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捉妖司 第六章你死了我怎么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唐捉妖司小说简介

《大唐捉妖司》是作者雪儿格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与此同时,马潮扭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几眼周泽,依旧带着一脸的轻蔑,叫着人想再打开紧紧包裹大瓮的油布。周泽瞥了几眼不良影响帅,他好像看不见马潮肩头的肥壮男,而已朝外看一看,提问着周泽的问题。“值岗的不良影响人总共四个,此刻就在门外,你会觉得他们有问题?”这到周泽瞥了一眼不良帅,他似乎看不到马潮肩头的肥硕男,只是朝外看看,回答着周泽的问题。。...

大唐捉妖司小说-第六章你死了我怎么办?全文阅读

与此同时,马潮转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周泽,依旧带着满脸的不屑,叫着人想要打开包裹大瓮的油布。

周泽瞥了一眼不良帅,他似乎看不到马潮肩头的肥硕男,只是朝外看看,回答着周泽的问题。

“值守的不良人一共四个,此刻就在门外,你觉得他们有问题?”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那个肥硕男,绝对不是人,毕竟身体都是虚影,坐在马潮的肩头,衣袍都没有褶皱,这不是猫妖那类物种。

不良帅抓着猫妖的时候,是有实体的,难不成这是鬼魂?

周泽怕了,指尖冰冷。

他咬着后槽牙,肥硕男所言变相说明,此刻马潮内心的恐慌,这不单单是身份的问题,实力的悬殊才是恐惧的根源。

他在下面急着撤去油布,难道上面有什么?

周泽瞥了一眼不良帅,没说话只是拽了拽捆仙绳,朝着下方的大瓮挑了一下眉。

“那几个人还是叫进来吧,我想问几句话可否?”

不良帅似乎带着疑惑,不过并没有质问周泽。

“马潮将那四人带来!”

下方的马潮,动作一顿。

赶紧纵身上来,朝不良帅施礼,快步走出都亭西驿。

肩头那个肥硕男,此时已经趴在马潮背上,语气都急了几分。

“说了你别慌,那四人背锅不是更好,徐功竹当了不良帅这么多年,没你想的那么聪慧,他就是一根筋,够执着罢了,不然早就是捉妖天师了,怎么会还是五级。

这件事更不会牵扯不到琅琊王,大唐的老皇帝老了,没了年轻的那股子狠劲儿,希望看到兄友弟恭,还以为琅琊王远在千里之外过着逍遥日子,谁能将此事与其联系?

至于那个硬骨头,已经死透透了,安安稳稳地藏在琅琊王的府邸,京城防务松懈一些,将他丢在战场上,这不是坐实了此事是他所为,你心里一遍遍想着,是唯恐此事不败露吗?”

没想到不良帅叫徐功竹,这么一个名字,在后世分分钟能被人玩儿坏。

此时,马潮的身影已经远去。

他们的对话,周泽听不清了,不过肥硕男虽然身形半透明,但身上的衣衫似乎都被汗打湿。

能感受马潮的紧张,了解他的内心所想,随着马潮的紧张,他竟然浑身是汗。

难道......这是他的心鬼?

周围这么多人,一个个身上可没有坐着心鬼。

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一代人,今天已经让他感受太多的不可思议,这个判断反倒让周泽镇定了。

他纵身一跃,直接跳到坑内,震的他脚后跟发麻。

徐功竹一脸不解,赶紧跟上,手上的捆仙绳只是延展了一些,并未有什么变化,他也没有过多担忧,只是朝着剩下的几人摆摆手。

“你们停下,都上去。”

周泽站在刚刚马潮站立的位置,看着一左一右两个大瓮。

他急着将这些油布撤去,是心虚还是要掩盖什么?

目光不断略过两个大瓮,油布外面捆扎的绳子已经被解开,油布上有刀剑的割痕,还有一些擦蹭的血指印。

徐功竹看着周泽,他感受到周泽的急切。

“发现了什么?”

周泽不知道该如何说,难道直接说马潮身上坐着一个虚影,他一定会被当做疯子吧,一个为了摆脱罪责不断攀咬的疯子。

突然,周泽蹲下,眼前出现一个异样的血指印。

仿佛两根手指交错按在上面,组成一个Y字型,血指印上面的纹路清晰,这并非重叠按在上面形成,一根手指粗壮,另一个瘦小。

掀开油布,在Y字型血指印的左侧和下方,还有掌纹和另外四指的痕迹,只是非常的淡。

周泽抑制不住的兴奋,左右看了一下,那些黑衣人都没在坑中,一把抓住着徐功竹,凑近指印。

“看这个血指印,这是左手掌印,是一个六指,我想你知道是谁吧?”

