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福运无双 第六章 皇贵妃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清穿之福运无双小说简介

《清穿之福运无双》是作者凉城心不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万岁爷请容臣妾说完,其实臣妾明白您当年的顾虑,臣妾也不曾有过怨怼,可是臣妾过不了心里的坎,午夜梦回间,臣妾总能听到福安小小的声音在说,‘额娘,女儿好难受,额娘,女儿好疼……’臣...

清穿之福运无双小说-第六章 皇贵妃病全文阅读

“万岁爷请容臣妾说完,其实臣妾明白您当年的顾虑,臣妾也不曾有过怨怼,可是臣妾过不了心里的坎,午夜梦回间,臣妾总能听到福安小小的声音在说,‘额娘,女儿好难受,额娘,女儿好疼……’臣妾夜夜难以入眠,如今这样其实也好,臣妾下去陪福安,就省的她疼了。”

康熙女儿众多,可是早年也经历过丧子之痛,那种感觉确实不好受。

“别多想,你养好身体,咱们把福安生出来。”

佟皇贵妃摇头:“那不是福安了,万岁爷,臣妾太想福安了,您就当成全……成全臣妾的私心。”

康熙没说话。

佟皇贵妃又道:“还有一件事,臣妾怕是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康熙:“你说。”

“臣妾这些年沉浸在丧女之痛,对胤禛多有疏忽,胤禛是个好孩子,也知道孝顺臣妾,只是臣妾怕是没福分照顾他了,臣妾希望等臣妾不在了,万岁爷替臣妾多照顾他两分,德妃妹妹因为早年的事,对胤禛避之不及,胤禛又是个心思细且爱藏心事的,臣妾这一去,怕是要苦了胤禛了。”

康熙想到做事板正的四儿子,确实如表妹所言。

“朕答应你就是了,胤禛也是朕的儿子,朕不会让人亏待他,你好好养病才是。”

等康熙离开后,佟皇贵妃才唤来心腹嬷嬷。

“把库房里的东西整理个单子出来,等我走了,东西送去胤禛哪里。”

嬷嬷一脸悲伤:“娘娘说什么走不走的,您只是病了,喝了点药就好了。”

“嬷嬷,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胤禛是个好孩子,这些年是我疏忽了,等我走了,你好好帮我护着他。”

佟皇贵妃回忆这一生,发现到头来,竟然只有一个养子是她最后的牵挂了。

嬷嬷红了眼眶:“奴才会帮娘娘护着四阿哥的。”

佟皇贵妃接着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说了福安小时候小小的一团,可怜又可爱,说了胤禛小时候的事……

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顺嬷嬷看着主子睡着了,给掖了掖被角才离开。

然后去整理库房去了。

她如何不明白主子大限将至,可明白是一回事,舍不得又是一回事。

胤禛那边,苏培盛过来禀报:“主子,顺嬷嬷过来了。”

“让她进来说话。”

“是”

“嬷嬷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顺嬷嬷道:“回四阿哥,娘娘一直让奴才瞒着不告诉您,可是您是娘娘唯一牵挂的人,奴才想着还是不要瞒着您,所以趁着娘娘入睡了过来跟您说一下娘娘的情况。”

胤禛自然知道佟皇贵妃情况不好,他最近也因为这事心情不好。

“嬷嬷直说。”

“娘娘心气郁结,积忧成疾,最近更是容易多想,奴才想劳烦四阿哥多陪陪娘娘。”

胤禛早就知道:“额娘情况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

“太医的意思让娘娘好生养着,至于其它的,奴才就不说了,想来四阿哥应该明白。”

胤禛哪怕无意间从太医哪里听到过,可是真正从顺嬷嬷口中再听一遍还是觉得难受。

“嬷嬷说吧,我能做什么。”

他知道养母一直放不下当年那个没活长的妹妹,太医既然说了,那肯定真的回天乏力,他伤心是真的,未来不确定也是真的,同样佟皇贵妃这些年不曾亏待他也是真的。

最后一点时间,他便极尽所能尽孝。

“四阿哥多陪陪娘娘就行,娘娘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您了。”

顺嬷嬷明白福安是娘娘的心结,所说如今这世上唯一还能让她有些触动的,怕是只有四阿哥了。

让四阿哥陪着,希望娘娘最后的时日能够放下思虑,也望娘娘奈何桥上少些不好执念,多些对人世间美好的留念。

“这是我应该做的,劳烦嬷嬷过来跟我说了。”

然后胤禛便去了乾清宫。

梁九功:“万岁爷,四阿哥求见。”

“让他进来吧!”

