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灵泉有点田 第一章 重生成农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农妇灵泉有点田小说简介

《农妇灵泉有点田》是作者峨光.QD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益斜。苏芷望着窗外那丛黄菊呆呆,自醒过来之后意外发现自已在一个很陌生破旧不堪的屋子里时候的惊讶到现在的的波澜不惊了过去的了两天了,她了选择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常无聊的时看见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再次穿越了。但是她也没穿成皇族富户,不是穿成了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

农妇灵泉有点田小说-第一章 重生成农妇全文阅读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赵小妹,是个新嫁娘,嫁给了一个叫沈子安的农夫。

这并不算什么,对苏芷来说能够重生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件好事中却有一丝遗憾,就是这个身体是有病的。

苏芷穿来时被绑着,当时她以为是绑架,可是等到感觉到全身各处传来的又痒又痛的感觉时,她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绑着她是为了让她不要去抓痒,她身上长着的斑一抓就会破,然后更加扩散。

苏芷不禁感叹自已倒霉,只能当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降大难于斯人,她就不信上天让她重生一次就是为了让她再死一回,也不信这病治不好了。

“啊呀!四弟你怎么一下子舀走了那么多的水?!大家辛苦一天回来就指着喝口热水好好用热水洗个手,总共就那么一锅水,你一下子弄走那么多的水让我们去喝冷水还是用冷水洗手啊?!”

外面突然响起来一个尖利的女声,然后就是一通哭喊。

“唉呀我的天啊!我的命好苦啊,在地里劳累了一天回家里居然没有一个病懒鬼享福啊!她白吃白喝不干活就罢了,还要喝药花钱,这些就算了,居然还和我们抢一口水啊,这天理何在啊!大家给评评理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最后这一声格外的悠长啊,就像是唱戏一样。

苏芷要不是三天里天天听上几回真是想笑一下了,她知道这尖声女子是这家的三儿媳孙氏,而她嘴里的病懒鬼说的正是自已,而她嘴里的那个四弟正是自已这个身体的相公沈子安了。

“好了,老三媳妇你不要闹了,子安也是担心他媳妇,你起来吧,大不了再烧一锅水好了,就让子安去打柴好了,这你不会说什么了吧?”

一个听着和气的老妇人的声音响起来,这个是这家的婆婆沈张氏,苏芷能听出来是因为每次孙氏闹起来时都是她出来打圆场劝架,看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希望大家和和气气的慈善公平的老太太。之所以说是看样子是因为苏芷认为她一点儿都不公平。这么想是因为每次她劝架最后沈子安肯定会吃亏,像这次不就是被安排着去打柴吗?

苏芷挺奇怪的,一般婆婆在儿媳妇和儿子的斗争中婆婆肯定是向着儿子的,哪怕是表面上向着媳妇其实也不会对儿子有什么惩罚的,甚至最后还是会拐弯抹角地让儿媳妇吃了亏,怎么到沈张氏这里就是那么的不对劲呢?

难道她遇到了一个好婆婆?那可是比中五百万大奖还难得的啊,尤其是在穿越到古代农家的小说中,那些女主百分百会遇到一个极品婆婆啊,难道她转运了?

外面的吵闹声并没有因为沈张氏的调解安静下来,孙氏仍然在兀自叫着。

“娶亲娶亲,娶回来一个病鬼!还不知道会不会传给别人呢,一天到晚只会吃饭吃药,这种女人娶回来做什么?!不是说她小时候就被算命的说命不好要去尼姑庵里养着吗?我看她长这么一身脏东西就是因为离开佛祖邪气出来了!还是把她送回去好,省的我们一家子到时都被她害死了!这赵家的也真不是东西,明知道女儿有病还瞒着把人送过来,这不是坑人吗?”

“好了,你住嘴,我们两家是从小就定亲了,现在木已成舟,反悔不得了,子安还没有说什么,你闹个什么劲?就算她吃饭吃药也有子安顶着,他又没说白用了家里的。子安,你说是不是啊?”

