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雪记 第三章 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秘密1-真实存在的艾斯魔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夜雪记小说简介

《极夜雪记》是作者百灵于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三章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一个秘密1-真实不存在的艾斯魔皇?有一个好朋友的乐趣,或是说,代价之一,是你们得彼此我分享一个秘密。女孩子特别不喜欢一个秘密的我分享,她们在又心的悄悄话和咯咯的细语中可以享受友情浓浓的闺蜜时光。黄珊珊总是会和甘雪凝我分享她的一个秘密:甘雪凝是个很棒的倾听者,她从来没有把黄珊珊的秘密告诉过其他人一个字。而每当黄珊珊很神秘很信任地叭啦叭啦讲述自己的秘密后,就会期待地看着她:。...

极夜雪记小说-第三章 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秘密1-真实存在的艾斯魔皇?全文阅读

第三章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秘密1-真实存在的艾斯魔皇?

有一个好朋友的乐趣,或者说,代价之一,就是你们得彼此分享秘密。女孩子尤其喜欢秘密的分享,她们在会心的悄悄话和咯咯的细语中享受友情浓浓的闺蜜时光。黄珊珊总是和甘雪凝分享她的秘密:暗地里喜欢郑文宇啦,翘掉补习班去看演唱会啦,偷抹妈妈的粉饼啦,没有告诉家长期中考试的成绩啦……

甘雪凝是个很棒的倾听者,她从来没有把黄珊珊的秘密告诉过其他人一个字。而每当黄珊珊很神秘很信任地叭啦叭啦讲述自己的秘密后,就会期待地看着她:

“雪凝,你也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呀,我们是好朋友嘛!”

每次,雪凝都很受鼓动。只要是能告诉黄珊珊的话,她都一五一十地讲了。不过,12岁的小姑娘能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呢?偷吃了妈妈用来静物写生的葡萄柚?暑假时边看书边用嘴巴吸住玻璃杯玩,结果嘴唇肿成杯口形状的香肠嘴,一个星期不敢出门?……黄珊珊似乎认为这些都是幼稚的事情,可那些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趋之若鹜的话题,雪凝还没有“开窍”出应有的兴趣。而她的学习成绩令她从来没有产生过要隐瞒家长、跟老师玩捉迷藏的冲动。于是她说出来的小秘密,听在黄珊珊耳里,都是有“代沟”的。

有几次,黄珊珊掩饰不住眼神深处的好奇心:“嘿,雪凝,你知道我的嘴最紧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告诉我的话,我绝对不告诉别人,就像你一样。”她圆圆的脸上满是真诚。

雪凝当然知道黄珊珊对自己最为好奇的是什么,可那些,恰恰是她不能说的。

有的秘密,说出来的话,影响会是怎样?雪凝不敢去想。

然而当这天晚上,黄珊珊七手八脚地帮她把脸上的伤口擦拭干净,又不知从哪变出一个创可贴帮她贴上的时候,雪凝意识到:自己被“壁咚”到了选择的悬崖边。

——英格菲尔被黄珊珊看到了!雪凝明白:要么告诉黄珊珊真相,要么,自己就要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毕竟,没有任何符合常识的借口可以解释为何自己能够跟镜子里的一个子虚乌有的镜像对话。

即使在奥林匹克竞赛的试卷上,雪凝也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的选择题。

.

.

裹着雨衣,她和黄珊珊推着自行车从车棚里出来,两人都低头专心地躲着地上的水洼,沉默的气氛和雨声一样密不透风。

凉凉的雨点儿令六月的空气也沾染上了几分料峭,走到林荫大道的时候,柠檬花香不期然地钻进鼻翼,湿漉漉的,带着悱恻而似曾相识的味道。

前方,就是校门了。

雪凝明白,再不说点什么,就来不及了。

“珊珊,你刚才看到的……”

“呃呀,”黄珊珊一直在等她说话,而雪凝真的开口时,她又措手不及,“雪凝,我不是故意听的,我是回教室拿钥匙才无意中……”她尴尬地磕磕碰碰地说着。

“我知道。”雪凝点头,虽然戴着雨衣的帽子,动作的幅度不容易觉察,还是被黄珊珊瞧见了。

“呼——”黄珊珊松了口气,抓紧快到校门前的最后几步,小小声地、带着些许敬畏地问,“刚才那个是……艾斯魔皇?你可以直接跟他说话?”

雪凝的呼吸像是屏在了鼻腔里,半晌,才吐出一口气:“不,那不是艾斯魔皇。”即使低着头、拉下了雨衣的帽檐,无孔不入的雨依然把她的眼镜片浇得模糊一片,“艾斯魔皇只是游戏里的虚构人物。那个人……叫英格菲尔,是艾斯魔皇的人设原型。”

“人设原型?”

雪凝咬着嘴唇,沉默了几秒,缓缓开口:“艾斯魔皇的形象其实不是我妈自己设计的……她是照着英格菲尔的样子画的。当时我妈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她正好财务紧张,幻影公司又是大张旗鼓重金悬赏……没想到居然中标了,幻影公司枪毙了无数画稿,只有我妈的被他们选中。”

“怪不得阿姨说艾斯魔皇的设计,你帮了她大忙!”黄珊珊恍然大悟,“你不是帮阿姨画图,是介绍了英格菲尔这个模特!”

“嗯……”

“那英格菲尔又是谁?”黄珊珊来劲了,“居然帅到这种程度?就算以游戏世界帅哥美女满天飞的标准来看,他也帅得甩别人十八条街啊!难怪幻影公司其他设计图都枪毙,就选中他!不但形象秒杀,气质也传神,超级像个邪恶的大反派呢!他——”

“因为他本来就是反派。”雪凝平板地打断她。

“本来就……”黄珊珊雀跃的话语顿住,露出些许迟疑的神情,她想起了洗手间里吓人地爆碎的镜子,“雪凝,英格菲尔是什么人?你是从哪里找到他的?”

