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4章 寒气倾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简介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云博,云荼,长孙墨,凤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名字叫做《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这里提供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精选: 在赵采微一脸愤恨的眼...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第4章 寒气倾体全文阅读

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名字叫做《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这里提供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凰在上:摄政王太凶猛小说精选: 在赵采微一脸愤恨的眼神中,宗政凤桐追着长孙墨的身影跑了出去,待云博来授课的时候一眼就发现,坐在前面的三个学生,不见了。经过赵采微那一番添油加醋意之后,云博温润的脸上变得冰寒冷厉,他让琴师韩徽代一天的课,直接就奔出了皇阁,朝着碧宵院而去。马车缓缓停在碧宵院的门口,长孙墨与宗政凤桐正站在门口一脸忧郁的转过头来瞧着他。“太傅,我能一脚将门踹开……吗”她还没说完,云博那向来儒雅,谦谦如玉的模样顿时就变了模样,朝着那扇门一脚…

在赵采微一脸愤恨的眼神中,宗政凤桐追着长孙墨的身影跑了出去,待云博来授课的时候一眼就发现,坐在前面的三个学生,不见了。

经过赵采微那一番添油加醋意之后,云博温润的脸上变得冰寒冷厉,他让琴师韩徽代一天的课,直接就奔出了皇阁,朝着碧宵院而去。

马车缓缓停在碧宵院的门口,长孙墨与宗政凤桐正站在门口一脸忧郁的转过头来瞧着他。

“太傅,我能一脚将门踹开……吗”她还没说完,云博那向来儒雅,谦谦如玉的模样顿时就变了模样,朝着那扇门一脚直接就踹了过去,书院的门不比皇家,只是容易弄坏的。

那一脚下去,门就破碎成了一地残渣。

太傅直接就冲了进去,目光从院子里转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卧房里。

长孙墨紧跟其后,走在最后面的宗政凤桐一脸忧郁的瞧着这两个人,喃喃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殿下这是快死了呢!阿墨着急可以理解,但是太傅大人这么急做什么……”

种在正中央院子里的一株三人合抱的大梧桐树上,泛黄的叶子落得纷纷扬扬,诠释着秋季已经即将过完。地面上的枯黄的草地里还种着些兰花草,一夜冰霜,已经冻得要死不活了。

宗政凤桐进了屋子里,太傅正在替她号脉,俊郎温润的眉宇微微皱起,屋子里沉静了半响,才将她冰冷的手放进了被子里。

“夜里降霜,温度骤然下降,受了些风寒。”

宗政凤梧蹲在睡着了的婢女身上瞧了半响:“太傅,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在睡?”

太傅扫了眼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的侍女,伸出手摸了摸昏睡中的云荼湔烫的额头,朝二人吩咐道:“这里我来照看着,你们去上堂。”

“你会照顾她?”长孙墨站在床头,一双眸光冷锐的从太傅的脸上扫过。

“哎,太傅你还不放心吗?快走吧,等下了课我们再来看她。”宗政凤桐是单纯的觉得,有个大人照看着,总比他们这两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管用。

于是,长孙墨就被她半拽半拖的拖出了卧房。

绿竹站在长孙墨的身旁,神色恭敬的朝长孙墨道:“屋子里面下了极重的迷香,再加上地面本就寒凉,这个人只怕是已经……”他没有说完,但是那意思已经十分明白。

“把他处理了,让绿叶过来照顾着。”他眉宇紧紧的皱着,将挡在云荼额前的碎发拂开,长长的叹了叹气。

宋凝予一直自认女孩要富养,所以任由她任性。

她永远也不知道,她一个小小的举动,会为别人带来多大的灾难,或者麻烦。

将来皇岛这个重担再落在她的肩上,她又如何能撑得起来?

绿竹将那已经僵硬了的人拖了出去,又去将绿叶唤了进来,去药堂里取了药回来。

云博坐在床前替她更换冰冷的布巾,让她退烧,绿叶在一旁递手。绿竹在屋外熬药,不多时那药的香味就漫了上来,整个院子里都带着一抹既苦又香的药味。

时至中午,太傅站起身来,擦了擦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将帕子递还给绿叶:“你去药堂里拿十分莲子心芯来十分黄莲来。”

“大人,您要这些来做什么?”绿叶有些奇怪的问。两样都是于苦的东西。

云博扫了眼躺在床上的云荼,吐出两个字:“降火。”

“……”大人,这是发烧啊,不是上火啊!

绿叶走到门口,又听见身后的太傅沉声道:“连芯放粥里,黄连放汤药里。”

“是。”绿叶觉得,她是不是应该替这娇宠的公主殿下再备些蜜糖之类的来解一解苦。

其实她的本性并不坏,甚至可以说是良善,只是被宠得多了,恭维的话也多了,难免就分不清好坏与真假,开始固执的一意孤行了。

太傅替她重新换了一方帕子,她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嗓子快冒烟了,一双眼睛雾气蒙蒙的瞧着眼前的太傅,动了动干涸得起了皮的唇。

“哪里不适?”太傅俯身凑近她的耳旁。

“太傅……我渴。”

太傅站起身,倒了杯水将她抚了起来,她就着太傅的手喝了一个底朝天。由于是烧着,所以脸上总是浮现着一抹晚霞般的红色,西施病态,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太傅……”

“嗯。”云博替她将被子盖好,淡淡应了一声。温润的眉宇间带着几丝疏离。

“我饿。”她早饭没吃,瞧着外面的阳光,这会应该是正午了吧,屋子里面还烧着碳火,她觉得还有一些冷。

“大人,药好了。”绿竹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在盘子里面放着一个白玉碗,碗中的药泛着浅淡的亮黄色,那苦味令人闻之欲吐。

云荼顿时一张脸就黑了,开始转移话题:“怎么是你?我的侍女哪里去了?”按理来说,睡到这个时辰也应该醒了才是。

“你不必找她,她被调走了,以后由绿叶来照顾你。”太傅端过那碗药,吹了吹,唇角微勾,显然是对于那药的苦味相当满足。

“太傅,我想换一件衣服,我们能不能先出去?”云荼笑得眉眼弯弯,由于病着,气色并不大好,声音也很嘶哑,整个人烧得有气无力。

“先把药喝了。”云博将苦味十足的药递到她的跟前。

“太傅,你怎么能逼如此英明神武举世无双貌美如花的公主殿下!”

“喝药。”他嘴角抽了抽,将那碗药往她的跟前推了推。

“太傅!本宫是公主殿下,以后这皇岛都是我管。”云荼用嘶哑的嗓音扯得声音高昂却破败,试图将自己那皇族威严的气势扯回来。

“所以?”太傅大人挑了挑眉,修长的指搅动着冒着热气苦味十成的药。

“所以本宫就不吃药!”她抬起下巴,一脸你能耐我何的神色,大约是病得脑子出现了问题,若是换成了平时,云荼对于太傅大人还是一直唯唯诺诺老老实实的。

如此转变,连太傅也觉得有些意外。

他慢条斯理的将药盏放在床头,站起身来,理了理衣上被云荼拽出来的一丝皱褶,走了。

她盯着那碗药,再看向太傅走进书房那欣长而坚定的身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