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食美 第三章 什么是正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十全食美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十全食美,十全食美小说是著名作家寻找失落的爱情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书名改为《十全食美》啦,除了了漂漂的封面,呵呵~~我们走过路过此地的切记忘了收藏票数哦~~--------------------宁汐没料想到自己顺口的一番话,竟惹得爹娘起了争执。急忙眨巴眨巴眨巴眨巴大眼,眼里快速的浮起了泪花:“爹,娘,都是汐儿好,你们别宁有方最见不得宝贝女儿流眼泪,立刻挤出笑脸,干巴巴的安抚道:“乖女儿,别哭别哭。我和你娘好好的,根本没吵架。”边说边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冲阮氏使眼色。。...

十全食美小说-第三章 什么是正途?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武霸帝尊 混子的江湖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 狂探 路神他落地成盒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郝运的修仙前半生 完美至尊 叶辰萧初然 氪金女仙


书名改成《十全食美》啦,还有了漂漂的封面,呵呵~~走过路过的不要忘了收藏投票哦~~

--------------------

宁汐没料到自己随口的一番话,竟惹得爹娘起了争执。连忙眨巴眨巴大眼,眼里迅速的浮起了泪花:“爹,娘,都是汐儿不好,你们别吵了好不好?”

宁有方最见不得宝贝女儿流眼泪,立刻挤出笑脸,干巴巴的安抚道:“乖女儿,别哭别哭。我和你娘好好的,根本没吵架。”边说边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冲阮氏使眼色。

阮氏很是配合的点头:“是啊,我和你爹随便说着解闷罢了。”

宁汐见爹娘一脸讨好的笑容,心里浮起一股温暖的甜意。那甜意里,却又夹杂着丝丝莫名的酸楚。

自小到大都是如此,只要她挤出眼泪作势欲哭,他们便全然投降。为了哄得她破涕为笑,说什么做什么都情愿。

也正因为爱屋及乌,他们才会全然的信任那个叫邵晏的男人。只因为他们的宝贝女儿全心的爱着那个邵晏……

想起那个熟悉的名字,她的心陡然一阵剧痛,手微微一颤。

阮氏被宁汐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急急的坐到床边问道:“汐儿,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快些告诉娘一声……”

宁汐用力的咬着嘴唇,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到了眼角边的泪水咽了回去:“爹娘都这么疼我,我好的很呢!”

从现在开始,她再也不要为那个男人掉一滴眼泪了。那个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宁汐,早在前世痛的遍体鳞伤死去。

她的人生,从此刻真正的开始。

宁汐深呼吸一口气,低头飞速的将所有的粥都吃完,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我吃饱了。”

阮氏只觉得大病一场醒来之后的女儿有些怪怪的,却也说不清楚那份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

宁有方却粗枝大叶,浑然没察觉到宁汐的异样,兀自眉开眼笑的自夸道:“我亲手熬的粥,味道果然好的很。看看,汐儿把这么一大碗都吃光了……”

宁汐听着这熟悉的自吹自擂,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连连附和道:“爹可是洛阳城里最最好的厨子了,手艺可是一等一的,谁也比不了。”

宁有方被夸了几句,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阮氏早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宁汐生的漂亮可爱,小嘴又生的甜,也难怪宁有方最最疼爱女儿呢!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边响起:“爹,娘,我回来了。”说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俊朗少年走了进来。

那个少年年约十四五岁,皮肤略黑,一双眼睛却大而有神。和宁有方有五分相似,任谁也不会错辨这对父子。

正是宁汐的哥哥宁晖!

宁晖上下打量宁汐两眼,咧嘴一笑:“汐儿,你可总算醒了。”

宁汐心里一颤,情不自禁的喊了声:“哥哥!”

她曾亲眼看着亲人在一一凄惨的死去,可如今,他们都活生生的站在她的身边……这份悲喜交加的心情,有谁能懂?

