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罪恶之城 老头  秋月 王锦程 夏夏 五行升仙经
 情欲 神奇宝贝 秦雨 平步青云 晚春 龙珠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广亭闻录
广亭闻录

广亭闻录

分类:灵异

时间:2021-04-05 07:40:46

作者:翁山居士

最新章节: 第三回 初审疑犯弄玄虚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我是范蠡 婚债—续 训练上司当男佣 掌家有芳(上) 排球少年之ACE 大隋国师 以汉为名 开启黑科技时代 李逵的逆袭之路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蒲松龄有聊斋,广亭子有广闻亭,都市内高楼大厦赫然立起一座古式小亭,古怪少年在此收集天下奇闻,古今怪谈。  这里有灵异故事、侦探冒险的、和悬疑推理,耸人听闻的异事,令人毛骨悚然的奇闻尽在广闻亭内。  看白袍少年檀香画扇,还原真实三百多年前的聊斋风然而有积极创新的,自然也有钟爱复古的。岭南翁山在天朝疆域内,既不发达繁荣,也不落后贫穷,人民生活无忧,城镇缓缓进步。正是这座普通小县,却有个喜爱搜集各类奇闻异说、古今怪谈,以及未解之谜、历史疑团之人。。


  广亭子从老者口中听完那故事,回家后彻夜未眠,第二天记载于书中,其书云:

  “死者身上一切如常,嘴唇、肤色都无变化,说明没有中毒的可能。既然不是中毒,那么死因就在割去皮肉的脖子上。如果本官推测无误,死者一定是被人用绳子勒死,之所以割去表皮,是想毁灭绳子留下的勒痕,造成死因不明的假象,这也是凶手给我们设置的第一个破案难点。”

  赵雷因富有而结识众多朝中官员,见案子一直不破,便迁怒于新安县衙,连连上告朝廷。朝廷无奈,先后换了十几任知县,也未能抓到凶手。第九任知县因掌握了蛛丝马迹,还被凶手举家屠灭。一时震惊朝野,轰动天下,被朝廷列为特级悬案。连久不上朝的万历皇帝也坐不住,特派刑部侍郎正三品大员介帘暂任新安知县,又命锦衣卫南镇抚司千户官常朗,携旗下一百锦衣卫开赴新安,限定一个月内侦破此案,否则提头来见。

  不等介帘说话,常朗便拔刀怒喝:“大胆赵雷!介大人虽然暂任新安知县,但仍是正三品侍郎的身份,你竟敢恶语恐吓,该当何罪!”

  明万历二十四年,江南新安县内,有怪闻一宗,感今人之不便,特以白话叙之如下:

  仗着家境殷实,在县城龙英大道盘下一块地皮,仿照古人阁楼建造之方,硬是建起一座古式小亭,亭牌上书“广闻亭”,意为广纳四方奇闻,打听各地怪谈。并自号广亭子,每日穿着一身白色古服,握一把檀香画扇,梳着及背长发,坐在亭内和路人商贩、学生小孩、又或游手好闲之人,聊些悬疑故事,及神鬼传说。

  且说广亭子一日于亭内静坐,正和几名过路闲人说书论道,一名老者径自入亭,在石凳上坐下,问道:“小伙子,你年纪轻轻不去学习工作,怎么天天在这收集歪理邪说,不务正业呢?”

  广亭子却道:“古人云‘君子有所为,亦有所不为’,爽朗豪迈方是真丈夫,尔等爱笑便笑,爱哭便哭,何必扭扭捏捏,故作女儿之态!古语又云‘传承者,传后而承也’,当此信息时代,白话统领文坛之际,晚生以身作则,虽学疏而承璀璨,不使传统灭于生活者,有何错也?”

  片刻,李天水带到,同样跪于亭前,疑惑道:“大人,老爷,为什么抓小人来见?”

  话说新安城内,有一户赵姓人家,员外赵雷经商多年,无论是客栈、赌坊、典当、码头货运、乃至青楼妓院都有经营,真是财大气粗,家藏万贯,号称新安首富,实际富比江南。

  介帘随即问道:“马越何在?”

  “赵员外息怒,本官虽然抓了人,但本案的几个关键问题还没弄清楚,也就是死者小翠为何会出现在厨房,是谁让她去的厨房,她死前又接触过谁的问题。”

  赵雷已在前厅等候,脸色看来不太友善,招呼介帘落座后,说道:“介大人,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一个月内抓不到凶手,不等皇上降罪,我赵某人也不饶你!”

  “不错,如果凶手不是赵府内的人,任他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在三百护院队日夜巡逻下,肆意进出赵府行凶。”介帘与方清良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不多时,杨风便和两名手下押着衣衫不整的马越回来,等他跪倒在地,介帘喝道:“马越,现在本官怀疑你因恨行凶,暂且将你抓回衙门,明日再行审查!”

  老者止住笑声,觉得这小伙子虽然言行举止怪了些,但思想终归还是积极健康的。心里赞赏一句,嘴上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既然你不怕大伙笑话,敢为天下先,也算一份极大的胆识了。”顿了顿,心中稍作思索,又道:“既然你爱搜集奇闻怪事,碰巧咱们有这缘分,我就说件故事给你听吧。”

  陈马儒点头称是,看向身后一名年轻捕头道:“介大人,这是本县金牌捕头杨风,原是武林中人,结识不少武林人士,身手过人。”又指着一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道:“这是师爷方清良,乃本县有名的秀才。至于公文报告,全都放在文库里,稍后会有人送呈。”

  介帘又道:“赵员外,有没有在赵府中工作半年以上,且和你有过不快的仆人?”

  介帘听说他死了儿子,更加理解他的脾气,自然不会动怒,但也不可能劝慰他。毫不废话道:“那就是说,你府内仅存的亲属都不存在作案可能,凶手就在仆人当中!”

  常朗、杨风、方清良等人拱手作揖,齐声答应:“属下听令。”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