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3.三姐芸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小说是著名作家弦月暮离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她回去的时间点,所以是杨芸玲故意地推自己下池塘的那一天了。前生自己因而大病了一场,很是虚弱无力。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入水中生病了,不论是寿昌侯杨迁,但是张大太太与杨芸玲,都也没关怀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了,她是会让杨芸玲不好过的。杨韶元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水生病,无论是寿昌侯杨迁,还是张姨娘与杨芸玲,都没有关心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她是不会让杨芸玲好过的。。...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小说-3.三姐芸玲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我重生了亿万次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我在异世界当徒弟 王妃下堂乐 前妻女仵作 鼠行诸天万界 网游之一梦江湖 大唐不良人 穿越,作死,玩脱 万古第一仙婿


她回来的时间点,应该就是杨芸玲故意推自己下池塘的那一天了。前世自己因此大病了一场,很是虚弱。

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水生病,无论是寿昌侯杨迁,还是张姨娘与杨芸玲,都没有关心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她是不会让杨芸玲好过的。

杨韶元猛吸了一口气,想要摆脱前世的悲剧,就绝对不能唯唯诺诺、低调下去了。唯有主子的宠爱,方可护住她与姨娘。

杨韶元仔细斟酌着这一切,门外一着蓝色衣裳的姑娘踏入房间,手里端着一杯热乎乎的茶,圆圆的小脸蛋扬起一抹笑容,递到杨韶元的面前说道:“姑娘,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奴婢都担心死了。”

这是碧月,蔺姨娘派当年很小的她到杨韶元身边当贴身丫鬟,主仆二人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一般。

杨韶元还记得前世这个丫头与管家的儿子看对眼了,正打算绣嫁妆嫁进去的,然后跟着自己嫁去曲家,当了随嫁丫鬟,这门亲事就不了了之了。后来自己被冤枉与男子私通之时,碧月就以“偷盗财物”的罪名,活活被曲家下人打死了。

杨韶元笑道:“我还想着你去哪里了,原来是给我弄蜂蜜茶了。”说完一饮而尽,干净见底。

碧月一听,连忙答了一句:“姑娘,你病着,我怎么敢走啊?姨娘吩咐奴婢下去煮茶,说是姑娘若是醒了就要喝,奴婢仔细一想觉得也是,就去厨房忙活了,没想到奴婢真的等到了小姐醒来,奴婢好生感动。”

摇头晃脑的碧月,别提多搞笑了。

杨韶元淡淡一笑,碧月一向对自己忠心耿耿,远比芳华院的下人们尽心尽力多了,前世自己太糊涂,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一朝魂归黄泉,这辈子,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正当杨韶元还想要说些什么时,一阵嘈杂喧哗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似乎是有人往这边赶过来了。

杨韶元还在猜测何许人也时,那个人就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并十分愤怒地瞪着她。

“杨韶元,你这个贱人,你去爹爹面前说什么了?爹爹现在罚我禁足与抄写经书十遍了,你满意了?你这个贱人!”杨芸玲毫不犹豫地往杨韶元的脸上扇去一巴掌。

杨韶元下意识地撇过脸去,躲开了这一巴掌。

杨芸玲见状,火气更大了,抬着手指着杨韶元的鼻子,又是一顿破口大骂,“本姑娘打你,你还敢躲?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喋喋不休的话语,吵得杨韶元与碧月主仆不约而同地齐皱眉头,杨芸玲后面的奴仆皆一脸无所谓地看着这里的闹剧,想来依照杨韶元温柔怯懦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反抗杨芸玲。

杨韶元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嘴角一勾,冲着还在辱骂她的杨芸玲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悦耳,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惊呆住了,包括碧月。虽然杨韶元大病初愈,力气不是特别大,但她存了心让杨芸玲吃个教训,于是乎,杨芸玲成功地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也打出了巨大的怒火。

她一脸愤恨地瞪着杨韶元,眼里尽是怨毒,声音夹杂着几分仇恨,“贱人,我打你,你还敢还手了?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杨芸玲一贯看不惯杨韶元,至于为什么,可能也与张姨娘一房与丘氏不和,连带着也厌恶起明哲保身的蔺姨娘与杨韶元有关。

虽然杨韶元不受宠,不是杨芸玲的威胁,但有时候寿昌侯与丘氏暧昧不清的态度也令张姨娘一房警铃大作。

比如说,杨芸玲现在被罚紧闭与抄写经书,就与杨韶元有关,杨芸玲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有些人一向喜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寿昌侯因张姨娘缘故,很是宠爱杨芸玲,杨芸玲自然有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是大兴嫡庶有别,杨芸玲的庶出身份,成为了她的一大劣势。

