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嫂子 哥哥  无限制传说 21 保健室的秘密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斩龙堂传奇
斩龙堂传奇

斩龙堂传奇

分类:仙侠

时间:2020-11-20 23:32:41

作者:小石潭吴龚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僻野起争斗

编辑:山川赋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介绍

推荐书目:王妃下堂乐 东宫好食光(下) 仙道剑阁 禁地密码 傻子的王妃 人间归晚 魔幻之争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画春光 联盟之影子教练

五龙教重出江湖,仁义双侠不知道所踪,阴谋悄悄地全面展开,肩负起重大事件使命的男猪脚你怎么办? 斩龙堂传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谁料数年之后,江湖上天地际会,竟出现了三个武功绝顶的少年,合称“仁义三侠”。三人合力挑五龙,灭了五龙教,从此江湖又恢复了往日的和平。只是二十多年后,那三人一人不知所踪,一人远赴海外,一人闭关修炼,竟有人再冒五龙之名,重建了五龙教!众人念及此处,都不禁毛骨悚然。那人敢重建五龙教,武功必定绝高,仁义三侠又无法集齐,只怕江湖又要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了!那黑白双杀也是近年恶人道上的后起之秀,武功比许多名门子弟都要高很多。如今连他们也投靠了五龙教,不知还会有什么蛰伏多年的老一辈恶人道高手复出江湖!白马将军低低道:“久闻晏六爷在武林中人缘极好,又不是张扬之人,这两个魔头怎会寻上了他?”旁边那人悄悄道:“此事必有隐情,咱们且看一看!”众人心念电转,只听那黑衣人道:“我兄弟二人此来,并不是来找各位的麻烦,乃是来给晏六爷送贺礼的。”说罢,黑衣人走到晏六爷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一物,递给了晏六爷。有眼尖的已隐约看到,那东西极薄,仿佛是一本书。然而不知为什么,晏六爷看到此物,手竟不由地颤抖起来。他喃喃道:“果然,果然是企鹅英语!”众人听后,都不禁一阵奇怪。其中不乏见多识广之人,却谁也没听说过这“企鹅英语”四字。只见晏六爷看后,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想怎么办,说吧!”黑衣人道:“五龙教恭请晏六爷加入本教,本教必不亏负您老人家!”晏六爷道:“其余事都好办,此事却不行!”晏婴听到此处,已赶上前来,厉喝道:“你们这些邪派中人,看在远来是客的份上,我们已经不和你们计较了。居然还想逼我爹入伙,真是无理!再不出去,莫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冷笑道:“此地还轮不到阁下来说话!”袍袖一拂,晏婴只觉一股大力涌上胸头,不由跌倒在地。晏六爷沉声道:“婴儿莫要妄动,人家武功比你高得多。”