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 003.热心王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是著名作家妖姒仙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一双大手及时会出现,稳稳地托住云归暖向下坠落的身子,紧随着手腕一用劲,扶着她站出来。“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云归暖意外的惊喜得眨一眨眼,是瑞亲王身边的亲卫!她猛然转过身望去,果真在街边停着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车窗窗框旁是一圈金色花纹,车窗帘子垂下,看“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003.热心王爷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阴山密档 医淑 地下大老婆 登仙令 体修之祖 汉末任逍遥 午夜都市清洁工 龙魄温心 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一双大手及时出现,稳稳托住云归暖下坠的身子,紧跟着手腕一用力,扶着她站起来。

“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

云归暖惊喜得眨眨眼,是瑞亲王身边的亲卫!

她猛地回身望去,果然在街边停着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车窗窗框旁是一圈金色花纹,车窗帘子垂下,看不见里面的人。

他帮了她两次!

云归暖定了定神,对长天道谢,“那个,多谢帮忙,若不是你及时扶住我,我又要受伤了,还有谢谢你家王爷。”

她朝马车看一眼。

突然好想看看这位“热心”王爷长什么样。

长天和蔼笑笑,“不客气,举手之劳,不知云小姐在这做什么,竟不小心摔出门。”

说着,他冷着脸恶狠狠地盯着当铺掌柜,“我看有的人骨头痒痒了,若是嫌手多的话,可以剁下来下酒!”

掌柜闻言,惨白着脸色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公子饶命啊,瑞王饶命啊,小的一时猪油蒙了心,才对云小姐出言不逊,小得该打,小得知错了,小得该打。”

说着,他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煞白的老脸上很快浮现清晰的巴掌印子。

在京城里,惹了谁都不能惹瑞王,别看瑞亲王是个不掺和朝政的闲散王爷,但他性格狠厉冷峻,下手极恨,常人根本摸不透他的心思,若不小心惹到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京城,他们见到瑞王都是绕着走。

谁知道他今天只是想赶走这个侯府小孤女而已,就被瑞王撞上了。

瑞王更是不知抽什么风,居然护着这个小瘟神。

京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这个侯府小孤女就是个瘟神,走哪克哪,走哪哪倒霉。

她先是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又把侯府散了。

她在京城里去过的店,隔段时间要么就是倒闭了,要么就是老板病了,再或者就是老板家里出事,不得不离开京城。

反正她走到哪,哪倒霉就是。

这不,她今天找上门,他就被瑞王的侍卫教训了。

掌柜一下一下抽着自己巴掌,根本不敢停,连力道都不敢轻缓些许,抽巴掌事小,保命要紧。

长天转过头,任由掌柜在一旁疯狂抽自己巴掌,他收敛起凶恶的表情,和善地笑着问云归暖,“云小姐太过仁慈了,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对了,云小姐来徐记当铺是要典当什么东西吗?”

云归暖颔首,“是有一样东西想典当出去。”

不过她不是仁慈到被人欺负还不还手,是还没搞清楚状况没来得及还手。

谁知道这掌柜一见到她就跟抽风一样,疯狂赶她出门。

长天温声说道,“如果云小姐不介意的话,能让在下看看云小姐典当的物件吗?”

云归暖颔首,这没什么好遮掩的,她借着从袖袋中掏东西的掩护,从骨环中取出金簪,递到长天面前,“就是这个。”

长天一看到金簪,脸色变了变,只是一瞬,他面上立即恢复笑意,快得没让任何人察觉,“最近我家王爷在寻找一些喜欢的金器把玩,如果云小姐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家王爷看看这只金簪吗?”

云归暖没意见,“可以。”

反正她是用这支金簪换钱,找谁换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拿到足够的钱。

长天从怀中取出一条帕子,小心翼翼地捧起金簪,快步跑到马车边,将金簪递进去,之后不知两人说了什么,长天连连颔首,很快又跑回来。

回来时,他手里没有拿金簪。

“云小姐,王爷请你过去细谈。”

云归暖走到车窗边,一股强烈的气势压迫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明明不畏惧这位王爷,心脏却狂跳不止。

她娇小的身子立在高大深沉的马车边,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她才发觉她身上的衣衫都是旧旧的,连马车上的车漆都比不过。

感谢瑞亲王不嫌弃她,两次出手相助,感谢感谢,好人一定有好报!

“你想用金簪换多少钱?”

