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成仙 第三章 有僧夜杀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武逆成仙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武逆成仙,武逆成仙小说是著名作家且看曦泽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第三章有僧夜杀人白冷泽怀里抱着烧鸡和酒壶飞快的奔跑到漆黑的树林里,这个身体十分的孱弱,只是简单的翻窗和奔跑,就已经把他累得气喘吁吁。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他一屁股坐在一棵...

武逆成仙小说-第三章 有僧夜杀人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妈咪逆转胜 小师叔太苟了 谢谢,还能爱你 楚门狼 我在亚特兰蒂斯做佛祖 剑灵仙穹 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 何以为道 九日焚天 魔王大人太慵懒了


第三章有僧夜杀人白冷泽怀里抱着烧鸡和酒壶飞快的奔跑到漆黑的树林里,这个身体十分的孱弱,只是简单的翻窗和奔跑,就已经把他累得气喘吁吁。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他一屁股坐在一棵大树下,张大嘴巴呼呼的喘着粗气。多少年没像现在这样了?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他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养父,只是一个在南国边境混饭吃的孩子罢了。自嘲似的笑了几声,将那二两浊酒凑到鼻子旁边闻了闻,白冷泽有些陶醉的轻轻晃了晃脑袋。受到养父的熏陶,他上一世就爱酒,自己赚来的钱大部分都用在了品尝各种美酒上,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这酒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但这种时候也不挑啦。他也是饿惨了,撕下一根鸡腿就往嘴巴里塞,这鸡是给大少爷准备的,自然色香味俱全,他大口嚼着鸡肉,又往嘴巴里倒了一口酒,热辣的酒液顺着嗓子流进胃里,立刻觉得满身都暖洋洋的,好不自在。那丁全他是知道的,或者说这个身体本来的主人吴大志是知道的。丁全也是李家的仆从,只不过这小子油嘴滑舌,很会讨人喜欢,所以被安排到了大少爷身边,每日陪着大少爷玩耍,倒也算得上是一份美差。虽然偷了丁全的鸡和酒,可是白冷泽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愧疚。白日里对吴大志拳打脚踢的人里就有丁全,而且这家伙下手还特别狠。得到了吴大志记忆的白冷泽自然对他没有丝毫的好感,反正早晚是要报仇的,偷点吃食也只当是暂时收些利息罢了。吴大志的身体孱弱,饭量自然也小,烧鸡只是吃了半只,就吃不下了,酒倒是喝的一滴不剩,白冷泽靠在大树上,不禁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靠,老子酒量怎么这么差了。这么想着,白冷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林州地处南方,虽然处于这大梁朝的腹地,却十分荒凉贫瘠。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有一条不算宽的河,这河水是高山上的积雪融化汇聚而成,水量不大,而且一年有半数时候是枯水期,可至少有着河水可以灌溉,年景好的时候,那些以务农为生的人家,倒也勉强可以度日。这条河叫做泠江,算不得大江大河,大约只有十几米宽,水也算不得深,靠近河岸的地方甚至只到成年人的腰部,如此浅的水自然不会有大鱼,附近的居民们偶尔垂钓,也不过钓上几条巴掌大的小鱼罢了,但这对那些穷苦人家来说,却也是难得的美味了。