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 第五章鬼王,赶紧送走俩祖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小说简介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是作者镀金乞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莫帝倾就在那样的环境中苦苦地熬了几个月,终于直到直到了刚命为地府的主掌者魔君。是在那时才从魔君嘴里获知那些婆娘说的事是真的,天文神帝区分了各界归属于地盘。那就是神力,那就和天上的神仙有关,这仇也就压在她心底了,终于直到过了无尽虚空鬼府明确规定的两百年才可投胎转世也是在那时才从鬼王嘴里得知那些死鬼说的事是真的,天文神帝划分了各界归属地盘。。...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小说-第五章鬼王,赶紧送走俩祖宗!全文阅读

莫帝倾就在那样的环境中苦苦熬了几个月,终于等到了刚命为地府的掌管者鬼王。

也是在那时才从鬼王嘴里得知那些死鬼说的事是真的,天文神帝划分了各界归属地盘。

既然是神力,那就和天上的神仙有关,这仇也就压在她心底了,终于过了虚空鬼府规定的一百年方可投胎重回人间。

可她偏偏属于那种‘半神’级别的,非鬼,非人亦非神,非要给她安个头衔,那只能是半神了,因为她身上还带着一股强劲的神力。

投不了胎,不符合资格!

“.......”

当然子七如今和她一样,都属于半神。

对她来说不能投胎是好事,也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天随人愿。

一肚子怒火也该去上面发泄发泄了。

想的挺好,打算飞向天庭去闹一番,查出当日害她的是哪个兔崽子大神,没成想压根飞不上去。

她当日根本还未能成功升天,是以天庭就没这号人物,又怎么能上天呢!?除非在来一道天劫。

这可不得了了,怨气越积越多,怒火没地出,这才把矛头对准了大大小小的庙宇,反正里面也都是神仙的塑像。

听鬼王说,偷窃贡品香火钱对凡人来说那可是大罪,死后到了阴曹地府是要上刀山下火海的,在严重点直接轮回畜生道。

可她就不一样,怎么死都只是在鬼府呆上一百年就可以出去了,偷盗贡品也只是想引起那些天神的注意,希望能有个人下来跟她好好说说,若不是有意的,那也该跟她道歉才是!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罢了,整整折腾了五次五百年,压根没见着一个天人。

这次是她第六次死亡,关键这一次还是被庙宇里天文神帝的雕像给砸死的,真真是窝囊啊,能不气吗!

她这副躯体在人间最多可以活一百年,每到最后五年的时候,神力开始慢慢减弱,那时都是跟妖啊,厉鬼啊大战几个回合后,神力消失她也就死了。

到了地府神力也就自然恢复了,这种被活活砸死还是头一次。

丢脸丢大发了!

日子一晃十年过去了,这俩人倒也没闹出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尽量不碰面,碰面也会同时转身走回去,或者仰着头直接无视对方直走过去。

不过莫帝倾近几日就不是很舒坦了,看着子七晃晃悠悠在鬼府里乱转,各个见了他都喊一声鬼右使,神气的很。

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他也没为鬼王做什么差事,但听起来就是不一样,威武的很。

见到她都是一口一个莫姑娘,明显拉低了她的档位,她又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撒娇撒痴的弱女子,越听越别扭。

“鬼王。”

正埋头看凡人生死簿的鬼王听到声音猛然抬头,眯了眯眼睛看着她,不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吧,“莫姑娘,何事?”

莫帝倾垂着眼睑踏进了门阶,慢慢悠悠走到左侧的金椅上坐了下来,悠哉的摸着扶手道,“这椅子坐着也蛮舒服的。”

这鬼王殿跟之前没什么两样,置办的东西除了外观变化之外,依旧是金灿灿的闪瞎眼。

这鬼王的品味也就如此了,定性了,不显摆显摆都过不了他自己心里那道坎。

理直气壮的彰显自己:老子有钱!

‘呃!’这又是何意?鬼王一头雾水的看着金椅道,“若是莫姑娘喜欢,就搬去你那吧。”

反正只要不出地府,随便你搬哪,最后还是他的!

莫帝倾轻轻摇了两下头,“搬去我那,好像没什么威仪感。”

‘威仪感?’鬼王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对面鬼右使的金椅,倏然反应过来。

看来她是想要个职位,鬼王笑了笑,“莫姑娘说的对,确实如此,若是莫姑娘不嫌弃,封你为鬼左使如何?”

莫帝倾不语,片刻后斜了斜嘴角,“行吧,暂时先这样吧。”话落,便起身往外走,“今日便下发下去吧,也别在让他们姑娘姑娘的叫了。”

鬼王哭笑不得使劲憋着,连连点头应道,“鬼左使放心,一会我就让鬼总执通知下去。”

看着已经走出去的莫帝倾,鬼王深深呼了一口气,这莫帝倾有时候也瞒可爱的吗,呵呵!

若是脾气能委婉温柔点,绝对是人见人爱,早该....话说回来,莫帝倾的容貌可倾天地,怎么连个追求者都没呢....?

看来女子还真得有个女子的样子,像她这般有哪个男人能驾驭得了!

