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老头  秋月 王锦程 夏夏 五行升仙经 
情欲 神奇宝贝 秦雨 平步青云 晚春 龙珠 便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传承百家
传承百家

传承百家

分类:职场

时间:2021-04-06 07:59:20

作者:第一时代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老神医

编辑:素笺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主角接受百家传承  百家传承的都市小说  百家传承系统  传承百家的小说  传承百家争鸣的传统  传承百家花瓶后我嫁给了隐形富豪  传承百家姓  传承百家争鸣的哪些精神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推荐书目:我是范蠡 婚债—续 训练上司当男佣 掌家有芳(上) 排球少年之ACE 大隋国师 以汉为名 开启黑科技时代 李逵的逆袭之路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一个少年为了却一个小小的心愿而进入恶魔之地,寻找一个记忆中的老神医。  少年千辛万苦,差点被当了晚餐。没有他意料中那样成为老神医的徒弟,而是成为了老神医的师弟。为了打破生死锁,少年的师傅,一个一千三百多岁的冷酷男决定对少年进行传承。。。。。“师傅!”。


  “师傅,您来了!”

  看见上官无涯走了过来,大长老连忙站起来恭敬地行礼。

  “师傅!”

  其他的二、三、四、五、六长老齐齐地行礼,这一次他们都集体过来看七长老怎么突破先天了。

  记得上一次是六长老突破先天,不过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终于轮到七长老了,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上官无涯看向大长老,这种事情可一点都不能含糊,如果老七突破不到先天的话还可能武功全废,经络尽断。

  “都准备好了,一些辅助的丹药我也给老七了。”

  大长老所说的辅助丹药都是上官无涯经过千辛万苦炼出来的,其中包括增元丹、通脉丹等,都是地级以上的丹药。

  本来七长老手里有黄瑞所给的一颗清心丹已经足够的了,可是大长老怎么敢让他这么胡来呢,硬要他把一把丹药带上。

  现在上官无涯与七大长老所在的地方就是升龙渊,这里的地势十分的底,周围都是连绵不绝的无人山脉,在这里算是最适合的突破地点了。

  以前七大长老都是在这里一一突破的,现在再次来到这里看着自己的小师弟突破可是又一番不同的感慨呀。

  升龙渊同样也是生死堂的地盘,更是生死堂禁地之一,不过这里算是升龙渊的第一禁地了,普通弟子一年只可以进入一次。

  对于生死堂的很多弟子来说,他们宁愿一次也不进入,因为那一次就是一年一度的考核。

  每一年他们都会有一个任务,就是进入升龙渊里寻找某一种药材,虽说升龙渊里面片地都是药材,可是升龙渊这么大,想寻找某一种药材根本不容易。

  升龙渊里面同时也片布了许多毒物,包括动物、植物、还有死物,这些可能都有毒,一不小心还有生命危险。

  说远了,说回来七长老这边。

  现在七长老所坐着的位置就是一个广阔的祭坛中央。

  祭坛建造在升龙渊中央位置,四周座落了六座高高的山峰,几乎将这个祭坛围得密密实实的。

  不过这里的确是一个突破的好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可以汇聚灵气,当灵气进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被山脉挡住出不去,只能在这里打转,所以这里的灵气要比外面的多一倍。

  七长老神情严肃地坐在祭坛中央,尽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那困扰自己十多年的先天已经伸手可及了。

  “老七,别紧张!”

  六长老跃到七长老的旁边,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心地说,“放心吧,师傅和我们都在看着,没事的。”

  “我知道了。”

  七长老坚定的点点头,“六师兄你去一边等着吧,我已经准备好了,马上要开始了。”

  “好!”

  六长老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在数百米外的上官无涯身边了。

  “我就不信所有人都可以突破到先天而我就不可以。”

  七长老目光里闪过坚定的光芒,打开那个清心丹的瓶盖,轻轻地倒到手心里。

  一股清新的药香传来,让七长老有些烦躁的内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师祖的丹药果然厉害!”

