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雪记 第二章 镜子之谜(2)-镜中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夜雪记小说简介

《极夜雪记》是作者百灵于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二章镜子之谜(2)——镜里人晚上自习结束了的铃声响出的时候,黄媛媛松了口气,匆匆忙忙将桌上的书都倒进书包里。甘雪凝的动作比她还快,当黄媛媛把脑袋从雨衣里探出的时候,意外发现甘雪凝了他不在旁边了。黄媛媛穿着臃肿肥胖的雨衣站在教室里,望着甘雪凝空空如也的黄珊珊穿着臃肿的雨衣站在教室里,望着甘雪凝空空如也的座位,感到有些不同寻常。虽然她和甘雪凝放学不同路,但以往两人通常会一起走到校门口再分开的。。...

极夜雪记小说-第二章 镜子之谜(2)-镜中人全文阅读

第二章镜子之谜(2)——镜中人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黄珊珊松了口气,匆匆将桌上的书都倒进书包里。甘雪凝的动作比她还快,当黄珊珊把脑袋从雨衣里探出来的时候,发现甘雪凝已经不在旁边了。

黄珊珊穿着臃肿的雨衣站在教室里,望着甘雪凝空空如也的座位,感到有些不同寻常。虽然她和甘雪凝放学不同路,但以往两人通常会一起走到校门口再分开的。

“难道雪凝发现我注意到她的秘密了吗?”黄珊珊咕哝,跟着放学的人流涌出教学楼,走进雨中。回想起来,自己刚才的反应的确有一点明显……“以雪凝的智商,发现蛛丝马迹也不奇怪吧?”她自言自语,差点踩到前面的人的脚后跟。

一路上,黄珊珊的脑袋里全是嗡嗡的噪音:为什么甘雪凝的影子竟然是艾斯魔皇?难道甘雪凝其实不是甘雪凝,是艾斯魔皇变的……?哎呀什么乱七八糟的!艾斯魔皇只不过是电子游戏里的人物吧!

黄珊珊在车棚里心不在焉地来回走了三趟,才找到自己的自行车。半迷半糊地在书包里摸索了五分钟,才意识到没有把车钥匙带下来。

此时,车棚里已然没有几个人影,滂沱的雨声中,昏黄的灯光犹如一支原始的火把,将偌大的车棚照射得空旷而冷清。黄珊珊缩了缩脖子,沿着有路灯的地方,踩着雨水朝教学楼里奔跑。车钥匙是不是落在课桌里了?千万不要不在教室里啊……

冲上四楼,黄珊珊本以为得从教室的窗子爬进去,却发现教室门并没有锁。她在课桌的抽屉里找到钥匙,长舒口气,关门出来。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眼角余光瞄见五楼有灯光漏下来。

五楼是音乐教室的楼层,晚自习放学时早该没有人,是谁忘了熄灯吗?黄珊珊疑惑,抬脚走上楼梯。五楼的整条楼道都黑洞洞的,唯有靠近楼梯口的女洗手间有灯亮着,日光灯明亮的白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一直照在了走廊上。黄珊珊正要推门进去把灯关掉,就听到洗手间里传出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她一下子认出其中一个声音是甘雪凝。另一个是个男声,黄珊珊听不出是谁。

咦?雪凝还没走?她怎么会跟男生在女洗手间里讲话?

黄珊珊犹豫了一下,从门缝里望进去,瞧见雪凝娇瘦的背影对着门口,书包单肩背在右肩上,驻立在洗手池的大镜子前面。

黄珊珊有点懵:雪凝居然在照镜子?

随即她意识到更奇怪的:另一个说话的人呢?洗手间里明明只有雪凝一个人呀!

“……必须要想出办法,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雪凝的声音很激动,对着什么人呼唤,然而她的身前并没有人,除了镜子。

等等,镜子!黄珊珊双手掩住了嘴。她瞧见了:雪凝身前硕大的半身镜中,艾斯魔皇坐在妖异的巨大黑王座上,泼墨般的长发被看不见的风吹拂披散在他苍白宽阔的肩背。镜子里的他甚至比游戏或卡牌上的他更英俊,他用玄黑色的眸子凝视着镜前的雪凝,眼神一如游戏里那样有一种叫人透不过气来的威仪,可是却收敛去了游戏中那份压迫和冷厉。

“阿德敏,”他说,微阖双目,“出现这样的状况,我非常遗憾。”

黄珊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镜子里的一个影子,发出了人的声音?这声音亦真亦幻,和游戏里的配音并不一致。不,比游戏里的配音动人百倍,完美的音色、圆熟的音调,简直不是人在说话,而是音乐本身。

“英格菲尔,”雪凝语气急促,“要躲开镜子还容易些,可是玻璃、水面,所有会反射出人影的东西,都可能穿帮!我不可能躲开所有这些东西!迟早会有人发现不对劲的,我的好朋友已经发现古怪了!”

黄珊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雪凝果然有所察觉!”她很想转身悄悄溜走,可是巨大的好奇心令她杵在门缝后面,一动不动。

镜子里,艾斯魔皇沉默了一会儿,宛如雕刻的脸上,微垂的双睫犹如栖伏的暗之羽翼,长长的尖梢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阿德敏如此着急的话……有一个办法。”片刻之后,他说。

“什么办法?”雪凝迫切地问。

“只要我不存在,自然就不会照出我。”

雪凝明显地顿了顿。“不存在……?你本来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呀。可是量子缠绕不受时空的阻隔,这一回的量子缠绕不知怎么回事强度太高,光子的传播又不受——”

黄珊珊听得云里雾里。量子缠绕下光的传播?这显然不属于高中物理的范畴。艾斯魔皇既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雪凝又怎么可以和他面对面讲话?

