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 004.明日王府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简介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是作者妖姒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归暖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裂出几道缝,随着更年轻男子的靠近了,隙缝“啪”一下崩碎,碎屑飞溅,一段记忆飞出。云归暖盯着男子的脸色变了变。这人竟然是原主的未婚夫,现今圣上的七皇子,七殿下萧齐祐!云归暖的眸色冷了几分,原主有未婚夫,却过得那么惨,小小年云归暖盯着男子的脸色变了变。。...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小说-004.明日王府见全文阅读

云归暖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裂开一道缝,随着年轻男子的靠近,隙缝“啪”一下崩裂,碎屑横飞,一段记忆飞出。

云归暖盯着男子的脸色变了变。

这人居然是原主的未婚夫,当今圣上的七皇子,七殿下萧齐祐!

云归暖的眸色冷了几分,原主有未婚夫,却过得那么惨,小小年纪死了父母散了王府,孤女一个没有任何帮衬,可见这未婚夫对她根本不上心。

便宜未婚夫,不要也罢。

“小女为何在这,七殿下不知吗?”云归暖挺直身板,冷声反问。

若非困难到揭不开锅,她也不会拿金簪出来当。

萧齐祐在马车上看到云归暖后,以为她又惹事了,赶紧叫停马车冲下来兴师问罪。

没想到反被云归暖质问,他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云归暖嫌弃地别开目光,“若七殿下没事,别来打扰我。”

她和瑞王爷的交易还没完成,钱还没到手。

萧齐祐被云归暖一呛,脸一阵红一阵白,以前她在他面前总是唯唯诺诺,今天居然敢顶撞他!

旁边这么多人围观,他不能被她扫了脸面。

“喂,哑巴了还是傻了。”萧齐祐吼云归暖,“你又做了什么好事在这丢人现眼!”

云归暖拿着瑞王给她的契约仔细阅看,眼皮抬也不抬。

这便宜未婚夫要不得,得找机会把婚约退了。

萧齐祐觉得自己的脸被云归暖当着平民的脸扔到地上踩了又踩,脸色阴沉难看得不行,特别是发现云归暖津津有味盯着两张破纸都不搭理他,气得要炸。

他一步上前去抓云归暖手中的契约书。

云归暖灵巧转身躲过。

萧齐祐方才的动作,惹起一阵议论,他眉头高高皱在一起,拳头攥紧,恶狠狠盯着云归暖。

“嗯哼。”马车里的人重重咳嗽一声。

萧齐祐顺势看过去,脸色大变,赶紧温顺共从地行礼,“皇叔。”

蔫耸蔫耸的,全没了方才的气势。

云归暖眼观鼻鼻观心,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原来萧齐祐怕瑞王。

马车里又没了动静。

萧齐祐弯着腰,疑惑抬眸,“皇叔?”

“大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着一弱女子大吼大叫,有失风度,有损我皇家颜面!”嗓音冰冷严厉。

萧齐祐腰弯得更低,“皇叔教训得是,只是她最近实在可恶,做起傻事来变本加厉,实在丢脸,若侄子再不好好教训教训她,她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他说的是事实,皇叔不能骂他。

瑞王冷哼一声,“平日里对她不闻不问,她遇到麻烦又出来大吼大叫,你哪来这么厚的脸皮,本王都为你感到羞耻!好好牢记你的身份,别在外面丢脸!”

萧齐祐撇撇嘴,不以为意。

让他注意什么身份,他又不是自愿成为他未婚夫的,但既然他们有婚约在身,不管成没成亲,他就有资格管她。

大不了等皇叔走后他再教训她。

“别以为本王不知你心里想什么,回去好好反省,没反省清楚别出现在本王面前!”瑞王赶人。

萧齐祐不服,还要辩驳,“可是皇叔……”

“三!”瑞王倒数。

不用多数一个数,萧齐祐摸摸鼻子,灰溜溜走人,临走前不忘狠狠瞪云归暖一眼。

皇叔今天抽的什么风,居然护着她,他还是他的亲侄子吗?

云归暖冲着马车道谢,“多谢王爷解围,我们方才说到哪了?”

萧齐祐得感谢瑞王,若他再敢找茬,她定将他骂个狗血淋头不知颜面是何物。

马车里又递了张一千两银票出来。

云归暖从善如流接下银票,在一式两份的契约书上按上手印,将其中一张递给瑞王。

钱到手!

“那,明日王府见?”云归暖说道。

马车里没有回应。

当铺前,掌柜的脸肿得跟猪头一样,他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不断扇自己的脸,停不下来。

云归暖走后,长天喊住他,“行了!”

掌柜已经麻木,依旧机械地扇自己巴掌。

长天作势拔剑。

掌柜跟回魂一般,磕头求饶,“公子饶命啊,小的知错了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小姐了!”

长天冷哼一声,“今日看在王爷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一命,你记着点教训。”

他利剑出鞘,在掌柜两手手背上各划了把叉。

“你好自为之吧。”

掌柜连连磕头,鲜血糊了他满脸满手,“多谢王爷饶命,多谢王爷饶命!”

云归暖得了银票往回走,路上她心里盘算着,用这笔钱做什么营生比较好。

远远地,她发现侯府大门前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

“你们在干嘛!”她声音清脆。

围观百姓见她回来了,很自觉让开一条道。

顺着让开的道看过去,有一人倒在门前台阶上,衣衫破旧,不知死活。

云归暖眼皮一跳,三两步跳上前,一摸脉搏,还活着,二看面色,很虚弱。

在云归暖检查情况的时候,旁边又议论开。

“你瞧瞧,什么是瘟神,这就是,好端端的人踩上她家台阶,突然一下就倒了,你说邪门不邪门。”

“你亲眼看到啦?”

“那是当然,我亲眼看着这小子直挺挺地走在大街上,步履生风,气色好得很,他走到这大门前的时候,就像被黑白无常勾了魂,突然倒下去不省人事,成了现在这样子。”话里添油加醋不少。

云归暖冷笑一声,这人身形瘦弱,气虚无力,应是长期饥饿导致,脸色苍白,面颊发烫,某种原因导致的发热。

再看他衣着破旧,脚上的鞋磨损严重,能大致推断出他是长期漂泊居无定所的小乞丐,今日偶然走到她家门前,身子实在撑不住晕了过去。

云归暖扭头冲着人群大吼,“别看热闹了,去请大夫!”

人倒在面前见死不救,瞎议论什么!

人群中一阵喧闹,没人动。

云归暖看着小乞丐稍显稚嫩的脸,把着他的脉,眉心微拧,她只会急救,不会医病,更没有药,只有大夫才能救他的命。

她以前是做过不少取人性命的任务。

但她不会见死不救。

她指着最前排两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你们两个,帮我把他抬进去,还有你,去请大夫。”

又指了个看着腿脚利索的少年。

少年听了话,一溜烟跑开请大夫去了。

那两个健硕的男子站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不敢动。

这可是瘟神的家啊,进去了会沾染不幸。

“大男人磨叽什么,快来帮忙!”云归暖怒了,冲着他们大吼,“人命关天的事,还惦记着那点小心思呐!”

两人心虚地摸摸鼻子,上前抬着小乞丐进了侯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