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章 打不还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小说简介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是作者寒武记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萧芳华拼着胸口的一股恶气,冲到了那相拥而抱的一对男女面前,握着拳头全身发颤,连声音都在颤抖着:“瞿……瞿有贵,你什么意思?!”瞿有贵转头看见了是萧芳华,眼底闪现出一丝惊慌。但是他迅速冷静下去,眼角的余光上次瞥到萧芳华的身影,好像是从上次那辆大切诺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眼角的余光刚才瞥见萧芳华的身影,似乎是从刚才那辆大切诺基上面下来的。。...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小说-第4章 打不还手全文阅读

萧芳华拼着胸口的一股恶气,冲到了那相拥而抱的一对男女面前,握着拳头全身发抖,连声音都在颤抖:“瞿……瞿有贵,你什么意思?!”

瞿有贵扭头看见是萧芳华,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眼角的余光刚才瞥见萧芳华的身影,似乎是从刚才那辆大切诺基上面下来的。

她怎么还有钱买这样的豪车?——难道她还敢隐匿个人财产?

瞿有贵眯了眯眼,很快反应过来,一把将怀里的姑娘拉到身后,一边皱起眉头,不悦地说:“芳华?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到这里做什么?”

他还安抚地用手拍拍身后那女人的肩膀。

萧芳华都快被他的语气气炸了,可她循规蹈矩惯了,也做不出在大庭广众下跟男人大喊大叫的事,只是压低声音恼怒地问:“你问我?我要来接我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就不解释解释,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一个非亲非故的女人抱成一团,是几个意思?!”

“我?你是说我吗?!”瞿有贵诧异地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竟然指责我?!”

他似乎比萧芳华还气愤,一把将背后的姑娘拉出来,愤怒地指着那辆大切诺基怒道:“萧芳华,你看清楚了!她是我妹子!刚才差点被那辆车给撞了!”

说完好像想起什么,露出一脸惊诧:“咦?你刚不是从那辆车下来的?!”

“哎呀我的妈!是你开的车?你不是故意的吧?!”

“你是见不得我好,非要给我找事是吧?!”

瞿有贵越说越气愤,一把甩开偎在他身边的姑娘,朝萧芳华一步步走了过来,面色狰狞,居然占了上风。

萧芳华被他吓得一步步后退,结结巴巴地说:“……她……她是你妹子?有贵你不是独生子吗?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干妹妹不行啊?芳华,你不是这么狭隘的人啊,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瞿有贵瞥了一眼那辆大切诺基,心跳加快了。

他朝萧芳华走过去,脸色渐渐平静下来:“你啊你,还在担心我不要你吗?”

萧芳华见瞿有贵不再面目狰狞,才停下后退的脚步站定了。

瞿有贵趁机拉住她的手,捋捋她的头发,含笑说:“芳华,我们在一起七年,又领了证,还买了房子,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我知道你不会的,是吧?”

“你一定不是有意开车撞美韵的吧?”

萧芳华早被他“训练”得几乎条件反射了,忙摇头说:“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有意开车撞她?再说要不是你出现了,我都不认识她是谁。”

“这就好。”瞿有贵松了一口气,又瞥了那辆大切诺基一眼。

没错,还是进口的,吉普的好牌子,Grand Cherokee,不比国内中老年有钱男人们喜欢的路虎差多少,而且更有范儿。

就是油耗不能看,一般的工薪阶层根本无法负担,比自己那辆三万块的代步车要强多了。

那车的车窗玻璃都是深茶色的,一看就很高档,同时瞿有贵也看不见里面有没有坐着别人。

他先入为主以为这就是萧芳华的车。

萧芳华根本就不知道瞿有贵在想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解释刚才的事是个意外,竟然忘了她下车来找瞿有贵理论是为什么事了。

瞿有贵满意地拍拍萧芳华的脸,说:“你说意外就是意外,你看我在外人面前多给你面子。”

说着,他把身后的姑娘索性拉了出来,对着萧芳华说:“芳华,这是我妹子,干妹妹戴美韵,今天来江城,会住在我家,跟我爸妈一起过年。”

萧芳华看了那姑娘一眼,长得倒还清秀,穿着一身鼓鼓囊囊的杏色羽绒服,皮肤比较白,比萧芳华白很多,眉眼没有她耐看,但是比她年轻。

萧芳华大学毕业跟瞿有贵开始谈恋爱,到今年七年,她都二十九岁了。

这姑娘最多二十。

她眼神闪了闪,轻声问道:“……你是戴美韵?今年多大了?怎么就跟有贵成了干兄妹了?”

萧芳华不傻,这年头,非亲非故的男女结拜兄妹,能没有猫腻?

戴美韵笑了一下,拉起瞿有贵的手,亲亲热热地说:“你是芳华姐吧?我听有贵哥哥说过你很多次呢,说你贤惠又善良,应该不会介意我跟有贵哥哥在一起吗?”

