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生存记事 第一章 初来分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古代生存记事小说简介

《穿越古代生存记事》是作者暮光nm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暴雨逐惊雷,从风忽骤来。这是入秋后的第一场暴雨,电闪惊雷让人心头心里发慌。座落于清水村的林家院子一派静寂,碎裂的瓦片撒落在房屋周围的各个角落。仔细看过去的居然有一片片斑驳的血迹。前几日林家老太做寿,家里一大清早便就热热闹闹的欢快的无比。却没成想,被这是入夏后的第一场暴雨,电闪雷鸣让人心头发慌。。...

穿越古代生存记事小说-第一章 初来分家全文阅读

暴雨逐惊雷,从风忽骤来。

这是入夏后的第一场暴雨,电闪雷鸣让人心头发慌。

坐落于清水村的林家院子一派死寂,破碎的瓦片散落在房屋周围的各个角落。

仔细看过去竟然有一片片斑驳的血迹。

前几日林家老太做寿,家里一大早便开始热热闹闹的欢快无比。

却没成想,被林苗这个扫把星给扫了兴。

林家大儿媳一口咬定给林老太贺寿的鸡蛋被林苗偷吃了一个。

农家的鸡蛋都是金贵物什儿,是要拿到集市上换钱换粮的。

会过日子的人家一年到头也不舍得吃一个。

也就是林家老太今年六十大寿,这才煮了两个鸡蛋庆祝。

没想到席面揭开,鸡蛋却不翼而飞。

林苗父亲林广军是个混不吝的,母亲周氏也是个谦卑忍让的性子,正因如此,林苗从小到大背过不少黑锅,吃过不少哑巴亏。

这次也不例外。

原本是林苗撞破了二伯家的小儿子在灶台偷了鸡蛋,却不想被恶人先告状,诬陷鸡蛋是她偷吃的。

林老太不由分说,将林苗给打个半死。

哪晓得这丫头身子骨本就虚弱,哪里经受的住这毒打,当夜就开始昏迷发热一病不起。

林家人怕浪费药钱,也怕官府问责,索性一合计,打算将人偷偷给抬到后山扔了,对外就说是被人贩拐了去。

却不料一向老实巴交的周氏这回死也不干,哭喊着不让任何人带走她闺女,否则便要去报官。

林老太本就对这个儿媳看不顺眼,胆小木讷,是个不讨喜的,当下就怂恿小儿子休妻。

到底夫妻一场,林广军原本是有些犹豫的,可架不住林老太信誓旦旦跟他保证会再给他娶一房更漂亮的媳妇后也就同意了。

周氏看着昔日枕边人的这副嘴脸,只觉得心灰意冷,被休是万万不成的,她只同意合离,否则便要抱着闺女去官府求官老爷给一个公道。

林老太见把人逼急了,也想赶紧将人赶走,否则人一旦死在林家,一切都晚了。就又撺掇着林广军立了和离书,送去村长那儿过了明路,末了又在大儿媳崔氏的提醒下,索性加了一份断亲书,和林苗断绝了关系,今后生死与他林家再无瓜葛。

最终在村正的主持下,将河对岸的老宅分给了周氏娘俩,说是老宅,实则不过是一间随时要倒塌的茅草房。

另外又给了十斤黑面,十斤粗粮,两副碗筷以及一床已经发灰的被褥,其他再无任何。

就这点东西,也是村长敲打着才不情愿给的。

至此,林家这场闹剧算是收了场。

周氏带着病重的林苗离开了林家。

破屋里,林苗僵着身子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室内陈设简陋,除了一张硬板床跟一床洗的发白的被褥,再无其他。一点儿也不像她原来的房间,更加瞧不出林氏唯一继承人的半点尊荣。

周氏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时,就看见她正凝神盯着头顶的房梁发呆,不由鼻子一酸。

快步走到床前替她掖了掖被子,哽咽道:“苗苗,你终于醒了,娘还以为…”

似是想到什么可怕之事,话到嘴边也生生拐了弯儿:“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快将药喝了,病就痊愈了。”

她肤色暗黄,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乡下女人,而此时两只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头发凌乱似鸡窝。

本该是滑稽的,可林苗却从心底生起了一丝怜惜。

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与年纪不符的娘,林苗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忽然卷着手猛地咳嗽起来。

周氏忙伸手去替她拍背,触及她瘦骨嶙峋的身体时忍不住眼内发酸:“苗苗,娘对不住你,没有保护好你,如今还要让你跟着娘吃苦,今后咱娘俩只有相依为命了。”

可能是从小体弱,也可能是林老太真的动怒,周氏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闺女林苗终究没能挺过去,生生被林老太打死了。

此时她女儿的身体里,是现代林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林苗。

姓名一样,身体没变,可芯子却换了。

昏迷的这些时日,林苗时常感慨,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一条人命竟还不如一个鸡蛋值钱!

见周氏小心翼翼捧着的药碗,林苗利索接过去一饮而尽。

看她主动喝完药,周氏皱着的眉头也舒展许多。

可还没高兴几刻,便见她捂着嘴咳嗽起来,手指缝里分明是鲜红的一抹血,当即只觉得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跪倒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前世今生,除了眼前这个妇人,再也找不到会为她哭的人了。

林苗费力的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头:“别哭了。”

她的手指冰凉,与这夏夜的闷热格格不入,仿佛是带着镇定人心的力量。

周氏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停止了抽泣。

看着眼前这位真心疼爱她的妇人,林苗难得开口解释道:“不过是淤积在体内的瘀血,吐了便好了,不碍事。”

周氏虽仍有些担心,但见她脸色好了不少,便牵起她的手,从怀中摸出一方丝线绣着兰花的粗布帕子,将她手上的血迹仔细擦拭干净。

这帕子用料虽粗糙,但绣的兰花却清雅不俗,栩栩如生。林苗不由多看了几眼。

周氏边擦,边喃喃道:“应该是无大碍的。”

顿了顿她又说道:“娘去给你弄点吃食,你等着!”

她轻轻带上了房门。

林苗这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昏暗且潮湿,墙角摆着一个木盆,正接着从屋顶滴滴答答漏下的雨水,地铺着一层碎石瓦砾,还能看到不少鞋印。

她忍着不适下了床,走到窗边,从漏风的破洞往外看去,外边是一方破败的小院,许是久未有人打理,园中杂草丛生,有些杂草已经有一人高。

这几日她虽然昏迷不醒,但从周氏每日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话里她也得知,这里恐怕已经不是她原来生活的世界了。

事到如今,她唯有既来之则安之。

吱呀。

思量间,破旧的木板门被人从外推开。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