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修的是仙,我修的是心 第一章 这是双胞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你修的是仙,我修的是心小说简介

《你修的是仙,我修的是心》是作者2月人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姐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中午时分,溪边的孩童在摸鱼玩乐,田间的青年在辛勤田间劳作,小山村的炊烟缓缓地升起来,天边的红霞美轮美奂,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就在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将养未息,将灭未灭时,村西头叶家的小院里,传来了新生儿的啼哭声,早守在门前的林父,此时一扫早先的疲惫与从镇上请来的医生,发现林父推门要进入房间,连忙阻拦,。...

你修的是仙,我修的是心小说-第一章 这是双胞胎全文阅读

傍晚时分,

溪边的孩童在摸鱼玩乐,田间的青年在辛勤劳作,小山村的炊烟缓缓升起,天边的红霞美轮美奂,

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

就在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将息未息,将灭未灭时,

村西头林家的小院里,传来了新生儿的啼哭声,

早早守在门前的林父,此时一扫先前的疲惫与急切,笑的见牙不见眼。

从镇上请来的医生,发现林父推门要进入房间,连忙阻拦,

“现在还不能进,我先处理一下”

“不对,等等,还有一个”不一会儿,又一个啼哭声响起。

听到两个婴儿的啼哭声,林大山有些傻傻的楞在当场,嘴中喃喃,“两个娃。”

此时刘医生走了出来,“大山,恭喜,是双胞胎”

感觉对面这人有些发呆,又补了一句“放心,母女平安。”

林父这才回过神来,“那就好,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等等,刘大夫,你说什么,是丫头?两个都是丫头?”

刘医生有些不快的扫了一眼林父,声音有些淡淡的,“对啊,都是女孩,怎么?有问题?”

林父还有些没从失落中回过神来,只是嘀咕“是丫头,是丫头,都是丫头”。

刘大夫看林父的那个傻样,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回想起二十多年前,这个大个子也是自己接生的,就想多说几句,

“林大山,你长出息了啊,看不起女人了?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我几十年前也是个女娃,现在是个大夫,你这个男娃,现在还大字不识呢,

莫要看不起女娃,你闺女将来肯定比男娃有出息。”

发现刘大夫已经转身走了,林父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跟上去解释,

“刘大夫,刘姨,刘姨您别生气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现在衙门在推行那个限生令,这也不能再生了。

可是我娘一直想抱孙子,现在田里干活呢,不知回来看到是两个女娃,会怎么样呢?”

刘大夫也想起来了“好像是有大臣上书,说环宇帝国人口稠密,子民苦不堪言,

为此皇帝下旨,为了保证帝国子民的生活质量,推行限生令,

一家最多两个娃,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现在面前这位应该挺愁的”

想起来这些后,刘大夫心里好受了些,

“现在帝国也在提倡男女平等,儿子女儿都是一样的,

到时你好好劝劝你娘,孩子不但是你亲骨肉,也是她亲孙女”,

叹了口气,又交代了一些产后注意事项,准备回镇上了。

林大山手里拿着五两的银票递了过来,“多亏有刘姨帮忙了,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家情况实在是,这钱,你先拿着,不够的,以后我在想办法。”

刘大夫看了看那攥的皱皱巴巴的银票,面额却只有五两,

又看了看这人有些红的脸,随即又叹了口气,

“大山,钱你收着,给你媳妇买点鸡蛋吃,刚生完孩子的人需要好好照顾”

林父的感觉是有些难为情的,不过一想到自己媳妇那消瘦的身体,手中的钱就握得更紧了,

“刘姨,谢谢,真的太谢谢了,以后家里富裕了,我一定带着孩子去看您”

刘医生笑了笑,然后就大步离开了。

人都走出去很远了,林父才想到天有些黑了,想去送送刘大夫。

不过又想到,“自己长大的山村,民风淳朴,而且老婆刚生完娃”,就打消了念头,进了屋子。

看到自己的老婆脸色有些苍白,她斜靠在炕的一侧,眼神很是温柔的看着孩子,两个孩子都用被子裹的很严实。

林父莫名的有些心疼,走了过去,

“红梅,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大山,我没事,只是,两个女孩,妈那边怎么办?”

“放心,没事的,一切有我,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生男生女又不是咱们说的算的,到时我来说”

红梅幸福的笑着,心中暖暖的“虽然自己的丈夫家很穷,日子过的有些苦,不过自己这几年,过的还是很开心的”。

满是幸福的看了看孩子,“咱们的娃取什么名字好呢?”