萧芳华被噎了一下,皱眉说:“……什么在一起?你什么意思?”

“在一起过年啊……你想到哪里去了……”戴美韵掩着嘴咯咯笑了,还向瞿有贵抛了个媚眼。

瞿有贵爱怜地拍拍她的肩膀,笑道:“顽皮。”顺势就把手搁在她肩膀上了。

戴美韵身材娇小,整个人像是偎在瞿有贵怀里,跺了跺脚,嗔道:“……就要就要!”

萧芳华全身的鸡皮疙瘩立刻起立致敬。

她虽然脾气柔顺,也听瞿有贵的话听惯了,此时也有些受不了,握着拳头战战兢兢地问:“有贵,戴小姐是哪里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瞿有贵还没说话,戴美韵已经轻飘飘地说:“我们是网上认识的啊,我们是网友,一个公会的,有贵哥哥可厉害了!”

萧芳华:“……”

她还想再问,瞿有贵却已经变了脸。

“萧芳华,你什么意思?我交个网友你还查户口啊?”瞿有贵对如何控制萧芳华早就驾轻就熟了。

萧芳华咬了咬唇,不甘心地说:“我下午给你打电话,问你晚上有没有事,跟我一起来接我弟弟回家。”

“你说你有事,要加班……”她瞥了戴美韵一眼,声音越来越低,“这就是你的加班?”

瞿有贵被说得下不来台,又是在戴美韵面前,更不能落了面子。

“你敢管我的事?!你敢跟踪我!看来是三天不打,你就要上房揭瓦!不把我这个男人放在眼里了!”瞿有贵说着,横眉怒目,胳膊一抡,很熟练地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萧芳华本来就很瘦,又没什么力气,被他一巴掌抡过来,打得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也吓了一跳,跟着有人就叫“打人了!打人了!”

“叫警察!叫警察!”

瞿有贵听见了,涨红了脸,朝路人吼道:“这是我老婆!我打死她都不关你们的事!”

本来以为是刑事斗殴,一听是打自己老婆,那些人瞬间没了兴趣。

在江城这些本地人看来,老公打老婆,是家务事,谁管得着啊?

至于家庭暴力,不存在的,不看连本地的警察法院对两口子之间的事,都是“不告不理”吗?

可是路人不管闲事了,自己家人不可能不管。

车里的萧裔远和温一诺都坐不住了,两人都往车下冲。

张风起也看不下去了,熄了火,跟在温一诺后面下车。

萧裔远第一个冲过去,一把架住瞿有贵还要继续挥舞的胳膊,冷笑着说:“瞿有贵,谁是你老婆?再敢动我姐姐,信不信我废了你的胳膊!”

他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六,又穿着皮靴,比身高才一米七六的瞿有贵足足高了一个头。

瞿有贵被他吓了个哆嗦,他虽然敢打萧芳华,但是对别人是不敢动手的。

特别是萧裔远,听说从小练跆拳道,据说很能打。

看他轻轻松松就架住自己的胳膊,五指稍微一用力,瞿有贵疼得五官都扭曲了。

他满头大汗的脸上挤出一个笑,结结巴巴地说:“原来是阿远回来了……我跟你姐姐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说完扭头朝着刚被温一诺扶起来的萧芳华命令说:“芳华,你快让小舅子放开我。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难看?”

萧芳华听他的话听习惯,下意识“哦”了一声,抬手攀住萧裔远抬起来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说:“阿远,不如算了吧,都是误会……”

“是啊是啊,都是误会!”瞿有贵连忙接下话茬,朝萧裔远讨好地笑道:“你姐姐啊,刚才开车太不小心了,差一点撞到人,我这不是帮她善后吗?你不知道这种事,如果被人碰瓷……”

站在他身后的戴美韵见势不妙,心里一沉,暗想这瞿有贵又改主意了?

她心里又酸又涩,从瞿有贵身后一步跨出来,抬头就看见了萧裔远皱着眉头的面庞,顿时一愣。

天底下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比她在电视上看见的那些鲜肉男明星还要好看!

瞿有贵也算是江城数得着的帅哥,可是站在萧裔远面前,只配做他脚底的泥,被人踩。

戴美韵在心里感慨着,不过也有自知之明。

连瞿有贵都在她面前摇摆,她怎么可能跟萧裔远这种男人在一起?

因此她只是偷偷打量了萧裔远两眼,就把注意力放到瞿有贵和萧芳华身上了。

看着萧芳华躲闪的眼神,戴美韵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懦弱的滥好人贱女人,凭什么有这么好的男人?!

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轻轻咳嗽一声,双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怯生生地对瞿有贵说:“有贵哥,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孩子有事……”

瞿有贵一听,脸色立刻变了变,连声音都变得轻柔:“……不会吧?难道刚才还是动了胎气?”

说完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下意识看了萧芳华一眼。

萧芳华果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捂着被他打红了的半边脸,目瞪口呆看着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