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老头  秋月 王锦程 夏夏 五行升仙经 
情欲 神奇宝贝 秦雨 平步青云 晚春 龙珠 便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倾听荒言
倾听荒言

倾听荒言

分类:灵异

时间:2021-04-08 07:17:16

作者:散秋枫

最新章节: 荒路

编辑:初心未许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点击查看更多目录



倾听老人言  


介绍

推荐书目:非洲农场主 恐怖片场 缉夫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终极学生在都市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万灵城主 盗墓险途

一位有着热血的冒险青年,走遍无数的险地,一次在祖父的手札中意外发现南荒这个奇特的地方,不假思索的就踏往了这条不归路,所以一点儿小运气而逃出生于天,但自己的命运也不是那么好的太过掌控。 聆听荒言“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声音,我睁开禁闭的眼睛,看见已经摔坐在墙角,眼中充满了恨意,嘴里喃喃道“又是它”然后严重的绿光开始暗淡下去直到清明。。


  这是一座老坟,“嘉庆十二年七月”这就是老坟的时间,这时候脚步声又想起来了。刚刚我可是站在原地端详老坟的,根本都没有移动半步,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脚步声或者说这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我连忙转身,顺着手电的方向,看见一个老者,手里提着一盏发黄的灯笼,这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晚上提着灯笼呢?难道他们真的是清朝的后裔。再仔细端详,这是一位七十来岁的老人,也许会更大,脸色似纸一般的苍白,这使我想起来周迅的《画皮》。老者的脸上密布着皱纹,如一条条长虫挂在脸上,那本就不算多大的眼睛因为手电光的缘故早已眯了起来,也许是稍微适应了灯光的老者的眼睛再次睁开,这是一双浑浊的眼睛,跟大多数的老人一样,但我总感觉还差了点什么。

  “我好不容易才到大荒山,怎么可能立即回去。”也许是老人把我弄的有些怒气,我的胸脯略微有些起伏。

  我胸前的玉佩发出淡淡的荧光,这是我祖父留给我的。我向后走了几步。“咳咳,年轻人,你现在不用那么怕我,我现在跟你一样是人。”我又退了两步,这时门离我只有两米远了,我只要一个箭步肯定能冲出去,我敢肯定,但是出去了呢?这个村子里可还有几十户人家啊,如果…“年轻人,你不用这么怕我,我也是人,不过暂时是。”“什么意思?”我确实有很多问题需要问个清楚。“你应该也发现了,我们这个村子不属于人类的村子,说是鬼村也不为过,不过以前我们这里绝对算是一片世外桃源,而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的那座山,我们的祖山——大荒山,但现在却变成了鬼山。”老者慢慢的向我倾述。

  这时候我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发现老者与我的距离仅有一米左右了,把我吓了一跳,不自觉中就倒退了两步,刚刚老者可距离我有十米啊….也许是我沉思的太久了吧!

  “这里很太平,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你去冒险的,你从哪来就回到哪里去吧”。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敢肯定这不是我的声音,我睁开禁闭的眼睛,看见已经摔坐在墙角,眼中充满了恨意,嘴里喃喃道“又是它”然后严重的绿光开始暗淡下去直到清明。

  “什么意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顺着我刚刚带你来的那条路走回去就可以了,但是那条路自从我们走后就会自动改道,我挺想带你出去的,可是我怕我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不是还有难的方法吗?”我不死心,继续追问道。“那就是进入荒山,当年那个人就是从哪里逃走的,你有玉佩应该没那么危险的,不过你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消耗,,只要你的玉佩完全被鬼气所侵蚀,你还没有逃出去那么你就算完了,白天的时候荒山的鬼气的会降到最低,那个时候大多数的鬼就会陷入沉睡,如果你白天到了还没有走,荒村里面的人醒了你照样会没命的。”我一惊不敢再多的犹豫,时间有限提上旅行包就往荒山跑去,荒言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绿光渐胜.下颌骨松垮着,好像随时都能掉落下来,发出嘎嘎的笑声。

  “死人的天堂”那不就是地府吗?难道我准备去闯地府,光想着就让人兴奋。我乘着到达A市的车,下午5点左右我才到站,当然,这里不是我的目的地,我徒步走了4个多小时的山路,这时候天已经完全的暗下来了,我只有借着手电才能继续赶路。

  借着灯笼发出的烛光,小路更加的蔘人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再也没有听到昆虫的鸣叫。就在这个时候我闻到了一股霉味,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夹杂着丝丝的腥味,刺激着我的鼻腔使我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我感觉老者的皱纹更深了,那是他皱眉所致,看来是之前我的所谓引起了老者的反感。老人告诉我大荒村在大荒山下,由于荒山太高,所以阳光根本照不下来,而且背靠着大山,多雨少风,自然很多东西都有一股子霉味。