“是。”

胤禛进来后给康熙行礼请安。

康熙看到他就想到表妹道:“起来,说吧,这个时间过来有什么事?”

“回皇阿玛,额娘身子不适,儿子自请侍疾,还望皇阿玛恩准。”

康熙想着表妹临终前挂念是这个养子,想了想:“你既有心,朕便准了,好好陪陪你额娘,她也不容易。”

胤禛闻言,红了眼眶:“皇阿玛说的是,儿子定会好好陪着额娘。”

康熙瞧他的样子,便明白他估计已经知道表妹的情况了:“男子汉大丈夫,坚强一点,好了,回去吧!”

“是,儿臣告退。”

胤禛从乾清宫出来便去了景仁宫,然后开始侍疾。

对佟皇贵妃胤禛心底更多的是感恩,说到底他也明白,对养子,佟皇贵妃其实做的还不错,所以侍疾也是真心实意的。

佟皇贵妃有胤禛陪着,心里的郁气确实疏散了些,不过到底根子破败了,只能这样了。

转眼间胤禛侍疾了一个多月,后宫也都明白佟皇贵妃的情况怕是真的不太好,而胤禛的孝顺举动,也已经在整个宫里都传遍了。

永和宫的德妃在听一个小太监说景仁宫的事,说的不是别的,说的就是胤禛对佟皇贵妃多孝顺。

德妃听了脸色虽然没变,但是那握茶杯的手明显握的更加紧了些,指间都有些发白。

等那小太监说完,德妃立马把人打发出去了,只留个心腹伺候着。

德妃颇有些讽刺的说道:“没想到本宫倒是真生了个孝顺儿子,可惜啊!孝顺的不是本宫这个亲额娘。”

一旁侯着的嬷嬷听了就知道主子心里不好受了:“娘娘息怒,四阿哥不过是出于礼节才会对皇贵妃侍疾,再说了,看皇贵妃那样子,怕是蹦跶不了多久了,娘娘何必跟一个将死之人置气呢!”

德妃想,确实没必要跟将死之人置气,不过心里对那个从生下来她没看一眼就被抱给佟皇贵妃养的儿子越发没好感了。

在她心里,胤禛的存在就是她弱小又无能为力的证据。

他的存在一直在提醒她,当年她用孩子做了交换才得了一个贵人的名分,也因此从景仁宫的后罩房搬出来,也才有了后来接连生子和升位份。

她的一切荣耀最开始始于胤禛的出生,按理说她该挂念着这个孩子,但是事实上,她心里一直觉得胤禛是她耻辱的证据。

所以她不喜欢他,所以在听到他如此孝顺佟皇贵妃,那个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女人的消息,她总是忍不住在心里发恨。

可是她也只能在心里闷闷的发恨,因为哪怕佟皇贵妃如今病重,可能命不久矣,她仍旧高高在上,是德妃永远没办法光明正大轻蔑的对象。

“本宫累了,以后关于胤禛如何孝顺皇贵妃的事就别让人再来禀报了,至于景仁宫的哪里,本宫可等着‘好消息’传来呢!”

嬷嬷道:“根据太医院那边的情况来看,娘娘说的‘好消息’怕是很快就能传来了。”

德妃笑了一声:“那可真是太好了。”

只有佟皇贵妃死了,德妃才能把在景仁宫那段为奴为婢的卑微可怜的日子给忘了,要不然午夜梦回间她都能闻到洗脚水的味道。

她曾经给佟皇贵妃端过洗脚水,那水虽然不臭,但是记忆里的却让她恶心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