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第5章 这难道就是缘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小说简介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是作者蓝白格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言谈之间,时卿落意外发现萧母的性子善良真诚又不爱斤斤计较,是个好朋友相处的人。萧妹妹性子害羞,温驯勤劳朴实。萧二郎但是才八岁,但却非常的乖巧懂事,和在现代八岁的熊孩子,完全是两个极端化。时卿落出生于豪门,父母是联婚那种,各有自己的事业,给了她最好是的教育,给钱也痛快,是萧妹妹性子腼腆,温顺勤劳。。...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小说-第5章 这难道就是缘分?全文阅读

言谈之间,时卿落发现萧母的性子善良又不爱计较,是个好相处的人。

萧妹妹性子腼腆,温顺勤劳。

萧二郎虽然才八岁,但却十分的懂事,和现代八岁的熊孩子,完全是两个极端。

时卿落出生豪门,父母是联姻那种,各有自己的事业,给了她最好的教育,给钱也爽快,就是陪伴的时间少。

所以她从小就养成了自立强势的性子。

要是遇到个强势的婆婆和小姑子什么的,估计相处不下去。

萧家这样就挺好的,她也能护住她们,她们也能有人依靠。

就是不知道那个昏迷的萧秀才是什么样的。

听八卦和萧二郎几人言语中的话,应该是一个护短又有责任感的人。

否则肯定跟着富贵爹去京城了,不会分家断亲跟着穷苦娘,还要照顾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她想了想说:“我以前在道观的时候,师傅炼过一种专门用来降烧的药。”

“你们如果放心的话,我倒是可以帮萧秀才看看,喂了试试。”

经过刚才的交谈,萧母也知道时卿落是隔壁村,从小跟着那位老神仙在道观生活,差点被嫁去陪葬的时家姑娘。

她虽然性子软善,可直觉却很准,感觉得出来时卿落是带着善意的。

能让家里主动退婚,肯定还是个有本事的。

而且早上郎中来看过大郎,让她最好有心理准备,高烧降不下去,怕是醒不过来,更活不久了。

现在时卿落既然有那个老神仙炼的药,她忍不住生出了一种希望,像是想要抓住最后的稻草。

“相信,我相信姑娘。”

“求姑娘帮大郎看看吧。如果他能退烧醒来,我给你当牛做马报答都行。”

萧母说着就想向时卿落跪下,可见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有一颗慈母心。

时卿落急忙拦下,“不用当牛做马,我先看看。”

她虽然有了想要嫁进来的想法,但如果那个萧大郎不合眼缘,或者长得太磕碜,她还是就不考虑了。

毕竟她虽然急切的想要将自己嫁人脱离时家,方便自己搞事业,可还是有要求的,更是个颜狗。

跟着萧母走进一个房间,她朝着床上的人看去,眼中露出丝意外之色。

床上紧闭着眼睛的人,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

皮肤白皙五官端正清俊,长得很好看。

此时脸被烧得有些泛红,更添了一分色彩。

容貌完全长在了时卿落的审美点上。

目测身高还不矮,除了瘦点,就是个美少年。

时卿落没想到萧大郎会长得这么好。

她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滚烫的厉害,怕是有39度以上。

“他烧得很厉害,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她伸回手,对萧母继续道:“我的药对他应该有用,你们要试试吗?”

萧母毫不犹豫的点头,“要试试。”

她们现在也没什么可图的,儿子都快被烧死了,她们也没钱再抓药,还不如搏一搏。

时卿落点点头,“行,你们去倒小半碗温水来,我将药给他服用。”

萧母立即让女儿去端水。

时卿落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片强效降烧药,她其实是从空间里拿的。

刚才换衣服,萧母是出去的,所以还以为这药是刚才时卿落换衣服时拿出来的。

这会萧大郎已经昏迷咽不下去,所以等水到了,时卿落将药捶碎碾成粉放水里融化。

然后让萧母自己扶着萧大郎喂下,毕竟这是古代,还得注意男女大防。

喂下药去后,萧家母女三人生出一种期待。

时卿落又留下了几颗消炎药和一颗降烧药,让萧母隔一会喂消炎药。

再次发烧又喂一次降烧药,没有发烧就不喂了。

萧母一个劲的感谢。

时卿落想起自己还要抓鱼,不然天色晚了就不好抓了。

正好洗干净的衣服还在院子里晾着,她就打了一声招呼,先去抓鱼了。

萧二郎听说她要抓鱼,没忍住想要跟着。

刚才他姐姐萧白梨,帮他揉过腿,已经不疼了。

时卿落挺喜欢这个小孩的,于是就带着他一起。

有时卿落在,萧母也就同意了。

到了河边,时卿落拿起一个尖锐的树枝,将裤子卷上去走下河。

过了一会,就叉到了好几条鱼。

萧二郎见状眼睛特别的亮,一边帮着接鱼,一边激动的说:“姐姐好厉害。”

时卿落笑着自信的说:“那是!”

两人抓了五条鱼后,就提着木桶回萧家。

萧家门口此时停着一辆马车。

两人刚走到院子门口,里面传来了萧母凄惨的哭声。

“不要,求你们不要带走白梨,她不嫁人。”

这是萧小妹的哭求声,“大伯母,我不嫁人,求求你放过我吧。”

一个尖酸刻薄凶兮兮的声音,“呸,不知道好歹的东西。县城里的吴家可是富户,能嫁入他们家是白梨丫头的福气。”

“她是我们萧家的人,老太太做主让她嫁人,她就得嫁,你这个贱妇阻拦也没用。”

接着是萧母绝望带怒的声音,“啊,我和你拼了。”

时卿落两人一推开院子门,就见萧母一头朝着个健壮的妇人撞去。

健壮妇人和另一名中年妇女,一边一个拖着萧白梨。

而院子里还站着几人,很凑巧时卿落刚好也认识,上次差点将她带走的吴家那个老嬷嬷。

同时她也觉得很无语,这难道就是缘分?

她这边退了亲,没有嫁去吴家陪葬,就换成了萧家小妹被强抓……

萧母一头将健壮妇人撞倒,她自己也跟着摔倒在地。

“你这个贱人,胆子肥了,看老娘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健壮妇人脸色难看不已,从地上爬起来就扑过去,骑着萧母就要开打。

谁知道手刚举起来,还没落在萧母脸上,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胳膊。

她转头看是个陌生的小姑娘,一看穿着打扮是村里的。

于是皱着眉凶声道:“你是谁?别管闲事,不然老娘连你一起打。”

萧母看到时卿落出现,还主动拉住了萧大伯母,一时间紧张不已。

她这个大嫂是村里出了名的悍妇,骂人打人都可凶了,她不想牵连小姑娘被打。

于是急忙看着萧大伯母开口道:“她就是路过的,你要打就打我,不关她的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