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 第四章鬼王是不是在吹牛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小说简介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是作者镀金乞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没仇。”一点没迟疑简言意骇,鬼右使道,“没欠钱不还。”没仇?没欠钱不还?莫帝倾登时火冒三丈,这他,妈是明晃晃没事儿找事儿,如有雷同想装,逼。还没等莫帝倾发飚,鬼右使立刻结论了答案,“憎恨小偷。”你奶奶个腿儿,“偷你钱了,但是偷你心了?”莫帝倾蹭一下跳出来没仇?没欠钱?莫帝倾顿时火冒三丈,这他,妈是明晃晃没事找事,纯属想装,逼。。...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小说-第四章鬼王是不是在吹牛逼全文阅读

“没仇。”一点没犹豫简言意骇,鬼右使道,“没欠钱。”

没仇?没欠钱?莫帝倾顿时火冒三丈,这他,妈是明晃晃没事找事,纯属想装,逼。

还没等莫帝倾发飚,鬼右使马上给出了答案,“憎恶小偷。”

你奶奶个腿儿,“偷你钱了,还是偷你心了?”莫帝倾蹭一下跳起来指着他嗷嚎一嗓子,“想做圣人啊,装蛋也得先看看人。”

任谁看了都不觉得这是个女子该有的举动,太粗鲁了。

好男不跟女斗,咋呼去吧!

鬼右使起身扑打着衣服上闪闪发光的金粉,背对着莫帝倾莫名其妙来了一句,“神武不错,神力差点。”

莫帝倾一怔,他装上瘾了这是?“就输了你一招,小崽子。”

他肯定没自己活得久!

她可是死了六次的人,算算年纪也有一千岁了!

听后,鬼右使相当不乐意了,回头狠狠白愣了她一眼,“你以为你很大!”

“哼,肯定比你大。”话说,她总觉得这个黑衣男人戾气很重,凌厉的眼瞳中挥闪着眦裂之光。

然还能跟她过这么多招都没咋滴的人几乎没有,她心下猜测他到底是什么人?

鬼右使鄙夷的哼哧了一声,“我让了你,眼....看不到吗?”算了,对一个女人,言语不能太粗旷。

她怎么会不知道,最开始他让了她十几招。只是想装傻,她也是要面子的,如若不是他让的那些招,相必会输的很惨。

冷笑道,“我可没叫你让我,少在那装气度。还有想发泄就直说,别歪鼻子瞪眼的瞎扯理由。”

鬼右使回头依旧瞪着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发泄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鬼右使吊了郎当的晃了晃身子又即刻摆正,雄姿英发,面无表情别过脸去。

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俩人还聊上了?鬼王一个箭步走上去,弯下身子道,“你们...打够了,打爽了?”

两人转头齐齐白了一眼,谁都没说话。

“......”

鬼王心里那个不舒服啊,这俩人怎么都喜欢白愣人呢,不管咋说,他也是地府的王啊!真是一点没把他放在眼里。

哎,罢了,他的命真他,妈苦,来一个黑寡妇奇葩就要命了,现在可倒好,又多了一个‘嗜血狂魔’!

以后日子可咋过!

莫帝倾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末,两手背在身后看着鬼王,理直气壮道,“鬼王,又要麻烦你一百年了。”四周环视了一圈,“在给我安排个睡觉的地,以前住的那几间都不舒服,人间呆惯了,找个能看风景的地。”

鬼王“......”

鬼总执,“......”

实话!她之前住的地儿可是地府最土豪的顶级楼阁,整个阁楼内,压根看不到一个木质品,黄澄澄一片,锃亮!

那时莫帝倾就想了,这‘鬼奶奶’生前莫不是穷的连亵裤都穿不上了!?有这么显摆的吗?土财主一个相当没品!

鬼奶奶闷头怄火,话说的客套,可她脸上一点那意思都没有。

还他,妈要给她找个看风景的地,这虚空地府到处都黑不隆咚一片死寂,哪有什么风景给她看呀!?

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一脸苦逼的看着莫帝倾,“莫姑娘,这里是虚空!地府!不是天庭!不是人间!风景,风景哪有啊!”

没想到这时鬼右使说了一句她爱听的话,“鬼王,那你就去想个办法,我也要看风景。”后一句说的就不怎么中听了,“她要什么地,我就要什么地,怎么着也不能比一个小偷差喽。”

“......”

莫帝倾二话没说,抬起脚就准备踹他。

鬼奶奶连忙拉过莫帝倾,“你们两个别在打了,我这鬼王殿都已经毁成这样了,我去给你们准备,准备还不成吗!”

两人又同时白了一眼,双双别过脸去谁也不看谁。

鬼王抱着怀里的玉瓶,抬起袖口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默默走了出去,鬼总执躬着腰跟在后面,那样子真叫一个可怜,一个酸!

鬼右使看着整个鬼王殿一片狼藉,金银器皿全都碎成了粉末,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抬手蹭了一下唇角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的问道,“那个...这...要不要赔?”

莫帝倾瞟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回应道,“赔个屁!鬼王肥的流油,他说过...鬼城就是他的聚宝盆。”

也不知那鬼王是不是在吹牛逼!?