“这个我也不会啊,你想想。”林父笑着摸摸头。

红梅看了看窗外的月光,还有些重影的感觉,脑中灵感一闪“老大叫林双月,怎么样?”

“林双月?为什么?”

“你看外面,月亮周围的光,是不是像两月亮重叠在一起,所以叫双月”

林大山看了看,感觉还真像,就同意了,

“那老二就叫林双鱼?”林大山哈哈大笑。

红梅白了丈夫一眼,“还双鱼呢?不好听,就叫双枫吧”

“双凤好,还是红梅你有文化”。

红梅有些无语,解释到“不是凤凰的凤,是木字旁和一个风的枫”

“好,你说枫就枫,双枫好,咱就叫双枫。”这时林大山特别有耐心。

红梅是林大山的妻子,是有一次发洪水时,被林大山在河里救下的,

不过她失忆了,之前叫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取名叫红梅,

就留这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慢慢的红梅喜欢上了这个淳朴少年,索性就嫁给了他。

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怀孕了,还生下一对双胞胎。

红梅有些出神。

正在这时,林大山的母亲回来了,到家看到儿媳妇生了很高兴,

听到儿子说是双胞胎女孩,立刻脸就沉了下来,晚饭也不做了,

自己在院子里坐着叨叨没完,隐约听见“什么老林家要绝后了,对不起早走的老伴之类的”。

红梅在房间里听着,心中很不是滋味,就要起来和婆婆谈谈,

林大山看到妻子要起来,连忙拦下,“我去劝劝,这个也无法改变,会过去的”

林大山拿个板凳走到母亲面前,“妈,坐凳子上,别着凉了”

“算你有良心”,然后接过板凳坐好后,就直直的看着林大山。

林大山有些发毛,“妈,别这么看着你儿子,怪不习惯的”

“这两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啊?当然是好好养着了,这可是您亲孙女”林大山心中有些忐忑。

“我也想养着,我也心疼,可是,我们的家,真的养不起两个孩子”

林大山沉默了,“是啊,养一个娃都不容易,这几年不是旱就是涝,去年更是颗粒无收”

“我也不是那狠心的婆婆,双胞胎只能留一个,

省点钱给你媳妇补身体,如果身体坏了还要花钱治,

等过几年,年景好了,还可以再生一个”。就这么定了,母亲的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

林大山也没有反驳,默默的进了屋,并很好的说服了自己的心,家实在是太穷了,

也许是因为从内心深处的某个隐秘处,更想要个儿子吧,谁知道呢?

“你都听到了?对不起”林大山有些不敢看自己的妻子。

红梅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然后有些悲凉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

她很平静,平静的不像一个将要失去孩子的母亲。

她理解这个家的不容易,也理解丈夫和婆婆可能存在的小私心,可是她还是感觉心似乎快要死了。

这时一股凉风吹过,一种彻骨的寒意敲击着她的心脏。

她紧咬牙关,其实她很想说不,很想做点什么,哪怕是死,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她要让留在身边的女儿,能很好的活下去。

红梅声音有些沙哑,“大山,拿针线来”。

林大山看见妻子现在的样子,一瞬间有些怕,定了定神,感觉应该是错觉,他赶紧去取针线。

只见红梅把手臂的衣服撕下来一块,在其上绣出“林双月”三个字,系在熟睡的大女儿的胳膊上。

想了想,把自从醒来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木珠取了下来,戴在了林双月的脖子上,

看着小小的人,心中默默的想着“孩子,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也希望将来还有再相见的一天。”一滴晶莹的泪珠不自觉的从面颊滑落。

“大山,我们这太偏了,没法安置,把孩子放在木盆里,顺河而下吧,但愿她能活下来”红梅的语气很坚定。

红梅觉得自己是在赌,赌一种可能,一种不确定的未来,

这种不确定带来的可能是死亡,也可能是新生。

林大山默默的从妻子手中接过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无言的走了出去,到了不知通向哪里的河边,

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要给刘大夫的那五两银票,放在了孩子的小被子里,可能是为了图个心安,或者其他什么,林大山也不知道。

将木盆放在了河里,看着木盆随着湍急的河水远去,叹了一声,就快速离开了。

大约在午夜时分,林双月睡醒了,眨了两下朦胧的大眼睛,

然后就哭了,伴随着奔涌的河水,以及天空中皎洁的月光,

小小的林双月哭的昏天黑地,可是这些不会有任何人知晓。

过了一会儿,小家伙哭累了,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