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雪记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夜雪记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极夜雪记,极夜雪记小说是著名作家百灵于庚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第一章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的倒影五13分钟后,黄媛媛和甘雪凝非常熟练地坐到了操场边的第五个双杠上。这个双杠最低,并且离篮球场边前段时间。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媛媛双眼骨遛遛一扫,迅速搜素到了球场上一个矫捷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在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双眼骨溜溜一扫,很快搜索到了球场上一个矫健奔跑的身影:郑文宇。。...

极夜雪记小说-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大人有福妻(下) 这个杀手很好骗 睡了上司怎么办? 石氏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阴间密码 我的游戏是末日 一剑斩破九重天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重生彪悍小萌妻


第一章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

五分钟后,黄珊珊和甘雪凝熟练地坐到了操场边的第五个双杠上。这个双杠最高,而且离篮球场边最近。

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在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双眼骨溜溜一扫,很快搜索到了球场上一个矫健奔跑的身影:郑文宇。

每个人都认识郑文宇,他是校学生会主席,同时也是篮球健将。女生们认识郑文宇,还因为他高大健朗、阳光帅气的外貌。此刻,许多女生已经围在了篮球场边上,朝赛场上热烈地喊着:“郑文宇,加油!郑文宇,加油!”

黄珊珊也想去篮球场边上喊,可甘雪凝不乐意,黄珊珊只得陪她傻乎乎地坐在场外的双杠上,远远地够着脖子朝里头瞧。

够得脖子也酸了。

每当这种时候,黄珊珊就会在心里犯嘀咕:是不是甘雪凝年纪太小,不懂得少女们的乐趣呢?

甘雪凝只有12岁,比黄珊珊小4岁多。这小姑娘在同龄人还在上小学的年纪就坐在了全省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的高一年级班上。大半年前,黄珊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复读一年才考上了市实验高中,却发现自己的同桌是个年仅11岁的“黄毛小丫头”,心理阴影面积可想而知。可后来,每次考试,甘雪凝都是遥遥领先的年级第一,黄珊珊渐渐也就麻木了。有句话是道理的:比别人优秀一点,别人会嫉妒;比别人优秀太多叫人难望项背,别人就只会佩服了。

甘雪凝就是后一种人。

她是实验高中的传说。传说这姑娘的智商超过200;传说她的爸爸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和人工智能学家甘逍潇;传说世界顶级游戏公司幻影公司风靡全球的新锐游戏“艾斯风暴”里的第一反派的人物设定,就是甘雪凝的妈妈,一个中国画家画的;传说甘雪凝打艾斯魔牌(与“艾斯风暴”游戏同时推出的卡牌游戏,比桥牌还难,但十分流行)从来没有输过;传说……

身为甘雪凝的同桌兼好友,黄珊珊清楚:围绕甘雪凝的传说绝大多数都是真的。

但围绕甘雪凝的谜团更多,让我们举些例子:

谜团一:甘雪凝神秘的计算速度。高一(8)班的班主任孙老师是教数学的,为了让班里同学在晚自习前的一小时空闲里不到处乱跑,他喜欢布置一些计算量超大的难题给同学们做,做完之前不准离开教室。可是每一次,孙老师在黑板上把题目写出来还没几秒,甘雪凝就将答案写在作业纸上交上了讲台。纵使她有天才少女的名声,孙老师一开始也不相信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出了答案,然而打开作业纸,答案总是完全正确!奇怪的是,甘雪凝在纸上从来不写计算步骤,只有光秃秃一个答案。就连老师问她步骤,她也不说。起初,孙老师以为她一定是曾经做过一模一样的原题,才会只记得答案,却记不全步骤。于是孙老师有一回自己绞尽脑汁设计了道原创的超级难题,哪料甘雪凝同样在几秒之内就拿出了答案,当时孙老师目瞪口呆的样子,黄珊珊至今记忆犹新。

