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乡村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乡村神医小说简介

《乡村神医》是作者一万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刘旭王艳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高潮跌宕的精彩的故事,就看小说《乡村神医》!这里有角色是刘旭王艳的小说乡村神医全文免费深度阅读,乡村神医小说精挑:夏雪是个很本份的女人,极少说话的,只不喜欢干活儿。[]只要你给她活干,她也可以一成天不说话的。二柱是个愣头青,不爱说话的,因为夏雪会觉得跟二柱结婚了很配搭。...

乡村神医小说-乡村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高潮迭起的精彩故事,就看小说《乡村神医》!这里有角色是刘旭王艳的小说乡村神医全文免费阅读,乡村神医小说精选:夏雪是个很本分的女人,很少说话,只喜欢干活。[]只要给她活干,她可以一整天不说话。二柱是个愣头青,不爱说话,所以夏雪觉得跟二柱结婚很搭配。

夏雪是个很本分的女人,很少说话,只喜欢干活。[]只要给她活干,她可以一整天不说话。二柱是个愣头青,不爱说话,所以夏雪觉得跟二柱结婚很搭配。

可是呢,结婚后,夏雪就发觉二柱虽然愣头愣脑还不爱说话,可太**,尤其怕她去找其他男人,所以基本上都不让她出门,甚至连最基本买菜之类的,二柱也要亲自去。

二柱买菜的时候,夏雪基本就是呆在家里。

有次她去隔壁找一个婆婆聊天,结果二柱买完菜回来没有看到她,等她回来就发火。什么脏话都说得出口,就差没动手了。

所以呢,要是在刘旭面前脱衣服,还是将只能被二柱碰的地方给刘旭碰,那二柱岂不是要杀了她?

想到此,心里有些害怕的夏雪就道:“要不还是算了,反正熬个几天就没事了。”

“这不成,”说话的是二柱,“刚刚刘婶说得对,有病就得医,尤其是女人的病,所以旭子你给我好好检查检查,看我媳妇这是怎么了。”

极为严肃地看着二柱,刘旭就道:“二柱,丑话我先说在前头,我是要看你老婆下面的,甚至还可能碰,因为我要确定到底是生了什么病,该用什么药。要是你接受不了,你就立马带你媳妇去县城看,别事后又对我闹脾气什么的。”

“不会的啦,”二柱乐呵道,“刘婶都说了,你是专门治女人的病,那应该看过不少女人那了,我媳妇给你看一看也没啥子大不了的。但是啊,看过就是了,可别对别人说,咱还是要面子的。”

“没问题,”拉起袖子,刘旭就道,“小雪,横躺着,把裤子和内.裤都脱了,再然后就张开腿并曲着,这样我才能看个清楚。”

夏雪还是很怕丈夫会发脾气,所以就僵硬地站在那儿,什么动作也没有。

见状,二柱就吼道:“你这娘们!叫你脱你就脱!支支吾吾着是等着下蛋啊?我就没见你能下蛋!”

二柱的话中含义是夏雪还没怀孕。

二柱和夏雪已经结婚一年半了,可夏雪这肚子就是一点隆起的迹象都没有,任二柱怎么弄都弄不大。

农村人娶了老婆就想要孩子,尤其是老一辈的,所以夏雪一直怀不上,急的不只是二柱,还有二柱爸妈。二柱爸妈都以为儿子太傻,不知道怎么搞老婆,所以还教了好几次,就差站在床边教一遍了。

被二柱这么一吼,眼角有些湿的夏雪就爬到床上。

看了眼有些凶的丈夫,又看了看面带微笑的刘旭,低下头的夏雪就非常扭捏地脱裤子。

夏雪穿的是松紧裤,只要往下拉就可以脱下来,不过夏雪还是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脱,所以脱得非常慢。

刘旭看上去很镇定,不过当刘旭看到夏雪那带着花色斑点的白色三角裤,被裹着的地方还异常肥沃时,刘旭的心跳都加快,甚至觉得喉咙一下就干了。

刘旭确实是专门给女人治病的,可学医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女人给他做实验啊!

而且呢,因为他是男的,实习的时候也不被允许看女人下面,最多就是在外头等着而已。

所以呢,就给女人治病来说,刘旭这还是第一次。

就看女人下面来说,刘旭这也算是第一次,因为昨晚不够亮啊!他压根就没有看清楚刘婶下面!甚至连门口在哪都找不清楚啊!

想到第一次看病就是给二柱媳妇看,而且二柱还催他媳妇脱裤子,刘旭心里就是一阵窃喜。

看来啊,在这个闭塞的大洪村,刘旭以后还会给更多的女人治病,那么这次治病就相当关键。

只要治好了夏雪,夏雪和二柱跟相亲们说一说,传来传去,估计不要半个月,只要有女人生病了都会来找刘旭治!

脱下裤子放在一旁,夏雪呼吸都变得急促,害羞的她脸蛋都红了,好似开着好几朵桃花。

夏雪虽然是农村女人,不过因为她基本都是穿长裤,所以那腿白得像经常在牛奶里泡过一样,让刘旭看得都不愿意移开目光。

见媳妇没了动作,二柱就催促道:“你倒是给我脱啊!”

二柱这语气怎么这么像要逼妻子跟刘旭搞?

在二柱的逼迫下,低头咬下下唇的夏雪就将最后一块遮羞布一点一点地往下脱。

夏雪曲着腿,所以刘旭只勉强看到了一丛黑森林,还没有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将三角裤放在裤子上面后,都快哭出来的夏雪就缓缓打开腿并曲着。

看着那让刘旭精神为之一振的土壤,刘旭就觉得某处突然热了一下,他更是想进去参观参观。

深吸一口气,刘旭就问道:“刘婶啊!你这屋里有手电筒不?灯太暗,我看得不够清楚。”

“手电筒在金锁那屋,你等等,我去给你拿。”

刘婶去拿手电筒后,刘旭就坐在床边,以极为科学的目光盯着夏雪生病的地方。

担心二柱会突然反悔,刘旭就道:“二柱,我学医的,女人我碰多了。在我眼里啊,其实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只有病人和非病人的区别。所以呢,待会儿我开始摸你媳妇的话,你可不能揍我。”

听罢,二柱哈哈笑道:“只要你尽快治好我媳妇这病,让我能早点跟媳妇睡,我就每天给你烧三炷香。”

“烧香是给死人的,你这不是咒我吗?”刘旭哈哈笑道。

“你瞧,我这人嘴笨,说不了好话,你可不能记仇。”

“都是邻里邻居的,应该互相帮助,记什么仇啊!”

咚、咚、咚。

知道是刘婶,二柱就忙去开门。

瞧了眼二柱媳妇那白白的腿儿,刘婶就将手电筒递给了二柱。

坐在靠椅上休息,刘婶就嘀咕道:“今儿个我可是给旭子整了个好差事,晚上一定要让他好好伺候我,不榨他两次我都不让他走,谁让他叫我穿**妇的罩子的。”

拿到手电筒并打开照着二柱媳妇那儿,刘旭就道:“小雪,你给我把腿再打开一点,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夏雪现在羞得不行,她都觉得摆出这姿势好像是要做那事一样的。

不过呢,她还是尽量将屁.股撅起,两手还抓着内膝盖拉向两侧,脸蛋红透,甚至连脖子都有些红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