沈张氏这话说的深明大义,让旁人听了就是个讲理的人,可是听到苏芷耳朵里就觉的不太对劲,世界上哪有娘会愿意儿子娶个病人的,而且还公开着让儿子承诺钱他自已出,换成一般的娘都不会这样吧?哪个当娘的不疼儿子啊。不过也许是她多想了,也许私下里她会帮着儿子吧。

正在苏芷想这些时门吱嘎一声开了,进来一个青年男子,正是苏芷这一世的丈夫沈子安。

沈子安长的不错,清瘦的脸,皮肤是小麦色,很有几分英俊,高高的个子大约有一米八,穿一身青色布衣,手里抱着一个瓦罐。

“你醒了,口渴了吧,我给你倒水。”

沈子安过来把瓦罐中的水倒进一旁桌子上的碗里,然后端过来,扶着苏芷靠在他的身上,把碗送到她的唇边。

苏芷喝完了,对他说:“你把我放开吧,我绝不乱抓,我想去方便一下。”

沈子安小麦色的脸有些红,明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他仍然会害羞。苏芷不记的从哪本书上看过一句话,说会害羞的人通常都是心地纯良的人,而这个男人这么长时间了还会因为他的妻子说要去方便一下而脸红,真的是极为纯良的人了吧?

苏芷突然就想起了前世的那个丈夫,苏芷父母离婚,她一直孤单一人,所以很想要一个幸福的家庭,在嫁给丈夫之后他想让她在家当个全职太太她就真的辞去了优厚的工作,从一个职场白骨精变成了一个优秀的家庭主妇,三年的婚姻让她学会了女人该会的一切,可是就在她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却生了病,在花了不少钱后那个男人选择了离婚。从那个时候她就开始不相信爱情了。

沈子安现在照顾着苏芷,苏芷却在想他什么时候会抛弃她,虽然他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会让她靠在他的身上,一点儿也不嫌弃她的病,那可是被孙氏说成了传染病的,当然沈家人估计都是这样想的,否则怎么会从来没有来看过她?还让她住在离他们那么远的房子里。从这个房子不难看出来这以前肯定不是住人的房子,倒像是个柴房。

这个房子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连个椅子都没有,入目一片土色,有破的地方可以看出来里面其实是竹子或者木头之类的,然后抹了一层泥。屋顶的梁也细的只能称之为木棍,还有就是竹子了,用草盖着。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子,可是还被木板挡上了,只有那破洞里可以看见一抹菊花的嫩黄。

苏芷方便的地方就在那片菊花的一侧,其余地方都是一片空了的菜畦,边上是篱巴,形成一个小院子。

“这个时候不痒吧?”

沈子安问,他的声音很沉稳,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度。

苏芷说:“有些痒,不过我会忍着不抓的,你陪我说说话吧,有了别的事情我就会忘了痒了。”

沈子安点点头,说:“说什么?要不我给你讲讲我上山打猎的事吧?夏天的时候我打了不少的野鸡和兔子。等你好了我也带你去吧。当然你要不想去就留在家里。”

“我想去。”

苏芷眼睛一亮,想古代好像也不错啊,可以打猎,也就是说可以吃到不用花钱的肉了,还可以去卖钱。而且只要有山就有宝啊,山里不但有动物,还会有果子草药,她离婚后也厌烦了城市,又有病,所以就去了乡下养着,可是学习了许多的在乡下生活的知道,当然也包括植物了。

沈子安看苏芷,想她和当初刚来的时候好像不一样了,她刚来的时候呆呆的带着一股子死气,而且脾气有时候不太好,可是自从三天前她高烧醒来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慢慢地话多了,声音居然很动听,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河水流过的声音。

苏芷看沈子安盯着她看推了他一下,说:“你总看我干什么?脸都要不成人样了,很好看吗?”

“你现在是我媳妇了,难看也没关系。”

苏芷看沈子安静静地说出这话,心里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前世的丈夫曾经说过比这甜蜜百倍的话,可是最终还不是因为她有了病就离了婚。

“你不要难过,我会努力赚钱治你的病,总会治好的。”

沈子安看到苏芷眼神中的伤心安慰她,这个女子曾经是他的责任,他娶她也只是因为父母之命,既然娶了她他就会对她好。而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发现这个媳妇眼神清澈语气温和,即使是再难受也倔强地忍着,温柔又倔强,让他渐渐地产生了好感。

苏芷问:“如果治不好呢?”

“当然是养你一辈子了,我们现在可是夫妻了。”

“我有这么一身的病,不是拖累你吗?”

“说什么拖累?你是我娘子。”

只这么一句话,苏芷就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慰了,这个古代的男人心里也许成亲了就是一辈子吧?哪怕他娶回来的是个病的很丑的媳妇。

“是吗?那如果你哪天喜欢上好看的女人我可是会咬死你的。”

苏芷道,她只是这样说,可是她想以她的脾气估计是会放他走的,就像是对那个丈夫,君既无情我便休,她从来就是这样骄傲的女子。

苏子安听了一笑,他笑起来很好看。

苏芷听着沈子安讲着他打猎的事情,心情渐渐好起来,想来到这个地方,遇到这个男人,成为一个农妇也许会不错吧?

***新书上传,求支持。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