若不是强忍着眼泪,只怕宁汐早已哭了出来。饶是如此,她的声音也已经哽咽了:“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宁晖被宁汐的激动吓了一跳,挠挠头说道:“今天学堂散的迟了些,又有几个同窗拉着我去茶楼坐了片刻,所以回来的有些迟了。要早知道你这么惦记我回来,我就不去茶楼了。”

不待宁汐有什么反应,就见宁有方虎着脸冷哼一声:“上那个什么学堂,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有这功夫,跟我去太白楼练上两年多好。将来正好子承父业,将我们宁家的厨艺发扬光大……”

宁晖最怕宁有方念叨这些,连连用眼神向阮氏求救。

阮氏立刻挺身而出,瞪了宁有方一眼:“晖儿一心用功读书,日后考取功名为宁家争光。你这个做爹的倒好,不但不支持,还老是泼冷水。你自己当了半辈子厨子,难道想让儿女也跟你一样么?”做厨子哪有什么前途,当然是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正途!

宁有方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一脸的不痛快。

他厨艺绝顶名满洛阳,唯一的儿子却不肯继承他的手艺,偏要去学堂读书考什么功名。每每想起这些,他就满心的郁闷懊恼。

阮氏出身书香门第之家,只因为后来家道中落才下嫁了宁有方。两人一个文雅娴静,一个却粗鲁直白连大字都不识几个,这么多年倒也颇为恩爱。

阮氏事事顺着宁有方,唯有在宁晖的读书一事上异常的坚持。若不是有阮氏给宁晖撑腰打气,只怕宁晖早就被宁有方拖到太白楼里做学徒去了。

眼看着宁有方和阮氏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宁晖压根不敢吭声,冲宁汐使了个眼色,便蹑手蹑脚悄悄的溜到了门边。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等宁有方走了他再来看妹妹好了……

宁有方眼角余光瞄到他的动静,脸顿时黑了,扬起嗓门喊道:“宁晖,你给我站住!”

当厨子的大多是大嗓门,宁有方更是其中翘楚,那一声怒吼犹如平地一声春雷,屋顶都颤了一颤。

宁晖反射性的哆嗦了一下,小腿都发软了,心里更是暗暗叫苦不迭。无奈的苦着脸停住了脚步,慢吞吞的转了过来。

那一副“啊,这下我死定了”的可怜样子,看的宁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那欢快的笑声立刻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和压抑,陡然轻松了不少。

宁有方虽然时常对宁晖大呼小叫的,可对宁汐却是宠爱有加,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见宁汐笑的甜甜的,原本紧绷着的脸很自然的柔和了起来:“汐儿,你哥哥不听话,爹现在就教训他,你别吓着了啊!”

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宁晖心里悲愤不已。别人家里都是重男轻女,可到了他们家里,妹妹宁汐就是人见人爱的那朵鲜花,他连块牛粪都不如啊!

宁汐和宁晖做了这么多年兄妹,他一挑眉毛,她便能猜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更不用说他脸上的悲愤是如此的明显了!

宁汐忍住笑意,柔声对宁有方说道:“爹,你就别数落哥哥了。他在学堂里读书写字,辛苦的很呢!”

宁有方犹有余怒的瞪了宁晖一眼:“他那算什么辛苦。能比得上我天天站在炉子边炒菜颠勺辛苦吗?”

呃,这个根本不好比好不好……

宁晖敢怒不敢言,眼里满是不服气。

宁汐安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看向宁有方:“爹,这怎么好比嘛!你天天炒菜颠勺,都是体力活,当然辛苦。哥哥读书耗费脑力,也很辛苦的。”

阮氏接口:“汐儿说的对,你爹大字不识一个,哪里懂得读书的辛苦。”

宁有方被这么一奚落,顿时颜面无光,偏偏阮氏说的都是实情,根本无从反驳起。不由得悻悻的闭了嘴。

宁晖逃过一劫,悄悄松口气,冲宁汐感激的笑了笑。宁汐俏皮的眨眨眼。

正在兄妹两人眉来眼去之际,就听门被咚咚的敲响了。

阮氏连忙过去开了门,一个穿着枣红色印暗花夹袄的妇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这个妇人长相平平,脸略有些狭长,嘴边有颗黑痣,一笑起来,那颗黑痣也跟着颤动起来。

“老三媳妇,汐丫头可好些了吗?”妇人的声音有些尖细,听在耳中实在不算舒服。

阮氏笑着应道:“多谢二嫂关心,汐儿已经醒过来了呢!”