晏六爷还未说完,一个少女已冲出人群,扶起了晏婴,又向黑衣人狠狠瞪了一眼。只见这少女身材窈窕,眉目含俏,乃是一个美少女。周围许多宾客都认得,这少女乃是晏六爷最好的朋友五爷的女儿五姑娘,自小与晏婴青梅竹马,已定下了婚约。少女刚扶起晏婴,人群中又缓步走出了一人。此人一身青衣,眉目慈祥,正是晏六爷的至交好友,“仁义动八方”五爷。五爷缓缓道:“婴儿,女儿,此时你们不用管了,有我帮着六爷。”晏六爷听后,喜道:“你真下决心了吗?”五爷淡淡道:“你我至交多年,我怎会帮外人!”晏六爷听了,又喜道:“如此我便放心了!黑白双杀,请吧!”黑衣人听了,一震,又缓缓道:“即使如此,我们也无计可施了。”五爷高呼道:“周围的好朋友们,此事是我们几人的事,诸位不必插手!”众人一见黑白双杀出现,已是心惊胆战,只是碍于面子,不敢退缩。如今听五爷这么一说,都心中暗喜。虽然仍不明白事情经过,却都闪到一边去了。黑衣人一拱手,沉声道:“如此就请赐教了!”说完抽身拔剑,一剑刺出。这一剑夭娇天龙,似虚似实,一剑连刺九处大穴而且极快,周围众人都不禁惊呼出来。原来,晏六爷虽久负侠名,武功却并不十分高。黑白双杀杀人无数,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晏六爷还未拔剑,黑衣人已一剑刺出,看来晏六爷是万万躲不过去了。谁料只见晏六爷衣影一闪,竟在剑影中堪堪避过。刚避过去,竟从腰间抽出了一对分水峨嵋刺。众人又是一阵奇怪。晏六爷号称“一剑震江南”,自是精于剑法。如今骤遇强敌,不但不拔剑,竟拿出了一对峨眉刺。而且,五爷竟也在一旁含笑而立,仿佛自信晏六爷能打败黑白双杀。黑衣人见了此景,一笑道:“没想到在下一招之间,已逼的晏六爷拿出了看家的兵刃。”众人一听,又是一奇。白马将军道:“难怪未曾听说过晏六爷的家世,看来他的身世,竟也十分离奇!”旁边那人道:“依我看,晏六爷能对付得了此人!”晏六爷听了黑衣人的话,冷笑一声道:“要打便打,说什么废话!”只见乒乒乓乓数声,两人又交手几合。晏六爷一双峨眉刺更是出神入化,黑衣人已不由倒退数步。白衣人忽然抽出剑,道:“六爷是前辈,今日少不得要我兄弟二人并肩子上了!”话音刚落,又是一剑刺出。白马将军恨声道:“黑白双杀倚多为胜,算什么本事!”话音刚落,忽见人影一闪,原来那个家丁也站了出来,手中竟也握了一把剑,与白衣人缠斗起来。众人看去,只见这家丁武功竟也颇高。家丁武功虽高,白衣人毕竟是恶人道高手,更胜一筹。两人斗了几回合,眼看白衣人已占了上风,家丁渐渐支持不住。忽然,众人只听得一声惨叫,家丁已倒在地上。晏六爷正在酣斗之中,心中亦不由一震,循声望去。忽然,黑白双杀同时出剑刺来。晏六爷不愧绝顶高手,竟以一对峨嵋刺挡住了这两剑。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那家丁忽然飞出一枚暗器,这暗器竟是向晏六爷打去!刹那之间,连素来稳重的五爷也惊叫起来。此时已无法施救,晏六爷眼看已是必死无疑!这时,只听“叮”的一声,又是一枚暗器不知从何飞来,正打在家丁飞出的暗器上!林荫小道上,龚古环顾四周,只见人影已渐渐围近。龚古冷笑道:“不知在下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竟劳动这许多朋友来杀在下。”。