谜团二:甘雪凝可怕的美术水平。对甘雪凝身边的八卦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甘雪凝的妈妈叫欧阳印月,是一位画家,也是“艾斯风暴”游戏里名闻遐迩的一号反派“艾斯魔皇”的设计者。就算耳濡目染,甘雪凝的画画水平也应该不赖吧?可是事实叫人大跌眼镜,甘雪凝学习成绩虽然出奇地好,美术成绩却出奇地白痴,画的东西简直像在哈哈镜里变过形、在龙卷风里洗过澡似的。

谜团三:甘雪凝不可捉摸的习惯。比如,学校组织短程远足等集体活动,甘雪凝一次不落;可是,只要学校组织春季旅行、秋季旅行、年级前三十名的奖励旅行……总之,凡是需要在外面过宿的集体活动,甘雪凝从不参加。

谜团四:……这姑娘咋不上天呢?

加上刚发现的“镜子恐”问题,黄珊珊都数不清自己的好友身上究竟有多少谜团了。

这小姑娘像所有的天才一样,身上有一层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无形的壳。黄珊珊时常看见甘雪凝眼神迷离地陷入莫名的沉思(还是发呆?)之中,仿佛在日常生活之外,还有一个仅存在于她脑中的、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在和甘雪凝大半年的相处中,黄珊珊明白,对于自己这个好友身上的谜团,直接问通常是得不到答案的,这个安静的小姑娘大约在上学期间总是不得不跟比她大好几岁的人相处的缘故,养成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孤独性格。黄珊珊呢,虽然16岁了,却经常被老妈指斥为“幼稚”“孩子气”,若非如此,大约她也不会和小自己这么多的小女孩成为好朋友吧。

一个智商虽高,心理年龄仍然只有12岁的小女孩。

说起来,12岁这个年纪,也不算非常小了吧……

“我说雪凝,”黄珊珊在双杠上晃悠着双腿,歪过脑袋,试探地问,“经过我仔细回忆考证,我12岁的时候,已经开始有颗‘少女心’了呢,可不像你这么木呆呆的。”

甘雪凝眨巴眼睛看着她。

黄珊珊一字一字地问:“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郑文宇帅?”

她惊奇地发现,甘雪凝的脸有点红。

“你也觉得他帅是不是?哈哈哈!”黄珊珊拍腿大笑,甘雪凝连忙去捂她嘴。黄珊珊笑出八颗牙:“既然你也觉得他帅,我们干吗不一起去篮球场边上去看他打球?又近,又可以像她们那样为他加油,郑文宇说不定还会注意到我们呢。”黄珊珊怂恿,指指篮球场边兴奋呼喊的女生们,那队伍比刚才又壮大了。

“不要。”甘雪凝说。

“为什么?好不好嘛?”

“好傻。”

“大家一起就不算傻啊。”

甘雪凝忽然摊开手:“‘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

“‘不若与人’。”黄珊珊见她背诵课文,虽不明其意,想也没想接了下去。

“独傻傻,与人傻傻,孰傻乎?”甘雪凝斜眼瞟她。

“不若……与人。”黄珊珊迟疑地接道。什么傻傻不傻傻?

这回换作甘雪凝得意地笑。

“怎么啦?”

“你也承认大家一起发傻,比一个人发傻更傻。”

黄珊珊脑筋嘎吱嘎吱转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上了这小丫头的圈套。学过中学语文的都知道,“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是《孟子·梁惠王下》里的句子,意思是“一个人独自欣赏音乐很快乐,跟别人一起欣赏音乐也很快乐,两者相比,哪一种更快乐呢?”回答“不若与人”,意思是“跟别人一起欣赏音乐更快乐”。甘雪凝仿照这句式来了句“独傻傻,与人傻傻,孰傻乎?”意思岂不就是“独自一人发傻很傻,跟别人一起发傻也很傻,哪种更傻呢?”黄珊珊不假思索地说“不若与人”,等于承认“大家一起发傻更傻”。

