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捉妖司 第五章肩头有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唐捉妖司小说简介

《大唐捉妖司》是作者雪儿格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泽想破口大骂。这货说话的怎么不经大脑,他是案情推理,这又也不是算卦的,娇俏在屋檐下,没资格放狠话。“还请不良影响帅,容我看一下现场。”不良影响帅没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凑到近前。“徐帅让属下跟随他过去的吧?”不良影响帅摆一摆手。“你们在外面等侯,我带他进来。”说着,就这货说话怎么不经大脑,他是案情推理,这又不是算命的,可人在屋檐下,没资格放狠话。。...

大唐捉妖司小说-第五章肩头有人全文阅读

周泽想骂娘。

这货说话怎么不经大脑,他是案情推理,这又不是算命的,可人在屋檐下,没资格放狠话。

“还请不良帅,容我看一下现场。”

不良帅没说话,那个黑衣人凑到近前。

“徐帅让属下跟着他过去吧?”

不良帅摆摆手。

“你们在外面等候,我带他进去。”

说着,就要朝着周泽摆手,总拎着着实挂不住脸,周泽赶紧学着黑衣人的动作,躬身施礼。

“既然来了都亭西驿,请不良帅稍安勿躁,我需要四下看看,推理毕竟不是算命,我需要好好观察,才能验证之前的推理是否成立,况且要看一下,凶手是否留下蛛丝马迹。”

不良帅一挥手,所有黑衣人四散开来,他一脸笃定地缓缓说道:

“谅你也不敢逃。”

周泽没废话,仔细开始观察四周。

手上的捆仙绳与不良帅之间,竟然能自动拉开距离,似乎还是伸缩的。

外面围墙和大门没什么好看的,直接迈步进入院内。

院子很大,几排房屋仿佛兵营一般,正对面是一个大厅,应该是宴请与会谈的所在。

院子中间的砖石上,被白灰洒出一个区域,从形态就能感受到,那些人的尸体应该都是摆放在此。

如此大的一个空间,即便拎着一百多人的尸体来回搬运也不是容易的事儿。

能让不良帅疑惑,至少凶手不是他那样的人,并非用术法怪力来完成一切,那么杀人、放血绝对不会太远。

蹲在圆圈内,周泽放眼望去,高耸的只有一个旗杆,上面没有悬挂旗子,周泽凑近围着旗杆转了一圈。

此时,不良帅凑了过来。

“旗杆上没有血迹,整个都亭西驿我们都查验过,一滴血都没有。”

周泽没说话,心下有些着急,没有血迹,如若查看指纹,比对工作又太繁杂,时间也不允许,工具更是匮乏。

这里一定有些什么精巧的设计,是自己没发现的,能是什么呢?

这旗杆的位置有些太居中了,似乎......

周泽伸手放在旗杆上,看不到问题,只能触摸一下,上下仔细摸了一遍,后面的不良帅看得有些不耐。

“你有完没......”

后面的完字没出口,周泽的手指触摸到旗杆上一块非常光滑冰凉的位置,他用力一戳,底下出现骨碌碌一阵响声。

周泽还没想明白,不良帅已经抓着他跳出两步远。

旗杆下方靠近白灰圆圈的位置,十一二平米大的砖石直接朝下移动,随后左右分开,黑漆漆的一个洞出现在眼前。

周泽呆住了,赶紧朝着不良帅摆手,这玩意说不清啊!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这旗杆上有一块看着是木头,摸着冰凉凉的,我就戳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机关。”

不良帅没有理会周泽,探头朝下方看了一眼,一脸诧异地回头看向周泽,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让他都如此震惊。

周泽深吸一口气,走过去两步,探头朝下看了一眼。

四个包裹严实的大瓮出现在下方,周遭撒了很多沙土,不过零星的位置还是有血迹甩溅上。

周泽兴奋的不行,卧槽竟然蒙对了。

呸不对,是推理成功,凶手这是没机会搬走。

“快快快下去看看,闻着是血。”

不良帅没动,只是吹了一声口哨,几个黑衣人闪现,刀已出鞘一脸杀气,周泽赶紧闭嘴。

“下去看看。”

“喏。”

马潮第一个窜下去,落地跟猫一样,没有一丝声音。

不过片刻就跳了上来,手中抱着一个铜盆,里面有些灰烬,他的身后仿佛带着黑色的烟尘悬着。

瞥了一眼周泽,目光有些复杂。

“回禀徐帅,下面是四口大瓮,全部是人血,此时已经凝结,没有别的出口,地上丢着几个铜盆,只有这个残存一些灰烬。”

周泽催促道:

“有残存就好,赶紧让仵作验一下,是不是一样的毒物,守军和使团不是吸入奚毒的毒烟,如若这个是奚毒灰烬......”

