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千里 第三章 三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仗剑千里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仗剑千里,仗剑千里小说是著名作家于秀.QD的一本仙侠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人面前放了一碗茶,回道:“已有近十多年了。”李清然“哦”了一声,地说:“依在下的确,小老儿身上起码有十年以上的独门内家功力,怎么会次席在此卖茶呢?”说着左手一挥,震落了秦晓月已送进唇畔的茶碗。茶水泼到地上,立马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齐...

仗剑千里小说-第三章 三阵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社长你这叫明恋 和美女总裁的荒岛生涯 虞书 谍踪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头狼 领主之兵伐天下 炎魔道 这个团宠有点凶


  李清然挥了挥手,道:“咱们走吧。”翻身上马,当先领路,众人一齐跟了上去。一行七人纵马加鞭,渐至中午时分,齐洪烈等人的心暗暗提了起来,凝神戒备。不料午时渐过,萧逸踪果然没有出现,众人暗中吁了一口气。行不多时,路旁出现一个小小茶棚,众人下马入内休息。茶棚内陈设简陋,别无客人。众人在当中一张较大的桌子上坐下,一个身材瘦小的老者送上茶来。李清然看着那老者问道:“请问老丈,在这里卖茶多久了?”那老者在每人面前放了一碗茶,答道:“已有十多年了。”李清然“哦”了一声,说道:“依在下看来,老丈身上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独门内家功力,怎么会屈居在此卖茶呢?”说着左手一挥,打落了秦晓月已送到唇边的茶碗。茶水泼到地上,立刻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齐洪烈等人一见,脸色大变,叫道:“七彩断魂!”秦晓月一愣,随即悚然而惊。她记起父亲跟她谈论武林人物时曾说过:西南武林中有一位邪派人物名叫唐枭,武功奇高,又擅使毒,他有一种独门毒药“七色彩虹”,中毒者身子如受极刑,惨不堪言,身亡后七窍内会流出七种不同颜色的血。故而得了个外号叫“七彩断魂”。江湖上真是谈之色变。但此人八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江湖传言他已死于仇家之手,却不料今日在此处出现。那老者正是唐枭,他见身份被人识破,脸色一沉,疾退数步,双手一扬,一蓬银针便向众人射来,针尖青光闪闪,自是涂了满满的“七色彩虹”。茶棚内地方狭小,又变起仓促,银针又细又多,眼看众人难以闪避。只听“铮”的一声,李清然长剑出鞘,众人眼前幻起一片剑光,叮叮叮叮之声不绝于耳,所有银针被李清然用长剑击开,全部到射而回,向唐枭飞去。众人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此神妙的剑法,不要说见,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过,一时看得呆了。唐枭大吃一惊,急忙舞动双臂,他手上护腕之中装有磁石,所有银针被他尽数收于袖中。唐枭双臂一振,正欲将银针再次发出。忽然眼前一花,白影一闪,李清然长剑已刺到胸前。刹那间他冷汗遍体,闭目待死。不料李清然的长剑又撤了回去,唐枭不明所以,立刻要动。却发现身体已不听使唤,原来刚才李清然已用剑尖点了他胸口的穴道。用剑尖点穴是十分高明的功夫,必须内力和剑术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才能做到。唐枭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时间万念俱灰。李清然收剑入鞘,慢慢的道:“有几句话想要请教。”唐枭面色灰白,惨然道:“不用多说了,我能败在剑魔传人的手下,心服口服。可是……”他突然声音转厉:“你们与太师府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脸色瞬间变得紫黑,嘴角流出一缕黑血,身体萎顿在地。原来他已服了暗藏在口中的毒药,毒发身亡。秦晓月走上前说道:“李大哥,你说的果然没错,萧逸踪不出现,却换了别人来对付我们,这个唐枭也是太师府的人。”李清然点了点头,和众人一起走出茶棚,秦晓月取出火种,将茶棚和唐枭的毒尸一起焚为灰烬。再次上路,众人心中踏实了许多。适才一战,李清然显露的本领十分高明,众人是远远不及的,而且似乎不在萧逸踪之下,那么这一路上有他护持,自然要周全得多。至少比起先前只能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要好的多了。秦晓月纵马和李清然并肩而行,问他道:“李大哥,刚才你击挡暗器的那一招是什么名堂啊?我从没见过这么高明的剑法,连听都没听过呢!”李清然答道:“那是独孤九剑的其中一式,叫做破箭式。独孤九剑是我恩师晚年所创,集天下武学之大成,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剑法!”秦晓月道:“独孤九剑只有九招吗?”李清然微微一笑,说道:“独孤九剑虽然只有九式,却变化繁复,包罗万象,世间所有武学的奥秘尽藏其中。”接着向她讲出了其余八式的名称,并把每一式所蕴藏的变化说出,天下的兵器武功,全部包含在内。秦晓月听了矫舌不下,说道:“照这样说,学会了独孤九剑,那么天下的武功兵器就都能够破解的了。