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甜脆心 5.有骨似无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的甜脆心小说简介

《他的甜脆心》是作者淡墨锦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傅亦羽根本不看她,一路走得器宇轩昂。傅家男人的自大与自我,可见一斑,穿过一道拱门,绕过一座假山池,写着“宁阁”字样的一栋三层建筑物呈现在眼前。傅亦羽站在前廊,一张严肃脸,不似...

他的甜脆心小说-5.有骨似无骨全文阅读

傅亦羽根本不看她,一路走得器宇轩昂。

傅家男人的自大与自我,可见一斑,

穿过一道拱门,绕过一座假山池,写着“宁阁”字样的一栋三层建筑物呈现在眼前。

傅亦羽站在前廊,一张严肃脸,不似在直升机上那般和她随意。

管家李年迎了出来,见到傅亦羽身后穿着奇怪的女孩,也是微微一愣。

“大哥呢?”傅亦羽没见到人。

“有急事,也没说什么回来。”

一听大哥不在,傅亦羽的肩膀明显垮下。

原来他也很怕傅云枭。

夏浅妤不禁好奇那个男人到底长得有多么石破天惊,才能无影似有形般的存在。

她转开视线,望向一棵芭蕉树,又不由的扬起唇角。

“你……”

傅亦羽转过头来,见到女孩在臃肿的衣服中露出毫无拘束的笑颜,小心脏“咚咚”的跳。

李年耳朵动了动,蹙紧眉头东张西望。

“谁在打鼓?”

“不许制造噪音!”

傅亦羽被管家响亮的吼声震得回神,干咳一声。

这只老蝙蝠,不该听的瞎听。

“带她下去。”

他放弃了和夏浅妤说话的想法,直接吩咐管家。

李年还挺懵的。

“额……这位小姐是谁呀?新雇的家佣吗?”

夏浅鱼在未澜邸,连睡觉也没洗过眼影,脸上的脂粉抹得比城墙还厚,大家早已忘记她刚来时的模样。

连李年也无法将眼前这位连素颜也胜过方桃譬李的女孩,与夏浅鱼那个奇臭难闻的货联系在一起。

“她是夏浅鱼。”

“啥!”

相比傅亦羽的平静,李年瞪得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这厮是被剥了狐狸皮,重生了吧。

连狐臭也没了,搞不好还被剃了肉。

“她失忆了,带她去她的房间,顺便教教规矩。”

“失忆?”李年别有深意的念了一遍重点。

被幽洛区潜伏在东启区的匪贼拐走,难道只是失忆那么简单?

自从来自动物的免疫基因和人类结合后,属于动物天性方面不受控的事件越来越多,尽管律令越来越严,但还是有不怕死的。

听说带狐狸基因的女孩变成女人后,臭味就会消失。

并且,夏浅鱼离开未澜邸时,根本不是穿的这身衣服,是什么情况让她穿出去的衣服不能再穿回来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

“哦,哦,知道了。”

在羽少爷如冬至般寒冷的目光中,李年也不敢再往深处想。

夏浅妤知道傅亦羽要走,忙懂事的说道:“我会好好了解这里的。”

按照芮绾给她的信息,她在这里享受的是女佣待遇。

虽然在家中她才是被照顾的那个,但也见过阿姨们干活,洗洗擦擦的活儿并不难。

“嗯,别再像以前了。”

女孩突然顺从起来,傅亦羽感到体内的姨母心在跳动。

“那个……要给你买药膏吗?”

在那几个匪贼手里九死一生,一定很受伤吧。

淡淡的同情涌上傅亦羽心头。

夏浅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需要药膏这种东西,不过她又累又喝,想吃甜的。

“蜂蜜有吗?”

傅亦羽皱眉:那玩样儿抹上去管用?

“我知道了。”

羽少爷低低沉沉的回了一句,闷头闷脑的走了。

显然和怔愣的李年一样,都在思索蜂蜜有多好的疗效。

不过,李年心中的疑团更多。

奇怪,羽少爷对夏浅鱼的态度不再像以前那样随口呵斥她,有事没事吓唬她。

如果他没看错,羽少爷看向夏浅鱼的目光柔中带水,云潮荡漾。别说吼她,连说话声都放轻了不少。

而这个夏浅鱼……声音、语气,举手投足,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虽然那个一身狐臭的女孩本来也没什么鉴赏力,但正常情况下,她也不可能穿上这种又脏又难看的衣服。

眼前这位就像换了个人。

这里面真的没问题吗?

“跟我走吧。”

绕过屋门口的回廊,李年把她带去她的房间。

三层庞大的建筑物后的后面,有一栋两层小楼,家佣们的宿舍。

“不要随意走出宁阁和勤园相隔的拱门,事关你的小命,切记。”

“宁阁一楼是客厅餐厅等,二楼左边是寒少爷的地方,羽少爷在右边,三楼都是傅先生的地方,未得允许不能上去。而客房在后面……”

李年像背诵景点介绍似的,机械的把未澜邸大致的情况告诉他。

突然见到女孩茫然的目光,他意识到她接收能力有限,马上停住了话匣。

“今天说的规矩只是一部分,多了怕你记不住。”

推开配楼一层最边上的门,李年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

“傅先生对你不错,还给你单独一间房。别作了,安安分分的呆在傅家,这里可比外面安逸多了。”

“谢谢。”

夏浅妤不知道死去的夏浅鱼生前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是通过旁人看她的目光,心里已经猜出一些。

李年嘴角抖了抖,显然不习惯这么客气的她。

拜托老天爷,别让那个飞扬跋扈口无遮拦的夏浅鱼回来了,留下这个失忆的就很好。

“额……”

夏浅妤望了望黑洞洞的房间,也不想走进去。

“李管家,我在这里有假期吗?”

对这个问题,李年满脸嘲讽。

“傅先生对你的安排是每工作十天,可以休息一天。不过你一天到晚一件人事也不干,还需要假期吗?”

夏浅妤:“……”

这天没法聊。

“那我有工资吗?”她最关心的是这个。

“什么?”

李年耳朵竖了起来。

夏浅妤这才留意到,他的上耳廓比普通人要尖一些。

“你的耳朵好特别哦。”

“哎哎哎,别动手啊,那里不能碰。”

说话间,夏浅妤的手指已经触上了李年的耳朵。

戳一戳,再捻一捻。

有骨似无骨,偏软。

这也是动物基因的作用?

“李管家,你会变身吗?”

她好奇宝宝附身,忽略了李年从头到脚,渐渐红透的变化。

“松手,松手!”

蝙蝠的耳朵敏感,一碰全身会有反应,但夏浅妤不知道。

她只当是这老头害羞,马上收了手。

李年打了个颤,严肃的神色变得妩媚空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