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中的荆棘蔷薇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中的荆棘蔷薇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乱世中的荆棘蔷薇,乱世中的荆棘蔷薇小说是著名作家蛇蝎夜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斓月殿林绾柚结束了了晚上冗杂很沉重的礼数,在殿中耐心的等待着君王第一次大驾光临。心中忐忑不安,林绾柚曾答应下来过林渊,誓死保卫也要保全自己的少女之身,林绾柚缓缓地又低头,望着自己手中握着的簪子,慢慢的的藏到了衣袖中。“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宏亮的声音。“你们且退下“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洪亮的声音。。...

乱世中的荆棘蔷薇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阴山密档 医淑 地下大老婆 登仙令 体修之祖 汉末任逍遥 午夜都市清洁工 龙魄温心 未来之萌妻等等我


斓月殿

林绾柚结束了一天繁杂沉重的礼数,在殿中等待着君王第一次驾临。心中忐忑不安,林绾柚曾经答应过林渊,誓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少女之身,林绾柚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簪子,慢慢的藏到了衣袖中。

“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洪亮的声音。

“你们且退下,今日孤与新后已经累了一天,暂且不需要你等伺候在侧。”侍人纷纷低下头,慢慢退去。

男人慢慢的朝林绾柚的方向走来,坐在了离林绾柚不远处的茶案庞。

“要喝点解酒茶吗?”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些许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的魅惑,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听在我的耳中,都仿佛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尝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袅袅的茶香弥漫着,温热的液体体贴的从口中划入喉咙,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林绾柚没有说话,默默的咬着嘴唇。

男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突然抓起林绾柚纤弱的手腕,那根藏在衣袖间的簪子,不慎掉落,男人看着林绾柚冷笑着说道,“这就是左相大人家教出的好女儿是吗?还是说这就是左相大人要送给孤的贺礼?”

林绾柚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主上,我...”林绾柚差一点就将自己的要守护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不能说出的话全盘托出,一旦说出,定会连累整个家族。

男人松开了林绾柚的手,离开了床榻前,“中殿,难道侍寝的规矩没有教给过你吗?”

林绾柚不知所措,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朝男人走去。林绾柚将手搭上了男人的肩膀,准备帮男人褪去衣衫。

“罢了,孤并不喜欢勉强,还有既然已经成为孤的中殿了,以后也不要再自称是我了,孤不想让别人对孤万里挑一的中殿指指点点说是没有规矩。”

“妾身知道了。”林绾柚慢慢恢复了平静。

“孤累了,今日是孤与中殿的大喜之日,孤会留宿在你这,”男人脱下了喜服,自顾自的走到了林绾柚的床榻前,躺了下去。留林绾柚孤零零的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别傻站着了,你难道打算要在那站一宿吗,快过来吧,孤说过今夜不与你行鱼水之欢,遍不行,不要那么畏惧孤。”

林绾柚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想着,若不是心中早已住进了一个人,也许自己真的就会接受与生俱来的命运,成为一名正职的中殿,与眼前的这个男人生同寝,死同穴。林绾柚背对着男人坐了下来,缓缓褪去身上的喜服,躺倒了男人的身旁。这一夜,林绾柚过的忐忐忑忑,未敢入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了殿阁中,那第一缕阳光总那么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

男人起身,望向身旁眼角有泪痕的林绾柚,轻轻拂去林绾柚的眼泪。

林绾柚惊醒,男人不知是否是自己的这一动作幅度过大才会弄醒了林绾柚,将手抽了回来。

“妾身失仪了,望主上见谅。”

“无妨,伺候孤穿衣吧,今天你也该接受这宫里内命妇的朝拜。”

“妾身知道了。”

“孤会为你安排一位伺候过王太妃的老成嬷嬷教你宫中事物。”

“妾身谢过主上,时辰不早了,妾身伺候您更衣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中的荆棘蔷薇小说简介

《乱世中的荆棘蔷薇》是作者蛇蝎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斓月殿林绾柚结束了了晚上冗杂很沉重的礼数,在殿中耐心的等待着君王第一次大驾光临。心中忐忑不安,林绾柚曾答应下来过林渊,誓死保卫也要保全自己的少女之身,林绾柚缓缓地又低头,望着自己手中握着的簪子,慢慢的的藏到了衣袖中。“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宏亮的声音。“你们且退下“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洪亮的声音。。...

乱世中的荆棘蔷薇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斓月殿

林绾柚结束了一天繁杂沉重的礼数,在殿中等待着君王第一次驾临。心中忐忑不安,林绾柚曾经答应过林渊,誓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少女之身,林绾柚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簪子,慢慢的藏到了衣袖中。

“王上到!”门外传了宦官洪亮的声音。

“你们且退下,今日孤与新后已经累了一天,暂且不需要你等伺候在侧。”侍人纷纷低下头,慢慢退去。

男人慢慢的朝林绾柚的方向走来,坐在了离林绾柚不远处的茶案庞。

“要喝点解酒茶吗?”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些许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的魅惑,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听在我的耳中,都仿佛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尝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袅袅的茶香弥漫着,温热的液体体贴的从口中划入喉咙,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林绾柚没有说话,默默的咬着嘴唇。

男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突然抓起林绾柚纤弱的手腕,那根藏在衣袖间的簪子,不慎掉落,男人看着林绾柚冷笑着说道,“这就是左相大人家教出的好女儿是吗?还是说这就是左相大人要送给孤的贺礼?”

林绾柚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主上,我...”林绾柚差一点就将自己的要守护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不能说出的话全盘托出,一旦说出,定会连累整个家族。

男人松开了林绾柚的手,离开了床榻前,“中殿,难道侍寝的规矩没有教给过你吗?”

林绾柚不知所措,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朝男人走去。林绾柚将手搭上了男人的肩膀,准备帮男人褪去衣衫。

“罢了,孤并不喜欢勉强,还有既然已经成为孤的中殿了,以后也不要再自称是我了,孤不想让别人对孤万里挑一的中殿指指点点说是没有规矩。”

“妾身知道了。”林绾柚慢慢恢复了平静。

“孤累了,今日是孤与中殿的大喜之日,孤会留宿在你这,”男人脱下了喜服,自顾自的走到了林绾柚的床榻前,躺了下去。留林绾柚孤零零的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别傻站着了,你难道打算要在那站一宿吗,快过来吧,孤说过今夜不与你行鱼水之欢,遍不行,不要那么畏惧孤。”

林绾柚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想着,若不是心中早已住进了一个人,也许自己真的就会接受与生俱来的命运,成为一名正职的中殿,与眼前的这个男人生同寝,死同穴。林绾柚背对着男人坐了下来,缓缓褪去身上的喜服,躺倒了男人的身旁。这一夜,林绾柚过的忐忐忑忑,未敢入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了殿阁中,那第一缕阳光总那么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

男人起身,望向身旁眼角有泪痕的林绾柚,轻轻拂去林绾柚的眼泪。

林绾柚惊醒,男人不知是否是自己的这一动作幅度过大才会弄醒了林绾柚,将手抽了回来。

“妾身失仪了,望主上见谅。”

“无妨,伺候孤穿衣吧,今天你也该接受这宫里内命妇的朝拜。”

“妾身知道了。”

“孤会为你安排一位伺候过王太妃的老成嬷嬷教你宫中事物。”

“妾身谢过主上,时辰不早了,妾身伺候您更衣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