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的美好时代 第003章 神奇佛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弃妇的美好时代小说简介

《弃妇的美好时代》是作者萨琳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有人吗?院子里有人吗?”陈媳妇子臂腕上挂着两个大大地的包袱,始终油腻腻的手哐哐的砸着紧闭的院门。“哎呀,少奶奶,这都到‘家’了,您可别昏倒呀!”方媳妇子搀着摇摇晃晃的王一,意外发现王一脸色也没一丝血色,连嘴唇煞白煞白的,人更是虚弱无力的半蹲忍不住,无神的“哎呀,少奶奶,这都到‘家’了,您可别晕倒呀!”。...

弃妇的美好时代小说-第003章 神奇佛珠全文阅读

“有人吗?院子里有人吗?”

陈婆子臂腕上挂着两个大大的包袱,一直油乎乎的手哐哐的砸着紧闭的院门。

“哎呀,少奶奶,这都到‘家’了,您可别晕倒呀!”

方婆子搀着摇摇晃晃的王一,发现王一脸色没有一丝血色,连嘴唇煞白煞白的,人更是虚弱的站立不住,无神的眼睛半眯半醒的。担心这位少奶奶还没有进门便死了,方婆子连忙用力摇了摇。

“哐哐!有人吗,冯大傻子,开门呀!”

陈婆子拍了半天的门,手都要累酸了,结果里面还是没有回音儿。

“唉,陈嫂子咱们坐下歇会儿吧,”方婆子听了一路的故事,心中那一点子对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的敬畏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嫌弃的看着倒在自己右臂里的女子,用闲着的左手擦了擦汗,说道。

“行,咱们就先在门口坐会儿,”陈婆子也敲得有些累了,拿袖子拂了拂青石台阶上的灰,把两个包袱放在一边,一屁股坐在暄软的包袱上,“哎,她怎么样了?”

“嘿嘿,放心,在咱们把人交给看庄子的老冯家之前,指定不能让她死呀,”方婆子随手把王一推到一旁,任由她跌在地上,而自己则坐在另一个包袱堆上,恩,不错,还挺软和的。

“哟!”

被人像扔破米袋一样丢在地上,王一嘴里下意识的吐出微弱的呻吟声,她心里则暗骂:靠,王绮芳你到底做了什么孽,连个粗实婆子都敢欺负你?瞧瞧这是什么道理,仆人坐包袱垫子,主人却趴在地上,简直就是可笑到令人心酸呀。

而更令王一气愤的是,她虚弱的声音,却像个笑话一样取悦了台阶上的两个婆子。

“呵呵,陈嫂子,听到没有,你说的没错,她呀,命硬的很呢!”

“可不,要说咱们也出来两三天了吧,她滴水未喝、滴米未进,居然没有昏死过去,这命不是一般的硬呀!”身上更流了这么多血,居然还没有死,陈婆子一双老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捂着嘴笑道。

靠,我说呢!狼狈的匍匐在泥土地上的王一,听了这话,心里郁闷的不行。话说自从她进入了这个身体后,想抬手都没有力气,更别说自己行走和站立。开始的时候,王一还以为是自己的灵魂和这个肉体不匹配,相互之间有排斥。

结果呢,狗屁的排斥,这具身子之所以这么虚弱,根本就是饿的呀!

“哟,这是谁呀,这、这不是府里的陈嬷嬷吗?”

两个人坐着软软的包袱,手里捧着油纸包,边嗑瓜子边瞧某少奶奶的笑话,正当她们嗑得有些口渴时,院子右前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嘁,好你个冯大傻子,不在庄子里好好看着,瞎逛什么呢?”

陈婆子闻声音望去,发现是留在庄子的管事冯铁柱,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熟稔的打招呼道。

“呵呵,这不春耕了吗,虽然庄子的地不好,但也不能误了农时呀!”冯铁柱人如其名,长得高高壮壮,活像根结结实实的木墩子,五官也憨厚,在府里时得了一个“傻大个儿”的诨名。

当然,外号叫傻大个儿,人却并不傻。双眼滴溜溜的在面前三个女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地上的王一身上,疑惑的问道:“这是?”

“嗐,她在府里犯了错,二少爷让带到你这里养养病。”陈婆子不知是故意还是真忘了,居然没有提及王绮芳的身份,她弯腰从地上拎起两个包袱,“大傻子,人我可好好的交给你了,你要把人看好!”

“呵呵,好,我明白!”

冯铁柱虽然离开府里多年,也没有进过内宅,但脑子很好使。“养病”?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呀,要知道,在大宅院里,犯了错事被打发到农庄的女人,以养病为借口的,至少是半个主子呢。

伸手接过两个包袱,冯铁柱几步跨上台阶,从腰间抽出一串钥匙,把大门打开,然后冲着院子大声喊道:

“倩娘,倩娘,来客人咯,出来招待客人啦!”

没一会儿的功夫,从院子深处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媳妇儿,穿着一身八成新的褥裙,头上插着插金带银,白净的脸上还涂了点脂粉,整个人看着既妥帖又精明。

“刚在后院就听到前头的声音了,只是院子里除了我也没有别人,就不敢开门,”女子捏着帕子挡在鼻下,一双明媚的丹凤眼瞥了瞥在场的人,解释道:“不成想竟是贵客,多有怠慢,倩娘在这里给两位嫂子赔礼了!”