妇人目光一扫,在宁汐的身上打了个转:“哟,汐丫头可总算醒了。前两天一直发着高烧昏迷不醒,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可怎么听怎么刺耳。

阮氏早习惯了来人的口无遮拦,随意的笑着应对了几句。

宁汐静静的看着口沫横飞说个不停的妇人,心里掠过一丝莫名的唏嘘。

这个妇人,正是宁家的二儿媳王氏。

王氏心眼极小,又爱沾小便宜,一张嘴成天东家长西家短说个不停。往日的她,最不喜欢的人便是眼前的这个王氏了。

可前生的那一场滔天之祸中,宁家人死的死亡的亡,她曾眼睁睁的看着令人讨厌的王氏凄厉的哭喊着被官差着捆绑着带走。那个时候的她,只觉得天都塌了一般。

现在亲眼看到了活蹦乱跳的王氏,宁汐忽然觉得那略有些刺耳的声音也变的顺耳起来。

活着真好!亲人们都安然无恙的活着,真好!

突如其来的泪意突然涌了上来,宁汐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将眼泪又逼了回去。静静的听着阮氏耐心的应付着王氏。

宁有方最不耐烦听王氏的长舌絮叨,随意找了借口便出去了。宁晖有学有样,笑眯眯的说道:“二娘,先生布置的课业我还没完成,就不多奉陪了。”

王氏笑着说道:“想走就快走,这么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惯。”

宁晖嘻嘻一笑,冲宁汐摆摆手,便溜之大吉了。

宁汐忍住笑意,目送宁晖出了屋子。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王氏便笑着凑了过来,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汐丫头,你这几天一直生着病,外面的热闹你可没赶上,真是太可惜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十全食美小说简介

《十全食美》是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书名改为《十全食美》啦,除了了漂漂的封面,呵呵~~我们走过路过此地的切记忘了收藏票数哦~~--------------------宁汐没料想到自己顺口的一番话,竟惹得爹娘起了争执。急忙眨巴眨巴眨巴眨巴大眼,眼里快速的浮起了泪花:“爹,娘,都是汐儿好,你们别宁有方最见不得宝贝女儿流眼泪,立刻挤出笑脸,干巴巴的安抚道:“乖女儿,别哭别哭。我和你娘好好的,根本没吵架。”边说边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冲阮氏使眼色。。...

十全食美小说-第三章 什么是正途?全文阅读

书名改成《十全食美》啦,还有了漂漂的封面,呵呵~~走过路过的不要忘了收藏投票哦~~

--------------------

宁汐没料到自己随口的一番话,竟惹得爹娘起了争执。连忙眨巴眨巴大眼,眼里迅速的浮起了泪花:“爹,娘,都是汐儿不好,你们别吵了好不好?”

宁有方最见不得宝贝女儿流眼泪,立刻挤出笑脸,干巴巴的安抚道:“乖女儿,别哭别哭。我和你娘好好的,根本没吵架。”边说边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冲阮氏使眼色。

阮氏很是配合的点头:“是啊,我和你爹随便说着解闷罢了。”

宁汐见爹娘一脸讨好的笑容,心里浮起一股温暖的甜意。那甜意里,却又夹杂着丝丝莫名的酸楚。

自小到大都是如此,只要她挤出眼泪作势欲哭,他们便全然投降。为了哄得她破涕为笑,说什么做什么都情愿。

也正因为爱屋及乌,他们才会全然的信任那个叫邵晏的男人。只因为他们的宝贝女儿全心的爱着那个邵晏……

想起那个熟悉的名字,她的心陡然一阵剧痛,手微微一颤。

阮氏被宁汐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急急的坐到床边问道:“汐儿,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快些告诉娘一声……”

宁汐用力的咬着嘴唇,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到了眼角边的泪水咽了回去:“爹娘都这么疼我,我好的很呢!”