甘雪凝指着篮球场边连人缝都挤没了的女生队伍:“所以,大家一起喊加油,比一个人发花痴更傻。”

黄珊珊就去捶她。

两人笑闹成一团,引来一个跑出场外捡球的高二男生奇怪的眼光。甘雪凝等那男生奔回赛场,把黄珊珊推推:“好吧好吧,你这么想去,我不拦你啦。”

黄珊珊转恼为喜:“你也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甘雪凝朝小河边望了一眼,“我去摘点桑叶,家里的蚕宝宝快没粮食了。”实验高中的操场看台后面有一条小河,河边有几棵老桑树。黄珊珊知道甘雪凝养了十条蚕,三天两头要去河边摘桑叶。

“唉……”她塌下眉毛,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郑文宇的魅力在你这里可真是撞到墙了。”

甘雪凝轻轻捣了她一拳,猫儿一样灵巧地翻下双杠,朝小河边跑去。

.

******************

.

黄珊珊本来没想去河边的。

从操场看台后头下到小河边,需要经过一道满是软泥的林坡,高跟鞋不是很好走,还会卡上泥巴。而为了显得个子高一点,黄珊珊平时都爱穿有跟的皮鞋,从来不像甘雪凝那样只穿平底球鞋。所以,往常甘雪凝去河边摘桑叶,黄珊珊都是懒得同去的。

可是这天下午,看完郑文宇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喊加油喊得嗓子冒烟,冲去小卖部买饮料,一摸口袋才发现没带钱包,只得折返回来,去小河边找甘雪凝借零钱。

她爬上高高的看台,沿着最顶端一层的石阶凳走了十来步,就瞅见了下方树影里的甘雪凝——实在是不难找,甘雪凝穿着深红色的卫衣,好像河畔绿林中一颗活动的大草莓。黄珊珊瞄到泥土就发憷,打算冲下面喊一嗓子,把甘雪凝叫上来,就可以不弄脏鞋。然而正当她选好位置,气运丹田的时候,突然发觉下面的景象有哪里不大对劲儿。

耀眼的阳光下,甘雪凝正踮起脚尖,伸手够垂向水面的一根大树枝上的桑叶。河水碧清如镜,倒映出岸上的一草一木、一动一静,可却……咋地没有甘雪凝的倒影?

黄珊珊揉了揉眼睛。

是光线的作用吗?

不可能呀,河水静得没有一丝涟漪,蓝天、绿树,甚至看台上穿着深灰T恤的黄珊珊,都一样不落地倒映在河水里,雪凝衣服那么鲜艳,又离河面那么近,怎么反而倒映不出来?

等等……

虽然没有雪凝的倒影,可是……

河水里,应该出现雪凝倒影的地方,有另一个人影!

黄珊珊微微张开了口:那个人影绝对不是甘雪凝,而似乎是一个男人,坐在漆黑漆黑的巨大椅子上,身上缠绕着数不清的绳索般的东西。

黄珊珊连忙去瞄岸上——岸上并没有这样的人。

那河里的这个影子是从哪里来的?

雪凝的影子又去了哪儿?

黄珊珊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这是不可能的,这违背物理常识!

阳光刺眼加上距离较远,黄珊珊无法瞅清男人的脸,但她能肯定,那个坐在比深渊还黑的巨大座椅上的影子男人,正从水中注视着雪凝。

烈日将看台的石阶晒得滚烫,黄珊珊的脊背上却冒起一阵寒气。

雪凝离水面那么近,她瞧见水里有个人在盯着她吗?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采桑叶呢?

等等……水面,倒影,镜子?

