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四合 第五章 木古(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夜幕四合小说简介

《夜幕四合》是作者阿伊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四合搭拉着眼皮,在热水壶前哈欠连地,更方便面了拆开来,撕辣粉时只落进碗里一半,不少都在桌面上豁了个洋洋洒洒。“会觉得困就睡到早上嘛”与四合相同,重明仍然神采奕奕光彩照人。“不行啊,一日三餐,要必须按时”“吃更方便面必须按时也看不见得多健康,平常也没见你多必须按时“觉得困就睡到晚上嘛”与四合不同,重明仍旧神采奕奕光彩照人。。...

夜幕四合小说-第五章 木古(四)全文阅读

四合耷拉着眼皮,在热水壶前哈欠连天,方便面已经拆开,撕辣粉时只落进碗里一半,不少都在桌面上豁了个洋洋洒洒。

“觉得困就睡到晚上嘛”与四合不同,重明仍旧神采奕奕光彩照人。

“不行,一日三餐,要按时”

“吃方便面按时也不见得多健康,平时也没见你多按时”

重明翻了个白眼,用翅膀把面纸碗往壶口下推,免得半梦半醒的四合把汤给撒到外面烫到自己。

窗户外依稀已经能听见人声了,白日里的骆家庄又嘈杂起来,与昨晚一片寂静的景象截然不同。

“如果昨晚我记得带手机了,我得走了十万步吧”

“想都别想了,每个地方停下来都得转悠大半天,有10公里就不错了。”

“你说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按档案来说,这地方晚上不得转悠着几千只么。”

“要真有几千只天天出来遛弯,走近科学得来这儿拍20集。”

“也说不准,万一这儿的人从祖宗起就约法八章半夜不出去溜达呢?”

“你想说当初不让他们往外说是没途径,到现在他们也就真不往外说了?”

“你以为互联网普及多少年?也就十几二十年吧,年轻人都窜外头去讨生活了”

“不应该啊,一个找错了还好说,我们找了得有二十几处呢,不至于都错了吧”

他俩昨晚回房间后又出去了一趟,照着查来的资料去寻他们生前常待着的地方,一晚上找得腰酸腿痛,可天蒙蒙亮了还一无所获。满打满算,四合大约只睡了两个小时。

跟重明斗着嘴她总算回复了一点精神,趁着面饼跟开水在搏斗,她去厕所里洗了把脸。

水龙头上有很多锈蚀,水刚冲出来有些浑浊,放了一会儿变清澈了,她才用手捧起来去洗漱。不管天气多热,经过地下水管的液体永远冰冰凉,豁在脸上会给人带来清洁和清醒。

四合看着镜子里的自个儿的右眼,太过不像人了,以至于看起来里头像是藏着另类的生物,不过好在还受自己控制,她想闭眼就闭眼。

她戴好眼罩走出来,仍旧把面分了一叉子到盖纸上。重明问她

“然后呢?你要再睡一会儿不?”

“回来再睡,我想再去昨晚见到骆花莲的地方瞧瞧”

“你睡醒了再去也来得及”

“我一觉睡醒就要到晚上了,进山和进村是两条路。”

几句话的功夫四合就吃完了,连汤水都一起下肚,这就是早晨的水分补充,自然而然被重明喋喋不休了几句不健康,人类很弱等等。

四合背起包,重明娴熟得落进行囊中。外头的小巷子里仍旧晦暗,可阳光无孔不入得从缝隙里下落,丝丝缕缕的光线驱散了晦涩,让此处看起来不再那么阴森。她左右环顾了片刻,昨晚怪物爬行过的痕迹已经都被阳光蒸干了,这儿的石板路中间没有用水泥封死,下头是最原始的黄土,所以在雨水冲刷后会泛着清冽的腥甜。

又是这味道…

由于“返程效应”,人们总会觉得返程比去程短,昨晚似乎走了一宿才抵达骆家庄,今日却在10点前就抵达目标。

还是夏天,沸腾燥热的夏天,黄土路一眼望不到尽头,田野里三三两两的散着些农人在劳作。

“地方没错,但希望不大”四合拍拍背包,重明探出头,确定两人抵达了昨天的位置。

“我知道,能找到油毡布就算意外之获了。”四合有点儿羡慕,重明看起来只是只脆弱的小鸟,但奇奇怪怪的能力多到让人柠檬,譬如确认与记忆环境。

“你找油毡布做什么,那东西我昨晚看过了,就是块普普通通的布”

“若是找着了,岂不是证明那东西,跟鬼的关系真不大了吗?——老人家,你们在这儿见过人扎摊子不?”四合应了声,然后冲着田里喊

“啊——?摊饼子?”地里戴着斗笠的老人抬起头,

“扎摊子,卖小零碎的摊子——”四合走下水田踏在田埂上,田埂上的土也被水冲得又酥又软,一不小心就会陷下去。

“买小零碎要去镇上,买菜找这里。”

“这儿没人设过摊?”