徐功竹一顿,愣了片刻。

随即手一扬,坑顶仿佛出现一道透明的阻隔,眯起的眸光中充满危险,随后看向周泽。

“你可知,马潮是我同门师弟?”

周泽没有避开目光,死死盯着徐功竹。

“你想要真相,还是顾念同门情谊?”

半晌,徐功竹都没说话,不过抓着周泽的手缓缓松开。

“仅凭一个血掌印,说明不了什么,他为何要杀这么多人,至少有个缘由吧?”

周泽想骂娘,缘由个屁,这货双标严重啊!

不过他没资格指责,想到肥硕男的那些话,周泽赶紧再度压低声音。

“去琅琊王的府邸,他是幕后操控之人,琅琊王与西周的鹿王勾结,阻挠和亲,只是为了引发战争,毕竟战事一停,鹿王的兵权也将收回。”

“琅琊王远在琅琊,京城的府邸已经荒废多时......”

说到这里,徐功竹自己停下来。

“你怎么知晓这些?”

周泽有些着急,这玩意没法直说。

“我苦读多年,最喜研究稀奇古怪的案件,探究蛛丝马迹,不然刚刚怎么从马潮的动作分析出,这里有痕迹留存。

至于缘由我不能说,也说不清,你信我们就去琅琊王府,不信趁早把我送回天牢!”

徐功竹没多耽搁,朝着上方一挥手,透明的阻隔消失,马潮他们都趴在坑口朝下方看,脸上带着关切的神色。

“徐帅。”

徐功竹摆摆手,抓着周泽纵身跳上去,走到旗杆前用力一戳,机关启动,随着骨碌碌的声音,地上的坑瞬间消失。

“二队留下,马潮带领一队,将四个不良人押送天牢,赵虎去请师尊屈驾前往天牢,我稍后就到。”

说着,将刚才给周泽开锁的那块黑牌子,丢给马潮。

周泽用余光盯着马潮,他肩头的肥硕男身上已经干爽,脸上没了紧张,笑嘻嘻地坐在上面,身形更加淡了,仿佛随时都要消散。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徐功竹还是最信任你,毕竟你是他小师弟,黑金令可都给了你,别自己吓自己了,任谁都想不到琅琊王会参与此事,你赶紧听命。”

“喏。”

马潮拱手施礼,四个五花大绑的不良人被押解着,跟在后面朝着大门走去。

周泽知道,一切如常,才能稳住这小子。

之前那肥硕男没出现,或许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揭开秘密,刚刚不过是内心慌乱,才出现的。

徐功竹推了一下周泽,他这才回过神来。

没有废话,抓着周泽的手臂,直接纵身跳上屋檐,仿佛过山车似得眩晕感再度来袭。

周泽挥动手臂,想要抱住什么,不过整个人似乎都被束缚住。

片刻双脚落地,身上的束缚散去,刚要说话被捂住嘴巴。

“到了,别说话!”

周泽点点头,左右看了看。

别说这里够荒凉的,院子里面草都一人高,院墙很多彩绘都已剥脱。

一个王府即便不住,也不至于搞成这个样子,有些过犹不及了。

腰间一紧,周泽被拽着纵身而起,踩着屋檐几个跳跃,仿佛棉花一样落在院落最后的位置。

放开周泽,徐功竹从袖子里面将猫妖抓了出来。

“去探查一下。”

周泽伏地身子,让猫妖找人,看来捉妖师也不是万能的,捉妖可以,找人就差了一些。

猫妖此刻就巴掌大小,嗖嗖几个跳跃没了踪迹。

不多时,从另一侧窜回来,见周泽看它,一扭头直接跳到徐功竹面前,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

没想到,猫妖是半大女孩的声音,这倒是让人意外。

“前院大门有个老头,后院西厢房有个密道,上面有十六个人把守,披盔戴甲并非京中军将,下方有一个男子,还有一口冰制成的棺材,里面的尸体......跟他很像,只是老点儿。”

周泽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肥硕男说的是实话,原主的父亲死了,尸身就藏在这里。

徐功竹复杂地看了一眼周泽,解开他那端的捆仙绳,将绳子丢在屋檐上方的突起上。

“想活,就老老实实等着我回来,不然没人能证明你的清白。”

周泽一颤。

“你不是要自己去吧?不等援军吗?打不过的话,你死了我怎么办?”

PS:看书不评论,味道少一半,骚起来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