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魅妃 公公 未婚奶妈 私房技师 傻子的春天 女友 后妈的
不要与狗说话 绝品神医 极品儿媳 极品儿媳妇 村爱 顽主 老王的装修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缘梦云唐
缘梦云唐

缘梦云唐

分类:历史

时间:2020-09-15 09:17:09

作者:光华公子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身世

编辑:山川赋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书目:妈咪逆转胜 小师叔太苟了 谢谢,还能爱你 楚门狼 我在亚特兰蒂斯做佛祖 剑灵仙穹 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 何以为道 九日焚天 魔王大人太慵懒了

我所写就的这段历史是血腥的,残酷无情的,从大众的角度来讲,那个年代的政治家,都是些也没人性的家伙,就像是医院里陈列展示的骷髅像,通常让人未知的恐惧,而我所要做的,是在这令人‘发指’的骨头上添枝加叶,让他再次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水,喝水”一醒过来我觉着饥渴难奈。“知道渴了就好,没有事了。”。


  

  那边有人递来了一杯茶,我眼巴巴的望着,可眼看就快要送到我的嘴边的时候,却被人一把抢了过去。“糊涂东西,少爷才刚刚醒过来,怎么可以马上喝茶呢!”我吃惊的望了那人一眼,那是一个身着粉色古装的美丽少女,不光是她,我身边所有人的穿着都很奇怪,有点像一个月前刚刚看过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的人物。

  我的心中十分的烦乱,很明显,这不是我应当所在的时间,从周围人的衣和我现在所在的地点来看,我应该是回到了古代,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呢?粉衣少女似乎从我迷茫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转身坐在了我的身边,问:“少爷,你能认出我吗?”我无奈的摇乐摇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一句话如同天上掉下了一个大炸弹,屋子里顿时开了锅,所有人呼的一声都围了过来,哭喊声响成一片,七上八下的听不出个个数,但总的意思大致相同“我是你的***啊,我和你很熟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呢。”我的头又开始疼了,心里乱作一团,眼看后天(从我出事哪天算起)就要开学了,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若是不能及时报到的话,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一定会泡汤,将近四年的大学等于白念了,家中还有老爸老妈等我去赡养呢,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在玄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时间逆转的悲剧中啊!

  “少爷,错了,老爷是您的叔父,不是父亲。”粉衣少女急忙提醒了我一下,欧,我的神啊,我竟然犯了如此大的一个原则性错误,“算了,我刚才听管家说了,少爷已经记不清以前的事了,可这是真的吗?”老者的语速比较缓慢,但语气中包含着关切,每个字又都充满了威严和气势。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还亲自为金云郡主准备了很是丰厚的一笔陪嫁,就连婚后居住的骏马府也是她帮忙布置的,可见她对这件是有多么的关心。

  “水,喝水”一醒过来我觉着饥渴难奈。“知道渴了就好,没有事了。”

  今天一天之中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别的先不说,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回到唐朝的,我更不清楚的是我到底怎样才能回到现代呢?我可不想死在这里,老爷子有好多次都差点被‘喀嚓’了,原因看似不同,其实都是因为老头子的驴脾气,人家爱养小白脸你就让她养呗,老跟几个吃软饭的作什么对啊,在这么下去我非被株连了不可,而且我们家似乎与豫王旦还有太平公主的关系比较密切,豫王可是前

  “燕儿,快给我倒一杯水来,是水,不是茶,别拿错了。”“是!”。燕儿正是刚才的那个‘哥伦布’,小姑娘满脸欢喜的跑了出去,只一会工夫,便端来了一杯热水,粉衣少女一手拿着水杯,一手从袖子中抽出了一方干净的手帕,手帕被她攥在了手心中,只露出了一角,在水中微微的浸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用湿手帕润湿我的嘴唇。手帕上传来的潮湿感还有一阵阵少女身上特有的暖香沁人心脾,让人陶醉。

  “大家都静一下,少爷刚刚醒过来,还需要休息,这里有我和燕儿在就行了,大家都出去把。”这位姑娘看起来在家中的地位十分高,众人十分听话‘滚了出去’,之后又有人端来了粳米粥,还有几样法制的小泡菜,全都是素的,我平时在家每顿饭都必须有肉的,也许我真的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大碗,不一会大夫来了,“望闻问切”之后,又看了看我身上的伤(我虽然是车祸出的事,但身上却是被‘山贼’用剑刺伤的),折腾了好一阵,才对粉衣少女说,“身体并无大碍,再休息几天,坚持吃我给开的药就能好,失忆可能是因为剑上的毒(天啊,不会把,只是一伙马贼,强钱而已,犯的着在兵器上下毒吗,有什么深仇大恨)刺激了大脑,“以至于邪入心包,痰迷心窍,老夫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还请另谋良医”,“有劳先生了,琴儿,带王大人(这个人可是宫中的太医,有从六品的官衔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下去看茶。”琴儿答应了一声,便把大夫请了出去。