  谁料数年之后,江湖上天地际会,竟出现了三个武功绝顶的少年,合称“仁义三侠”。三人合力挑五龙,灭了五龙教,从此江湖又恢复了往日的和平。只是二十多年后,那三人一人不知所踪,一人远赴海外,一人闭关修炼,竟有人再冒五龙之名,重建了五龙教!众人念及此处,都不禁毛骨悚然。那人敢重建五龙教,武功必定绝高,仁义三侠又无法集齐,只怕江湖又要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了!那黑白双杀也是近年恶人道上的后起之秀,武功比许多名门子弟都要高很多。如今连他们也投靠了五龙教,不知还会有什么蛰伏多年的老一辈恶人道高手复出江湖!白马将军低低道:“久闻晏六爷在武林中人缘极好,又不是张扬之人,这两个魔头怎会寻上了他?”旁边那人悄悄道:“此事必有隐情,咱们且看一看!”众人心念电转,只听那黑衣人道:“我兄弟二人此来,并不是来找各位的麻烦,乃是来给晏六爷送贺礼的。”说罢,黑衣人走到晏六爷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一物,递给了晏六爷。有眼尖的已隐约看到,那东西极薄,仿佛是一本书。然而不知为什么,晏六爷看到此物,手竟不由地颤抖起来。他喃喃道:“果然,果然是企鹅英语!”众人听后,都不禁一阵奇怪。其中不乏见多识广之人,却谁也没听说过这“企鹅英语”四字。只见晏六爷看后,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想怎么办,说吧!”黑衣人道:“五龙教恭请晏六爷加入本教,本教必不亏负您老人家!”晏六爷道:“其余事都好办,此事却不行!”晏婴听到此处,已赶上前来,厉喝道:“你们这些邪派中人,看在远来是客的份上,我们已经不和你们计较了。居然还想逼我爹入伙,真是无理!再不出去,莫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冷笑道:“此地还轮不到阁下来说话!”袍袖一拂,晏婴只觉一股大力涌上胸头,不由跌倒在地。晏六爷沉声道:“婴儿莫要妄动,人家武功比你高得多。”晏六爷还未说完,一个少女已冲出人群,扶起了晏婴,又向黑衣人狠狠瞪了一眼。只见这少女身材窈窕,眉目含俏,乃是一个美少女。周围许多宾客都认得,这少女乃是晏六爷最好的朋友五爷的女儿五姑娘,自小与晏婴青梅竹马,已定下了婚约。少女刚扶起晏婴,人群中又缓步走出了一人。此人一身青衣,眉目慈祥,正是晏六爷的至交好友,“仁义动八方”五爷。五爷缓缓道:“婴儿,女儿,此时你们不用管了,有我帮着六爷。”晏六爷听后,喜道:“你真下决心了吗?”五爷淡淡道:“你我至交多年,我怎会帮外人!”晏六爷听了,又喜道:“如此我便放心了!黑白双杀,请吧!”黑衣人听了,一震,又缓缓道:“即使如此,我们也无计可施了。”五爷高呼道:“周围的好朋友们,此事是我们几人的事,诸位不必插手!”众人一见黑白双杀出现,已是心惊胆战,只是碍于面子,不敢退缩。如今听五爷这么一说,都心中暗喜。虽然仍不明白事情经过,却都闪到一边去了。黑衣人一拱手,沉声道:“如此就请赐教了!”说完抽身拔剑,一剑刺出。这一剑夭娇天龙,似虚似实,一剑连刺九处大穴而且极快,周围众人都不禁惊呼出来。原来,晏六爷虽久负侠名,武功却并不十分高。黑白双杀杀人无数,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晏六爷还未拔剑,黑衣人已一剑刺出,看来晏六爷是万万躲不过去了。谁料只见晏六爷衣影一闪,竟在剑影中堪堪避过。刚避过去,竟从腰间抽出了一对分水峨嵋刺。众人又是一阵奇怪。晏六爷号称“一剑震江南”,自是精于剑法。如今骤遇强敌,不但不拔剑,竟拿出了一对峨眉刺。而且,五爷竟也在一旁含笑而立,仿佛自信晏六爷能打败黑白双杀。黑衣人见了此景,一笑道:“没想到在下一招之间,已逼的晏六爷拿出了看家的兵刃。”众人一听,又是一奇。白马将军道:“难怪未曾听说过晏六爷的家世,看来他的身世,竟也十分离奇!”旁边那人道:“依我看,晏六爷能对付得了此人!”晏六爷听了黑衣人的话,冷笑一声道:“要打便打,说什么废话!”只见乒乒乓乓数声,两人又交手几合。晏六爷一双峨眉刺更是出神入化,黑衣人已不由倒退数步。白衣人忽然抽出剑,道:“六爷是前辈,今日少不得要我兄弟二人并肩子上了!”话音刚落,又是一剑刺出。白马将军恨声道:“黑白双杀倚多为胜,算什么本事!”话音刚落,忽见人影一闪,原来那个家丁也站了出来,手中竟也握了一把剑,与白衣人缠斗起来。众人看去,只见这家丁武功竟也颇高。家丁武功虽高,白衣人毕竟是恶人道高手,更胜一筹。两人斗了几回合,眼看白衣人已占了上风,家丁渐渐支持不住。忽然,众人只听得一声惨叫,家丁已倒在地上。晏六爷正在酣斗之中,心中亦不由一震,循声望去。忽然,黑白双杀同时出剑刺来。晏六爷不愧绝顶高手,竟以一对峨嵋刺挡住了这两剑。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那家丁忽然飞出一枚暗器,这暗器竟是向晏六爷打去!刹那之间,连素来稳重的五爷也惊叫起来。此时已无法施救,晏六爷眼看已是必死无疑!这时,只听“叮”的一声,又是一枚暗器不知从何飞来,正打在家丁飞出的暗器上!林荫小道上,龚古环顾四周,只见人影已渐渐围近。龚古冷笑道:“不知在下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竟劳动这许多朋友来杀在下。”