李大哥,独孤九剑的所有招数你都已经熟记于胸了吧?”李清然摇摇头,说道:“独孤九剑的招式不是用来记的,而是需要忘的,只有忘记了所有的招式,才能达至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他这番话实是包含了武学中的至理。但秦晓月毕竟修为有限,一时难以理解。她接着问道:“尊师独孤前辈的剑法是怎样炼成的?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李清然道:“恩师的剑法是在洪流和怒涛中练成的,他老人家实是武林中不世出的绝世奇才!恩师弱冠之前,用一把青锋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曾与河朔群雄争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二十岁后,剑法精进,用的是一柄紫薇软剑,十年内杀尽仇寇,但三十岁那年却误伤了一位义士……”说到这里,秦晓月黯然接口道:“那位义士,便是我的爷爷。”李清然点点头,道:“不错,此是恩师毕生恨事,他因此自断一指,视此剑为不祥之物,抛于深谷,弃之不用。”秦晓月听说独孤求败因为误伤爷爷之事竟然抛剑断指,心中不由得大为惋惜。她接着问道:“那独孤前辈三十岁后用的是什么剑?”李清然道:“是一把玄铁重剑。”秦晓月道:“我曾听爹爹说玄铁是天下至宝,十分罕见,那柄玄铁剑一定锋锐无比吧?”李清然摇摇头,说道:“无锋!”秦晓月奇道:“无锋?”李清然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玄铁重剑虽然无锋无刃,但它却是天下第一神剑!恩师三十岁后持玄铁剑游遍江湖,败尽天下英雄,终因欲求一败而不可得,孤寂惆怅,从此幽居深谷,精修剑术,四十岁后,终于弃玄铁剑而不用。”秦晓月道:“弃玄铁剑而不用?莫非独孤前辈又寻得了新的神兵利器,可天下又有什么兵器能胜得过玄铁重剑?”李清然缓缓的道:“木剑!”秦晓月愕然道:“木剑?”李清然道:“不错,四十岁后恩师剑法已达神明之境,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终至无剑胜有剑之境!”秦晓月听了之后默然半晌,悠然叹了一声:“前辈神技,乃至于斯!”齐洪烈等人一直在旁听他二人谈论,心中各自叹服。魏伦开口问道:“李少侠,你的剑法已练至何等境界了?”李清然尚未回答,秦晓月忽然道:“李大哥,把你的佩剑借我看看。”李清然递给了她,秦晓月拔出一看,说道:“只是普通的铁剑,恩,你不用青锋剑,不用玄铁剑,想必也已练至无剑胜有剑之境了。”李清然笑道:“秦姑娘不要取笑我了,我五十岁时能练到这般境界就心满意足啦。”秦晓月哈哈一笑,把剑还给了他。傍晚时分,众人行至一片长满荒草的平原,远远望不到头。齐洪烈道:“咱们今晚便在此处歇息一宿吧。”众人马背上都带有帐篷毡包之物,当下各自去准备。秦晓月从自己的马背上取下包裹,忽然一件物事掉在了地上。此时天色已黑,那件物事在草丛中却发出碧油油如鬼火般的光芒。秦晓月心下奇怪,捡起来一看,是一面牌子,正面画着两个面目狰狞的无常鬼,眼神阴冷,双臂前伸,似乎要索人魂魄一般,看得人心里毛骨悚然。牌子背面刻着八个张牙舞爪的大字:无常双煞,无魂无魄!秦晓月看着牌子,心中奇怪,不知这牌子什么来历,也不知道是么时候被放在马背之上。忽听得楚壁叫道:“月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走近身来,一把抢过,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大变,冷汗涔涔而下。失声叫道:“是双煞令!”声音颤抖,跟着手指哆嗦,竟然拿捏不住,牌子从手中掉落。其余人这时都走了过来,齐洪烈从地上拾起那面牌子,也变色道:“无常双煞!这两个魔头不是十二年前就死了么?”秦晓月从未见过楚壁如此失态,不由问道:“二叔,无常双煞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爹爹提起过。”齐洪烈刚要回答,此时楚壁已心绪略平,接过话道:“他们不是人,是鬼!是两个来自地狱的恶鬼!”说着声音又有些颤抖,秦晓月知道三叔定是与这两个恶鬼打过交道,因此也不说话,静静的听他说下去。楚壁缓缓的道:“无常双煞是兄弟两个,老大叫言无魂,老二叫言无魄。十五年前是横行湘西一带的两个大魔头,他们兄弟两个练有一门十分邪恶的武功,名叫‘吸髓功’……”“呀!”秦晓月叫道:“是吸人骨髓的功夫吗?”楚壁摇摇头:“不是吸人骨髓,而是吸人内力!但他们的‘吸髓功’只能吸将死之人的内力。”秦晓月问道:“只能吸将死之人的内力?是怎么回事?”楚壁道:“普通人将死之时,体内潜力会涌出,俗称‘回光返照’,而习武之人将死之时,毕生内力亦会从丹田之内宣泄而出,随之消散。言氏双煞就是专门吸人这一纵即逝的内力而收为己用。只是他们行事恶毒,为了练功,他们专门捉住一些武功高强之士,痛加折磨,然后在其将死之时吸取内力。三年之内,竟有二十余位武林同道遭其毒手,他兄弟二人却也功力大增,无人能敌。但他兄弟的恶行也终于遭致武林同道的公愤,十二年前,江南武林百余位英雄好手齐聚碧血山庄,组成‘灭煞盟’,专门剿杀言氏双煞。那时我受好友‘铁笔判官’袁刚邀请,也参与其会。我们在湘水之畔围攻无常双煞,那一战十分惨烈,双煞格毙了数十名武林好汉,但最终寡不敌众,身受重伤,被打入湘水之中。”说到此处,楚壁声音竟有些哽咽,想是他想起了那一战中战死的兄弟,果然,只听他接着道:“我的好友袁刚便在那一战中惨死在无常双煞手上,我当时也曾冲上去与双煞拼命,那时双煞内力已大为消耗,但不过十余招,我便中了言无魂的一招‘骷髅掌’,立刻便昏迷不醒。”说着,他拉开胸口衣衫,众人赫然见他右胸之上印有一个掌印,入肉寸许,骨节嫣然,确如一只骷髅的手掌所击,无不骇然。楚壁道:“若不是当时双煞的功力已打了折扣,我早已尸横当场,饶是如此,这伤我也是养了一年多才逐渐康复。”