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万安 第四章 贼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娘子万安小说简介

《娘子万安》是作者云霓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崔渭赶到的时候看到兄长正在脱外面的长袍。“大哥,”崔渭急忙道,“您要下湖去?天这么黑,什么都瞧不见,那周二小姐又含糊其辞,兴许东西根本不在湖中,不如让家人在园子里找找,明天天亮...

娘子万安小说-第四章 贼人全文阅读

崔渭赶到的时候看到兄长正在脱外面的长袍。

“大哥,”崔渭急忙道,“您要下湖去?天这么黑,什么都瞧不见,那周二小姐又含糊其辞,兴许东西根本不在湖中,不如让家人在园子里找找,明天天亮了再去捞也不迟。”

崔祯淡淡地道:“从小我就在这湖中凫水,这几年军中繁忙也有许久没下去了,也想去转一圈,你们不用跟着。”

他也并非就是要找寻那荷包,也想要借片刻的安宁理清一下思绪。

说完话崔祯已经跃入水中。

“二爷,”旁边的亲随不禁担忧道,“我们要不要去保护侯爷?”

崔渭摇摇头:“大哥对这里很熟悉,应该没事,而且就算你们现在下水也找不到他。”

就像崔渭说的那样,崔祯入水之后,身形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湖水中。

顾明珠松开手,手心里的荷包立即向湖水里沉去,一切完成之后,她开始原路折返,湖水冰凉,她不能在里面太久,万一生了病还要母亲担忧。

游了一会儿,她浮出水上面辨别方向,天已经完全黑了又身处湖中,她自然要更多几分谨慎。

就在她环顾四周时,发现湖边有火把亮起来。

岸上有人,会是谁?

黑夜里来到湖边的人,定然是来找那荷包的。

火把立在那里不动,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为人照亮。

有人下水了,她心中立即警钟大作,不再耽搁立即快速向最近的岸边凫去。

崔祯隐约听到轻微划水声响,那发出声音的地方离他稍远,换做旁人可能不会注意到,但他天生耳朵比寻常人要灵敏。

果然有蹊跷。

崔祯立即蓄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靠近,怎奈两个人之间距离着实有些远,前面的人仿佛又加快了速度。

在水中追逐了一番,那人已经上岸,崔祯露出水面,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闪过,消失在竹林的方向。

他毕竟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逃离。

崔祯从来就不会轻易放弃,一边以最快速度继续追过去,一边吹响了口哨,只要没有出崔家的宅子,他就能将人抓住。

原本等在岸边的崔渭听到口哨声,知道大哥定然发现了蹊跷,不敢耽搁立即带着亲随寻过来。

崔祯向前追了一段路,那人影却仿佛上天遁地了,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怎么回事?”崔渭上前道。

“方才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在湖中,”崔祯道,“进了这片竹林之后,他就不见了。”

真聪明,不走青石板路选择竹林,这样一来即便那人浑身湿透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崔渭不禁一怔,有人在大哥眼皮底下行事,而且被大哥发现之后走脱了:“大哥回到宅子里之后,我就让亲随守住前院和后门,那人想要不惊动任何人从宅子里出去也不容易,而且大哥在这边,那人只能向北边去,我现在就带着人过去围堵。”

崔祯向北边园子看去:“现在谁住在那里?”

崔渭进门之后就问了管事家中的情况:“姨母和表妹在那里。”

“快去看看。”崔祯神情更加深沉,万一被那人挟持了女眷,那可真就麻烦了。

……

林夫人正在屋子里看书,只听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管事妈妈快步走进来禀告:“夫人,定宁侯爷来了。”

林夫人看了一眼沙漏,这么晚了,崔祯来做什么?

“将侯爷让到堂屋去吧!”虽然天色不早了,她是崔祯的姨母,也就不用太过避讳,再说侯爷不会冒冒失失找上门,定是有什么急事。

林夫人整理了身上的衣衫,这才带着管事走了过去。

因为要捉拿那可疑之人,崔祯只随便换了件干爽的长袍,擦了擦被湖水浸湿的头发就走进了屋子。

林夫人目光落在崔祯还在滴水的发稍上:“这是怎么了?”

崔祯规规矩矩地行礼:“打扰姨母安歇了。”

虽然刚刚经过一场追击,崔祯仍旧十分镇定:“家中进了贼人,我怕姨母这边有危险,让人前来查看。”

“贼人?”林夫人不禁紧张起来,转头看向管事妈妈。

管事妈妈道:“我们院子里没听到什么动静。”

林夫人立即又想到什么:“快去大小姐那边看看。”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

崔祯道:“那贼人在湖中凫水被我发现,所以还要劳烦姨母让人查问一下,院子里有谁身上被水浸湿了。”

事关她们院子里的安危,林夫人自然不敢大意:“将院子里的人都叫出来,再让侯爷的亲随四处找找。”

人都聚齐了,崔祯让亲随去查看。

“没有人头发是湿的,”亲随进来禀告,“除了顾大小姐屋子里,其他地方我们也仔细查过了。”

林夫人吩咐道:“我已经让人去唤珠珠,等珠珠来了,你们就过去看看吧!”