可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在这个黑沉沉的夜里,却来了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体态雄伟,眉宇间隐隐有着几分煞气,应该不是寻常之辈,只是他的头上光秃秃一片,而且还跟和尚一样点着戒疤,看起来有些怪异。他乘着一条小船从上游而下,来到这里后看了看四周,将手里的竹篙一撑,靠近岸来。这中年人从小船跳下,将手里的竹篙一丢,也不管那小船,就任由那船顺水而下。他向后看了一眼,嘴角轻轻上翘,拍了拍手,转身沿着小路走去,可是走出几步却突然转过头来,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后。就在不远处,一个体态有些佝偻的老头子,正坐在离河不远的一块石头上,那老头似乎遇到了什么愁事,正在唉声叹气。中年人眼睛眯了一下,眉头皱起,但随即又舒展开来,他走到老头身前,蹲下问道:“老人家深夜在此叹气,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那老人抬起头来,却是白日里给白冷泽端粥的老头,也就是吴大志的父亲。老吴头看了看这个中年人,开口道:“你是和尚?”“不错,我正是天佛寺的和尚。”中年人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没有佛像上那种宽厚悲悯的感觉,反倒带着一股邪魅的味道。“你这和尚半夜却为何要来这里?”老吴头似乎没有注意到中年人笑容里那股邪魅,他打量了一下中年人,好奇的问道。“我要去附近一所寺庙挂单,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才连夜前行。”老头不疑有他,只是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开口道:“那你走快些走吧,莫要耽搁了,我的事情你帮不上忙的。”“老人家莫叹气。”中年和尚笑着说道:“我生平最擅长帮人解惑,或许能帮到老人家也说不定。”“真的?”老吴头半信半疑,顿了一顿,叹口气说道:“那好,就信你一回。”他将自己灾年借了高利贷,因为没钱还息,将自己的地押给债主,并将儿子送去给人做仆的事说了出来,然后捶着自己的腿叹息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原来如此。”中年和尚点了点头,他笑了笑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帮老人家解开这个心结。”听到他有办法,老头眼睛亮了起来,他用手抓住和尚的衣服,急切的说道:“你有办法?快说!快说!”看到老头子抓住自己的衣服,中年和尚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他抬起眼来,盯着老头子慢慢的说道:“我看你面有菜色,应该是生活凄惨已久,如此年景,天都不让人活,你又何必强自苦撑?你那儿子虽说去做了仆人,可至少衣食无忧,你一个糟老头子苟活下去,也不过是拖累他罢了!不如早早离去,或许下一世可投胎到富贵人家,享受那荣华奢靡也说不定!”听到这话,老头子怒气上涌,一下子站起身来,他刚要破口大骂,可是一接触那和尚的眼睛,却陡然呆住了。那和尚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说道:“赴死即是新生!还不去速速投胎!”听了他的话,老头木然的转过身来,机械的朝着河边走去,边走嘴里还念叨着:“速速投胎,速速投胎!”“扑通!”老头子一头栽进了不远处的河里,只是激起了一片波纹,一会就没了生息。中年和尚眼睁睁看着老头寻死,眼里带着戏谑而残忍的神色,在确定老头子死去后,他满脸邪气的笑了笑,再次朝着上游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大步走进漆黑的夜里。“赴死即是新生!哈哈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武逆成仙小说简介