黄珊珊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冒了个泡。隐隐约约地,她似乎触知到了甘雪凝不愿意照镜子的真相。

黄珊珊觉得自己的膝关节化成了水。

正在此时,水波一颤,河面上倒影男人的眼睛朝她转过来。

黄珊珊退后一步,将手背塞进嘴里,强忍住尖叫,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看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夜雪记小说简介

《极夜雪记》是作者百灵于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一章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的倒影五13分钟后,黄媛媛和甘雪凝非常熟练地坐到了操场边的第五个双杠上。这个双杠最低,并且离篮球场边前段时间。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媛媛双眼骨遛遛一扫,迅速搜素到了球场上一个矫捷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在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双眼骨溜溜一扫,很快搜索到了球场上一个矫健奔跑的身影:郑文宇。。...

极夜雪记小说-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全文阅读

第一章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

五分钟后,黄珊珊和甘雪凝熟练地坐到了操场边的第五个双杠上。这个双杠最高,而且离篮球场边最近。

篮球场上,高二年级和高三年级的男生正在打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双眼骨溜溜一扫,很快搜索到了球场上一个矫健奔跑的身影:郑文宇。

每个人都认识郑文宇,他是校学生会主席,同时也是篮球健将。女生们认识郑文宇,还因为他高大健朗、阳光帅气的外貌。此刻,许多女生已经围在了篮球场边上,朝赛场上热烈地喊着:“郑文宇,加油!郑文宇,加油!”

黄珊珊也想去篮球场边上喊,可甘雪凝不乐意,黄珊珊只得陪她傻乎乎地坐在场外的双杠上,远远地够着脖子朝里头瞧。

够得脖子也酸了。

每当这种时候,黄珊珊就会在心里犯嘀咕:是不是甘雪凝年纪太小,不懂得少女们的乐趣呢?

甘雪凝只有12岁,比黄珊珊小4岁多。这小姑娘在同龄人还在上小学的年纪就坐在了全省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的高一年级班上。大半年前,黄珊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复读一年才考上了市实验高中,却发现自己的同桌是个年仅11岁的“黄毛小丫头”,心理阴影面积可想而知。可后来,每次考试,甘雪凝都是遥遥领先的年级第一,黄珊珊渐渐也就麻木了。有句话是道理的:比别人优秀一点,别人会嫉妒;比别人优秀太多叫人难望项背,别人就只会佩服了。

甘雪凝就是后一种人。

她是实验高中的传说。传说这姑娘的智商超过200;传说她的爸爸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和人工智能学家甘逍潇;传说世界顶级游戏公司幻影公司风靡全球的新锐游戏“艾斯风暴”里的第一反派的人物设定,就是甘雪凝的妈妈,一个中国画家画的;传说甘雪凝打艾斯魔牌(与“艾斯风暴”游戏同时推出的卡牌游戏,比桥牌还难,但十分流行)从来没有输过;传说……

身为甘雪凝的同桌兼好友,黄珊珊清楚:围绕甘雪凝的传说绝大多数都是真的。

但围绕甘雪凝的谜团更多,让我们举些例子:

谜团一:甘雪凝神秘的计算速度。高一(8)班的班主任孙老师是教数学的,为了让班里同学在晚自习前的一小时空闲里不到处乱跑,他喜欢布置一些计算量超大的难题给同学们做,做完之前不准离开教室。可是每一次,孙老师在黑板上把题目写出来还没几秒,甘雪凝就将答案写在作业纸上交上了讲台。纵使她有天才少女的名声,孙老师一开始也不相信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出了答案,然而打开作业纸,答案总是完全正确!奇怪的是,甘雪凝在纸上从来不写计算步骤,只有光秃秃一个答案。就连老师问她步骤,她也不说。起初,孙老师以为她一定是曾经做过一模一样的原题,才会只记得答案,却记不全步骤。于是孙老师有一回自己绞尽脑汁设计了道原创的超级难题,哪料甘雪凝同样在几秒之内就拿出了答案,当时孙老师目瞪口呆的样子,黄珊珊至今记忆犹新。