车帘后传来好听的嗓音,温厚间带着三分慵懒,像三月春光时的好眠。

云归暖耳朵滚烫,“那个,给王爷请安,既然王爷看得上我这支簪子,就请王爷开个价吧,小女相信王爷的眼光。”

一番话言辞恳切,挑不出毛病。

车帘后传来一声轻笑,轻得几乎听不见。

云归暖蹙眉踮了踮脚,凑得离窗户近些。

忽又听车帘后的人说道,“两千两银子换你这支簪子,不过本王不要你的簪子,只是暂时借来赏玩罢了,你何时能再凑够两千两银子,何时来王府将簪子赎回去便是。”

两千两银子借个簪子出去供人赏玩,这买卖值。

云归暖当即答应,“可以,多谢王爷赏脸。”

她得赶紧琢磨琢磨,怎样用这两千两更快地赚到更多钱。

“不过嘛,有件麻烦事……”车帘后语气一转。

云归暖心神一凛,不会还有一堆苛刻的条件吧。

她冷静下来,说道,“王爷请说。”

马车里的人顿了顿,才说道,“本王今日只带了一千两,我们可以先立下字据,明日你到王府取余下的一千两。”

云归暖蹙眉,不能立即取到全部的两千两啊。

这王爷会不会骗她。

“怎么,怕本王骗你?”马车里传来一阵轻笑。

云归暖心虚地摸摸鼻子,“王爷误会了,小女只是在想明日何时登门拜访比较方便。”

马车里又是一声轻笑。

车窗帘子掀开一条缝,“你觉得可以,就画押吧。”

一只如玉的手探出车帘,两根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两张契约书。

云归暖盯着这只手,咽了口唾沫,她接下契约书,稍稍踮起脚往里看。

白皙的手腕,往下隐隐可见手臂的线条,衣服上的金线泛着光,再往里……

啪——

车帘重重落下,一阵劲风扇在云归暖脸上,卷起轻淡好闻的木质香。

沉稳,禁欲,上头。

云归暖清醒过来,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正要道谢,一声怒吼冲到耳边。

“云归暖!你又做了什么好事!这么多人盯着你!”一年轻男子跳下马车冲过来。

满脸愤怒,恨不得把云归暖生吞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简介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是作者妖姒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一双大手及时会出现,稳稳地托住云归暖向下坠落的身子,紧随着手腕一用劲,扶着她站出来。“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云归暖意外的惊喜得眨一眨眼,是瑞亲王身边的亲卫!她猛然转过身望去,果真在街边停着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车窗窗框旁是一圈金色花纹,车窗帘子垂下,看“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003.热心王爷全文阅读

一双大手及时出现,稳稳托住云归暖下坠的身子,紧跟着手腕一用力,扶着她站起来。

“一日不见,云小姐怎么又摔了。”

云归暖惊喜得眨眨眼,是瑞亲王身边的亲卫!

她猛地回身望去,果然在街边停着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车窗窗框旁是一圈金色花纹,车窗帘子垂下,看不见里面的人。

他帮了她两次!

云归暖定了定神,对长天道谢,“那个,多谢帮忙,若不是你及时扶住我,我又要受伤了,还有谢谢你家王爷。”

她朝马车看一眼。

突然好想看看这位“热心”王爷长什么样。

长天和蔼笑笑,“不客气,举手之劳,不知云小姐在这做什么,竟不小心摔出门。”

说着,他冷着脸恶狠狠地盯着当铺掌柜,“我看有的人骨头痒痒了,若是嫌手多的话,可以剁下来下酒!”

掌柜闻言,惨白着脸色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公子饶命啊,瑞王饶命啊,小的一时猪油蒙了心,才对云小姐出言不逊,小得该打,小得知错了,小得该打。”

说着,他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煞白的老脸上很快浮现清晰的巴掌印子。

在京城里,惹了谁都不能惹瑞王,别看瑞亲王是个不掺和朝政的闲散王爷,但他性格狠厉冷峻,下手极恨,常人根本摸不透他的心思,若不小心惹到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京城,他们见到瑞王都是绕着走。

谁知道他今天只是想赶走这个侯府小孤女而已,就被瑞王撞上了。

瑞王更是不知抽什么风,居然护着这个小瘟神。

京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这个侯府小孤女就是个瘟神,走哪克哪,走哪哪倒霉。

她先是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又把侯府散了。

她在京城里去过的店,隔段时间要么就是倒闭了,要么就是老板病了,再或者就是老板家里出事,不得不离开京城。

反正她走到哪,哪倒霉就是。

这不,她今天找上门,他就被瑞王的侍卫教训了。

掌柜一下一下抽着自己巴掌,根本不敢停,连力道都不敢轻缓些许,抽巴掌事小,保命要紧。

长天转过头,任由掌柜在一旁疯狂抽自己巴掌,他收敛起凶恶的表情,和善地笑着问云归暖,“云小姐太过仁慈了,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对了,云小姐来徐记当铺是要典当什么东西吗?”