“没有、没有——这儿就俺们几个,卖啥子嗦”

“夜里也没有——?”

“夜里也更没得人了”

“谢谢啊,叔——”

告别了农人,四合象征性地往前走了两步。

“他们好像真没见过骆花莲呐。”

“种地的人从古时候开始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太荒了,外地赶回来的人还好说,他们真不来这儿”

四合的视线耐心地滑过一寸寸黄土地,试图找到昨夜的残痕。

“应当有留下的,若全都是鬼所幻出来的影子,布棚该跟她一块儿消失才对。”

“只是这儿草木太旺盛,随便往旁边一藏,我们都没办法找啊。”重明悄悄从背包中钻出来,鱼鹰似的射进旁边的芦苇丛,草木窸窸窣窣着。半晌后,他落回背包中。

“不行,找不着,得要点时间慢慢翻”

“算了,太耗时间,不值得。”

四合摇了摇头,重明能根据周遭景物确认大概的范围,可的确没办法精确到点上,她咬着嘴唇,有没有能缩小范围的…

她左右环顾着,一侧是芦苇塘,另一侧是水稻田,昨晚骆花莲挨着水田,向后撤离时…

“昨晚骆花莲是往水田里撤的,稻子根不深,我们搜入地的田埂!”

四合很快得说完很快地冲下田,重明闻言也猛地回神。稻子根系浅茎还脆,若是那东西一路撤离时都从稻子上碾压过去,这儿的绿油油里势必要被开出一条新路了!

两人精神顿时一振,四合也不在乎运动鞋上被糊得都是烂泥巴,在范围内的田埂统共就三条,第一条路,淋软了的泥巴被雨打得全是眼,坑上又落了足印,坑坑洼洼地很是狼藉。

而到了第二条时她就发现,虽然这条路也被踩出不少脚印,可没被碰触的地方十分平滑,雨停在昨日刚日落的时候。

四合心下一喜,弯腰蹲下去找,田埂下头有个浅浅的小坑,果不其然,地下的黄土里沉着块塑料帕子,里面卷着些昏黄的物件。

她伸手,小心翼翼地拖出来,里头正是昨晚骆花莲使过的香膏和油毡布!

四合将塑料布翻开,里头的东西在日光下看,更加有年头了,青黑色的铁皮上都是锈蚀,布料的边角也起翻碎裂。

“我们追”

“了不起呀,四合!”

重明也很是激动,随着年代更迭,积压的怪谈与日俱增,现在就连桥下的雨女这些事也快成了未解之谜,可这沉积了快两百年的老案子,居然让他捕捉到了些新境界。

说不准之前不是没人发现,只是都死了呢?四合心想,只是什么都没说。

“那边儿绕远了呀,去集市反方向呢——”刚才的大爷眼见四合冲进田埂,扯着嗓子就嚷。

“谢谢——但我正巧要回村子里去。”

告别农人,四合沿着田埂一路狂奔,越往深处走足印越少,田埂上的泥土也就越发光滑,痕迹一直蔓延到田边高高隆起的土坝,缩进一口深深的洞穴里去了。

洞穴又深又窄,被水淹没了一半,或许临近的鲤鱼能在两口田间串门儿呢。

重明露出眼睛左右看看,确认临近无人便飞出背包,站在那口小小的洞前,向着里头喊了一声:“喂——”

“喂——喂——喂——”水面泛起小小的涟漪,声音没有传到很深,只在近距离地小小地发出回音。

“不行,估计是斜向下的,不通到对面。”重明说。

四合双手支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气,抬手擦掉落下来的汗珠子,稍一寻思然后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点亮地图。

“重明,你瞧瞧,昨晚我们追怪物的路,和骆花莲撤走的方向,是不是都通往骆峰山里去…?”

四合说着,截下图在上头划线,两根线在骆家庄后不远处交叠。

“隐在山中,那可真是个…了不得的大家伙了”

重明看了一眼手机,视线顺着向前望去。

小地洞里的水因为泥巴而惨黑,咕嘟咕嘟地冒起小小的沼气地泡,像是黑色的地狱火,远处的田野一望无际,天苍草茂地夹着远处那一座深黑色的山脊,骆峰山纵横连绵,是哺育人们的母亲山,也是隔断骆家庄与繁华的天堑。

他满怀未知,静静地矗立于远方,来者不拒地迎接着访客的到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