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武侠世界侠客行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超级小保安 和后妈同居的日子 乱世长歌老王 吃奶 小雨
  乡野 阿姨 小玥 时代强人 彭峰柳秋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只是病毒
只是病毒

只是病毒

分类:科幻

时间:2021-01-11 14:48:52

作者:3二Ccc.QD

最新章节: 第四节 测试

编辑:对酒眉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只是病毒性心肌炎临床表现中有误的是?  只是病毒感染会引起发烧吗?  只是病毒感染没有炎症  只是病毒的rna可以使得病吗  只是病毒通过飞沫传播英文  只是病毒数比较高的小三阳需要吃药吗  只是病毒携带会传染吗  只是病毒放过了我们  只是病毒能逆转录吗  只是病毒感染的科幻画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专宠小毒妃(上) 我是无敌大师兄 老婆不买帐 斗罗大陆之修罗审判 时轮沙漏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绝世狂兵. 都市主宰神医 惊世嫡女:这位公子我罩了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是夜,总会有一些的美丽遐想,最近睡着前总是会会有些好的白日梦。心里想心里想,也便就沉沉的睡去。面对自己着昨天第一丝阳光,仅能记得我入眠前的一个两个美好的的愿望,或是只记得我是梦是醒的那种不明白那里来的故事,或是几近于生活现实的情节,但是光是那些的美丽的想法,却怎是夜,总会有一些美丽遐想,近来睡觉前总是会有些好的白日梦。想着想着,也便就沉沉的睡去。面对着今天第一丝阳光,仅能记得入睡前的一个两个美好的愿望,或者只记得是梦是醒的那种不知道那里来的故事,或者近乎于现实的情节,可是单单那些美丽的想法,却是怎么样也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现实的情节。。


  “好吧。ep1221既然你的计算结果是这样。那么我只能选择将你挂起来。你的出现对人类来讲,是一个威胁!”母体似乎放弃了对我的盘问。可我却不想曼铃这么快的消失在我眼前,虽然只是母体的全息投影。但这总比我自己虚拟出来的好吧。至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得说点什么,不然又得一个人待着。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更是在现实与自己的世界的冲突之下,要保证自己的世界不被现实世界所击溃,这是需要一份如何的执念才能做到的。

  “曼铃女士,我的计划就是向共同体提交我刚已经提交的数据。”我这说的是实话,但是至于为什么,在现在是肯定不能告诉曼铃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被挂了起来。

  通过向共同体传输数据的时候,我大约也知道我离开这段时间内地球的科技发展进程,拓宇4型机体可谓是现在地球唯一的打击型机体。但是母体依旧只是母体,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不具备分析能力,依然只会按照那类人的指示照着安排处理这些事件。我在考虑的是,如果那类人得知我的这次改变,或者得知我现在的情况,是会选择把我杀掉我吧,虽然已过去亿年,但是那类人的思考方式总是让我觉得原始和落后。

  当门再打开的时候,下一个房间只有小小的5平米左右,只有正中间那明显突出地面高度不少的圆柱型铁块的,小豆包让我站到那上面去以后,整个房间瞬时透亮起来,圆柱体周危与地面相接出也自下而上的点出现了和保护罩一样的能源体,把我关了起来,当房顶的机械数据口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这是要把我挂起来,我试着用衣角碰了碰何护罩,衣角瞬间消失了,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没有热能反应,看来是我所不知道的能量方式。看来是出不去了,我暂时放弃了强行突破的想法,任由机械数据口插到我的脑后接口处,一个简单旋转,和我的接口紧密连接。

  看过映山红,只是没有亲手去采摘过,开花时节,远看点点翠红,一片山都被这样的色彩套-弄着,山也便红了。近看又是另一种风景,花儿是晶莹剔透,叶子近乎于是墨绿色。也许是以稀为贵的原因,这样的花儿多了,也便就显的低贱起来。文现上有记录的这花儿也最多不过一笔带过而已。没有什么文人墨客记录过这种低贱的花儿。

  “哎!好可惜,不过这时候的母体,最好还是全力的通过测试吧!”这句话我其实很想说出来,但是没办法,谁让这测试就是这样,我也只能心里想想。

  或者好或者坏,这给了自己一种是命中注定的感觉。它是自动产生的,又会自动灭亡。存在或者没有,其实都是很不打紧的事。

  “ep1221,告诉我你的计划!”说话声中,曼铃已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以全息影像的形式,却让我心对她的思念再一次被点然。这亿年来的光景,因为那一次的时间静止,我不得不选择这样的形式。因为我还欠着她那一个答案。不过眼下还不是表达回忆和泣诉衷肠的时候。

  自己的世界,也许就是映山红的世界。烦恼终归是有的,我并没有比谁的命运更好一点,所以就应该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经历一些平淡的生活情节,体验一些压力。尔后丢掉梦想,然后再变成那铺满一边翠红的映山红中的一朵花儿。以后的人生可能便是如此。谁知道,总之暂时还是不想成为那样的。渐渐的适应了这种如痴如醉的生活,再也不会害怕明天会发生什么,就算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已经不需要你做与不做,因为发生的必然会发生。

  想找一个有山的地方,满山的映山红,阳光不毒。但又能让人感到炎热,躺到一株映山红下,借着映山红带来的凉意,再透过映山红的花,的叶,以逸待劳的窥视点点阳光。那应该是一种很惬意的感觉的。

  是夜,总会有一些美丽遐想,近来睡觉前总是会有些好的白日梦。想着想着,也便就沉沉的睡去。面对着今天第一丝阳光,仅能记得入睡前的一个两个美好的愿望,或者只记得是梦是醒的那种不知道那里来的故事,或者近乎于现实的情节,可是单单那些美丽的想法,却是怎么样也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现实的情节。

  时间的概念在经历了那次静止事件后,已然变得并不是太过于重要。当我通过原点空间门重新站在地球之上,天是黑的。在母体的引导之下,我开始向共同体传送这次考察的数据,虽然只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但未曾有过的烦燥涌现出来,尔后,母体安排我到月球等待那类人的指示。心中一声唉息,那类人的处理方式永远是这么的不可理喻,缓慢。这次的终点,对我来说或者已经结束了。当然母体总是这么严谨的安排了10个拓宇4型机体"护送"我到达月球,接受隔离。

  拓宇4型机体速度满快的,在我对美好事物的认知范围内,类人型的战斗机器人,并不是那么有优势,但至少能独立突破大气层的动力和材质,着实让我有些吃惊。在尝试连接这些机体,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能乖乖的被“护送”。不知道曼铃在看了我的梦后,会有什么反应,那些映山红,那些上下班的人脑袋,对了还有肥猫小德。想到小德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还好拓宇4型机体,对我不感觉兴趣。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向母体解释我在笑什么。

  如果谎言亦原是真实的,那么既然自己真的不曾迷失于自己的迷失,瞬间的清醒又有什么意义。

  回归的那一日是夜

  “嘿,曼铃,其实我能告诉你的还不少。只是不能上传给共同体,不然你放我下来,我慢慢的告诉你,用人类的方式。”可是事不随人愿,曼铃消失在我面前。

  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如此这般的坚持多久,保持着这一份净土。总有一种病态的想法。这种李代桃僵的有心无力会充沛的自己爆开来。然后让构成自己的那一些红的黑的绿的,浸湿自己这一小块地方。然后大脑在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后,剧痛一下,自己或者就如此死去,或者就变成个没了记忆的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