从现在开始,她再也不要为那个男人掉一滴眼泪了。那个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宁汐,早在前世痛的遍体鳞伤死去。

她的人生,从此刻真正的开始。

宁汐深呼吸一口气,低头飞速的将所有的粥都吃完,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我吃饱了。”

阮氏只觉得大病一场醒来之后的女儿有些怪怪的,却也说不清楚那份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

宁有方却粗枝大叶,浑然没察觉到宁汐的异样,兀自眉开眼笑的自夸道:“我亲手熬的粥,味道果然好的很。看看,汐儿把这么一大碗都吃光了……”

宁汐听着这熟悉的自吹自擂,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连连附和道:“爹可是洛阳城里最最好的厨子了,手艺可是一等一的,谁也比不了。”

宁有方被夸了几句,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阮氏早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宁汐生的漂亮可爱,小嘴又生的甜,也难怪宁有方最最疼爱女儿呢!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边响起:“爹,娘,我回来了。”说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俊朗少年走了进来。

那个少年年约十四五岁,皮肤略黑,一双眼睛却大而有神。和宁有方有五分相似,任谁也不会错辨这对父子。

正是宁汐的哥哥宁晖!

宁晖上下打量宁汐两眼,咧嘴一笑:“汐儿,你可总算醒了。”

宁汐心里一颤,情不自禁的喊了声:“哥哥!”

她曾亲眼看着亲人在一一凄惨的死去,可如今,他们都活生生的站在她的身边……这份悲喜交加的心情,有谁能懂?

若不是强忍着眼泪,只怕宁汐早已哭了出来。饶是如此,她的声音也已经哽咽了:“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宁晖被宁汐的激动吓了一跳,挠挠头说道:“今天学堂散的迟了些,又有几个同窗拉着我去茶楼坐了片刻,所以回来的有些迟了。要早知道你这么惦记我回来,我就不去茶楼了。”

不待宁汐有什么反应,就见宁有方虎着脸冷哼一声:“上那个什么学堂,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有这功夫,跟我去太白楼练上两年多好。将来正好子承父业,将我们宁家的厨艺发扬光大……”

宁晖最怕宁有方念叨这些,连连用眼神向阮氏求救。

阮氏立刻挺身而出,瞪了宁有方一眼:“晖儿一心用功读书,日后考取功名为宁家争光。你这个做爹的倒好,不但不支持,还老是泼冷水。你自己当了半辈子厨子,难道想让儿女也跟你一样么?”做厨子哪有什么前途,当然是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正途!

宁有方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一脸的不痛快。

他厨艺绝顶名满洛阳,唯一的儿子却不肯继承他的手艺,偏要去学堂读书考什么功名。每每想起这些,他就满心的郁闷懊恼。

阮氏出身书香门第之家,只因为后来家道中落才下嫁了宁有方。两人一个文雅娴静,一个却粗鲁直白连大字都不识几个,这么多年倒也颇为恩爱。

阮氏事事顺着宁有方,唯有在宁晖的读书一事上异常的坚持。若不是有阮氏给宁晖撑腰打气,只怕宁晖早就被宁有方拖到太白楼里做学徒去了。

眼看着宁有方和阮氏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宁晖压根不敢吭声,冲宁汐使了个眼色,便蹑手蹑脚悄悄的溜到了门边。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等宁有方走了他再来看妹妹好了……

宁有方眼角余光瞄到他的动静,脸顿时黑了,扬起嗓门喊道:“宁晖,你给我站住!”