谜团二:甘雪凝可怕的美术水平。对甘雪凝身边的八卦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甘雪凝的妈妈叫欧阳印月,是一位画家,也是“艾斯风暴”游戏里名闻遐迩的一号反派“艾斯魔皇”的设计者。就算耳濡目染,甘雪凝的画画水平也应该不赖吧?可是事实叫人大跌眼镜,甘雪凝学习成绩虽然出奇地好,美术成绩却出奇地白痴,画的东西简直像在哈哈镜里变过形、在龙卷风里洗过澡似的。

谜团三:甘雪凝不可捉摸的习惯。比如,学校组织短程远足等集体活动,甘雪凝一次不落;可是,只要学校组织春季旅行、秋季旅行、年级前三十名的奖励旅行……总之,凡是需要在外面过宿的集体活动,甘雪凝从不参加。

谜团四:……这姑娘咋不上天呢?

加上刚发现的“镜子恐”问题,黄珊珊都数不清自己的好友身上究竟有多少谜团了。

这小姑娘像所有的天才一样,身上有一层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无形的壳。黄珊珊时常看见甘雪凝眼神迷离地陷入莫名的沉思(还是发呆?)之中,仿佛在日常生活之外,还有一个仅存在于她脑中的、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在和甘雪凝大半年的相处中,黄珊珊明白,对于自己这个好友身上的谜团,直接问通常是得不到答案的,这个安静的小姑娘大约在上学期间总是不得不跟比她大好几岁的人相处的缘故,养成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孤独性格。黄珊珊呢,虽然16岁了,却经常被老妈指斥为“幼稚”“孩子气”,若非如此,大约她也不会和小自己这么多的小女孩成为好朋友吧。

一个智商虽高,心理年龄仍然只有12岁的小女孩。

说起来,12岁这个年纪,也不算非常小了吧……

“我说雪凝,”黄珊珊在双杠上晃悠着双腿,歪过脑袋,试探地问,“经过我仔细回忆考证,我12岁的时候,已经开始有颗‘少女心’了呢,可不像你这么木呆呆的。”

甘雪凝眨巴眼睛看着她。

黄珊珊一字一字地问:“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郑文宇帅?”

她惊奇地发现,甘雪凝的脸有点红。

“你也觉得他帅是不是?哈哈哈!”黄珊珊拍腿大笑,甘雪凝连忙去捂她嘴。黄珊珊笑出八颗牙:“既然你也觉得他帅,我们干吗不一起去篮球场边上去看他打球?又近,又可以像她们那样为他加油,郑文宇说不定还会注意到我们呢。”黄珊珊怂恿,指指篮球场边兴奋呼喊的女生们,那队伍比刚才又壮大了。

“不要。”甘雪凝说。

“为什么?好不好嘛?”

“好傻。”

“大家一起就不算傻啊。”

甘雪凝忽然摊开手:“‘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

“‘不若与人’。”黄珊珊见她背诵课文,虽不明其意,想也没想接了下去。

“独傻傻,与人傻傻,孰傻乎?”甘雪凝斜眼瞟她。

“不若……与人。”黄珊珊迟疑地接道。什么傻傻不傻傻?

这回换作甘雪凝得意地笑。

“怎么啦?”

“你也承认大家一起发傻,比一个人发傻更傻。”

黄珊珊脑筋嘎吱嘎吱转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上了这小丫头的圈套。学过中学语文的都知道,“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是《孟子·梁惠王下》里的句子,意思是“一个人独自欣赏音乐很快乐,跟别人一起欣赏音乐也很快乐,两者相比,哪一种更快乐呢?”回答“不若与人”,意思是“跟别人一起欣赏音乐更快乐”。甘雪凝仿照这句式来了句“独傻傻,与人傻傻,孰傻乎?”意思岂不就是“独自一人发傻很傻,跟别人一起发傻也很傻,哪种更傻呢?”黄珊珊不假思索地说“不若与人”,等于承认“大家一起发傻更傻”。

