。

昨日他只顾着追贼人却忘记了还在车里受伤昏迷的裴珩,都怪他太大意太自负了!

以为自己能拿下对方,却不料中了贼子的圈套而不自知,害得裴珩现在不知所踪还生死未卜..

除了懊恼自责全然顾不得自己冒血的手臂。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