秦晓月心道,原来三叔曾在无常双煞手中差点送命,怪不得爹爹没有跟我讲过无常双煞的事,那自是怕我口无遮拦,向三叔问起,令他难堪。只听楚壁又叹了口气道:“我只道这两个恶鬼早已尸沉江底,没想到竟然还活在世上!看来这几年他们一直托庇在太师府里。”他指着那块“双煞令”道:“当年他兄弟二人每次要害人时,都会事先将这块令牌悄无声息的送到被害之人身边,收到牌子的人不论如何躲藏、逃遁、防备,当晚三更之前都会惨遭毒手,从未有人幸免。唉,十二年前,江湖中人见双煞令当真如见阎王!”李清然取过那块双煞令,捏在手中,说道:“这两个魔头既然没死,那么这十年来,不知又有多少人惨死在他们手下,今天既然遇上了,就一定要将他们除去!”说着手上用力,“啪”的一声,将那块令牌折成两段。秦晓月大声道:“不错,有李大哥在此,今晚定要他们有来无回!”楚壁虽然十分钦佩李清然的剑法,但想到无常双煞武功之高,仍是心中惴惴不安,忧愁满面。众人吃了些干粮,便各自躺倒。秦晓月旅途劳顿,虽知今晚会有强敌来犯,但想到身边有李清然这样的大高手,心中十分安定,不久便沉沉睡去。睡至中夜,秦晓月被轻轻拍醒,耳边传来李清然的声音:“起来吧,来了。”秦晓月朦胧之中,听到地面远处传来“笃……笃……”的声音。她一股碌爬了起来,只见几位叔叔手握兵器,凝神而立,眼望西首。秦晓月走到李清然身旁,眼睛也向西望去,只见冷月之下,远处两个黑影正一跳一跳地走进。两个身影又瘦又长,并肩而行,他们并不迈步,只双腿并拢的蹦跳前行,犹如僵尸一般,但每一跳却又快又远,很快便来至众人身前。只见两人就如那块双煞令上刻着的无常鬼一样,披头散发,眼神冰冷。枯瘦的脸上毫无生气,恰似两个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楚壁突然一声大吼,挺鞭向两人扑了上去。原来他在无常双煞没来之前,心中一直充满恐惧害怕,可当这两个恶鬼真的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恍如回到十二年前群雄围攻双煞时的情景,胸中陡的升起一股热血,浑身充满勇气,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他的兄弟也都随他一起冲上。无常双煞冷冷一笑,衣袖中突然垂出一截哭丧棒,迎入众人之中,一个挥棒从左向右画个圆弧,一个从右往左,两个半弧正好合成一个圆圈。只听“当啷”之声不绝,楚壁等人的兵器全部脱手而飞,跟着都蹬蹬蹬连退三步,手捂胸口。“金臂猿”韩捷双臂天生神力,不使兵刃,见兄弟们只一个照面就被击落兵器。奋勇冲上前去,握住了双煞的哭丧棒,便欲用力拉扯。不料甫一握住,棒端便传来一股大力,双臂立刻被荡地向两边分开,登时门户大开。无常双煞立刻双棒齐下,向韩捷顶门砸去,蓦地里一柄长剑伸到,一搭一引,“当”的一声,双煞双棒互撞,手臂一阵发麻,长剑跟着又是一挑,双煞登时把握不住,双棒向上飞出。无常双煞大吃一惊,急忙后退。月光下只见李清然仗剑而立,两根哭丧棒从空中落下,李清然一振长剑,剑上登时笼罩出一股青色光芒,“嗤”的一声,已将两根棒子拦腰斩断。无常双煞的哭丧棒乃是百炼精钢所铸,寻常刀剑绝难伤到分毫。他俩齐向李清然的长剑看去,斩断双棒之后,剑上的青芒已经隐去,只不过是把普通的铁剑而已。双煞心下惊惧,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绝顶高手。他们在来之前虽然知道李清然剑法高明,但见到他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也就没放在心上,此时却从这青年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之意。双煞突然同时出掌,向李清然攻去,掌势诡谲凌厉,招式狠辣。楚壁叫道:“李公子小心,这是‘骷髅掌’!”李清然斜退半步,长剑横掠而出,离身三尺之外,凝立不动。双煞攻至半途,突然发现对方出剑方位十分奇特,正封住了自己掌势的必经之路,如果继续前攻,则自己双掌势必会被剑锋削断,双煞立刻变招,一人攻上,一人攻下,李清然身子右侧,长剑斜掠向下,又遏制了双煞所攻的必经之路,双煞第二招又使了一半,便被迫变招。双煞心中惊怒交集,先前一出手便被对方挑去兵器,此刻连攻两招都被对方已精妙绝伦的剑法迫住,只能使出半招,这真是生平从所未遇之事。二人一声怪叫,突然展开身形,围着李清然转起圈子,不住向他出掌,李清然也随着他们转了起来,双煞每攻出一掌,他便刺出一剑,每一剑都是攻敌所比救,遏敌所必经。迫的双煞回招自救或变招,他也便收剑。双煞每次只能攻出半招,胸中郁积渐盛。加快身形,口中呵呵怪叫,出掌更加快速。秦晓月初时尚能看清三人身法,但随后三人越转越快,已分辨不清。但听得劈啪声响,不绝于耳。那噼啪之声,是双煞骨骼发出的声响,他们每出一掌,都半途而废,掌上所附功力便被积聚下来,其势犹如筑堤蓄洪,洪水源源不绝,越积越厚,终有一刻,必会破堤而出,那时怒潮狂涌,势不可挡。只听劈啪之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蓦地里三人身形突然停住,只见无常双煞一前一后,将李清然围住,大叫一声,双掌向他击出。齐洪烈等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一掌是无常双煞倾尽全身功力的一击,在这势如排山倒海般的双掌合击之下,别说是人,就是一块石头,也必会化为齑粉。李清然一声清啸,将手中长剑抛向空中,跟着身子滴溜溜转个圆圈,双手一扣一牵,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无常双煞双掌互击,各自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这一掌是双煞聚集毕生功力所发出的一掌,他二人功力深厚,又功力相当,一震之下,各自的腕骨、臂骨、肩骨皆被震断,跟着脏腑碎裂,口中狂喷鲜血,他们身子还未落地,就已变成两只真鬼。