  七长老暗暗地赞叹一声,同时将清心丹丢进嘴里。

  清心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入口即化,而是滑进了喉咙,似乎毫无阻碍地进入到七长老的丹田中。

  “怎么回事?”

  七长老也搞不懂清心丹怎么自己跑到丹田中去了,好像跟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怎么没见什么效果呢?”

  七长老一下子也不知怎么办了,清心丹就这样静静地停留在自己的丹田中,本来流动的真气变得更加慢了,根本就没有突破的预兆嘛。

  “难道先生欺骗我?”

  七长老立刻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先生可是自己的师祖,能骗我这么一个小辈吗?

  “对了,运功!”

  七长老一下子想到了问题的所在,自己都没有运功,先运功试一试会是什么效果。

  当七长老一运起功的时候,这下子仿佛被清心丹刺激了一样,散发出闪耀的青色光芒,几乎一下子把七长老丹田里面的真气与内力染成了青色。

  “有效果了!”

  七长老感觉一阵清爽的感觉漫延全身,立刻加快运转真气,像平常运功一样。

  随着七长老流动的真气,清心丹的表面慢慢流出一丝丝青色的药力进入到七长老的丹田。

  “爽!”

  药力所过之处,七长老感觉自己的经络变得坚韧了,那流转的真气与内力也变得十分的平静。

  运转一圈,所有的真气与内力再次回到丹田里面,围着清心丹不断地旋转起来。

  真气与内力越转越快,起码是以前的十多倍速度。

  连七长老也不敢相信,十多倍的速度依然能旋转得这么自然,丹田内没有任何的膨胀感,如果换做平时可能自己早就走火入魔了。

  “破!”

  当运转速度达到接近二十倍的时候,直觉告诉自己,是时候了,“给我破!”

  随着七长老的一声爆喝,丹田里面的真气一顿,下一刻像连锁反应一样,所有的内力开始蜕变,转化成一丝丝稀薄的真气。

  “成功了!”

  当最后一丝内力也转化成真气以后,七长老浑身的经络瞬间涨大一倍,一道道裂痕马上就出现在上面。

  这时候的清心丹发挥了它真正的作用了,青色的丹气迅速片布七长老的经络,快速地修复。

  一股巨大的气势从七长老身上一冲而起,直破天穹。

  空气中游荡的真气也开始向七长老蜂涌而去,将七长老有些空荡的丹田慢慢充实。

  “师傅,老七成功了!”

  大长老兴奋地看着上官无涯,本来有些担心的,现在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了。

  “嗯,很不错!”

  上官无涯点点头,轻皱的眉头也松开了,“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先生的丹药,单单就凭借一颗清心丹就能让小七打破瓶颈,起码也是天级丹药。”

  “是呀!”

  六长老也点点头,当初他突破的时候用了生死堂唯一的一颗天级丹药和五十多颗地级丹药才勉强可以突破,现在老七竟然不到一个小时就突破了,真是了不得呀!

  “快看,天地威能降下了!”

  话语刚一落下,只见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投射下来,笼罩住方圆数百米。

  “快退!”

  上官无涯爆喝一声,身影急退,天地威能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急退。

  在突破到先天的时候,任何武者不能进入到天地威能的笼罩范围内,否则就表示挑衅,会被天地威能直接攻击,轻者重伤不起,重者当场死亡!

  修为越高的武者受的伤就会越重,包括先天大宗师!

  “来不及了!”

  除了上官无涯,其他六位长老竟然全部落入天地威能的攻击范围内。

  一是天地威能下降的速度太快了,瞬间就到。二是他们并没有想到七长老这么快就突破完成的,两者的距离太近了。

  “遭了!”