说着,冯大嫂倩娘对着陈婆子和方婆子便是盈盈一拜,那动作、那神情,真不想个普通的农妇。

“呵呵,好个爽利的媳妇子,”陈婆子见倩娘一脸精明的样子,心里暗喜,忙装作亲热的凑了上去,伸手拉住冯大嫂的手,扭脸对方婆子说,“府里都说,冯大傻子傻人有傻福,先是被二少爷派到了庄子上当管事,干了没几年又得了主子的恩典脱了奴籍,如今更是娶了这么一位如花似玉、娇俏可人的小媳妇儿,真真是好福气呀!”

“这位是府里二门守夜的妈妈,夫家姓陈,你叫她陈大嫂子就成!还有,这位是马房的方大嫂子!”

冯铁柱被陈婆子当着媳妇的面叫诨名,人也不生气,见媳妇不知如何搭话,忙介绍到。

“哦,倩娘见过陈大嫂子,方嫂子!”

倩娘忍住心里的恶心,把自己的手从一双油乎乎、灰突突的熊掌里挣脱出来,状似恭敬的向两个再次行礼。当目光接触到地上歪斜的女子时,吃惊的问道,“这是谁?是不是生了病?”

倩娘眼睛直直的看向乳白裙子上的暗红印儿,再瞧瞧那人脸上的惨白,心中闪过了然。

“哦,没事没事,你们收拾一间僻静的房子给她住就成,”陈婆子随意的瞟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双手再次挽向倩娘,“冯家的,我们赶了半天的路,这午饭还没有吃呢,赶紧给我们弄点吃的吧?”

“哎呦呦,瞧我真是傻了呢,居然忘了给两位大嫂子准备吃食,走走,咱们家里说!”

冯铁柱拎着包袱率先进了院门,倩娘再次挣开陈婆子粗壮的胳膊,很有眼力见儿的小跑出门,把地上的王绮芳搀扶起来。

“哎,冯家的,看你瘦弱的样子,肯定干不了重活,”陈婆子还有一肚子话要交代呢,岂能让她溜掉,连忙冲着方婆子使眼色,“方大妹子,还是你把她扶进去吧!”

“……哎,”方婆子抬脚准备跟着冯铁柱进门,没想到脚跟还没有落地,陈婆子便吩咐上了。

唉,没办法,谁让人家陈婆子在内院当差呢,虽然是个看大门的,但也能见着主子不是?哪像她,想膜拜主子的鞋子都没有机会。

虽然是同级的粗实仆妇,自己在陈婆子面前还是矮了这么一点点。

所以,心里哪怕有万分的不满意,方婆子也不敢表露出来,只得没好气的拉过王绮芳,半拉半拖的“扶”她进了院子。

“少奶奶,您的房间到了,好好享受吧!”

来到倩娘准备的空房,方婆子推开陈旧的房门,一把把王绮芳推搡了进去。等她扑到在地后,这才嘿嘿坏笑的带上门,在外面上了一把锁。

“疼,好疼!”

王一像个破娃娃一样被丢了进来,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几乎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膝盖、手肘被粗糙的地砖磨出血,但这些并不是最严重的。腹下不时传来的坠痛,让王一有些忍不住的连连喊疼。

“怎么会这么疼,就像、就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样,”王一努力不使自己陷入昏迷,牙齿死命的咬着毫无血色的唇瓣,“难道,难道这个身体有了身孕,如今孩子保不住了?”

当这种想法浮现在脑海时,王一忍不住再次诅咒老天:

“靠,贼老天,我王一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耍人也不带这么耍着玩儿的呀……嘁,刚活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老天爷开眼了呢,没想到还是一个睁眼瞎……好容易重生一回,却穿在一个快要流产的古代女子身上,这和让我重新死一回有什么区别……”

双手费力的摸向小腹,似乎沾了什么液体,黏黏的,应该是血。腹下流了这么多血,双腿间更有东西在下滑,即使王一前世没有流过产但也有起码的常识呀。

她可不认为来大姨妈,能流这么多经血。

“不行,我不能这么死去,好容易有了重生的机会,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王一握了握沾了血的手心,不服输的咬了咬牙,决定自救!

可说自救的话容易,办起来可就难了,当下的这个破身子,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她如何自救?更不用说,这个偏僻的房间,连起码的卧具、家具都没有,更没有药品、食物,就算她没有流产,只要人家对她不理不睬,她也会冻死、饿死!

王一闭了闭眼,把泪水逼回去,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的蠕动起来。

手肘上的血顺着立起来的胳膊往下流,缓缓的划过她手腕上的佛珠。手肘上的伤口似乎不小,血一直没有暂停的迹象,不多会儿的功夫便把古朴的佛珠浸湿了。

就在这时,佛珠似乎被注入了某种灵气,慢慢发出浅黄色的光,如温暖的阳光,把王一紧紧的包裹起来。然后,烟雾慢慢散去,王一也消失在空荡的房间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