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食美 第一章 无缘孟婆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十全食美小说简介

《十全食美》是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新书终于等到和大家朋友见面了,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求评论~~O(∩_∩)O~~--------------天阴沉沉的,刮着阴冷冷的风。空气中隐隐的飘浮着血腥味。刑场上围观群众的人群早以消散,仅有一个穿着白衣的更年轻女子直直的跪在那具尸骨前。那个女子年约三十二三岁刑场上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只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女子直直的跪在那具尸骨前。。...

十全食美小说-第一章 无缘孟婆汤全文阅读

新书终于和大家见面了,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O(∩_∩)O~~

--------------

天阴沉沉的,刮着阴冷冷的风。空气中隐隐的漂浮着血腥味。

刑场上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只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女子直直的跪在那具尸骨前。

那个女子年约二十一二岁,容貌生的极美,脸色却是一片惨白,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发丝散乱不堪,裙摆上早已沾了点点血迹。她却恍然不察,只垂着头不停的落泪。

她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却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过那张没了血肉只余森森白骨的脸,心已痛的麻木了。

这一场滔天大祸毫无预兆的来临,宁家一夕之间家破人亡。

哥哥宁晖在牢中被灌了毒酒身亡,娘亲阮氏上吊自尽,宁氏所有的族人都被祸及,男子被斩首女子被充作官妓,而爹爹宁有方,被凌迟至死……

这一切,都一一的发生在她眼前。

本就阴沉的天,渐渐起了风,豆大的雨滴就这么落了下来。

散乱的发丝被雨水淋湿,狼狈的贴在脸颊和耳际,全身的衣物也已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隐隐露出姣好的曲线。

可宁汐却一无所觉,只茫然的跪在满地的血水中,浑然不知时间流逝。

眼泪早已流尽,心底一片荒芜。

最疼爱她的兄长父母都死了,所有熟悉的亲人都没了,天地之间,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汐儿!”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温柔俊美的青年撑着伞缓缓走近,为她遮住风雨。

宁汐迟缓的抬起头,明亮的双眸却蒙上了一层死灰般沉寂,毫无生气。

那男子暗暗心惊,忍不住弯下身子,轻轻的抚上宁汐惨白冰凉的脸颊:“这儿交给我来善后,你回去吧!”

回去?

宁汐忽的笑了起来,那笑声说不出的惨厉和凄凉:“邵晏,我对你已经毫无用处,你还来假惺惺的做什么。”

邵晏面色一变,手颤抖了一下。可他却什么也没辩解,只低低的说道:“汐儿,这是圣上亲自下的命令,我……我救不了你的家人……”

宁汐直直的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保全了我的性命,我是不是该感激你?”曾有过的甜蜜回忆,在此刻却化作了无数把利剑,狠狠的刺在心头。本已麻木的心竟然又感受到了阵阵的剧痛。

邵晏,若不是因为你,我宁家何以落到今天这般结局?

邵晏呼吸一顿,竟是无言以对。

宁汐闭上眼睛,不想再看邵晏一眼:“滚!滚的远远的!我永生不想再见你!”

冰冷决绝的话语,是那般的冷然!

那是邵晏从不曾见过的宁汐!他的汐儿,是温柔可人的,是善解人意的,是天底下最最爱他的那个人。纵使他做了再多的错事,也不曾狠下心来责怪……

邵晏深呼吸口气,轻轻的蹲下身子,温柔的揽住宁汐:“汐儿,跟我回家。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此生只爱你……”

宁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仰头长笑,只是那笑声说不出的悲凉。

此生只爱你……这大概是世上最美最动听的谎言了吧!偏偏她就是那么傻,相信了他一次又一次。

她的痴傻究竟换来了什么?

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和利用,直至宁氏全族遭此灭门之祸。她的所谓爱情,只是一场最大的笑话罢了。

青梅竹马的情意,曾是她心底最最温馨甜蜜的回忆。现在,却成了刺骨的痛。深入骨髓,无法挥除。

一向沉稳有度的邵晏开始心慌了,略有些急促的哄着:“汐儿,你相信我最后一次,我绝不会辜负了你!”

宁汐却仍是笑着,本就白皙的脸庞越发的惨白,竟是没了一丝血色。然后,那笑声渐渐的微弱,在风雨中飘摇如烛火。

邵晏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来,低头一看,更是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不知何时,一把极锋利极细长的刀深深的插入了宁汐的心口。鲜血迅速的染红了衣衫,宛如怒放的鲜花,定格成了最最凄厉的画面!