  一个小时后我逃了出来,这里再也没有那种腐朽的气味了,可以尽情的呼吸,玉佩过早的碎了,我身上也有着丝丝黑气,虽然很少,但确实有,难道我会步入祖父的后尘吗?果然!十年后的我已经不行了,那丝丝黑气吞噬光了我的生命,我的路将走到尽头。我定下嘱咐,当我死后将我的尸体焚毁掉,带着那被诅咒的地方,也带走那恐怖之夜。(终)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周围一片黑暗,全身酸痛,我开始寻找我的背包,里面还有一个备用的手电,之前那个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用手在身边摸索着,期间摸到一个长条型的东西,稍一用力就撕扯下了大片东西,继续寻找我的背包,还好就在我的身体附近,当我打开手电后,头皮一阵发麻,周围全是尸体,堆得山高,透过手电的光还可看见他们的衣服是那么的古老,脸上依稀挂着死时惨痛的表情,由于时代太久,尸体都开始腐朽,但不是腐烂,有的人脸上都开始发霉了,而我现在这个地方是这里唯一有些空间的地方,当然以前肯定不是这样,只是我从上面摔下来导致那些本就腐朽的尸体肢解垮掉,在我的头上出现一个人字形的竖井,也不知道身下到底有多少具被我砸碎的尸体,之前我手里拿的很可能是一条手臂,头皮发麻..口中喃喃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的玉佩早已经碎了,幸好这里没有多少鬼气了。为了逃出去我只得用手在这片尸体中打出一条通道,不知道多少具尸体被我粉碎,当然我也差点被活埋几次,打破了尸体中间的平衡,尸体自然会下落,不过庆幸的是我终于打通了,手里沾满了腐肉,我猜想这辈子我是不敢再吃肉的了,然后呕吐起来。

  黑夜里很多生物都开始活跃了,夹杂着零碎的脚步声、昆虫的沙沙声、夜风的呼呼声,让我在夏夜里也感到了一些的凉意,我讲衣服轻轻的拢了拢。

  我开始寻找出路,庆幸的是再也没有遇到鬼物和丧尸了,荒山之下是一片喀斯特地貌,难怪会形成龙脉,里面有着无数美丽的钟乳石,借着我的手电光,散发出他们的光彩,有的年龄早已经无法估量了,但我肯定它们比那根由钟乳石形成的定海神针还要久远的。路上的美景让我几乎忘记了今天所发生的不幸,可是当我经过无数的弯道后,眼前的场景又使我头皮发麻,无数的棺材陈显在我的眼前,这是一个如同广场一般的地方,摆放着无数荒村的先辈,但是现在他们都是横七十八的躺在地上,那是曾经被山贼和官兵干的“好事”甚至有些玉质的棺材都被搬走了,只在地上留下那曾经摆放过的痕迹。当我路过一口木质的棺材的时候发现里面没有尸体,周围还有些木棺也跟着一样,这些应该是荒村最古老的祖先,他们的尸体去了哪里,地上也没有他们的尸体,在棺材里面我仅发现了几片羽毛,这使我想起了古代很多的权贵人士喜欢把自己葬在龙脉上,好让自己羽化飞仙,但却都失败了,难道他们成功了吗?虽然我不知道是否能飞仙,但是羽化是成功了的。还有一种猜想就是让一些珍稀的禽类羽毛傍着自己,造成飞仙之象,庇荫子孙。我不再去想这些,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毕竟这关系重大,我现在想的是要赶快出去,这里已经是龙脉最浓郁之处了,生路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果然没走多远就听见了水的声音,水中还发现了有些眼睛的鱼类。

  前不久我发现有个叫做大荒山的偏远山区,听说那里住着“清朝的人”。当然不是真的清朝人,而是一些遗民,有着一些保存下来的传统,据说那是一群守墓的人。

  “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的?”老者再次问道。

  “刚刚你来夺取我的身体为什么没有成功?”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连我自己都有些后悔了。“呵..咳咳,那大概是因为你胸前那块玉的缘故吧,现在我才发现你跟以前来这里的一个人很像,他曾经也戴着这块玉,不过他运气比较好,他逃了,不过到底逃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我敢肯定他说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祖父,他来过这里而且成功的逃了出去。他年轻的时候也是酷爱冒险,去过很多的地方,留下了大量的手札,我就是因此才喜欢上冒险的,也是因为那些手札的缘故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说简单也很简单说难也确实很难”。

  老人还告诉我他叫荒言,他想要我的身体也是因为他身体中的另一只鬼的缘故,因为这个躯体太老了,做很多事都不太方便,有了年轻的身体他就可以悄悄的离开荒村,将一些零散的古玉倒卖出去,吸引一些盗墓贼、考古专家和一些非法人员来到荒村而夺取他们的躯体,我老骨悚然,等等,我打断了他的话。

  我叫江城,是一名冒险者,我酷爱探险,尤其是一些很少有人敢于涉足的禁区,那些地方将会给予我快感。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