不良帅没有那么激动,手上的捆仙绳一下子收紧,周泽直接被扯过去,瞬间周泽闭上嘴。

不良帅呵呵笑了两声,皮肉都没有牵动,围着周泽转了两圈,看着地上的坑说道:

“这毒不用查验,是奚毒没错,不过你清楚,这些证据不足以解除你的嫌疑。”

周泽坐在地上,看了一眼太阳,一阵无力感让他有些失去方向。

他明白,这样说算是客气,如若有心人栽赃,说这一切都是他指使,还真的是说不清。

毕竟他现在是最大的嫌疑,父亲失踪,找到这些,只能证明此案非妖孽所为,普通人就可以完成。

等等......

普通人就可以完成?

似乎整件案子都在围绕是妖孽,还是普通人作案。

现在回过头来想,似乎有些刻意为之,这些捉妖人不是白给的,选择月食的时候行动,是因为之前的铺垫,这时候的防务看着最紧张,其实也只是对宫城内,对外是最为松懈。

毕竟,都亭西驿内外已经被清理干净,察觉到不对,想要报信,这里也已经处理完毕。

此时丢出来半是疯魔的张兴全,再带走周毅夫,杀了他全家,将案子复杂化,所有人的目光,都会盯在妖孽作祟这四个字上。

也就是说,最初自己分析的受益人,只是表象,打仗对谁有利?

“西周最初主战还是主和?”

不良帅没废话,也蹲在周泽身侧。

“被我军俘获的鹿王主战,他是西周最为骁勇的一个统帅,毕竟西周女皇登基不久,这个鹿王是她的堂弟,还手握重兵,对其十分依赖,这次和亲也是给鹿王求娶王妃。”

“堂弟?手握重兵!一个如此威胁,怎会十分依赖?”

周泽眯起眼,接着说道。

“之前不良帅说,西周人擅控心术,与捉妖师可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们行动是否能留下妖气?”

马潮站在一旁有些气不过,看了一眼阳光哼了一声。

“徐帅,时辰快到了,解答这些毫无痛痒的问题,何时才能抓到凶手,属下觉得还是押送人犯回天牢比较稳妥。”

周泽微微带着笑意,瞥了一眼不良帅。

“不良帅御下有方啊!”

扑通一下,马潮跪伏在地,脸色惨白,周泽没有看清他怎么出手的。

“谢徐帅教诲,属下知错了。”

不良帅仿佛没看见,接着看向周泽。

“西周国师掌控一批影卫,武力功夫一般,但是这些人操控人心能力非凡,虽然他们不是妖孽鬼怪,可只要使用控心术,翌日此地捉妖师也无法感知。”

“国师可听命于女皇?”

不良帅一顿,这个问题不算好回答。

“理应是。”

周泽微微颔首,理应是可不是肯定的答案,一个掌控军权的王爷,怎么会任其宰割。

侧身看向都亭西驿的大门口,这里距离门前足有七八十米,站在门前都不一定能听清里面的动静。

“最外围盯着此地的不良人有几人,可跟随而来?”

周泽目光扫过周围的黑衣人,那个马潮背对着他。

周泽刚要将目光移开,马潮的肩头,突然出现了一个肥硕的虚影,目测那身影足有二百多斤,翘着二郎腿。

周泽呼吸一滞,揉揉眼睛,虚影并未消失,笸箩大的头颅转过来,盯着周泽阴森森地笑了,一口大黄牙露出来。

凑到马潮耳边,竟然开口说话。

“休要躁动,稳住心神,他们在这里探查不出你的气息,鹿王已经安排人明日开战,只要过了今日,一切都恢复平静,记住你是鹿王的骄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