长剑落下,李清然举手接住,还入剑鞘,在月光下翩然而立。齐洪烈等看的惊心动魄,楚壁走上前,向李清然深施一礼,说道:“李大侠,多谢你为世人除此恶类,也为我惨死在他们手下的兄弟报了仇!”李清然急忙还礼,说道:“楚前辈不必客气,惩奸除恶,原是我辈分内之事。”接着又说道:“无常双煞功力深厚,萧逸踪派他们前来,是希望我与他们力战之后,功力损耗,那时他便可稳操胜券,我为了保存实力,只好借双煞自己之手除去自己。”众人听他说得简单,其实均知适才之战实是凶险万分,特别是最后引双煞双掌互击那一招,必须本身功力远在双煞之上,且又要拿捏得分毫不差,方能成功。否则稍有差池,便有粉身碎骨之祸。心中对这位青年高手的敬佩之情,又是大为增加。次日清晨,众人上马。行出四五十里,来至一处岔路口。魏伦指着左边一条小路说道:“这条路近”,说着纵马前行,众人随即跟上。七义中秦振廷和魏伦都是文武双全,这些年边关与京师之间公务程文都是魏伦往来操办,因此他熟悉道路。这条路颇为崎岖不平,颠簸难走。行了四五里,前面出现一片竹林,挡住去路。魏伦说道:“穿过这片竹林,再走十里路,便是官道了。”说着纵马入林,其余人跟着进入。众人一入林中,便觉得眼前一暗。林中竹子都有碗口粗细,高耸参天。密密麻麻,遮蔽阳光。林间却有小路,盘旋曲折,众人顺路而行。驱驰半天,却仍不见出路。魏伦在马上摇头道:“奇怪!这片竹林我走过数次,不过三里见方,怎么今天走了这么久仍没走出?”众人又走一阵,路上出现许多蹄印,秦晓月叫道:“我们顺着这蹄印走,就出去了吧!”李清然道:“且慢,这是我们自己的蹄印!”秦晓月登时醒悟,原来众人在林中绕了个大圈。李清然道:“看来,咱们遇到了懂阵法的高手了!”用手指着左首地上,说道:“此处土地松动,想必原先有竹,却被阵法高手临时移除了,用以布成迷阵。”齐洪烈道:“不错,李公子,你可识此阵?”李清然并不回答,问道:“江湖上擅长阵法的有哪几家?”齐洪烈道:“当属洛北的西门世家和川南的八阵教。”李清然点点头,道:“先前咱们遇到的唐枭和无常双煞,都是江湖上销声匿迹已久的人物,不知这两家之中有没有重要人物失踪?”齐洪烈沉吟了一下,说道:“西门世家的二公子西门星五年前阴谋暗算其亲兄西门月,欲夺门主之位,但奸谋被人识破,他侥幸逃出,不知去向。”李清然点头道:“那今天布阵困住我们的,八成便是这位西门二公子了。”忽听上方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你到有点见识!你们乖乖交出密信,我可以考虑放你们出去,否则,我就等着你们都饿死之后到你们身上去找。你们是出不了我这‘九曲迷魂阵’的!”众人抬头向上望去,只见竹叶森森,遮蔽天日,不见人影,也听不出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李清然道:“阁下既然能够移竹布阵,我们也能够移竹破阵!”说着举剑一挥,登时销倒一片竹子。上方传来一声冷哼,但这哼声中却明显包含有恼怒的意味。韩捷大叫:“妙极!让我来!”他手执赵大通留下的“断岳刀”,当先开路。断岳刀锋利无比,韩捷又天生神力,很快一排排竹丛便倒了下去。众人跟随在后,只不过砍倒了十余排之后,众人忽然看到了出路,直通林外。原来阵法已被破了。秦晓月欢呼一声,一马当先,顺着出路奔去。楚壁在后叫道:“月儿小心!”伸出鞭子,将秦晓月卷了过来,秦晓月身子刚离马鞍,便有十余件暗器打在她的坐骑身上,只听一声悲嘶,她的坐骑倒地而毙。同时一个人手执双钩,拦住出路。秦晓月见西门星不过二十多岁年纪,目带邪气。暗付此人不过擅长阵法,武功应该高不到哪去,杀马之仇,不可不报。当即抽出长剑,向他刺去。西门星左钩一摆,挡开来剑,右钩霍霍,向秦晓月攻去。秦晓月被他挡开剑时,虎口巨震,险些脱手飞出。对方功力竟比她高出许多。原来西门星其实已经四十多岁,只因他曾拜“万花楼主”为师,习得邪术,以采补之道保持容颜,因此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秦晓月一开始便上了大当,犯了轻敌之忌。被西门星抢攻数招,登时招架不住,险象环生。齐洪烈等急忙想要上前帮忙。忽听李清然喝道:“曲泉!”此时西门星正以双钩攻向秦晓月双肩,秦晓月危机之际,忽然听到李清然这一声喝,不假思索,立即举剑向西门星左腿上的曲泉穴刺去。曲泉穴正是西门星这一招“双龙出海”的破绽之处,他如不变招,原可以重伤秦晓月,但他左腿必然受伤。权衡之下,他立刻撤回双钩,护住左腿。李清然接着叫道:“神藏”原来他双钩下沉,上身却又露出破绽,秦晓月立刻改刺神藏穴,西门星又急忙双钩上撩,一时间手忙脚乱,本来他已大占上风,但没想到李清然只是动动口唇,就被一个武功不如自己的人打得狼狈不堪。只短短数招,他已完全落入下风。秦晓月心中又惊又佩,暗想我若有李大哥这般本事,能一眼看穿敌人破绽,天下又有何人是敌手?但她毕竟功力不足,虽然大占上风,但还不能立刻获胜,饶是如此,她已是步步进逼。胜利在望,西门星钩法散乱,一步步退出林外。十余招之后,他已是险象环生,突然他嘶声叫道:“萧总管救我!”众人心中一凛,但并无动静。李清然却忽然停口不说,原来此时西门星早已破绽大漏,门户洞开,秦晓月一剑刺出,插入他心口。西门星长声惨呼,面容扭曲,他转向左后方,伸出手去,虚抓了几下,倒地毙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仗剑千里小说简介

《仗剑千里》是作者于秀.QD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人面前放了一碗茶,回道:“已有近十多年了。”李清然“哦”了一声,地说:“依在下的确,小老儿身上起码有十年以上的独门内家功力,怎么会次席在此卖茶呢?”说着左手一挥,震落了秦晓月已送进唇畔的茶碗。茶水泼到地上,立马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齐...

