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婚色太动人 第二章 软柿子他喜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只因婚色太动人小说简介

《只因婚色太动人》是作者念云朵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床上的男人咻的睁开眼睛了双眸,就看见白小初衣衫半露地趴在自己的身上。这边的别墅他少来,虽然这个女人,他不认得。“江太太,你承认错误人了,也走错门了。”陆士严坐出来,房门了白小初。白小初这时此时此刻,哪里除了半分的神智毫无?她又是难受啊,又是受了委屈,哭着道:“这边的别墅他少来,但是这个女人,他认得。。...

只因婚色太动人小说-第二章 软柿子他喜欢全文阅读

床上的男人咻的睁开了双眸,就看到白小初衣衫半露地趴在自己的身上。

这边的别墅他少来,但是这个女人,他认得。

“江太太,你认错人了,也走错门了。”陆士严坐起来,推开了白小初。

白小初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半分的神智可言?

她又是难受,又是委屈,哭着道:“书翰,求求你,你可怜可怜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养着安梨,我瞒着爸妈帮你养着了,你要我照顾她,我衣不解带小心翼翼地照顾了她整整两年?你为什么不碰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的眼泪打湿了陆士严的胸口,滚烫而灼热。

陆士严不由得蹙紧了英朗的眉头。

“江太太,你认错人了。”说罢,他伸手去拉开白小初。

然后,手掌触及,她的肌肤滑腻而滚烫,这种滚烫竟然顺着他的指尖,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口处。

“我没有认错!书翰——”白小初吼了一声,直接扑在了陆士严的身上,上下其手,扒开了他的浴袍。

“安梨给我下了药,她还安排了人要强暴我——救救我,书翰,你救救我——你不救我,我会死的——”白小初喃喃自语,印上了陆士严的唇。

陆士严深邃的眸色染上了一层墨色。

既然住在隔壁,虽然他少有在国内,但是江家那边的传闻他多少听过一些。

江家的继承人江书翰迫于父命娶了眼前这个女人,但是他心上人另有其人,名叫安梨,听说在他结婚当天跳江,成了植物人。

听这位江太太这么说,原来江书翰这两年来,竟然一直将那个植物人养在家中?

而且,现在这植物人似乎醒过来了,还掉转头就对付这位江太太?

陆士严眸色渐冷,深邃狭长的凤眸眯了眯。

看这江太太弄得一身狼狈样,看来时斗不过那个刚醒来的植物人了。

真是个软柿子。

不过,软柿子嘛,一点骨头都没有,又甜又软,倒是适合他现在的处境。

陆士严俊脸微冷,忽然一个翻身,将白小初压在了身下。

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白小初的下颌,逼着白小初与他对视。

“看清楚我是谁?我叫陆士严,不喜欢当人家的替身。”

白小初浑身滚烫,脑子也是一阵火热的迷糊,早已没有任何的神识。

“叫我的名字,我就如你所愿。”陆士严循循善诱。

“陆——士严——”白小初声音沙哑道。

“叫士严。”陆士严仍然不满意,低沉的嗓音带着蛊惑。

“士严——”白小初照做。

“真听话,软柿子。”陆士严满意轻笑,眸色却是冰冷一片,转身覆了上去。

***

白小初是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过来的。

她茫然地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昨晚发生的事情渐渐回到脑子中。

尔后,她瞬间脸色惨白,血色褪得一干二净。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躺在床边的男人,惊恐万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床上的男人剑眉长眸,五官俊挺而精致。

不同于江书翰的俊朗,他的俊美更添了几分邪魅清冷之感。

她怎么会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怎么会?

怎么办?怎么办?

白小初急得眼泪一下自己流了下来。

不行,她要冷静,冷静。

泪光朦胧中,她手忙脚乱地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整个过程中,她屏息凝神,一点一滴的声响都不敢发出来。

穿好衣服后,白小初如同做贼一般,走出了房间,拼了命往楼下走。

幸好这个别墅的格局跟自己那边是一样的,她顺利离开。

她想不到的是,她刚刚离开房间,躺在房间中熟睡的男人就懒洋洋地睁开了双眸。

眸中盛满了饶有兴致的笑意。

白小初本想直接去医院告诉江书翰安梨已经醒过来的事情,然而,她回到家中,却看到江书翰的车子挪了位置。

难道书翰已经被安梨叫回来了?

她心下大惊,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家中。

江书翰果然已经回来了,此时此刻,正脸色阴沉地坐在大厅中。

“书翰——”白小初委屈得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然而,她刚刚靠近,江书翰却忽然扬起了手,猛地往她脸上扇了一巴掌。

白小初被这一巴掌直接打懵了。

“白小初,你好,你好得很。我躺在医院里,你去夜店寻欢作乐!这就是对我的痴心?好笑,你实在是太好笑了!”江书翰脸色阴沉地将一叠照片甩给她。

白小初将目光顿在上面,正是昨晚她被逼着跟那几个壮汉拍下的!

而且,还巧妙地将房间的背景去掉,换成了暧昧的灯光。

白小初紧紧攥着的双手微微颤抖。

“书翰,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白小初喉咙发苦,哭着开口。

“解释?”江书翰一把将白小初拽了过来,猛地将她明显皱褶的衣裳拉开,指着上面的暧昧痕迹道,“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释?白小初啊白小初,我真是想不到,你给我下药不成,竟然去找男人,你就这么饥渴吗?”

“不是的!这不是我的本意,书翰,你要相信我!”白小初着急地上前拽着江书翰的手。

“滚开!你太让我恶心了!现在马上回家,离婚!”江书翰一把推开了白小初。

“书翰!你听我说!这都是安梨做的!关掉输液阀口,在自己身上掐出痕迹,还有在你的醒酒汤里头下药,都是安梨做的!昨晚我回来拿衣服,她把我打晕,然后叫这些人过来,给我拍下照片,我好不容易逃了出去——”

“够了!白小初!”

然而,白小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书翰粗暴打断了。

江书翰眸色冰冷,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小初:“我想不到,你不仅是个荡妇,你还是个说谎精!安梨现在还好好躺在床上!你居然敢将责任推给一个植物人背!我真是服了你了!”

白小初摇了摇头,崩溃道:“真的是她做的!你不信,你可以叫医生来检查,她已经,她已经醒来很多天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