  大约过了15分钟,药煎好了,一个小丫头在门外将一个涂着红漆,上面盛着装满药的银碗的托盘往屋子里递,燕儿急忙接了过来,端到了我和粉衣少女之间,少女将碗盖拿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用手试了试碗身的温度,说:“有烫,一会再喝吧!”刚把药碗放到桌子上,门外有人喊道:“老爷来了!”只见一位老者走进了屋子。(待续)

  “少爷,您想什么呢?是不是饿了,我已经吩咐厨下准备了点细粥,一会就好了。”粉衣少女关切的目光让我有几分不自在,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和如此漂亮的女孩子靠的这样近,一时激动的满脸是汗,粉衣少女用手帕(不是刚才的那块呦,换了)擦着我脸上的汗水。

  我再次想要坐起来,只是身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粉衣少女见状,忙伸手来扶我,说来奇怪,这位姑娘的双臂看似纤细,柔若无骨,却十分有力,轻而易举的便将我扶了起来,又顺手从床边拿起了厚厚的靠垫,置在我的背后,让我舒服的坐在了床上。

  我越想脑袋就越大,刚翻身向外,哪知借着明亮的月光,我发现窗外有人在往里看。“谁!”我大喊一声,又立刻跳了起来,那人也不说逃走,反倒推开了门,朝屋子里走来,我看见此人身穿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脸上蒙着黑布,虽然看不清模样,但从身材可以断定,她绝对是个女人,我被吓蒙了,待她走我面前的时候,我我才反映过来,随手抓起了身边的花瓶向他的脸上砸去,她用一只手在我的腕部一震,花瓶便飞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在我胸前的什么地方点了两下,我浑身就象触电一样,麻木的不能动了,她转过身去,接住了落下花瓶,轻轻的放在了原处,一切都做的如此自然,象提前计算过时间一样,我想开口喊人,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那人从怀里掏出里了黄豆大小的一丸药,撬开我的嘴,放了进去,我本不想吃,可被她一拍我的后背,骨碌一声咽下去了,我心想完了,这下我死定了,那人慢慢的将我抬到了床上,给我盖好被子,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了,朦胧中只闻到一股幽香,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待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回老爷,方才王太医来看过了,说是中毒太深,身体虽然已无大碍,但因伤到了头部,出现了失忆的症状。”“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算了。”老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了右手放在了我的脉门上,停了一会,又让我换另一只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伤势倒已无碍,只可惜这十二年的苦练算是白费了!红叶,这孩子我现在交给你了,你要用心照他。”红叶(我到现在才知道她的名字)和我都觉得很奇怪,老人又说:“我和璋儿(老人指了指我)这次回京本来是因为上皇禅位给太子,新君即位,召我商议登基的诸多事宜,再者少爷今年业以十八,婚事不宜再拖了,谁知回京的途中竟出了这样的事。”说到这里,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本应该留在家中好好照顾璋儿你,然为人臣者应以国事为重,叔父不才,蒙当今圣上青眼,怎可为一己之私情而弃国事于不顾,吾明早便离家前往长安,你有伤在身,就不用送我了。才我是从上官大人府上回来的,大人听说你为贼人所伤,甚是关心,原本应先面见上皇,但时间紧迫,我实在来不及入乾元殿行礼了,过些时日,等你的病大好了,务必去一趟舍人府,上官大人自会带你入宫。”之后,老人又看着我把药喝了,和我说了好些话,因为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听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觉得累,‘叔叔’走后,我又同红叶说了半天话,美女就是美女,和这样的小美人说话一点都不嫌烦,最后,我基本上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所处年代弄清楚了。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由模糊渐渐变的的清晰起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由青色幔布围着的木床上,在距床约有六步远的地方,摆放着桌椅等物,有一人正坐在椅子上,头埋在双臂里,扒在桌子上打着瞌睡,我本能的想活动一下身体,却感觉浑身像被抽去了骨头一样无法支撑,勉强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道:“有人吗?(这一句纯属设问,我已经看见人了)”

  “啊!”,那人被我的声音所惊醒,发现我正疑惑的看着她,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朝屋外狂奔,一边跑还一边没命的嚎叫着:“姑娘,姑娘,少爷醒了,少爷醒了!”紧接着便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门一下子被推的大开,好多人面带焦急的走了进来来,聚在在我的身旁,围的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可算是醒了,太好了。”“少爷你知道吗,您都昏迷了五天了。”“可把我们急死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