仗剑千里小说-第三章 三阵全文阅读

  李清然挥了挥手,道:“咱们走吧。”翻身上马,当先领路,众人一齐跟了上去。一行七人纵马加鞭,渐至中午时分,齐洪烈等人的心暗暗提了起来,凝神戒备。不料午时渐过,萧逸踪果然没有出现,众人暗中吁了一口气。行不多时,路旁出现一个小小茶棚,众人下马入内休息。茶棚内陈设简陋,别无客人。众人在当中一张较大的桌子上坐下,一个身材瘦小的老者送上茶来。李清然看着那老者问道:“请问老丈,在这里卖茶多久了?”那老者在每人面前放了一碗茶,答道:“已有十多年了。”李清然“哦”了一声,说道:“依在下看来,老丈身上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独门内家功力,怎么会屈居在此卖茶呢?”说着左手一挥,打落了秦晓月已送到唇边的茶碗。茶水泼到地上,立刻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齐洪烈等人一见,脸色大变,叫道:“七彩断魂!”秦晓月一愣,随即悚然而惊。她记起父亲跟她谈论武林人物时曾说过:西南武林中有一位邪派人物名叫唐枭,武功奇高,又擅使毒,他有一种独门毒药“七色彩虹”,中毒者身子如受极刑,惨不堪言,身亡后七窍内会流出七种不同颜色的血。故而得了个外号叫“七彩断魂”。江湖上真是谈之色变。但此人八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江湖传言他已死于仇家之手,却不料今日在此处出现。那老者正是唐枭,他见身份被人识破,脸色一沉,疾退数步,双手一扬,一蓬银针便向众人射来,针尖青光闪闪,自是涂了满满的“七色彩虹”。茶棚内地方狭小,又变起仓促,银针又细又多,眼看众人难以闪避。只听“铮”的一声,李清然长剑出鞘,众人眼前幻起一片剑光,叮叮叮叮之声不绝于耳,所有银针被李清然用长剑击开,全部到射而回,向唐枭飞去。众人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此神妙的剑法,不要说见,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过,一时看得呆了。唐枭大吃一惊,急忙舞动双臂,他手上护腕之中装有磁石,所有银针被他尽数收于袖中。唐枭双臂一振,正欲将银针再次发出。忽然眼前一花,白影一闪,李清然长剑已刺到胸前。刹那间他冷汗遍体,闭目待死。不料李清然的长剑又撤了回去,唐枭不明所以,立刻要动。却发现身体已不听使唤,原来刚才李清然已用剑尖点了他胸口的穴道。用剑尖点穴是十分高明的功夫,必须内力和剑术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才能做到。唐枭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时间万念俱灰。李清然收剑入鞘,慢慢的道:“有几句话想要请教。”唐枭面色灰白,惨然道:“不用多说了,我能败在剑魔传人的手下,心服口服。可是……”他突然声音转厉:“你们与太师府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脸色瞬间变得紫黑,嘴角流出一缕黑血,身体萎顿在地。原来他已服了暗藏在口中的毒药,毒发身亡。秦晓月走上前说道:“李大哥,你说的果然没错,萧逸踪不出现,却换了别人来对付我们,这个唐枭也是太师府的人。”李清然点了点头,和众人一起走出茶棚,秦晓月取出火种,将茶棚和唐枭的毒尸一起焚为灰烬。再次上路,众人心中踏实了许多。适才一战,李清然显露的本领十分高明,众人是远远不及的,而且似乎不在萧逸踪之下,那么这一路上有他护持,自然要周全得多。至少比起先前只能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要好的多了。秦晓月纵马和李清然并肩而行,问他道:“李大哥,刚才你击挡暗器的那一招是什么名堂啊?我从没见过这么高明的剑法,连听都没听过呢!”李清然答道:“那是独孤九剑的其中一式,叫做破箭式。独孤九剑是我恩师晚年所创,集天下武学之大成,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剑法!”秦晓月道:“独孤九剑只有九招吗?”李清然微微一笑,说道:“独孤九剑虽然只有九式,却变化繁复,包罗万象,世间所有武学的奥秘尽藏其中。”接着向她讲出了其余八式的名称,并把每一式所蕴藏的变化说出,天下的兵器武功,全部包含在内。秦晓月听了矫舌不下,说道:“照这样说,学会了独孤九剑,那么天下的武功兵器就都能够破解的了。李大哥,独孤九剑的所有招数你都已经熟记于胸了吧?”李清然摇摇头,说道:“独孤九剑的招式不是用来记的,而是需要忘的,只有忘记了所有的招式,才能达至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他这番话实是包含了武学中的至理。但秦晓月毕竟修为有限,一时难以理解。她接着问道:“尊师独孤前辈的剑法是怎样炼成的?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李清然道:“恩师的剑法是在洪流和怒涛中练成的,他老人家实是武林中不世出的绝世奇才!