“但是……如果不存在量子本身,”艾斯魔皇的声音犹如地层深处坠落溶洞的石英,“那缠绕也将不复存在。”

“你是说……”

“阿德敏,我不懂你的世界的科学,”艾斯魔皇说,“但你是懂我的世界的魔法的。”他慢慢睁开眼来,玄黑的眸子里似有魔火闪烁,“毕竟……是你创造了我的世界。”

黄珊珊瞪大了眼睛。

“所以……”艾斯魔皇的双眼犹如夜风中的火焰,“你可以让我所在的世界的任何东西不存在——包括我。只要我不存在,这所谓的量子缠绕——”他略略偏头,示意他和雪凝之间的镜子,“——也自然会消失,从此以后阿德敏看到镜子,也不用担心再照出我了。”

黄珊珊只能看到雪凝的背影,无法瞧见她的表情。过了好几秒,她才听见雪凝开口:“你知道‘不存在’意味着什么吗?”

“死亡。”艾斯魔皇的语调平稳而莫测。

雪凝呼吸一滞,呆呆地看着他。“可、可是你帮了我,英格菲尔——你帮了我妈妈,帮了我家!那时候,我妈差点就要卖房子了呀,如果不是你愿意做‘艾斯魔皇’的模特,我妈妈根本不会设计出‘艾斯魔皇’的满意形象,幻影公司也不会把重金悬赏发给我妈妈。你的帮忙解决了我妈所有的债务,否则别说房子,我差点都要交不上学费了……”

“学费?”镜子里的虚空中倏然迸裂出一团玄黑的烈焰,仿佛火蛇的嘲笑,艾斯魔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个能创造出整个世界的人,居然要交学费,天天跟一群比您愚笨百倍的人学习您早已经知道的东西?阿德敏,科学您已没什么可学的了,倒是魔法……您真的不想来看看吗?亲眼来看看您创造的世界、缔造的宇宙?那个‘艾斯风暴’只是你们世界的凡人的游戏,没有您所创造的世界万分之一精彩!至于‘艾斯魔皇’,所谓游戏里最强大的魔法师?哼,他那点伎俩连圣芒台的双芒大法师也比不上!”

“英格菲尔,”雪凝伸出一只手,放在镜子上,“你不了解我的世界……正是我在我的世界汲取的知识,使我能够建构出你所在的世界。我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还有许多需要弄明白的。你看,这个卡在我们之间的量子缠绕,”雪凝指指镜子里的他,又指指自己,“我现在不就解决不了吗?”

黄珊珊越来越听不懂两人的对话。雪凝口口声声叫那人“英格菲尔”,可黄珊珊并不记得游戏里的艾斯魔皇有什么别名叫作“英格菲尔”。她整个脑袋乱哄哄的,试图理解两人的话语折射的含义:镜子里的人难道并非艾斯魔皇?他叫“英格菲尔”,一个在雪凝创造的世界里的人?可是……近距离下,黄珊珊已经瞧清楚镜中人身上的“绳索”,那既不是真正的绳索,也不是游戏杂志上画的黑火焰,而是从黑王座上延伸出来的无数狰狞的黑色冰霜锁链!如果雪凝创造了一个镜中世界,又把这个叫英格菲尔的人禁锢成这样,为什么这个人对雪凝不抱丝毫敌意?

英格菲尔听了雪凝的话,轻轻摇头,似笑非笑:“这个世界没有您解决不了的问题。”

“下指令让你不存在?那不是办法!你帮了我,我怎么会仅仅为了镜子的麻烦,就抹去你的存在?”

噼啪,噼啪——从镜子里传出一串奇怪的细响,仿佛什么东西碎裂掉的声音。雪凝打住话头,诧异地盯住镜子,然而镜子并无异样。英格菲尔也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那张俊美无俦、充满帝王般威仪的脸上,有一刹那闪过一种半是错愕、半是动容的神色,他犹豫了一瞬,向前略微倾了倾身(是错觉吗?他被镣锁禁锢得紧紧的,怎么还有余地倾身?)。只见英格菲尔目不转睛地凝视雪凝,仿佛在琢磨某个令他着迷的魔方。他的呼吸徐徐地形成一团浓雾,时凝时散。黄珊珊猜测,镜中的世界一定非常寒冷。

隔了一会,他才缓缓开口:“阿德敏……不打算杀死我?”

雪凝像是吓了一跳:“我为什么要杀死你?”

这句话仿佛点燃了某个引信,噼里啪啦——嘎吱——!洗手池后方的镜子乍然间迸绽出数条恐怖的裂纹,发出震耳欲聋的破碎声。

“阿德敏,退后!”英格菲尔语声陡转急促,从巨响中传来。

雪凝慌忙向后退去,但速度仍是不够快。门缝后面,黄珊珊惊恐地看到两个多平方的大镜面龟裂成十几块碎片,从墙上迸射而来。她顾不得多想,猛地推开门,把雪凝一把拉出来,又飞快地关上门。

乒乓——哗啦啦——门在她们身后合上的刹那,镜子的碎片狠狠地撞击在了门板上,震得黄珊珊还没有脱离门把的手掌整个发麻。

等响动平息,黄珊珊才想起自己的处境,连忙朝雪凝瞅去,脸上发烧,头皮发麻。

“雪凝,我……我不是故意要听……”

雪凝的脸白得像纸,她抬起同样熬白的小手,抚上左边的脸颊,拿开的时候,满手是血。黄珊珊惊叫:雪凝的左颊上,被玻璃划破了一道口子。她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拿出餐巾纸帮雪凝将伤口擦干净。伤口不深,却流了不少血。

雪凝倚着墙,平静得出奇。良久,微弱地说了一声:“谢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