  在这天地威能下,六个先天大宗师连动弹的能力都没有,直接被笼罩在青色的光圈里面。

  青色的光柱贯通天地,同时将七长老笼罩在最中央,所以他并不知道他的六个师兄此时已经危在旦夕了,就算他知道也没有,因为天地威能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六道青色的弧光从光柱中心里疾射而出,目标正是六个长老。

  此时上官无涯眼睛都红了,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死活了,立刻向青色光圈里冲去。

  “别冲动!”

  不知什么什么时候,黄瑞已经出现在了上官无涯身边,冷冷的语气让上官无涯一下子镇定了下来。

  “师叔!”

  上官无涯直直地看着黄瑞,只见黄瑞刹那成了永恒一样,右手慢慢地抬起,散发着让上官无涯几乎要窒息的气势,接着右手划着神秘的轨迹,以万顷的力量迅速落下。

  “碰!”

  六道青色的弧光仿佛撞上了什么,一下子被反弹了回去。

  “师叔祖!”

  六个长老惊喜地喊了出来,同时黄瑞略显消瘦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他们的前面。

  本来他们已经抱着非死即伤的心态的了,想不到先生突然出现了,还救了他们一命。

  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脱身,这天地威能还紧紧地套牢了他们。

  仿佛发怒一样,那青色的光柱剧烈地波动了起来,在他们的耳边,一阵阵天地的怒吼在咆哮,震荡着他们的心神。

  一圈圈青色的巨大光圈围着光柱上下旋转,所有人脸色一变,他们感觉到一股更加浓烈的压迫,连灵魂都压迫住了。

  下一刻,会是灭顶的攻击吗?

  “等一下你们感觉能动的一瞬间就跳出去。”

  “明白!”

  六个长老都很严肃地点点头,从先生淡淡的语气中,他们听到了强烈的自信。

  人真的可以与天地威能对抗吗?

  这个连黄瑞也不知道,因为在他心里他也没有一点把握。

  “来了!”

  黄瑞瞳孔一缩,一道巨大的青色半月弧光向黄瑞飞来,几百米的距离瞬间跨过,“好快!”

  黄瑞丹田的真气瞬间运转到最快,低喝一声,“生死决,离歌!”

  只见长达十米的半月青色弧光迅速分散,一个分成两个,两个分成四个,四个分成八个。。。。。。

  分散的半月弧光分两边飞出,本来以为它们会消失在光圈边缘的,但竟然一个个旋转着飞回来了。

  “真当我是泥人了!”

  黄瑞眼中寒光闪烁,五指张开然后迅速紧握,“生死决,五葬花!”

  只见数百个小小的半月弧光同时化作点点美丽的青色光点,慢慢飘散在空气中。

  黄瑞眉头轻轻皱起,刚才那一击竟然用了自己近三层的真气,感觉到四周不断增加的压迫感,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黄瑞觉得主动出击。

  “杀!”

  黄瑞眼中杀气凛然,使用出他最强大的一招,“青龙探手!”

  黄瑞能御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青龙探手,目前黄瑞最强大的一招。

  只见一条巨大的青色神龙飞出,盘旋于黄瑞的头顶上方。

  上官无涯,六大长老,眼睛里满是震惊,看见这条神龙的时候,心底有种说不出的虔诚。

  “原来传说中神龙真的存在的!”

  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见青龙那矫健优雅的身躯,一片片闪烁在青色光芒的龙鳞,神圣不可侵犯!

  不对,那不是青色光芒,那是燃烧着的青色火焰!

  “去!”

  黄瑞低喝一声!

  “吼!”

  青龙一身巨大的龙吟让他们的灵魂一阵颤抖,连血液都快沸腾起来了。

  同时又一道五十多米长的半月青色弧光从光柱里飞出,向黄瑞飞来。

  青龙起码长达三十多米,随便一个爪子都要比人大,可是在这个巨大弧光面前也略显细小。

  可是青龙金色的眼睛好像闪过一丝不屑,瞬间来到青色弧光的面前,轻轻一爪就将整个弧光抓成粉碎。

  “吼!”