  第一节一展五龙旗暮春三月,莺飞草长。树上的鸟儿犹在嘤嘤欢啼,却不知江湖上将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处处蹄声阵阵,江南的武林豪杰们都在前往一个沿海的城镇。因为三日之后,便是此地一位武林大豪“一剑震江南”晏六爷的六十岁诞辰了。一处静僻的小道上,一匹骏马正在飞速向晏六爷府中的方向行去。马上的少年骑的虽是骏马,身上的衣衫却十分陈旧。衣衫虽旧,却掩不住俊俏的脸上嘴角那抹淡淡的微笑。马行如龙,少年的眼波也不住四下观望,嘴角笑容更浓,似将为这春光而陶醉。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呻吟之声。少年脸色微微一变,将缰绳一拉,马一声长鸣,便停了下来。少年翻身下马,向远处奔去。只见远处一片草地上,赫然躺着一个人。那人满身血污,口中虽还能发声,眼见也活不成了。少年奔上前去,跪在那人旁边,从兜中掏出一颗药丸,放入口中嚼碎了,喂给了那人。那人吞下了药丸,少年又掏出水壶,喂了他几口。不一会儿,那人便甚至渐渐清醒了。他断续着说道:“公子救了在下,在下,咳咳,没齿难忘!”少年忙道:“都是武林中人,何必多言谢字?”那人道:“在下阅历,虽不多,却尝得出来,咳咳,这药乃是一颗九转,九转小还丹!天下,已没有几粒了!”少年笑道:“不妨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那人道:“只是,在下所中的毒,却连九转小还丹,咳咳,如此灵药,也救不转了!”少年道:“哦,阁下中的是什么毒?”那人道:“公子,你可听说过,咳咳,五龙夺命珠?”少年道:“什么,莫非,莫非五龙教再度兴起了吗?”那人道:“正是!在下刚从关外回来,就往这里赶。咳咳,在下在关外听到了,五龙教复出的事,咳咳,还亲眼见到了,五龙旗!”少年一惊,道:“真有此等大事!只是——”还未待少年说完,那人又道:“哎,在下命已不长久,咳咳,公子可否为在下,了未完之事?”少年道:“阁下请说。”那人道:“在下听闻此事,咳咳,便飞速向此地赶来。只因此地,有在下认识的,咳咳,一位武林豪杰!”少年道:“莫非就是晏六爷?”那人喜道:“正是!他乃是江南,咳咳,一个大侠,今日又是他的生日,咳咳,亲朋好友众多,我正想将此事,告诉他!”少年道:“阁下安心去吧。我必定会完成这件事的!”那人伸出手,握住了少年的手,长叹一声:“如此,就多谢了!敢问公子大名?”少年道:“在下——”忽然,少年神色一变,将手猛地挣脱开来。那人亦是变色,立刻爬了起来。少年厉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脉象平稳,根本不是中了剧毒的样子!”那人狞笑道:“龚古,算你机灵。不错,我们确实是要杀掉你,让你不去找晏六爷!”龚古道:“看阁下刚才杀人的手法,莫非就是‘武林七杀’中的袖里针?”袖里针道:“不错!我已经投入了五龙教,正是来杀你的。你虽然没有中我的袖里针,但你看看周围!”龚古环顾四周,不由变色。四周不知何时已涌出许多人影,只是他刚才专注于说话,没有听见罢了。袖里针厉声长啸:“龚古,你去死吧!”晏家庄的大堂中,此时还是一片热闹与祥和之气。四围朱红的墙上已挂了不少装饰的图案,宾客们围坐在大堂之中,虽还未开动,但人们已是在窃窃私语。忽然,一个少年英朗的声音响起:“各位叔伯不必客气,请吃吧!”群豪轰然答应,一时堂中响起了推杯交盏之声。一人抬头望去,只见那少年锦衣华服,正站在堂中。虽是满面英气,也掩不去娃娃脸的稚气。抬头那人不由悄声赞道:“这是谁家的好儿郎!”旁边一人回到:“白马将军有所不知,这少年是晏六爷的儿子。因为从小到大一直是娃娃脸,所以取名晏婴。”白马将军赞道:“好一位佳公子!”旁边那人也回道:“以小弟看来,也确是如此。”晏婴仿佛听到了两人的语声,也不由抿嘴微笑。只是他身后的太师椅上,坐着的那个中年人,眉宇的忧愁又加重了几分。白马将军奇道:“咦,今日是晏六爷的生辰,他为何却好像为什么而担忧呢!”旁边那人回到:“在下也不知。不过晏六爷素来简朴,今日却大摆宴席,说不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呢!”只见晏六爷的忧愁已越来越深了,只是,他的眼中仿佛又露出了一丝期盼之意。忽然,门外闪进了一个家丁,伏在晏六爷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晏六爷听了,眼中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低低叹道:“该来的总会要来了。也罢,请!”家丁站了起来,纵声长啸道:“请——”话音刚落,门外已闪进了两个蒙面人。群豪听见家丁的声音,尽皆一怔。此际回头一看,便看见了那两个蒙面人。只见这二人身材相仿,均是头戴青铜面具,腰佩长剑。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这两人的衣服,一个纯黑,一个纯白。群豪中有几人已不由失声呼道:“黑白双杀!”黑白双杀听到了众人的呼声,不为所动。白衣人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杆棍子,双手向两旁一拉,迎风舒展,竟是一面大旗!众人见这大旗,上绣五条张牙舞爪的龙,四周是青龙、白龙、朱龙、乌龙,中间簇拥着一条更大的金龙。有那见闻广博的前辈,又惊呼道:“五龙旗!”周围诸人,一听到这三字,也不由得一怔。原来,三十年前,恶人道上五个绝顶高手曾联合起来,创出了一个“五龙教”,教旗到处,恶人道望风臣服,白道循声远遁。一时之间,少林武当各大门派均远逃边塞,武林中一片黑暗,尽皆笼罩在五龙旗之下。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