甘雪凝指着篮球场边连人缝都挤没了的女生队伍:“所以,大家一起喊加油,比一个人发花痴更傻。”

黄珊珊就去捶她。

两人笑闹成一团,引来一个跑出场外捡球的高二男生奇怪的眼光。甘雪凝等那男生奔回赛场,把黄珊珊推推:“好吧好吧,你这么想去,我不拦你啦。”

黄珊珊转恼为喜:“你也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甘雪凝朝小河边望了一眼,“我去摘点桑叶,家里的蚕宝宝快没粮食了。”实验高中的操场看台后面有一条小河,河边有几棵老桑树。黄珊珊知道甘雪凝养了十条蚕,三天两头要去河边摘桑叶。

“唉……”她塌下眉毛,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郑文宇的魅力在你这里可真是撞到墙了。”

甘雪凝轻轻捣了她一拳,猫儿一样灵巧地翻下双杠,朝小河边跑去。

.

******************

.

黄珊珊本来没想去河边的。

从操场看台后头下到小河边,需要经过一道满是软泥的林坡,高跟鞋不是很好走,还会卡上泥巴。而为了显得个子高一点,黄珊珊平时都爱穿有跟的皮鞋,从来不像甘雪凝那样只穿平底球鞋。所以,往常甘雪凝去河边摘桑叶,黄珊珊都是懒得同去的。

可是这天下午,看完郑文宇的篮球比赛,黄珊珊喊加油喊得嗓子冒烟,冲去小卖部买饮料,一摸口袋才发现没带钱包,只得折返回来,去小河边找甘雪凝借零钱。

她爬上高高的看台,沿着最顶端一层的石阶凳走了十来步,就瞅见了下方树影里的甘雪凝——实在是不难找,甘雪凝穿着深红色的卫衣,好像河畔绿林中一颗活动的大草莓。黄珊珊瞄到泥土就发憷,打算冲下面喊一嗓子,把甘雪凝叫上来,就可以不弄脏鞋。然而正当她选好位置,气运丹田的时候,突然发觉下面的景象有哪里不大对劲儿。

耀眼的阳光下,甘雪凝正踮起脚尖,伸手够垂向水面的一根大树枝上的桑叶。河水碧清如镜,倒映出岸上的一草一木、一动一静,可却……咋地没有甘雪凝的倒影?

黄珊珊揉了揉眼睛。

是光线的作用吗?

不可能呀,河水静得没有一丝涟漪,蓝天、绿树,甚至看台上穿着深灰T恤的黄珊珊,都一样不落地倒映在河水里,雪凝衣服那么鲜艳,又离河面那么近,怎么反而倒映不出来?

等等……

虽然没有雪凝的倒影,可是……

河水里,应该出现雪凝倒影的地方,有另一个人影!

黄珊珊微微张开了口:那个人影绝对不是甘雪凝,而似乎是一个男人,坐在漆黑漆黑的巨大椅子上,身上缠绕着数不清的绳索般的东西。

黄珊珊连忙去瞄岸上——岸上并没有这样的人。

那河里的这个影子是从哪里来的?

雪凝的影子又去了哪儿?

黄珊珊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这是不可能的,这违背物理常识!

阳光刺眼加上距离较远,黄珊珊无法瞅清男人的脸,但她能肯定,那个坐在比深渊还黑的巨大座椅上的影子男人,正从水中注视着雪凝。

烈日将看台的石阶晒得滚烫,黄珊珊的脊背上却冒起一阵寒气。

雪凝离水面那么近,她瞧见水里有个人在盯着她吗?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采桑叶呢?

等等……水面,倒影,镜子?

黄珊珊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冒了个泡。隐隐约约地,她似乎触知到了甘雪凝不愿意照镜子的真相。

黄珊珊觉得自己的膝关节化成了水。

正在此时,水波一颤,河面上倒影男人的眼睛朝她转过来。

黄珊珊退后一步,将手背塞进嘴里,强忍住尖叫,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看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