恩师弱冠之前,用一把青锋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曾与河朔群雄争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二十岁后,剑法精进,用的是一柄紫薇软剑,十年内杀尽仇寇,但三十岁那年却误伤了一位义士……”说到这里,秦晓月黯然接口道:“那位义士,便是我的爷爷。”李清然点点头,道:“不错,此是恩师毕生恨事,他因此自断一指,视此剑为不祥之物,抛于深谷,弃之不用。”秦晓月听说独孤求败因为误伤爷爷之事竟然抛剑断指,心中不由得大为惋惜。她接着问道:“那独孤前辈三十岁后用的是什么剑?”李清然道:“是一把玄铁重剑。”秦晓月道:“我曾听爹爹说玄铁是天下至宝,十分罕见,那柄玄铁剑一定锋锐无比吧?”李清然摇摇头,说道:“无锋!”秦晓月奇道:“无锋?”李清然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玄铁重剑虽然无锋无刃,但它却是天下第一神剑!恩师三十岁后持玄铁剑游遍江湖,败尽天下英雄,终因欲求一败而不可得,孤寂惆怅,从此幽居深谷,精修剑术,四十岁后,终于弃玄铁剑而不用。”秦晓月道:“弃玄铁剑而不用?莫非独孤前辈又寻得了新的神兵利器,可天下又有什么兵器能胜得过玄铁重剑?”李清然缓缓的道:“木剑!”秦晓月愕然道:“木剑?”李清然道:“不错,四十岁后恩师剑法已达神明之境,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终至无剑胜有剑之境!”秦晓月听了之后默然半晌,悠然叹了一声:“前辈神技,乃至于斯!”齐洪烈等人一直在旁听他二人谈论,心中各自叹服。魏伦开口问道:“李少侠,你的剑法已练至何等境界了?”李清然尚未回答,秦晓月忽然道:“李大哥,把你的佩剑借我看看。”李清然递给了她,秦晓月拔出一看,说道:“只是普通的铁剑,恩,你不用青锋剑,不用玄铁剑,想必也已练至无剑胜有剑之境了。”李清然笑道:“秦姑娘不要取笑我了,我五十岁时能练到这般境界就心满意足啦。”秦晓月哈哈一笑,把剑还给了他。傍晚时分,众人行至一片长满荒草的平原,远远望不到头。齐洪烈道:“咱们今晚便在此处歇息一宿吧。”众人马背上都带有帐篷毡包之物,当下各自去准备。秦晓月从自己的马背上取下包裹,忽然一件物事掉在了地上。此时天色已黑,那件物事在草丛中却发出碧油油如鬼火般的光芒。秦晓月心下奇怪,捡起来一看,是一面牌子,正面画着两个面目狰狞的无常鬼,眼神阴冷,双臂前伸,似乎要索人魂魄一般,看得人心里毛骨悚然。牌子背面刻着八个张牙舞爪的大字:无常双煞,无魂无魄!秦晓月看着牌子,心中奇怪,不知这牌子什么来历,也不知道是么时候被放在马背之上。忽听得楚壁叫道:“月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走近身来,一把抢过,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大变,冷汗涔涔而下。失声叫道:“是双煞令!”声音颤抖,跟着手指哆嗦,竟然拿捏不住,牌子从手中掉落。其余人这时都走了过来,齐洪烈从地上拾起那面牌子,也变色道:“无常双煞!这两个魔头不是十二年前就死了么?”秦晓月从未见过楚壁如此失态,不由问道:“二叔,无常双煞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爹爹提起过。”齐洪烈刚要回答,此时楚壁已心绪略平,接过话道:“他们不是人,是鬼!是两个来自地狱的恶鬼!”说着声音又有些颤抖,秦晓月知道三叔定是与这两个恶鬼打过交道,因此也不说话,静静的听他说下去。楚壁缓缓的道:“无常双煞是兄弟两个,老大叫言无魂,老二叫言无魄。十五年前是横行湘西一带的两个大魔头,他们兄弟两个练有一门十分邪恶的武功,名叫‘吸髓功’……”“呀!”秦晓月叫道:“是吸人骨髓的功夫吗?”楚壁摇摇头:“不是吸人骨髓,而是吸人内力!但他们的‘吸髓功’只能吸将死之人的内力。”秦晓月问道:“只能吸将死之人的内力?是怎么回事?”楚壁道:“普通人将死之时,体内潜力会涌出,俗称‘回光返照’,而习武之人将死之时,毕生内力亦会从丹田之内宣泄而出,随之消散。言氏双煞就是专门吸人这一纵即逝的内力而收为己用。只是他们行事恶毒,为了练功,他们专门捉住一些武功高强之士,痛加折磨,然后在其将死之时吸取内力。三年之内,竟有二十余位武林同道遭其毒手,他兄弟二人却也功力大增,无人能敌。但他兄弟的恶行也终于遭致武林同道的公愤,十二年前,江南武林百余位英雄好手齐聚碧血山庄,组成‘灭煞盟’,专门剿杀言氏双煞。那时我受好友‘铁笔判官’袁刚邀请,也参与其会。我们在湘水之畔围攻无常双煞,那一战十分惨烈,双煞格毙了数十名武林好汉,但最终寡不敌众,身受重伤,被打入湘水之中。”说到此处,楚壁声音竟有些哽咽,想是他想起了那一战中战死的兄弟,果然,只听他接着道:“我的好友袁刚便在那一战中惨死在无常双煞手上,我当时也曾冲上去与双煞拼命,那时双煞内力已大为消耗,但不过十余招,我便中了言无魂的一招‘骷髅掌’,立刻便昏迷不醒。”说着,他拉开胸口衣衫,众人赫然见他右胸之上印有一个掌印,入肉寸许,骨节嫣然,确如一只骷髅的手掌所击,无不骇然。楚壁道:“若不是当时双煞的功力已打了折扣,我早已尸横当场,饶是如此,这伤我也是养了一年多才逐渐康复。”秦晓月心道,原来三叔曾在无常双煞手中差点送命,怪不得爹爹没有跟我讲过无常双煞的事,那自是怕我口无遮拦,向三叔问起,令他难堪。只听楚壁又叹了口气道:“我只道这两个恶鬼早已尸沉江底,没想到竟然还活在世上!看来这几年他们一直托庇在太师府里。”