《武逆成仙》是作者且看曦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三章有僧夜杀人白冷泽怀里抱着烧鸡和酒壶飞快的奔跑到漆黑的树林里,这个身体十分的孱弱,只是简单的翻窗和奔跑,就已经把他累得气喘吁吁。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他一屁股坐在一棵...

武逆成仙小说-第三章 有僧夜杀人全文阅读

第三章有僧夜杀人白冷泽怀里抱着烧鸡和酒壶飞快的奔跑到漆黑的树林里,这个身体十分的孱弱,只是简单的翻窗和奔跑,就已经把他累得气喘吁吁。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他一屁股坐在一棵大树下,张大嘴巴呼呼的喘着粗气。多少年没像现在这样了?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他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养父,只是一个在南国边境混饭吃的孩子罢了。自嘲似的笑了几声,将那二两浊酒凑到鼻子旁边闻了闻,白冷泽有些陶醉的轻轻晃了晃脑袋。受到养父的熏陶,他上一世就爱酒,自己赚来的钱大部分都用在了品尝各种美酒上,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这酒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但这种时候也不挑啦。他也是饿惨了,撕下一根鸡腿就往嘴巴里塞,这鸡是给大少爷准备的,自然色香味俱全,他大口嚼着鸡肉,又往嘴巴里倒了一口酒,热辣的酒液顺着嗓子流进胃里,立刻觉得满身都暖洋洋的,好不自在。那丁全他是知道的,或者说这个身体本来的主人吴大志是知道的。丁全也是李家的仆从,只不过这小子油嘴滑舌,很会讨人喜欢,所以被安排到了大少爷身边,每日陪着大少爷玩耍,倒也算得上是一份美差。虽然偷了丁全的鸡和酒,可是白冷泽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愧疚。白日里对吴大志拳打脚踢的人里就有丁全,而且这家伙下手还特别狠。得到了吴大志记忆的白冷泽自然对他没有丝毫的好感,反正早晚是要报仇的,偷点吃食也只当是暂时收些利息罢了。吴大志的身体孱弱,饭量自然也小,烧鸡只是吃了半只,就吃不下了,酒倒是喝的一滴不剩,白冷泽靠在大树上,不禁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靠,老子酒量怎么这么差了。这么想着,白冷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林州地处南方,虽然处于这大梁朝的腹地,却十分荒凉贫瘠。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有一条不算宽的河,这河水是高山上的积雪融化汇聚而成,水量不大,而且一年有半数时候是枯水期,可至少有着河水可以灌溉,年景好的时候,那些以务农为生的人家,倒也勉强可以度日。这条河叫做泠江,算不得大江大河,大约只有十几米宽,水也算不得深,靠近河岸的地方甚至只到成年人的腰部,如此浅的水自然不会有大鱼,附近的居民们偶尔垂钓,也不过钓上几条巴掌大的小鱼罢了,但这对那些穷苦人家来说,却也是难得的美味了。可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在这个黑沉沉的夜里,却来了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体态雄伟,眉宇间隐隐有着几分煞气,应该不是寻常之辈,只是他的头上光秃秃一片,而且还跟和尚一样点着戒疤,看起来有些怪异。他乘着一条小船从上游而下,来到这里后看了看四周,将手里的竹篙一撑,靠近岸来。这中年人从小船跳下,将手里的竹篙一丢,也不管那小船,就任由那船顺水而下。他向后看了一眼,嘴角轻轻上翘,拍了拍手,转身沿着小路走去,可是走出几步却突然转过头来,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后。就在不远处,一个体态有些佝偻的老头子,正坐在离河不远的一块石头上,那老头似乎遇到了什么愁事,正在唉声叹气。中年人眼睛眯了一下,眉头皱起,但随即又舒展开来,他走到老头身前,蹲下问道:“老人家深夜在此叹气,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那老人抬起头来,却是白日里给白冷泽端粥的老头,也就是吴大志的父亲。老吴头看了看这个中年人,开口道:“你是和尚?”“不错,我正是天佛寺的和尚。”中年人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没有佛像上那种宽厚悲悯的感觉,反倒带着一股邪魅的味道。“你这和尚半夜却为何要来这里?”老吴头似乎没有注意到中年人笑容里那股邪魅,他打量了一下中年人,好奇的问道。“我要去附近一所寺庙挂单,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才连夜前行。”老头不疑有他,只是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开口道:“那你走快些走吧,莫要耽搁了,我的事情你帮不上忙的。”“老人家莫叹气。”中年和尚笑着说道:“我生平最擅长帮人解惑,或许能帮到老人家也说不定。”“真的?”老吴头半信半疑,顿了一顿,叹口气说道:“那好,就信你一回。”他将自己灾年借了高利贷,因为没钱还息,将自己的地押给债主,并将儿子送去给人做仆的事说了出来,然后捶着自己的腿叹息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原来如此。”中年和尚点了点头,他笑了笑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帮老人家解开这个心结。”听到他有办法,老头眼睛亮了起来,他用手抓住和尚的衣服,急切的说道:“你有办法?快说!快说!”看到老头子抓住自己的衣服,中年和尚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他抬起眼来,盯着老头子慢慢的说道:“我看你面有菜色,应该是生活凄惨已久,如此年景,天都不让人活,你又何必强自苦撑?你那儿子虽说去做了仆人,可至少衣食无忧,你一个糟老头子苟活下去,也不过是拖累他罢了!不如早早离去,或许下一世可投胎到富贵人家,享受那荣华奢靡也说不定!”听到这话,老头子怒气上涌,一下子站起身来,他刚要破口大骂,可是一接触那和尚的眼睛,却陡然呆住了。那和尚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说道:“赴死即是新生!还不去速速投胎!”听了他的话,老头木然的转过身来,机械的朝着河边走去,边走嘴里还念叨着:“速速投胎,速速投胎!”“扑通!”老头子一头栽进了不远处的河里,只是激起了一片波纹,一会就没了生息。中年和尚眼睁睁看着老头寻死,眼里带着戏谑而残忍的神色,在确定老头子死去后,他满脸邪气的笑了笑,再次朝着上游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大步走进漆黑的夜里。“赴死即是新生!哈哈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