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四合院养崽崽 第二章 不要脸的贾张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回四合院养崽崽小说简介

《重回四合院养崽崽》是作者喵太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秦淮茹在院子里找了一根藤条,试了试还挺随手。她正掰扯藤条呢,三大爷再打开门从屋子里出了。“嘿,秦淮茹你怎么拿我藤条呢,这但是我快活容易找来的。”三大爷就一老抠,过日子那但是一个仔细地。这院里都是他占别人贵,什么时候又来了别人占他贵了。“我她正在掰扯藤条呢,三大爷打开门从屋子里出来了。。...

重回四合院养崽崽小说-第二章 不要脸的贾张氏全文阅读

秦淮茹在院子里找了一根藤条,试了试还挺顺手。

她正在掰扯藤条呢,三大爷打开门从屋子里出来了。

“嘿,秦淮茹你怎么拿我藤条呢,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三大爷就一老抠,过日子那可是一个仔细。

这院里都是他占别人便宜,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占他便宜了。

“我说三大爷,您也太计较了,我这就是借来用用,教育完棒梗就给您送回来。”

“不是我说,你家棒梗也真该教育教育了,再不教育这孩子都快成小偷了,这大院里的也就看你们孤儿寡母的不好真计较。”

“我那藤条就算送给你,你可真得回家好好教育,大院里玩闹的就不说了,可在学校里也是整天调皮捣蛋的。”三大爷一听是要教育棒梗用的,马上就不心疼了。

棒梗这偷鸡摸狗的倒霉孩子,大院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烦他,就秦淮茹家娘俩拿他当块宝。

和三大爷打了声招呼,秦淮茹就回屋了,中途许大茂到傻柱家闹着找鸡,她也没过去,就坐那等棒梗回来。

到了饭点,棒梗领着俩妹妹从外边回来了,秦淮茹仔细一瞧,果然棒梗、小当、槐花嘴角,领口上都是油花子。

不用说,肯定是偷吃许大茂家的小母鸡不小心滴上的油花子。

许大茂是轧钢厂的放映员,这可是个吃香的岗位,这年代到农村放上一场电影,可不少拿东西。

许大茂前几天刚去红星公社放了一场电影,回来时老乡们送了他两只小母鸡,拿回家后他养在屋前,然后棒梗这倒霉孩子就给偷了一只。

这年月一只鸡可是稀罕物,丢了鸡的许大茂可就不干了,满院子里找鸡,正巧傻柱从厂里食堂偷带回了一食盒鸡肉,许大茂看见可就不愿意了,非说是傻柱偷了他的鸡,还记得剧中傻柱为了遮掩秦淮茹家的棒梗,最后还是承认了这鸡是他偷的,要不说傻柱傻呢。

贾张氏看见孩子们回来了,赶紧招呼他们吃饭。

秦淮茹看见了也没说什么,吃完饭再去收拾他们不迟,折腾了一下午,他可是饿了。

晚饭很简单,一人一碗粥,一碟小咸菜,一盘玉米窝头,秦淮茹一看完全没有食欲。

“妈,晚饭没炒个菜啊,我不看见墙角那还有颗白菜么?”秦淮茹也知道这个年月过得艰难,可是晚饭清炒个白菜也行啊。

“还过不过日子啊?粮食可没有多少了,你要是再不去寻摸点,这个月可就断顿了。”贾张氏一边吃着一边对秦淮茹说道。

贾张氏可不挑食,每天吃的比谁都多。

秦淮茹没办法拿了一个空碗走到院子里的菜窖里,看了下发现没人,便把心神放到空间的小超市里。

瞧了下超市里琳琅满目的东西,秦淮茹却没有拿出去的打算,主要是不好解释,她找了找拿了一瓶老干妈出了空间。

秦淮茹把瓶子里的辣酱倒入了碗里,空瓶又扔进了空间超市,四周看了下发现没人便回了屋。

贾张氏颇为惊奇的看着碗里的辣酱,他倒是没有不好意思,一边吃着一边问道:“从傻柱屋里拿的?”

“不是。”

看着明显不信的贾张氏,秦淮茹懒得解释,她把玉米窝头掰开涂上辣椒酱,然后咬了一大口,嗯,真香啊,不愧是下饭神器。

棒梗伸着筷子从碗里掘了一大堆辣酱,还没拿出来呢,就让秦淮茹一筷子打下来了。

棒梗愣了一下,他可是这个家里的大宝贝,:“妈,你干啥呢?”

“干啥?你们三还有脸吃?许大茂家的鸡还没吃饱吗?”秦淮茹皱着眉头道。

棒梗还没说话,贾张氏却忍不了了,她冷眼看向秦淮茹说道:“胡说什么呢,咱家棒梗是那样孩子吗?”

秦淮茹这时却有些想笑,是那样孩子吗?老太太可真是有脸说这话,也不嫌害臊。

“是,咱家棒梗可真是那样的孩子,不说别的,他整天去傻柱屋里乱窜,吃的喝的可没少偷拿,傻柱放在屋里的零钱他都敢偷。”

“还有院里菜窖里的白菜,他可没少祸祸,厂里的食堂后厨他也敢去偷东西,他可真是大了胆子,要不是有傻柱,他早就被人打死了,你去院里问问谁不烦他。”

秦淮茹可是忍不了,这倒霉孩子也就她家拿着当宝,实在是宠的不像话,她也不吃饭了,对着贾张氏一顿喷。

秦淮茹说完顿时屋里静悄悄的,三个孩子低着头看着碗里也不吃饭,贾张氏颇为凌乱的看着秦淮茹,不知道她今天发什么疯,想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过了好一会,贾张氏才回过神来为棒梗辩解道:“他也不是谁家都偷,他就是只偷傻柱的。”

贾张氏不说还好,一说秦淮茹更来气了,她把筷子“啪”的一声摔到桌子上。

“傻柱是他爹?只偷他爹的?是不是偷东西还很光荣?再说了他今天不是还偷了许大茂家的鸡么?”

“偷他的东西怎么了?傻柱本来就是傻的,再说了咱家吃傻柱的还吃少了?还不是孩子饿极了才去傻柱那拿的,要不是你这当妈的养活不了孩子,孩子们又何必出去找吃的。”

“你…………”

秦淮茹的记忆浮在脑海里又过了一遍,她简直是又气又恼又委屈。

这老婆子简直是在戳秦淮茹的心窝子,这一大家子全靠她一个人养活,在外边受苦受累就算了,回到家里还要听埋怨她的话。

这一刻秦淮茹对原主简直是心疼的不行,怪不得剧里秦淮茹隔三差五的就要流眼泪呢,实在是过得太苦。

秦淮茹强忍着快要流下来的眼泪道:“您这样说可就不讲良心了,您看三小的,再看看您,哪一个是面黄肌瘦的?谁家的老人有您这么胖?”

她稍微顿了顿又道:“偷东西就是偷东西,偷东西就是不对,我这教育孩子呢,您别在这胡搅蛮缠。”

贾张氏顿时阴着个脸不再说话,秦淮茹竟敢骂她胡搅蛮缠?还说她胖?这是她家的秦淮茹?

不过毕竟现在她要靠秦淮茹养活,眼看秦淮茹要恼了,她也就不再说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过她也有些疑惑,今天秦淮茹有点奇怪,平时秦淮茹可不敢这样向她说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