不一会儿功夫,就听到外面有人道:“大小姐您慢着点走,天黑路看不清……”

说话间,穿着藕色的衣裙,散着长发的顾明珠就走了进来。

少女的眉目中含着几分的稚气,将屋子里的人都看过之后,视线径直落在了定宁侯身上:“大哥哥,你来了。”说着笑容满面的走了过去。

少女身上有股淡淡的皂豆香气,显然是刚刚沐浴过,鸦青的长发上面还泛着一丝水痕,就这样胡乱地散落地垂在那里,显得她整个人更加的弱小。

林夫人见状不禁摇头:“怎么又不肯梳头了?”

崔祯还没有说话,少女已经欢快地走了过来,小手在崔祯腰上搜罗。

“珠珠,”林夫人叫住顾明珠,“不准这样。”

少女却好像没有听到。

在顾明珠的记忆中,崔祯时常会带些饴果来送她,久而久之,顾明珠见到崔祯就会下意识地动手去讨要。

在小孩子心里,饴果永远不嫌多。

别看人人都怕崔祯,在“小孩子”顾明珠眼睛里,却没有那些忌讳和威慑,今日的崔祯好像比顾明珠记忆中的更加和善,想来想去大约是因为他接二连三痛失子女。

她这个从小到大都像个孩子的傻子,引起了他一些共情,既然如此,她也就不用客气地加以利用。

崔祯不是个好糊弄的人,方才在湖边她已经体会过了,如果不是她谨慎小心,之前又有所安排,说不得就已经被他捉住,利刃还需磨,现在的崔祯就是她最好的磨刀石,连崔祯都没有半点怀疑,她这个顾明珠才算立得住。

“珠珠,我从宣府回来的路上买了饴果,”崔祯依旧沉着脸,声音却略显得轻柔,“明日这就让人取来给你。”

顾明珠这才再次露出笑容来,好像得到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大哥哥最好了。”

顾明珠那双眼睛里虽然少了灵动,却多了单纯和纯净,让人心中不必设防,每次看到她就像是在看一个孩子。

在没见到顾明珠之前,崔祯还想着问问荷包之事,看到她之后,却觉得没有了那个必要,以顾明珠的心智,扔荷包还是扔银子都一样,只是淘气玩耍而已,不可能记得其中的细节。

“好了,好了,”林夫人不舍得责怪女儿,吩咐管事妈妈,“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带大小姐进内室里,别着了凉。”

宝瞳和管事妈妈上前劝说顾明珠,发起了小孩子脾气的她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挪动脚步。

说完这些话,顾明珠被管事带着向内室走去,到了门口她还又转头看了一眼崔祯,神情中全是对那饴果的盼望。

这就是小孩子,崔祯不禁想到自己早夭的那些孩子,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这几年他娶妻、纳妾,接连得了两男一女,却都没能长大,母亲因此疑神疑鬼,听道士说与周氏有关,想要将周氏的尸骨挖出来重新做法安葬。

这些都是小事,他无暇去管,随她们去折腾,只要他在外面稳住了大局,该有的他都会有。

崔渭带着人将整个院子里里外外都又查找了几遍,结果一无所获。

“也许没有过来这里,”崔祯站起身,“我留下几个亲随以防万一。”

林夫人点点头,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崔祯没有说,她也不方便再去询问。

崔祯和崔渭起身告辞。

出了院子,崔祯再次向周围看去,带兵打仗的人都懂得追踪,这院子是那人最好的藏身处,可那人却不在这里。

难道那人的身手竟如此之好?能够转眼就将他们甩下。

不会,以他的眼力却能看出那人的本事还做不到这一点。

崔祯道:“将整个宅子的下人都叫到校场上去,我要一个个查问。”他是回来处置这桩事的,不能第一天就让那贼人从他眼皮底下溜走。

崔家兄弟离开之后,林夫人将顾明珠唤到她屋子里。

“今天就跟母亲睡吧,”林夫人将被子盖在顾明珠身上,“不要害怕,有母亲在身边。”崔家今晚恐怕会不安生,她怕有动静吓到女儿,也不知道崔祯能不能找到那贼人。

顾明珠看着林夫人:“好,母亲护着我,我也要护着母亲。”

虽然是孩子话,但林夫人听了心里暖暖的。

……

找了一晚上,没有发现贼人的踪迹。

崔祯看着天空渐渐放亮,看向崔渭:“带着去湖里打捞吧!”虽然他知道那证据必然已经不在了,但他还想借此了解昨晚的那人。

崔渭将要离开,崔祯道:“我让你找一些侦探手段高明的人,可有眉目了?”

大哥要的人,自然不是衙门里的人手,也不是寻常探子,他们手下的斥候不比这些人差,大哥是想要那些混迹坊间,以捉拿凶徒领赏为生的人。

借这些人的手段,能得到更多消息。

崔渭道:“这两年一个叫聂忱的人帮着朝廷抓捕了不少凶徒,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帮着朝廷破获两桩大案,这次山西闹贼匪,朝廷也找了聂忱前来。”

“再看看这聂忱怎么样,可用的话,早些招揽过来,”崔祯沉吟片刻道,“我收到消息,那人也动身前来山西了,要赶在他之前摸清局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