  青龙又一声龙吟,直接没入到青色光柱里面。

  这个时候青色光柱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六个长老同时感觉一轻,立刻趁着这个机会跳出光圈外。

  “先生!”

  与此同时,黄瑞也跃了出来,刚才真是好险,此时的丹田已经空空如是了,不过没想到的是青龙探手竟然如此的厉害。

  终于,青色光柱在不愿意中慢慢变淡,最后消散在空气中了。

  一招青龙探手竟然可以中断天地威能?

  上官无涯与六大长老瞪大了眼睛。

  就连黄瑞也不敢相信!

  “先生,师傅,我终于突破了!”

  七长老的声音大喊大叫的,不让别人听见都不行了。

  “叫什么叫?”

  大长老回头一看,整个人都傻了,“老、老七,你、你是什么修为?”

  其他人回头一看,也傻了。

  “先天二层!”

  七长老十分低调地说。

  -------------------------------------------------------------------------------------------

  第一章:寻医少年

  残阳如血。在夕阳的余辉下,五里山的景色变得迷离了起来。一望无垠的群山似乎变成了红色的海洋,一起一伏,一直荡漾到远方。最神奇的是在山体之间飘荡着一层薄薄的红雾。走近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五里山很大,而且很原始。方圆上百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山林,山脉连绵不断,一座接着一座,就像一条不间断的棉袄。若从上空橄榄而下,你会被她的迷人身姿给迷住。

  五里山之所以叫五里山不是因为它小,反而五里山这个名字才能把它的辽阔显示得更加完美。

  在五里山边长久以来住着一个小村落,叫做五里村。五里村只有几百户人家,而且自古以来都非常的贫穷。还好到了改革开放以后才有些起色。不过到现在奔小康的户口也就仅仅的那几户人家。剩下的都只是能保持不受冻不挨饿而已。

  在这个五里村里,有着一个少年,他叫做黄瑞。他是一个市中学高二的学生,但是现在他并不在村子里。而且消失了十多天。他在十多天前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说着:

  妈,我决定进入五里山中寻找那个老神医,请不要担心,我会小心的了。。。。。。

  而黄瑞不知道的是,他的母亲除了日夜担心他之外,还每天被人当成笑柄。这已经是黄瑞第二大次被村里的人嘲笑了,从来没有人深入五里山后还能活着出来的,在村里人的眼中,他是一个二愣子中的二愣子。

  。。。。。。

  在群山中,有一个穿着挂条衣服的少年在眼定定地看着他旁边的一堆火。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进入五里山十几天了,一路上荆棘无数,身上的衣服很自然地成挂条了。

  这个少年就是黄瑞了。

  “大概差不多了吧。”黄瑞自言自语。然后很麻利地拿起旁边的木棍,从火堆挖出几个鸟蛋出来。也不顾烫不烫,剥了壳就往嘴里扔,还吱吱呜呜地说着“不错不错”。

  接着黄瑞从他的背包中拿出半瓶水,小小地喝上一口。然后再谨慎地把瓶盖扭紧,摇了摇手中的瓶子。

  “水不多了,得在喝完之前找到水源才行,不然就很麻烦了。"

  其实在五里山里有很多不同的植物,其中有很多植物的汁液都是可以喝的。比喻说有一种叫做水藤木的植物,书上说水藤木是一种喜热的植物,含水量很大,几乎占本身重量的百分之六十。而且书上说,水藤木中的汁液无毒,可以用于止渴,更有强身壮体的功效。

  不过黄瑞并不敢大意,他觉得五里山这么神秘,肯定有它不平凡的地方。否则也不会千年来没人敢进去。于是他捉了一个小鸟喂了水藤木的汁液,不到五分钟,那只小鸟便全身变得僵硬,然后死翘翘的了。

