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仙穹 第2章 备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剑灵仙穹小说简介

《剑灵仙穹》是作者浮生若朝露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在广场众女奴羡艳的目光中,一名婉约清丽的青衣女子,踩着一片绿叶从空中缓缓地降临。“昨日唤你们前去,是有一件大喜事要与你们说。”青玉山主落地实施后,飞行绿叶金光一闪钻回储物香囊,她笑吟吟看向众人,声音柔和温暖。“少主强烈冲击元婴失败,而如今已是缚龙域首位元“今日唤你们前来,是有一件大喜事要与你们说。”。...

剑灵仙穹小说-第2章 备宴全文阅读

在广场众女奴艳羡的目光中,一名温婉清丽的青衣女子,踏着一片绿叶从空中缓缓降下。

“今日唤你们前来,是有一件大喜事要与你们说。”

青玉山主落地后,飞行绿叶灵光一闪钻回到储物香囊,她笑吟吟看向众人,声音柔和。“主上冲击元婴成功,如今已是缚龙域首位元婴修士。”

众人纷纷惊呼出声,面上喜意尽显,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为不惹人注目,拂衣露出与前世一样的惊喜,心底却是不以为然。

前世的她和众人一样,以为元婴就是世间巅峰,后来才知元婴之上还有更高境界。

还有缚龙域,连一片小域都算不上,顶多是个碎片。戾霄明明去过外域,偏要做出一副本兽天下无双的样子,心里真的没点数吗?

不过想到这里,拂衣觉得有些奇怪。

客观来说,戾霄是玄鸟一族,血脉悠远,实力强大,放在三千域内的同阶中都是佼佼者。这样一只妖,为何要在这种破地方当山大王?

青玉山主压了压手,动用威压让大家恢复安静,她的气息惊动了走神的拂衣,甩甩头不再多想。

“为庆贺主上进阶,我们将设下万妖宴,邀请缚龙域各大山脉的妖主前来做客。这段时日,你们要好好练习歌舞,到时候不许给我们青玉山丢人。”

“是!”

青玉山主听到齐整的回应,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又道:“此次宴会主场定在飞云山,除了练习歌舞,你们还要前往飞云山清理山道、修整草木、布置会场,若有谁敢偷懒......”

山主顿住,挥出一道灵光将广场边上一块巨石击碎,石屑飞溅,轰隆声震得众人心中发颤。

“蒲草。”

“在!”

“你带领炼气一至六层。”

“是!”

“明珍。”

“奴婢在。”

“你带领炼气圆满。”

“奴婢遵命。”

“拂衣。”

青玉山主的目光扫过拂衣,总觉得她眉目间多出了一些什么,细看之下,却又和平常一样。

“在。”

“你带领炼气七至九层。”

“是。”

拂衣的心中大石完全落地,此刻发生的一切,就连山主所说的话,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她知道,分到她头上的一百名女奴,没有一个会真正听她的吩咐。

在万妖山脉主峰飞云山整理会场时,小奴们全都趁她不注意,跑到后山温泉池子里躲懒。

她生怕被山主责罚,在飞云山四处搜寻这些隐匿起来的小奴。

结果在寻人途中发现了一个山洞,黑暗幽深,看不见底。许多年以后,她才知道那是一条能够走出万妖山脉的路。

“蒲草,你明日领队练歌舞;明珍,你带大家前往飞云山广场布置;拂衣,你领她们整理飞云山花草树木,这只纸船用来验查,务必做到从空中看上去整齐精致。”

领队的三人齐声应是,明珍见拂衣也得了一只纸船,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她的神情没有逃过山主的目光,更没有逃过拂衣敏锐的灵觉。

重生归来,她仍保有一丝高阶修士的本能,这点让她无比心安。

前世,明珍趁夜偷走纸船,害她因看管不力被山主责罚,每天完成布置会场的任务,就要去禁室跪到天亮。

正因为如此,她错过了三天后的月夜小比,错过了那个被误以为是平凡之物的好宝贝。

后来,那件宝贝助明珍获得戾霄七日宠爱,再后来,这宝贝成了一张催命符,要了明珍的命。

一想起这件事,拂衣仍觉得恶心想吐。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明珍得逞,还有那件宝贝,那是助她顺利离开的关键,同样不能错过。

-

夜里浓雾缭绕,星月全无。

明珍隐匿着身形气息,如轻风拂过草地,来到青藤洞上方的入口。

这里的洞府用的都是青云山统一阵法,她将手中符纸埋入地底,轻而易举就将阵法关闭。

虽无光亮,明珍还是看清了睡在玄玉床上的人,侧颜如精雕细琢而成,让她心中嫉恨翻腾。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压住情绪,祭出一缕灵气拴住拂衣腰间挂着的符纸船。

在没有动用手决时,小船轻飘飘的,像一张白纸叠成的孩童玩物,明珍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东西拿到手。

看到毫无反应的拂衣,明珍暗骂一声废物,她抽出迈入地底的符纸,洞口阵法倏地开启,恢复到了她来时的样子。

“没用的东西,有宝贝都守不住,看你明天怎么跟山主交代!”

明珍笑眯眯地离去,幻想着山主能罚拂衣去万蛇窟,虽说觉得不大可能,但想想都让她觉得很开心。

-

第二天清晨,众女奴来到青玉山顶广场汇合,拂衣站在炼气七至九层的队伍前方,眺望着远处雾中青山。

她不在意身后鄙夷的眼光,更不在意不远处明珍挑衅的眼神。她静静看向远处,那是万妖山脉的边缘,是走向自由的第一步。

不多时,青玉山主驾着绿叶翩翩而来,几乎是在她落地的瞬间,明珍就按捺不住高声呼道:“禀山主,奴婢今日不见拂衣驾舟,她腰间也并无符纸船,奴婢认为她定是弄丢了!”

就你是个机灵鬼,拂衣白她一眼,撇了撇嘴没说话。

青玉山主往拂衣腰间一扫,果然没见到符纸船。“拂衣,怎么回事?”

“禀山主,符纸船只十次效用,自是能省则省。”拂衣故意垂下头,让人感觉很心慌。

明珍果然上当,语气兴奋道:“哦?那你倒是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你自己不是有吗?干嘛要看我的?你为什么揪着我不放?”拂衣不肯,双手掩盖在衣袖里,看上去更可疑了。

明珍表现出来的积极其实十分可疑,只不过大家都想看热闹,故意没有拆穿。

青玉山主见两人耽误时间,沉声吩咐道:“拂衣,你既说符纸船在手中,那就拿出来看一看。”

众人满心期待,一大早就有好戏,连心情都好起来了。明珍更是止不住得意,双眼都在放光。

听到山主吩咐,拂衣“哦”了一声,看上去有点呆滞。

她右手在左边衣袖里摸索着,等到明珍忍不住讥笑出声时,两只白皙如玉的手指忽夹住一片白色小船,在众人目光中轻轻晃了一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