他指着那块“双煞令”道:“当年他兄弟二人每次要害人时,都会事先将这块令牌悄无声息的送到被害之人身边,收到牌子的人不论如何躲藏、逃遁、防备,当晚三更之前都会惨遭毒手,从未有人幸免。唉,十二年前,江湖中人见双煞令当真如见阎王!”李清然取过那块双煞令,捏在手中,说道:“这两个魔头既然没死,那么这十年来,不知又有多少人惨死在他们手下,今天既然遇上了,就一定要将他们除去!”说着手上用力,“啪”的一声,将那块令牌折成两段。秦晓月大声道:“不错,有李大哥在此,今晚定要他们有来无回!”楚壁虽然十分钦佩李清然的剑法,但想到无常双煞武功之高,仍是心中惴惴不安,忧愁满面。众人吃了些干粮,便各自躺倒。秦晓月旅途劳顿,虽知今晚会有强敌来犯,但想到身边有李清然这样的大高手,心中十分安定,不久便沉沉睡去。睡至中夜,秦晓月被轻轻拍醒,耳边传来李清然的声音:“起来吧,来了。”秦晓月朦胧之中,听到地面远处传来“笃……笃……”的声音。她一股碌爬了起来,只见几位叔叔手握兵器,凝神而立,眼望西首。秦晓月走到李清然身旁,眼睛也向西望去,只见冷月之下,远处两个黑影正一跳一跳地走进。两个身影又瘦又长,并肩而行,他们并不迈步,只双腿并拢的蹦跳前行,犹如僵尸一般,但每一跳却又快又远,很快便来至众人身前。只见两人就如那块双煞令上刻着的无常鬼一样,披头散发,眼神冰冷。枯瘦的脸上毫无生气,恰似两个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楚壁突然一声大吼,挺鞭向两人扑了上去。原来他在无常双煞没来之前,心中一直充满恐惧害怕,可当这两个恶鬼真的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恍如回到十二年前群雄围攻双煞时的情景,胸中陡的升起一股热血,浑身充满勇气,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他的兄弟也都随他一起冲上。无常双煞冷冷一笑,衣袖中突然垂出一截哭丧棒,迎入众人之中,一个挥棒从左向右画个圆弧,一个从右往左,两个半弧正好合成一个圆圈。只听“当啷”之声不绝,楚壁等人的兵器全部脱手而飞,跟着都蹬蹬蹬连退三步,手捂胸口。“金臂猿”韩捷双臂天生神力,不使兵刃,见兄弟们只一个照面就被击落兵器。奋勇冲上前去,握住了双煞的哭丧棒,便欲用力拉扯。不料甫一握住,棒端便传来一股大力,双臂立刻被荡地向两边分开,登时门户大开。无常双煞立刻双棒齐下,向韩捷顶门砸去,蓦地里一柄长剑伸到,一搭一引,“当”的一声,双煞双棒互撞,手臂一阵发麻,长剑跟着又是一挑,双煞登时把握不住,双棒向上飞出。无常双煞大吃一惊,急忙后退。月光下只见李清然仗剑而立,两根哭丧棒从空中落下,李清然一振长剑,剑上登时笼罩出一股青色光芒,“嗤”的一声,已将两根棒子拦腰斩断。无常双煞的哭丧棒乃是百炼精钢所铸,寻常刀剑绝难伤到分毫。他俩齐向李清然的长剑看去,斩断双棒之后,剑上的青芒已经隐去,只不过是把普通的铁剑而已。双煞心下惊惧,知道今日遇到了生平从所未见的绝顶高手。他们在来之前虽然知道李清然剑法高明,但见到他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也就没放在心上,此时却从这青年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之意。双煞突然同时出掌,向李清然攻去,掌势诡谲凌厉,招式狠辣。楚壁叫道:“李公子小心,这是‘骷髅掌’!”李清然斜退半步,长剑横掠而出,离身三尺之外,凝立不动。双煞攻至半途,突然发现对方出剑方位十分奇特,正封住了自己掌势的必经之路,如果继续前攻,则自己双掌势必会被剑锋削断,双煞立刻变招,一人攻上,一人攻下,李清然身子右侧,长剑斜掠向下,又遏制了双煞所攻的必经之路,双煞第二招又使了一半,便被迫变招。双煞心中惊怒交集,先前一出手便被对方挑去兵器,此刻连攻两招都被对方已精妙绝伦的剑法迫住,只能使出半招,这真是生平从所未遇之事。二人一声怪叫,突然展开身形,围着李清然转起圈子,不住向他出掌,李清然也随着他们转了起来,双煞每攻出一掌,他便刺出一剑,每一剑都是攻敌所比救,遏敌所必经。迫的双煞回招自救或变招,他也便收剑。双煞每次只能攻出半招,胸中郁积渐盛。加快身形,口中呵呵怪叫,出掌更加快速。秦晓月初时尚能看清三人身法,但随后三人越转越快,已分辨不清。但听得劈啪声响,不绝于耳。那噼啪之声,是双煞骨骼发出的声响,他们每出一掌,都半途而废,掌上所附功力便被积聚下来,其势犹如筑堤蓄洪,洪水源源不绝,越积越厚,终有一刻,必会破堤而出,那时怒潮狂涌,势不可挡。只听劈啪之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蓦地里三人身形突然停住,只见无常双煞一前一后,将李清然围住,大叫一声,双掌向他击出。齐洪烈等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一掌是无常双煞倾尽全身功力的一击,在这势如排山倒海般的双掌合击之下,别说是人,就是一块石头,也必会化为齑粉。李清然一声清啸,将手中长剑抛向空中,跟着身子滴溜溜转个圆圈,双手一扣一牵,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无常双煞双掌互击,各自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这一掌是双煞聚集毕生功力所发出的一掌,他二人功力深厚,又功力相当,一震之下,各自的腕骨、臂骨、肩骨皆被震断,跟着脏腑碎裂,口中狂喷鲜血,他们身子还未落地,就已变成两只真鬼。