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 001.穿越成孤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简介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是作者妖姒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东陵国京城大街,车水马龙。云归暖独自一人一人走在街上,脚步匆匆,并没有察觉到有一身影始终尾随而来在后。马车驶来,响了一阵惊叫。“撞人了!”百姓们围过去的,地上倒着两个人。“哎呀有人伤了,这可怎么办!”有一人低呼。云归暖坐站起身,看向对面的坐在地上的小姑云归暖独自一人走在街上,脚步匆匆,并未察觉有一身影一直尾随在后。。...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001.穿越成孤女全文阅读

东陵国京城大街,车水马龙。

云归暖独自一人走在街上,脚步匆匆,并未察觉有一身影一直尾随在后。

马车驶过,响起一阵惊呼。

“撞人了!”

百姓们围过去,地上倒着两个人。

“哎呀有人受伤了,这可怎么办!”有一人低呼。

云归暖坐起身,看向对面同样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小姑娘正抹眼泪,老百姓口中受伤的人是这位小姑娘。

“你手臂扭到了,还有擦伤,小心些,待会去看大夫。”云归暖撕下一截小姑娘的裙摆,帮她固定手臂。

小姑娘红着眼圈,颔首。

有一人指着云归暖,“这不是荣安侯府的那谁吗,难怪小姑娘好好的会被马车撞。”

有人接腔,“以后见到她得绕道走,不然平白无故被马车撞!”

周围一圈人露出鄙夷嫌弃的表情。

云归暖埋头帮小姑娘处理伤口,听着一句句戳她脊梁骨的话,不吭声。

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本来在执行任务,眼看就要成功,不幸死了,穿越到出门被马车撞的荣安侯府之女云归暖身上。

目前就知道这些。

明明她也被马车撞了,为什么没人在乎她的死活。

还一个劲骂她。

云归暖皱着眉,对小姑娘说道,“好了。”

小姑娘抹着眼泪走了。

“喂,她醒了,你小子走运,还好没把她撞死。”

一中年男子拍着身旁体型微胖的年轻男子。

是他撞了她?

云归暖看过去。

年轻男子对上云归暖清冷警觉的视线,脸色一变,慌慌张张拍开肩上的手,“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拨开人群,飞速跃上马车,一溜烟跑没影。

云归暖淡然收回视线,就要站起来,一用力,左脚脚踝一阵钻心的痛。

脚扭伤了!

她一屁股坐回去。

人群外,一直跟着云归暖的身影露出得意的笑,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归暖再次尝试起身,一只有力的大手伸到她面前。

“没摔疼吧。”

云归暖顺着手臂向上看去,入目是一张嘴角带笑、五官好看的脸,这人看着年纪不大,还是位少年。

“这不是长天公子吗,瑞亲王身边的亲卫!”有人认出他的身份,低呼。

“是啊,居然让长天公子扶她起来,走大运喽!”有人牙酸。

“不过瑞亲王是会好心扶人的那种人吗,奇怪了。”

云归暖定了定神,注意到少年腰间坠着一把长剑,伸向她的掌中也有薄茧,她淡然移开目光,自己强撑着站起来,“多谢。”

本能趋势她避开陌生人的好意。

更不想一来就被人议论。

长天从容收回手,“云小姐客气了,无需理会他人闲言碎语。”

他回身凶恶瞪着嘴碎之人。

“我家王爷嫌围观的路人太多,挡住了他车驾的去路。”

围观百姓齐齐噤了声。

云归暖抬眸望去,果然在人群后看到一辆马车的车顶,通体乌黑的车体,车顶四角各坠着一串饰品,车帘放下遮住车内情形,车窗窗框周围描绘着一圈金色花纹。

贵气内敛中,隐隐约约透着一丝骚气。

长天又喊一句,“还不赶紧让开!”

围观百姓赶紧让开马车前的道。

人群散开,马路畅通,云归暖看清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马车比她想象得还要高大,应是用最好的乌木打造,马车上的铜钉闪闪发亮,车前两匹通身乌黑的骏马高大体健,车夫腰背挺得笔直,不苟言笑。

浓浓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那个……”

云归暖正想道谢辞行,长天先一步开口。

“云小姐似乎脚受伤了,我送你回去吧。”他回身朝马车方向望一眼,“我家主子不介意的。”

云归暖看向马车,又看着长天,往后退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警惕陌生人的好意。

小小的一步,刺痛了围观百姓的眼。

有人看不过眼,嘟囔一声,“小瘟神哪有资格坐王爷的马车啊,她就该自己走回去。”

云归暖冷眼扫过去,吓得嘴碎之人下意识噤声。

她挺直了脊背,忍着左脚脚踝的痛楚,稳稳当当往前迈一步,用所有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好啊,多谢王爷出手相助送小女回府,小女感激不尽!”

她不想惹事,不代表可以忍受被人议论。

有人见不得她的好,她偏不遂人愿!

云归暖冷眼一瞥,刻意丢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那些人气得牙痒痒。

瑞亲王的车驾后还跟着一辆马车,似是早就备好的。

长天将云归暖扶上马车。

云归暖踩上脚凳,一步一响,就像打在那些人脸上的巴掌,啪啪作响。

更气人的是,长天亲自驾车,护送云归暖回府。

马车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云归暖屏气细听周围,很安静,车外除了一人一马,再无他人。

“小姐,侯府到了,请下马车。”

马车外适时响起长天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云归暖冷静下来,答应他。

云归暖抬手轻撩车帘,前方硕大的金字牌匾上赫然写着“荣安侯府”四个大字,遒劲有力。

侯府大门高大宽敞,气势十足,门前两尊石狮子。

云归暖放下车帘,扶着车壁慢慢下来。

“多谢你和你家主子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云归暖淡淡说道,“府里的下人会接我进去的。”

长天眼底滑过惊恐疑惑,一闪而过。

“不客气,我家主子是住在北二街的瑞亲王,那,小姐慢走,属下就送你到这。”

分别前,长天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小的药瓶递给云归暖。

“云小姐应是扭伤了脚踝,这里有一颗药,用水化开后抹在伤处,休息一晚即可。”

“多谢。”

“不必客气,要谢的话还是谢我家主子,住在北二街的瑞亲王。”长天又说了一遍。

云归暖没多想,挥别长天,一瘸一拐迈上台阶,光鲜亮丽的侯府大门没锁,门前也没人值守。

偌大的侯府,寂静得可怕,没有一丝人气,更没人出来迎接她。

按照套路,她应该是侯府中不受待见的庶女,或是被宠妾欺压嫉妒的嫡女。

她迈进高高的门槛,双脚踩上侯府方正干净的地砖。

嘀哩——

熟悉的机械启动音响起。

云归暖脸色一变,赶紧打量四周,趁着无人注意立即紧紧关上身后大门。

她的骨环芯片启动了!

不等反应,又一阵剧痛袭来,大量记忆残片涌入她的脑海,关于原主的更多记忆在她脑海中刮起一阵风暴。

她错了,她全都猜错了。

她既非嫡女也非庶女。

是孤女!

全侯府上上下下干净得只剩她一人的那种!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