“汐儿——”邵晏抛开了伞,将宁汐紧紧的搂入怀中,素来儒雅镇静的脸庞流露出无比的骇然和悲恸:“不要离开我,不要扔下我……”

宁汐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了邵晏,重重的摔落在那具尸骨旁。

身体里的鲜血不停的涌出胸口,带走了所有的生机,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终于化为一片虚无……

“汐儿!醒醒,你快醒醒!”一个温柔又熟悉的低语在她的耳边不停的回响。

过了片刻,又换成了一个浑厚低沉的男子声音:“汐儿,别怕,爹一直陪在你身边。”

爹…….娘……我们是在阴间团聚了吗?

她模糊的想着,忽的生出一丝激动,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口中溢出模糊不清的低语。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站在床前的那个妇人激动的不能自已,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掌心处传来了阵阵温热。

不对,明明都成了鬼,哪里来的体温?

宁汐昏昏沉沉的脑中忽的浮起这个念头,陡然清醒了不少。微微眯起的眼睛倏忽睁大了,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柔美温柔的脸,心里猛地一颤。

这分明是娘亲阮氏三十岁时的模样。

宁汐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的摸上了阮氏的脸。贴在掌下的皮肤是那么的细腻柔软温热,那分明是活生生的阮氏……

阮氏有些惊诧的笑了,亲昵的俯下身子以便宁汐省些力气:“汐儿,你可总算醒了。你整整发了三天的烧,把我和你爹都给吓坏了呢!”

宁汐张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旁的俊朗男子快慰的笑了笑:“好了,醒过来就没事了。汐儿,想吃什么,爹这就给你去做。”

完完整整毫发无伤的宁有方……

宁汐不敢眨眼,定定的看着阮氏和宁有方。一直死死的咬着嘴唇,直到嘴唇处传来阵阵刺痛,才渐渐的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活过来了!爹没死,娘也还好好的!

两行热泪毫无预兆的涌了出来,滑过白皙小巧的脸蛋,滴落在被褥中。然后,宁汐放声哭了起来。似要把心底所有的痛苦和凄惶都借着泪水倾泻出来。

阮氏和宁有方都被吓了一大跳。阮氏忙把宁汐搂入怀中,急急的安抚道:“汐儿,别哭。是不是还觉得头痛?我就这去给你请大夫去!”

宁有方皱眉阻止:“你还是在这儿陪着汐儿吧,大夫我去请就是了。”说完,便要转身。

“爹!”一只细白的小手颤颤巍巍的扯住了他的衣襟:“你别走!”

宁有方讶然的回头,却看见最疼爱的小女儿满脸泪痕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宁有方立刻心软了,连连哄道:“好好好,爹不走,爹就在这儿陪着你。”说着,便坐到了床边。

宁汐浑身酸软无力,却挣扎着伸出细细的胳膊,同时搂住了阮氏和宁有方。

如果这是一场最深切的美梦,就让她从此长梦不醒吧!她不要爱情了,更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只求能和亲人朝夕相伴……

也不知哭了多久,宁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她的眼角仍然挂着泪珠,唇边却噙着一抹满足幸福的笑容。

阮氏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叹道:“这丫头,都十二岁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这个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官宦之家的小姐们,到了这个年龄就开始议亲了。可自家的女儿,还像个孩子似的说哭就哭,真让人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宁有方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们的女儿天生就是真性情,想哭便哭,爱笑就笑,我看倒是挺好的。”

阮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嗔怪的说道:“都是你这么惯着她,才惯的她这般小性子。”

宁有方挑眉一笑:“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我不惯着她惯着谁?”阮氏只顾着数落他,也不想想自己,惯起女儿的程度比他有过之无不及啊!

夫妻两个低声说笑了几句,对视一笑。

宁有方想了想,起身说道:“汐儿几日没吃饭了,我这就去给她熬点米粥来。”说着,便大步走了出去。

阮氏坐在床边陪了会儿,便也觉得困了,打了个哈欠,便顺势睡到了宁汐的身边,不肖片刻便睡着了。

而此刻,宁汐却悄然的醒了过来。

她静静的躺在阮氏的臂弯里,舒适的不想动弹,目光在屋子里一一的掠过。

浅粉色的纱帐,桌子上随意放着的书本,梳妆镜前摆满了零零总总的小玩意儿……

这个屋子里所有的一切,她再熟悉不过。自六岁起,她就住在这个屋子里,一直到十二岁的时候,才跟着爹娘一起去了京城,过上了全然不同的生活。

她明明死了,为什么会在这个屋子里醒来?爹娘为什么又都活生生的站在她的眼前?还有……她为什么又缩小了整整一圈,成了十二岁的宁汐?

宁汐轻轻的起身下床,穿上小巧的绣鞋,然后缓步走到了梳妆镜前。

镜子中,一个纤弱美丽的女孩正静静的看着她。

弯弯的柳眉,盈盈如水的眼眸,挺直小巧的鼻梁,略有些干涩的红唇。正是她年少时的模样!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