长剑落下,李清然举手接住,还入剑鞘,在月光下翩然而立。齐洪烈等看的惊心动魄,楚壁走上前,向李清然深施一礼,说道:“李大侠,多谢你为世人除此恶类,也为我惨死在他们手下的兄弟报了仇!”李清然急忙还礼,说道:“楚前辈不必客气,惩奸除恶,原是我辈分内之事。”接着又说道:“无常双煞功力深厚,萧逸踪派他们前来,是希望我与他们力战之后,功力损耗,那时他便可稳操胜券,我为了保存实力,只好借双煞自己之手除去自己。”众人听他说得简单,其实均知适才之战实是凶险万分,特别是最后引双煞双掌互击那一招,必须本身功力远在双煞之上,且又要拿捏得分毫不差,方能成功。否则稍有差池,便有粉身碎骨之祸。心中对这位青年高手的敬佩之情,又是大为增加。次日清晨,众人上马。行出四五十里,来至一处岔路口。魏伦指着左边一条小路说道:“这条路近”,说着纵马前行,众人随即跟上。七义中秦振廷和魏伦都是文武双全,这些年边关与京师之间公务程文都是魏伦往来操办,因此他熟悉道路。这条路颇为崎岖不平,颠簸难走。行了四五里,前面出现一片竹林,挡住去路。魏伦说道:“穿过这片竹林,再走十里路,便是官道了。”说着纵马入林,其余人跟着进入。众人一入林中,便觉得眼前一暗。林中竹子都有碗口粗细,高耸参天。密密麻麻,遮蔽阳光。林间却有小路,盘旋曲折,众人顺路而行。驱驰半天,却仍不见出路。魏伦在马上摇头道:“奇怪!这片竹林我走过数次,不过三里见方,怎么今天走了这么久仍没走出?”众人又走一阵,路上出现许多蹄印,秦晓月叫道:“我们顺着这蹄印走,就出去了吧!”李清然道:“且慢,这是我们自己的蹄印!”秦晓月登时醒悟,原来众人在林中绕了个大圈。李清然道:“看来,咱们遇到了懂阵法的高手了!”用手指着左首地上,说道:“此处土地松动,想必原先有竹,却被阵法高手临时移除了,用以布成迷阵。”齐洪烈道:“不错,李公子,你可识此阵?”李清然并不回答,问道:“江湖上擅长阵法的有哪几家?”齐洪烈道:“当属洛北的西门世家和川南的八阵教。”李清然点点头,道:“先前咱们遇到的唐枭和无常双煞,都是江湖上销声匿迹已久的人物,不知这两家之中有没有重要人物失踪?”齐洪烈沉吟了一下,说道:“西门世家的二公子西门星五年前阴谋暗算其亲兄西门月,欲夺门主之位,但奸谋被人识破,他侥幸逃出,不知去向。”李清然点头道:“那今天布阵困住我们的,八成便是这位西门二公子了。”忽听上方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你到有点见识!你们乖乖交出密信,我可以考虑放你们出去,否则,我就等着你们都饿死之后到你们身上去找。你们是出不了我这‘九曲迷魂阵’的!”众人抬头向上望去,只见竹叶森森,遮蔽天日,不见人影,也听不出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李清然道:“阁下既然能够移竹布阵,我们也能够移竹破阵!”说着举剑一挥,登时销倒一片竹子。上方传来一声冷哼,但这哼声中却明显包含有恼怒的意味。韩捷大叫:“妙极!让我来!”他手执赵大通留下的“断岳刀”,当先开路。断岳刀锋利无比,韩捷又天生神力,很快一排排竹丛便倒了下去。众人跟随在后,只不过砍倒了十余排之后,众人忽然看到了出路,直通林外。原来阵法已被破了。秦晓月欢呼一声,一马当先,顺着出路奔去。楚壁在后叫道:“月儿小心!”伸出鞭子,将秦晓月卷了过来,秦晓月身子刚离马鞍,便有十余件暗器打在她的坐骑身上,只听一声悲嘶,她的坐骑倒地而毙。同时一个人手执双钩,拦住出路。秦晓月见西门星不过二十多岁年纪,目带邪气。暗付此人不过擅长阵法,武功应该高不到哪去,杀马之仇,不可不报。当即抽出长剑,向他刺去。西门星左钩一摆,挡开来剑,右钩霍霍,向秦晓月攻去。秦晓月被他挡开剑时,虎口巨震,险些脱手飞出。对方功力竟比她高出许多。原来西门星其实已经四十多岁,只因他曾拜“万花楼主”为师,习得邪术,以采补之道保持容颜,因此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秦晓月一开始便上了大当,犯了轻敌之忌。被西门星抢攻数招,登时招架不住,险象环生。齐洪烈等急忙想要上前帮忙。忽听李清然喝道:“曲泉!”此时西门星正以双钩攻向秦晓月双肩,秦晓月危机之际,忽然听到李清然这一声喝,不假思索,立即举剑向西门星左腿上的曲泉穴刺去。曲泉穴正是西门星这一招“双龙出海”的破绽之处,他如不变招,原可以重伤秦晓月,但他左腿必然受伤。权衡之下,他立刻撤回双钩,护住左腿。李清然接着叫道:“神藏”原来他双钩下沉,上身却又露出破绽,秦晓月立刻改刺神藏穴,西门星又急忙双钩上撩,一时间手忙脚乱,本来他已大占上风,但没想到李清然只是动动口唇,就被一个武功不如自己的人打得狼狈不堪。只短短数招,他已完全落入下风。秦晓月心中又惊又佩,暗想我若有李大哥这般本事,能一眼看穿敌人破绽,天下又有何人是敌手?但她毕竟功力不足,虽然大占上风,但还不能立刻获胜,饶是如此,她已是步步进逼。胜利在望,西门星钩法散乱,一步步退出林外。十余招之后,他已是险象环生,突然他嘶声叫道:“萧总管救我!”众人心中一凛,但并无动静。李清然却忽然停口不说,原来此时西门星早已破绽大漏,门户洞开,秦晓月一剑刺出,插入他心口。西门星长声惨呼,面容扭曲,他转向左后方,伸出手去,虚抓了几下,倒地毙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