大小姐杨芸晴与二小姐杨芸茜,在老太太那边可是挂过名的,又是侯府的嫡女,自然地位待遇不同,杨芸玲从小就羡慕嫉妒两位嫡姐的气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小说简介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是作者弦月暮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回去的时间点,所以是杨芸玲故意地推自己下池塘的那一天了。前生自己因而大病了一场,很是虚弱无力。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入水中生病了,不论是寿昌侯杨迁,但是张大太太与杨芸玲,都也没关怀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了,她是会让杨芸玲不好过的。杨韶元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水生病,无论是寿昌侯杨迁,还是张姨娘与杨芸玲,都没有关心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她是不会让杨芸玲好过的。。...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小说-3.三姐芸玲全文阅读

她回来的时间点,应该就是杨芸玲故意推自己下池塘的那一天了。前世自己因此大病了一场,很是虚弱。

杨芸玲,杨韶元心中暗念着这个名字。她落水生病,无论是寿昌侯杨迁,还是张姨娘与杨芸玲,都没有关心过一句。这笔账她记住了,她是不会让杨芸玲好过的。

杨韶元猛吸了一口气,想要摆脱前世的悲剧,就绝对不能唯唯诺诺、低调下去了。唯有主子的宠爱,方可护住她与姨娘。

杨韶元仔细斟酌着这一切,门外一着蓝色衣裳的姑娘踏入房间,手里端着一杯热乎乎的茶,圆圆的小脸蛋扬起一抹笑容,递到杨韶元的面前说道:“姑娘,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奴婢都担心死了。”

这是碧月,蔺姨娘派当年很小的她到杨韶元身边当贴身丫鬟,主仆二人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一般。

杨韶元还记得前世这个丫头与管家的儿子看对眼了,正打算绣嫁妆嫁进去的,然后跟着自己嫁去曲家,当了随嫁丫鬟,这门亲事就不了了之了。后来自己被冤枉与男子私通之时,碧月就以“偷盗财物”的罪名,活活被曲家下人打死了。

杨韶元笑道:“我还想着你去哪里了,原来是给我弄蜂蜜茶了。”说完一饮而尽,干净见底。

碧月一听,连忙答了一句:“姑娘,你病着,我怎么敢走啊?姨娘吩咐奴婢下去煮茶,说是姑娘若是醒了就要喝,奴婢仔细一想觉得也是,就去厨房忙活了,没想到奴婢真的等到了小姐醒来,奴婢好生感动。”

摇头晃脑的碧月,别提多搞笑了。

杨韶元淡淡一笑,碧月一向对自己忠心耿耿,远比芳华院的下人们尽心尽力多了,前世自己太糊涂,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一朝魂归黄泉,这辈子,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正当杨韶元还想要说些什么时,一阵嘈杂喧哗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似乎是有人往这边赶过来了。

杨韶元还在猜测何许人也时,那个人就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并十分愤怒地瞪着她。

“杨韶元,你这个贱人,你去爹爹面前说什么了?爹爹现在罚我禁足与抄写经书十遍了,你满意了?你这个贱人!”杨芸玲毫不犹豫地往杨韶元的脸上扇去一巴掌。

杨韶元下意识地撇过脸去,躲开了这一巴掌。

杨芸玲见状,火气更大了,抬着手指着杨韶元的鼻子,又是一顿破口大骂,“本姑娘打你,你还敢躲?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喋喋不休的话语,吵得杨韶元与碧月主仆不约而同地齐皱眉头,杨芸玲后面的奴仆皆一脸无所谓地看着这里的闹剧,想来依照杨韶元温柔怯懦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反抗杨芸玲。

杨韶元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嘴角一勾,冲着还在辱骂她的杨芸玲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悦耳,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惊呆住了,包括碧月。虽然杨韶元大病初愈,力气不是特别大,但她存了心让杨芸玲吃个教训,于是乎,杨芸玲成功地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也打出了巨大的怒火。

她一脸愤恨地瞪着杨韶元,眼里尽是怨毒,声音夹杂着几分仇恨,“贱人,我打你,你还敢还手了?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杨芸玲一贯看不惯杨韶元,至于为什么,可能也与张姨娘一房与丘氏不和,连带着也厌恶起明哲保身的蔺姨娘与杨韶元有关。

虽然杨韶元不受宠,不是杨芸玲的威胁,但有时候寿昌侯与丘氏暧昧不清的态度也令张姨娘一房警铃大作。

比如说,杨芸玲现在被罚紧闭与抄写经书,就与杨韶元有关,杨芸玲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有些人一向喜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寿昌侯因张姨娘缘故,很是宠爱杨芸玲,杨芸玲自然有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是大兴嫡庶有别,杨芸玲的庶出身份,成为了她的一大劣势。

大小姐杨芸晴与二小姐杨芸茜,在老太太那边可是挂过名的,又是侯府的嫡女,自然地位待遇不同,杨芸玲从小就羡慕嫉妒两位嫡姐的气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