当厨子的大多是大嗓门,宁有方更是其中翘楚,那一声怒吼犹如平地一声春雷,屋顶都颤了一颤。

宁晖反射性的哆嗦了一下,小腿都发软了,心里更是暗暗叫苦不迭。无奈的苦着脸停住了脚步,慢吞吞的转了过来。

那一副“啊,这下我死定了”的可怜样子,看的宁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那欢快的笑声立刻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和压抑,陡然轻松了不少。

宁有方虽然时常对宁晖大呼小叫的,可对宁汐却是宠爱有加,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见宁汐笑的甜甜的,原本紧绷着的脸很自然的柔和了起来:“汐儿,你哥哥不听话,爹现在就教训他,你别吓着了啊!”

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宁晖心里悲愤不已。别人家里都是重男轻女,可到了他们家里,妹妹宁汐就是人见人爱的那朵鲜花,他连块牛粪都不如啊!

宁汐和宁晖做了这么多年兄妹,他一挑眉毛,她便能猜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更不用说他脸上的悲愤是如此的明显了!

宁汐忍住笑意,柔声对宁有方说道:“爹,你就别数落哥哥了。他在学堂里读书写字,辛苦的很呢!”

宁有方犹有余怒的瞪了宁晖一眼:“他那算什么辛苦。能比得上我天天站在炉子边炒菜颠勺辛苦吗?”

呃,这个根本不好比好不好……

宁晖敢怒不敢言,眼里满是不服气。

宁汐安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看向宁有方:“爹,这怎么好比嘛!你天天炒菜颠勺,都是体力活,当然辛苦。哥哥读书耗费脑力,也很辛苦的。”

阮氏接口:“汐儿说的对,你爹大字不识一个,哪里懂得读书的辛苦。”

宁有方被这么一奚落,顿时颜面无光,偏偏阮氏说的都是实情,根本无从反驳起。不由得悻悻的闭了嘴。

宁晖逃过一劫,悄悄松口气,冲宁汐感激的笑了笑。宁汐俏皮的眨眨眼。

正在兄妹两人眉来眼去之际,就听门被咚咚的敲响了。

阮氏连忙过去开了门,一个穿着枣红色印暗花夹袄的妇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这个妇人长相平平,脸略有些狭长,嘴边有颗黑痣,一笑起来,那颗黑痣也跟着颤动起来。

“老三媳妇,汐丫头可好些了吗?”妇人的声音有些尖细,听在耳中实在不算舒服。

阮氏笑着应道:“多谢二嫂关心,汐儿已经醒过来了呢!”

妇人目光一扫,在宁汐的身上打了个转:“哟,汐丫头可总算醒了。前两天一直发着高烧昏迷不醒,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可怎么听怎么刺耳。

阮氏早习惯了来人的口无遮拦,随意的笑着应对了几句。

宁汐静静的看着口沫横飞说个不停的妇人,心里掠过一丝莫名的唏嘘。

这个妇人,正是宁家的二儿媳王氏。

王氏心眼极小,又爱沾小便宜,一张嘴成天东家长西家短说个不停。往日的她,最不喜欢的人便是眼前的这个王氏了。

可前生的那一场滔天之祸中,宁家人死的死亡的亡,她曾眼睁睁的看着令人讨厌的王氏凄厉的哭喊着被官差着捆绑着带走。那个时候的她,只觉得天都塌了一般。

现在亲眼看到了活蹦乱跳的王氏,宁汐忽然觉得那略有些刺耳的声音也变的顺耳起来。

活着真好!亲人们都安然无恙的活着,真好!

突如其来的泪意突然涌了上来,宁汐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将眼泪又逼了回去。静静的听着阮氏耐心的应付着王氏。

宁有方最不耐烦听王氏的长舌絮叨,随意找了借口便出去了。宁晖有学有样,笑眯眯的说道:“二娘,先生布置的课业我还没完成,就不多奉陪了。”

王氏笑着说道:“想走就快走,这么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惯。”

宁晖嘻嘻一笑,冲宁汐摆摆手,便溜之大吉了。

宁汐忍住笑意,目送宁晖出了屋子。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王氏便笑着凑了过来,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汐丫头,你这几天一直生着病,外面的热闹你可没赶上,真是太可惜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