不过啥叫现在就这样吧,难道她还想要更高的职位,只是除了他鬼王这个位子,可就真没有了。

哎呦,这日子真难捱,还有近九十年苦日子要过。

莫帝倾也就那么一说,她才不想要什么鬼王的位子,她要上天成神,要抓到那个把她打到虚空地府的兔崽子。

自从封了她鬼左使之后,余下的日子真是好过太多了,鬼王都要敲锣打鼓了,这是她死了六次以来最消停的一次。

貌似和鬼右使子七的关系也有缓和,俩人经常往鬼城跑,鬼城热闹,有一条长长的鬼街可以淘到不少宝贝。

要是分开来介绍,那么地府算是惩戒所,八十一个鬼戒洞都在地府,千级阶梯相连,算是活人死后第一处关卡。

鬼城是众鬼生活所,和人间一样,也要靠自己丰衣足食,贫富差距也不小。

惩戒后的鬼畜有资格投胎转世的最后会进入鬼城生活,排队等待,有的干脆在鬼城安家落户了,也不想着做活人了。

不过两人还是经常互怼,动不动还要过上几招。

鬼王想,上辈子弄不好是仇人,这辈子往死里掐。

可算是熬过了一百年,到了要把这俩祖宗送走的时候。

备注一下:一百年是按人间来算的,虚空地盘都是一年等于人间十年(天庭,地府,魔窟),也就是说他们在地府的一百年也就是十年而已。

莫帝倾从自己的鬼阁出来后,准备去鬼王殿,在经过一座鬼桥的时候,忽而听到桥底发出一阵咕嘟咕嘟的声音,还是她头一次听到这种奇异的沸水声。

以往在通过第三十七鬼戒洞时,也会听到沸水声音。那里有一口偌大的铁锅,铁锅下是一片火海,烧的里面白不呲啦的汤水咕嘟咕嘟冒泡。

之所以称之为汤,是因为里面煮的都是被惩戒的鬼畜,一个个扯破了喉咙的惨叫,随着活像溶掉的蜡烛逐渐消失,肉液滚滚稀释露出森森白骨,再次重新复原血肉一次又一次的承受活煮肉溶之惩戒。

可这种沸腾的声音与那里截然不同,听起来有些稠乎乎黏唧唧的,似乎慢了好几拍。莫帝倾微皱眉头,朝看不见底的桥下望了一眼。

奇了怪了,她眉心皱的深了一层,四处依旧漆黑一片,但却有一个比鬼戒洞看上去大了数倍的洞口,然里面黑雾红雾缠绕在一起。

‘什么鬼东西?’

莫帝倾又仔细想了想,怎么也想不起曾经有经过这个奇异的洞口,鬼戒洞的洞口都是黑雾缭绕加上几团鬼火照明。

这里面明显不是鬼火,看似像红雾,在仔细一瞧,更像是血浆在里面翻腾,有些惊悚且令人作呕。

进了六次地府,从未见过,有点想不明白。

而桥那边的鬼总执喊了她一嗓子,应该在催促她。

莫帝倾微微转头看向桥头一眼,等她在往桥底看的时候,那个洞口居然不见了!

罢了,想来应该是地府其它辖区吧,便也没往心里去,朝着桥头走去。

鬼王照例如以前一样,亲自护送莫帝倾出地府,只是这次多了一个子七,那就更要亲自护送了。

鬼总执跟在鬼王身后,手里拿着地府还魂棍,这根粗棍是专门用来打开地府鬼门结界的,不过这鬼门一共有两个,一左一右。

左边是给凡人投胎转世的阳门,另一个是阴门,而阴门是专门给鬼差们使用的,他们经常要出入此门带亡魂来地府。

莫帝倾和子七非投胎之人,所以他们需要从阴门回去阳间。此时四个人漂浮在阴门前。

鬼王心里雀跃的很,总算要送走他们了!但多少也有点舍不得,毕竟对他来说莫帝倾显然与他也是老朋友了,除了脾气暴躁点,心里有些抵触紧张,倒也没给他添什么乱,有时候还能帮他收拾那些不听话的恶鬼,心地还是好的。

他默默从袖口中挥出一面铜镜,看向莫帝倾笑了笑说道,“鬼左使,咱们也相处了整整六百年了,我也想表示一下。”看着手里的铜镜继续道,“这面镜子是天神落入人间的神武,名为‘雾里看花’,无意间拾到的,一直留在了身边一千多年,今日我便把它赠送予你,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雾里看花?”莫帝倾忍俊不禁,谁这么有意思,给神武取这么个文骚的名,咋不叫‘水中望月’!?

站在不远处的子七听了,也有那么一瞬而过的嗤笑,这一点倒是和莫帝倾较合拍,也许是因俩人脑子里都没什么墨水。

不过又想了想,他觉得这神武的名字至少和神武本身比较贴切,名副其实,总比莫帝倾那个名为‘星罗棋布’的恐怖闪速穿地图靠谱多了!

鬼王眯起眼睛,美滋滋的继续介绍道,“传闻,这‘雾里看花’是当今天文神帝命名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