  于是黄瑞便不敢去随便喝这些汁液了。太可怕了,一只小鸟只喝了几滴汁液就被毒死了。水藤木本无毒,但生长在五里山后就变成了剧毒。

  黄瑞觉得这应该跟五里山傍晚出现的红雾有关,一到傍晚时刻,整个林子里居然听不到一丝动物的叫声,连风声也没有。周围变得非常非常的肃静,空气也变得十分的压抑,仿佛暴风雨来临之前。慢慢地,林子里便会飘起淡淡的红雾,黄瑞不敢吸入红雾,只好从衣服上撕下一块棉布下来,用水弄湿了以后捂住自己的鼻子,以防会不小心吸入这些红雾。

  红雾来得快,去得快。大概半个小时后便会消失得干干净净了,慢慢地,五里山又会热闹起来。而且红雾只会在傍晚的时候出现,所以黄瑞还能应付过来。十几天下来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就是几天前在一个水潭里装的水快要喝完了,这两天内必须要找到下一个水源,否则就难说了,不被毒死也被渴死。

  吃饱喝足以后,黄瑞看了看天色,现在快进入黑夜了,红雾也已经过去了。是时候找个地方睡觉了。

  黄瑞用泥土把火堆扑灭。一是他不想引起深林火灾,到时候除了飞鸟,谁也活不了。二是火光在夜晚会异常显眼,很可能会引来一些爬兽或飞虫,到时候就更危险了。

  黄瑞看着身边的这棵大树,三人合抱,高有四十多米。看来今晚的藏身之处就是这棵树了。

  在五里山中,像这样的大树非常的多。几乎相隔不到百米就会有上一课这样的大树。其实这也不奇怪,五里山有着千年的历史,一路走来,黄瑞对这些巨树都免疫了,之前黄瑞见过一棵更大的,七八个人合抱,有上百米的高度。

  夜色降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弯月已经挂在了对面的树枝之上。在这忧伤的夜色中洒下一片洁净,洒下一片朦胧。

  黄瑞静静地坐在这棵大树的枝桠上,看着对面的月亮发呆。

  “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找到那个老神医,都找了十多天了,怎么还是一无所获呢。真不知他没事躲进五里山里干什么。”

  黄瑞从胸口处拿出一块吊坠,目光从着急一下子变成了恬静·温柔·纯洁。

  这是一块淡红色的玉佩,由一根红色的绳子穿着。玉佩很普通,几乎在满大街上都有得卖。但在黄瑞眼中,这块玉佩不是可以用钱来量度的。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量度,这块玉佩很重要,因为它是黄瑞女朋友留给他唯一的遗物。

  这是比他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啊鹿,这块玉佩送给你。"一个美丽的女孩眨着可爱的大眼睛把一块玉佩递给黄瑞,这个女孩就是白雪,是黄瑞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而“啊鹿”这个名字就是白雪调皮的时候为他起的,她说这个名字只属于白雪,只有白雪一个人可以叫。

  每次黄瑞想起她叫自己啊鹿时,那扬起小脑袋得意的神情,黄瑞就想给她一个亲昵的头碰头,然后把她的头发给弄乱。

  “这是给我的定情信物吗?”黄瑞接过白雪手中的玉佩,忍不住调戏她几句。

  “才不是呢。”白雪被他闹了个大红脸,扬起她那可爱的小拳头,“你敢再乱说我就揍你。"

  “嘿嘿,不敢了,不敢了。”黄瑞很识趣地投降了。

  “哼!这还差不多。”白雪得意地扬了扬她的小拳头,看得黄瑞想啃上一口。

  “以后不能看别的女孩,不能和别的女孩说话,还有要听我的话,每天都要想我。。。”白雪点着她的手指开始自顾自地一条条地数着她的要求。

  “咯咯咯咯。。。”白雪抬头看到惊讶的黄瑞呆呆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笑死我了,咯咯咯。。。”白雪用她的小拳头敲打着黄瑞的胸膛。

  黄瑞顺势抱住白雪,点了点头。“我都答应你,我的白雪公主。”

  “嗯!”白雪把脑袋贴紧黄瑞的胸膛,红红的小脸挂着甜甜笑。

  。。。。。。

  “白雪。。。”黄瑞看着手中的玉佩喃喃,“你可知道我好想你吗?”

