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沉塘 Letter and car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猪沉塘小说简介

《小猪沉塘》是作者白雾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茶花的花语是实现理想的爱、推让。茶花小心翼翼、依依不舍的凋落方式,和人们追求实现理想中伴侣的态度像,因为渐渐地地茶花就成了对心中倾慕的人直接表达心意的品牌代言。茶花美好的有魅力,在冬天,茶花令人会觉得温暖而生意盎然,茶花让人体会到可爱的、推让、实现理想的爱、谨慎小心、了茶花美好有魅力,在冬季,茶花令人觉得温暖而生意盎然,茶花让人感受到可爱、谦让、理想的爱、谨慎、了不起的魅力。。...

小猪沉塘小说-Letter and car全文阅读

茶花的花语是理想的爱、谦让。茶花小心翼翼、依依不舍的凋谢方式,和人们追求理想中伴侣的态度一样,所以渐渐地茶花就成为对心中爱慕的人表达心意的代言。

茶花美好有魅力,在冬季,茶花令人觉得温暖而生意盎然,茶花让人感受到可爱、谦让、理想的爱、谨慎、了不起的魅力。

白茶花花语是纯真无邪、可爱,完美之魅力、真情、理想之恋、清雅。红茶花花语是天生丽质、谦逊、谦让、高洁、理性。

“我爸妈小时候是青梅竹马,那时候老一辈的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后来因为有些事要分别了,分别的前一天我爸爸给我妈妈写了一句话。”

——你喜欢什么花?

——喜欢茶花.

俞茶花慢慢折起那封发黄的信。

一双纤纤玉手,骨节分明。

眸子里似有星辰大海,眉目间尽是笑意。

俞茶花把茶花标本捧在手心。

“当时正值茶花盛花期,2月初。在我妈妈回信的第二天,就收到了一朵茶花。”

“后来,有了我。”

“名为—俞茶花。”

唐园不由得出了神,默默感叹喜欢一个人,竟可以如此执着。

因为一朵茶花,即使分别。也抵不住两个人相隔千里对彼此的思念。

思念成了风,吹进心里。

思念成了云,飘进心底。

风里云里,相隔千里,我仍爱你。

次日拂晓,旭日还未升起。天空灰蒙蒙的,像覆上一层薄雾。今日是秋分,秋风萧瑟。一缕风吹透她的单薄衣衫,凉的她直缩了缩脖颈,打了个寒颤。

她站立在公交站台,首班车即将抵达,还差两分钟。

她将校服上衣衣领立了起来,像个小飞机耳,格外可爱。哈了口热气预备上车,首班车仅零零散散三两个人,她仍越过前排坐到后排靠窗的角落。唐园晕车,而风的灌入会使她头脑清醒些。

“姐姐,好巧,你也在。”

唐园正听相声听的心里直乐呵,冷不丁的声音一出使她立刻摘下耳机。抬眼一看,嚯,陈生。

打个照面,陈生便笑盈盈坐在她身旁,挨得可近。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她一脸疑惑。

“你头发乱了喔。”他指了指头顶。

唐园掏出包内的小镜子,细细看了番。

“不乱啊。”

“嗯,没乱,是我乱了。”

一个人的心动似是兵荒马乱,寸草不生。陈生身着盔甲蓄力攻打她的城墙壁垒,她好像快要遭不住了。

唐园迅速低下头,脸颊如着了火般赤艳。她将目光转向窗外,一言不发。眸间透着一股清澈,嘴角上扬了些。准确来说,她心动了。

隔了许久,陈生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袖,将自己的耳机温柔地放入她的耳中。耳机线连结着,牵动彼此的心。

他离近靠了些,磁性男生下的情歌,使局面增添了几分暧昧。

“愿以微薄之力,磨平你生活中的所有棱角

愿我的女孩,诸事顺遂,百无禁忌

尽管事事不顺意,背后也有我为你撑腰

只要你想,朝我奔来,我就给你一个怀抱

这次我用青春作赌注,与你完成这场豪赌”

……

“好听吗?”曲将至,陈生摘下耳机,唐园仍沉浸其中。

伴奏将结束时,她清楚听见了清脆的两秒钟话语。

“唐园,我喜欢你。”

是从耳机内传出来的,无损音质,极为清晰。

“尧城一中到了,请各位乘客按顺序依次下车……”

“姐姐,我们走吧,‘回我们的家’。”

最后一句显然刻意了些,让她摸不清意味。

陈生牵起唐园的手,小手软乎乎的。

他捏着很舒服。

唐园比他矮一个头,被他牵着极富安全感。

步伐也轻快活泼了些。

二人在学校门岗旁松了手,看得出来彼此都比较恋恋不舍。手上仍留有几分余温。

爬楼时,毫不夸张,唐园是拽着陈生的胳膊被他拉上去的。拐角处还另外歇了两三次。

“你现在体力这么差,以后怎么办?”

他低声俯视唐园,笑得狡黠。

唐园憋红了小脸,手上拽着的力道添了几分硬劲儿。

“与你何干?”

“与我有干。”陈生捏了捏她通红的小包子脸,一脸宠溺。

她撇了撇嘴,直至四楼走廊。入了班才记起陈生的耳机落她兜里忘了拿走。

唐园转身走向七班,轻叩三声便进去环顾四周寻陈生的身影。

见陈生在写写画画什么,凑上前去。

“小女孩儿荡秋千?”她弯下腰查看。

“嗯,很可爱吧。”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荡秋千,当年总和一小胖子玩儿,和你重名儿。”她笑着回忆起往事,谈笑风生。

“后来他车祸去世了,车毁人亡,我爹说的。”她接着紧跟上一句:“我不信。”

陈生抬眸认真看着她,一脸凝重。

“为什么不信?”

“他说过要娶我的,他说他不会食言,他说谁后悔谁就会变成小猪。我不是小猪,我不后悔。”

她情绪有些激动,语无伦次。

“不好意思,跟你说这些一大堆有的没的。对了,耳机还你。”

她拿起耳机塞入陈生手中,摆摆手走出七班。

陈生把脸埋进臂弯,悄声启唇。

“我也不是小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