“从梦里。”

黄珊珊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梦里?”她呵呵傻笑,转眼瞥见雪凝毫无涟漪的表情,才意识到这不是个笑话。“梦里?”她眼睛睁得滴溜圆,“你认真的?”

“嗯。”

黄珊珊忘了迈步,目瞪口呆地扶着自行车站在哗哗的雨中,好一阵子,终于想起了什么:“等等,他说他是你创造的世界里的人,是什么意思?”

雪凝停下车子,朝黄珊珊半转过来,面孔上郑重的神色把黄珊珊吓了一跳。

“珊珊,这件事……”雪凝的犹疑,即使在漫天飞雨的夜色中,依然清清楚楚地弥漫了出来。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黄珊珊拍胸膛保证。

“我知道。可……你不明白,你今天看到的,不是简单的小事情,”雪凝心神不定地拉动雨衣的帽绳,“不是翘一次课、搞一次恶作剧,或者考试不及格这种小事——”

考试不及格是小事?黄珊珊很想反驳,不过她明智地没有开口,生怕打断雪凝好不容易松动的话匣子。

雪凝放开雨衣的帽绳,像是下定了决心,旋过身来,非常认真地注视她:“关于英格菲尔,以及他背后的世界,这是个很大的秘密,我保守了许多年,连我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你要发誓,除非我同意,绝不告诉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可以吗?”

不告诉爸爸妈妈的事情,黄珊珊也有一些。但是保守秘密“许多年”?黄珊珊怔在那里了。对于一个只有12岁的姑娘来说,“许多年”意味着多少年?五楼洗手间里发生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惊险一幕又掠过黄珊珊的脑海。从任何角度来推测,雪凝所指的秘密恐怕都不简单。

“我发誓。”黄珊珊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

******************

.

这是黄珊珊第二次到甘雪凝的家里作客。倾盆夜雨下,这座古色古香的江南四合院没有了第一次见到的明媚色泽,而是如同笼罩在一帘淅沥有声的黑茫茫的水墨中。朦胧的白色灯光从一扇扇窗户里透出来,犹如密密雨丝中流光的珍珠。

黄珊珊给自己家里挂了个电话,告诉家人今晚要住在甘雪凝家。电话是黄珊珊的妈妈接的,对于女儿跟全校成绩最好的学生混在一起她一向没意见,加上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黄珊珊的妈妈爽快地答应了。

放下电话,甘雪凝的外婆给两个姑娘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赤豆莲子羹。黄珊珊左右张望,没有看到甘雪凝的妈妈。雪凝说她不在家,到外地旅行画画去了。

“我妈妈经常到外地画画,家里一般只有我和外婆。”两人喝着甜甜稠稠的莲子羹,雪凝告诉黄珊珊。

“这样啊……”有一个画家妈妈真是不一样呢,黄珊珊心想。

喝完羹,雪凝把两人的碗送回厨房,然后招呼黄珊珊:“跟我来。”

她没有直接把黄珊珊带到自己的房间,而是一路向妈妈欧阳印月的房间走去。上回来雪凝家玩,黄珊珊曾进过一次雪凝妈妈的房间,知道这房间的一个大衣橱门背面有雪凝家唯一的镜子。不过当时令黄珊珊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房间充满独特艺术气息的布置。

此刻,随着雪凝推开房间的门,摁开灯的开关,黄珊珊再次见到了这间曾让她看呆掉的房间:整面墙的油画、琉璃雨般的窗纸、随风轻碰出梵音的风铃、插满紫茵茵的星辰花的黑漆红雕葫芦花瓶……

黄珊珊发现雪凝妈妈的画具又添了不少,尤其是一副色彩纯净惊人、足有几百种颜色的水晶画笔,看得她眼光流连,心神摇曳。耳听得吱嘎一声轻响,雪凝在她左边拉开了大衣橱的门。黄珊珊“嗖”地扭过头去:不会吧,“镜子恐”雪凝拉开了有镜子的橱门?

在黄珊珊吃惊的注视下,雪凝站在打开的橱门露出的镜子跟前,轻轻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

随着她的视线落到镜面上,黄珊珊倒吸一口气:几乎是刹那间,镜子里的影像起了魔术般的变化:房间的镜像不见了,原本是深檀色木地板的地方,变成了暗无边际延绵不绝的焦土。明亮的灯光也无影无踪,幻化为天际一钩幽淡的冷月。在这苍白孤寒的银辉照耀下,酷似艾斯魔皇的英格菲尔坐在焦土中央百锁千结的黑王座上,现身在近在咫尺的镜中。

黄珊珊朝后退了好几步,大气也不敢喘。她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过真人比例的“艾斯魔皇”,简直比最逼真的4D电影还真实。她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身上纵横交错、比炼狱魔火更狰狞的无数黑锁链,看见他漆黑如夜幕的黑发和苍白得近乎皎洁的皮肤,有几缕发丝垂拂在他深深的颈窝和锁骨上,仿佛吞噬了夜色饱蘸了毒吻的邪魅之蛇。

雪凝的妈妈在画他的时候,一定是把那些吓人的黑锁链艺术处理成了黑火焰,好降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视觉窒息。镜中的英格菲尔英俊得令人颤抖,邪气得叫人战栗。这样的人,根本不应存在于真实之中。

可不在真实之中,他又是来自哪里呢?

镜子?镜中究竟是何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