云归暖颔首,“是有一样东西想典当出去。”

不过她不是仁慈到被人欺负还不还手,是还没搞清楚状况没来得及还手。

谁知道这掌柜一见到她就跟抽风一样,疯狂赶她出门。

长天温声说道,“如果云小姐不介意的话,能让在下看看云小姐典当的物件吗?”

云归暖颔首,这没什么好遮掩的,她借着从袖袋中掏东西的掩护,从骨环中取出金簪,递到长天面前,“就是这个。”

长天一看到金簪,脸色变了变,只是一瞬,他面上立即恢复笑意,快得没让任何人察觉,“最近我家王爷在寻找一些喜欢的金器把玩,如果云小姐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家王爷看看这只金簪吗?”

云归暖没意见,“可以。”

反正她是用这支金簪换钱,找谁换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拿到足够的钱。

长天从怀中取出一条帕子,小心翼翼地捧起金簪,快步跑到马车边,将金簪递进去,之后不知两人说了什么,长天连连颔首,很快又跑回来。

回来时,他手里没有拿金簪。

“云小姐,王爷请你过去细谈。”

云归暖走到车窗边,一股强烈的气势压迫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明明不畏惧这位王爷,心脏却狂跳不止。

她娇小的身子立在高大深沉的马车边,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她才发觉她身上的衣衫都是旧旧的,连马车上的车漆都比不过。

感谢瑞亲王不嫌弃她,两次出手相助,感谢感谢,好人一定有好报!

“你想用金簪换多少钱?”

车帘后传来好听的嗓音,温厚间带着三分慵懒,像三月春光时的好眠。

云归暖耳朵滚烫,“那个,给王爷请安,既然王爷看得上我这支簪子,就请王爷开个价吧,小女相信王爷的眼光。”

一番话言辞恳切,挑不出毛病。

车帘后传来一声轻笑,轻得几乎听不见。

云归暖蹙眉踮了踮脚,凑得离窗户近些。

忽又听车帘后的人说道,“两千两银子换你这支簪子,不过本王不要你的簪子,只是暂时借来赏玩罢了,你何时能再凑够两千两银子,何时来王府将簪子赎回去便是。”

两千两银子借个簪子出去供人赏玩,这买卖值。

云归暖当即答应,“可以,多谢王爷赏脸。”

她得赶紧琢磨琢磨,怎样用这两千两更快地赚到更多钱。

“不过嘛,有件麻烦事……”车帘后语气一转。

云归暖心神一凛,不会还有一堆苛刻的条件吧。

她冷静下来,说道,“王爷请说。”

马车里的人顿了顿,才说道,“本王今日只带了一千两,我们可以先立下字据,明日你到王府取余下的一千两。”

云归暖蹙眉,不能立即取到全部的两千两啊。

这王爷会不会骗她。

“怎么,怕本王骗你?”马车里传来一阵轻笑。

云归暖心虚地摸摸鼻子,“王爷误会了,小女只是在想明日何时登门拜访比较方便。”

马车里又是一声轻笑。

车窗帘子掀开一条缝,“你觉得可以,就画押吧。”

一只如玉的手探出车帘,两根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两张契约书。

云归暖盯着这只手,咽了口唾沫,她接下契约书,稍稍踮起脚往里看。

白皙的手腕,往下隐隐可见手臂的线条,衣服上的金线泛着光,再往里……

啪——

车帘重重落下,一阵劲风扇在云归暖脸上,卷起轻淡好闻的木质香。

沉稳,禁欲,上头。

云归暖清醒过来,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正要道谢,一声怒吼冲到耳边。

“云归暖!你又做了什么好事!这么多人盯着你!”一年轻男子跳下马车冲过来。

满脸愤怒,恨不得把云归暖生吞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