  黄瑞把玉佩对着月亮,淡红色的玉佩在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白光,透过玉佩,黄瑞似乎能看到那张日夜思念的脸。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我还不能忘记你。。。”

  黄瑞右手紧紧地握住一根树枝,连那些尖锐的木屑插进手心也不觉查。

  “啊鹿,我们去对面那里买毛线吧,那里有好多好漂亮的毛线呢,我要为你织一条很长很长的围巾。用最最漂亮的毛线,你说好不好?”白雪摇着黄瑞的手,期待地看着黄瑞。

  “好!”黄瑞笑着点头。

  “嗯嗯。”白雪拉着黄瑞的手,“那我们快点走啦,要是好看的毛线被别人买完了就没了。”

  “傻瓜,怎么会被买完呢。”黄瑞拍拍白雪可爱的小脑袋。

  “你才是傻瓜呢”白雪拍开黄瑞的手“嘿嘿,傻瓜啊鹿,来追我呀!”

  “小心点,别跑太快。”

  “知道了,傻瓜啊鹿,快点来追我呀。”白雪转过头,调皮地向黄瑞扮了个鬼脸。

  “小心,不要”黄瑞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从街角突然飙出,而白雪刚好跑到那个转角处。“白雪快闪开,快。。。”

  “刹。。。。。。”红色的跑车及刹不住,“碰”的一声撞上白雪。

  黄瑞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被撞碎一样,泪水从脸庞滑落。

  “白雪,白雪。。。”黄瑞抱起白雪,不断地急切地呼唤她的名字。“快醒醒,听到吗,我是黄瑞呀,我是黄瑞。。。”

  刺眼的鲜血染红了白雪的白色裙子,染红了黄瑞的双手,还要衣服。

  不管黄瑞怎么喊,白雪都没有睁开眼睛。紧紧皱着的眉头让黄瑞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就像黄瑞的心一样,真的好痛好痛。。。

  周边的人开始向这边靠过来。

  “我早就说过在这条街飚车是很危险的,年轻人就是不信,现在好了,知道后悔了吧。”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对周边的人说着。

  几个路过的人深有同感的点头,一个年轻人并没有听这个,拿出手机拨打了120.

  “快看,他跳跑了。”一个大妈指着那辆红色的跑车大喊起来。

  车主知道自己撞死人了,不敢停留,调转车头跑了。没人敢留下他,谁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也撞上的。

  。。。。。。

  “白雪,白雪。。。”黄瑞的声音都哑了“我求求你,应一下我好不好。。。”

  “啊。。。鹿。。。”白雪微微睁开眼睛,“我。。。我。。。好。。。痛。。。痛!”

  “啊。。。鹿。。。”

  “我在这,我在这”黄瑞哽噎着强调。

  “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傻瓜,别说傻话,你怎么会死呢,你会活得好好的。”

  “嗯,”

  “我。。。我还。。。要为啊。。。啊鹿。。。织一条。。。最最。。。漂亮的。。。围巾呢。。。”

  泪水流满了黄瑞的脸庞。

  “对对,没错,你还欠我一条最最漂亮的围巾呢。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啊。。。啊鹿。。。”

  “我在,我在呢。有什么事都跟我说。”

  “啊。。。啊鹿。。。我想。。。想。。。摸。。。摸。。。你的。。。脸。”

  “你摸吧,你摸吧,随便你摸几次,摸一万次也行。”

  白雪吃力地举起她的手,想摸上黄瑞的脸,却猛地掉落下来。

  “白雪,白雪。。。”黄瑞的眼变得通红,“白车怎么还不来呀?”

  。。。。。。。。

  黄瑞把看了一下玉佩,即使过去一年了,但记忆还是那么的清晰。黄瑞擦去眼角的泪水,小心翼翼地将玉佩收入胸膛,确定不会掉后才长长舒出一口气。

  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