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 第六章,白衣似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小说简介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是作者佳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姐,你料定的很不错,那人了被接走了。”听客栈的老板说来接他的人都是衙门的。仔细一看是富即之人。“论他的面相和穿着装扮也不像是普普通通人。店家也没曝露你的身份吧!”洛霞摇了摇头。“那就好。”之后为什么让洛霞把人送进客栈而也不是离开医馆,是为了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

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娇小说-第六章,白衣似雪全文阅读

“小姐,你料想的不错,那人已经被接走了。”听客栈的老板说来接他的人都是官衙的。

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

“论他的面相和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店家没有暴露你的身份吧!”

洛霞摇摇头。

“那就好。”之前为什么让洛霞把人送到客栈而不是留在医馆,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一来,此人遭人绑架他的身份一定不能小觑。

二来,她也不想惹上麻烦非亲非故的谨慎一点总不会有错。

事实证明她的小心谨慎是对的。

不过,对于一个过目不忘的人来说哪怕只是浅浅的一撇都能让他印象深刻。

看着手中的画像裴珩流光溢彩的眼中闪过笑容。

细细端详后将画像缓缓收起。

“按照此画像去暗中探访,切记,不可让人知晓。”

“是,司徒大人。”

一笼白衣胜雪,明明是个肤白之人,又酷爱穿白衣,在这一巍峨的皇室中就如天外飞仙一般。

他的存在总是令人眼红嫉妒,女子都为止倾倒,男子也是又爱又恨。

他不喜奢华宴乐,也不喜官场争斗。

想要明哲保身却总是事与愿违。就是命中注定他无可选择。

大唐宫厥绵延起伏,是富丽堂皇锦衣玉食,却也是是非之所一生牢笼。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敲棒已是三更天。

洛阳城内城门紧闭,时不时有官兵来回巡逻。

现在正值太平盛世,治安很好,流民很少,街边更是不见一个乞丐。

宁静的夜晚,明亮的月色,有黑影悄悄略过屋檐快速的飞掠。

“喵呜!”原来是黑猫儿在屋顶寻找它的伙伴,一双透亮的猫眼在夜色里显得无辜而又诡异。

刑部的大牢里关押着犯罪的囚徒,看守的人正在打盹。

一双轻盈的脚步悄悄靠近,路过正在打盹的狱谇停顿了一下。

见他们没反应就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一处关押犯人的牢门前。

被打的看不清面容的囚犯原本低着头,感觉有人靠近缓缓地抬起头,一道银色闪过,囚犯的眼球突睁。

脚步无声无息的离开,再看囚犯耷拉着脑袋已经断了气。

隔日清晨

“不好啦,不好啦,有囚犯死了。”

“岂有此理,堂堂刑部监牢居然会如此轻易的就被人攻破。”

宋瑜简直要气炸了!好不容易抓到的人居然就这么被暗杀了。他还能相信谁呀?

裴珩一脸淡然,放下手中的书本,遇事之后他一直未曾入宫伴随太子左右,皇后派人来探望过,太子也来询问过。

知道他曾身中剧毒不宜过于操劳就让他安心休养。

他自然也是乐的清闲,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早就无大碍来了,倒是宋瑜每天都要来报道一回。

见他气愤不平裴珩反倒扬起唇角毫不意外。

“好了,你就别生气了,这不是你我预料之事吗?”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是...”一想到他差点丢了性命宋瑜就难以平静。

“人不死,也不见得你能问出什么来,这样一来倒是他们变得打草惊蛇了。

你想,原本没人知道这囚犯是何许人也,可是这样一来不就是不打自招吗?”

能在刑部大牢里毫无声息的杀人灭口,此人的身份昭然若揭了。

宋瑜微张嘴,见裴珩对着他眨眨眼,心里豁然开朗,俊俏的脸上浮现笑容,他怎么没想到。

真笨!

裴珩摇摇头,这兄弟啊,就是有勇无谋。不过就是他这般没有心机之人他们才能成为生死之交。

儿时的记忆犹新,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裴家和宋家原本就是世交,裴珩的父亲还在世时和宋瑜的父亲宋茲是好朋友兼同窗。

他们一起打打闹闹数十载,裴珩的武艺还是宋瑜教导的。

他们一个喜武一个喜文,宋瑜师承名门,身怀绝顶武艺,裴珩却从小是个天才,五岁就能背诵四书五经,七岁就会兵法布阵,十岁被召进宫陪伴太子。

十五岁被封为司徒。

一路来宋瑜是他的生死之交,在他多次经历危难之时都是有他在。

“对了,那天救你的人你真的没看到是谁吗?”宋瑜还是有些好奇,当时他昏迷了自然不知道是谁?可是后来不是在客栈醒了吗?

人家难道把他这么美的一位公子生生给丢弃在客栈里?

那不是...太不解风情了吗?要知道他裴大才子可是全天下女子都想要的男人呀!

见他一脸的难以置信,裴珩的眼中溢彩乍现,不过很快就一闪而过。

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肤色就连宋瑜这个男人看了都有些蠢蠢欲动,没道理人家对他的美色没有非分之想呀!

“自然是...看到了。”对于他他并不想隐瞒却也不愿多说。

“真的看见了?是男是女?多大年纪?长的怎么样?”一连串的问题只得到裴珩的一个浅笑和优雅的转身。

衣块飘逸间如仙人般的司徒大人已经转身进了内阁,幽幽的从里面飘出一句话:“瑜,我累了,你先回去吧,记得去玲珑馆问候裴麟。”

裴麟是裴珩的亲弟弟,不过,虽然是亲生的同胞兄弟性格确实天差地别。

站在玲珑馆门前,宋瑜一双浓眉紧皱着,要不是为了裴珩他也不会到这里来。

他可是正经男子,这种烟花之地对于他来说就是是非之地。

“哎呦,这位不是宋大人么?您可真是稀客呀?”

李娇娘一身暴露的酱红色纱裙,涂满丹寇的指甲在宋瑜眼前挥舞,吓得宋瑜浑身起鸡皮疙瘩。

紧紧抱住自己的宝剑,距离她三步远。

“咳咳!那个...麟公子何在呀?”

“哎呀,奴家就知道宋大人是来找麟公子的,呶!在二楼的西厢阁里呢。”

“多谢!”闪身来到二楼,顺着楼道来到了西厢阁,灵敏的耳朵听到里面的莺莺燕燕正在嬉笑玩耍,黑目低垂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了门。

突然被打扰里面正在寻欢作乐的人纷纷停止了动作,一看清门口的人随即纷纷退了出去。

“谁呀?干什么呢?美人们怎么走了?别走啊,本公子还没喝完呢?”

宋瑜一脸阴沉,想不通,裴珩那么优秀为什么会有个这么不争气的弟弟!简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同样的爹娘生的,为什么他裴麟就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不知道知识长进的纨绔子弟呢?

亏他爹娘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宋瑜无奈地过去单手提前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的裴麟,“我说麟公子,你家哥哥裴珩让我来问候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