鬼城不是还有一个鬼城主吗!?叫什么来着.....‘好欠?好看?’实则人家叫‘郝嵌’......

“哦,那就好。”鬼右使道,他的口袋可是比脸还干净。

后来几日,鬼王和鬼总执两个人忙活着给他们布置带风景的阁楼,总算在鬼市上淘了几样宝贝,整了一片花花草草,虽是假的,只能看不能摸,那也已经很不错了。

又得忙着重建鬼王殿,可谓是风里走雨里去忙的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到了睡觉的点,又被他俩一个一个拽到他们鬼阁里问东问西的。

其实无非就是他们想知道对方的底细,鬼王也没瞒着他俩,即使瞒也最多一百年,等他们出去后还是一样会知道。

更何况他俩也没什么丑闻要藏着,只是有一件事确实是瞒了,那也没办法,这都送了堵嘴钱了,在说了,他们拆了他的鬼王殿总要补偿点才行。

原来鬼右使名为子七,凡人时家中排行老七,也不知是他父母为了省事还是咋滴,就直接起了这个名字。

从小家境清寒贫穷,经常沿街乞讨,受人欺凌。

子七幼年时期还是挺可爱的一个孩子,笑容时时挂在嘴边。可七岁开始性格变得清冷孤僻,火爆脾气一点就着,永远都是一副欠了他八百两黄金的样子。

言行举止也带着一股狠劲,动不动就跟人打成一片,最后都是被人打趴在地,浑身伤痕累累,有几次差点命都没了!

至于被打的原因,据说是偷东西被当场逮住,然不是一次两次,数不过来要用年头来算。不过这事鬼王没跟莫帝倾讲。

十二岁那年,他不知又犯了什么过错,被镇子上的百姓追着打,最后把他们全家驱逐出了村子,途中误入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沼泽地,怎么都走不出来,有可能是个迷阵。

沼泽里翻滚的污泥咕咕冒泡,仿佛是煮开的芝麻糊一般,逐渐向他们蔓延。

他的家人为了保护最小的他,合力将他推了出去,家人们却被活生生的吸进了沼泽里。

那翻滚的污泥气泡瞬间融成一片黏糊糊的血浆,他们也刹时化为一堆白骨飘在血浆里。

他逃生后,倍受刺激,在失去家人的悲痛欲绝中浑浑噩噩过了三个多月后,揣着心底窝了一团随时可爆发的赤热岩浆,徒步翻山越岭,穿越荆棘之途。

跪在一灵修道观门前整整七日,终感动了他的师父,加入了道观拜师习武修炼。

功夫不负有心人,也许他本身就天赋异禀,四年后便修出了神根,灵力极其充沛,没过几个月果真飞升成神,拥有了货真价实的神力。

可谓是天降奇才,极少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出神根,一般来说最少十年,那还都是极具慧根之人且从三岁起修炼。

而他当年已经十二岁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师父不肯点头收他为徒的原因,要不是整整跪拜七天七夜,道观的门他都进不去。

而他飞升前第一个杀的异类就是连天武神都不敢轻易靠近的血魔,当时还震惊了整个天庭,等同于是一举成名。

可他刚飞升成神没多久,就打死了一个瘟神,瘟神也是神,即使他有错在先,也该由神帝发落。

可他呢,随随便便就给处理了,听说那瘟神的骨头都给他拆了,惨不忍睹。

真不知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难道他成神就是为了杀瘟神!?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后就被天庭贬到了下界,可不知怎的,落入半空时,不知是谁狠狠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就被踹进了这虚空地府,他当时别提有多懊恼了,居然有人敢动他的屁股。

刚掉下虚空之时,鬼差们把他当成刺客,看他不是死人,也不是凡人,竟擅自闯入地府是想要大开杀戒?

是以被鬼兵团团包围,问也不问一句就对他轮番出手要置他于死地。

原本还糊里糊涂的子七瞬间回过神,既然你们理都不讲,问都不问,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一路跟揍小孩儿似的,毫无压力,轻松厮杀到了鬼王殿。

一开始鬼王还想与他大战一场,脚还没抬起来就被一道声音传唤了去,等他在回来,就立马对子七喜笑颜开,封他为鬼右使。

而莫帝倾时时刻刻都记得当年飞天成神时,是被一道神力将她打到了虚空地府。

当时的虚空地府一片散沙,乌烟瘴气诡异阴森,孤魂野鬼哭天喊地到处飘荡乱成一锅粥,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凄凄惨惨。

东冲西撞怎么也闯不出去的空间如同被困在四处不透风的地牢,闷的人喘不上气。

那时连鬼王殿都还没有,日日听那些死鬼抱怨,脏话连连。

“要知道虚空是这个逼样子,说什么都不赞成分地盘。”

“外面的风景多漂亮,妈,逼的便宜那些活人了...”

“草!说的你好像不投胎了似的!”

“滚你,妈的,你知道个屁,我是恶鬼,投他,妈的胎。”

“我,草!你骂谁呢!?”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