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问剑录 第七章 邵忆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问剑录小说简介

《乱世问剑录》是作者苍涯非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楚念缓缓地睁开眼睛双眼,印入眼帘的是一间木屋,随着是遍布全身的痛疼,楚念想站起身,但是痛疼难忍,起不来。这是门被再打开了,一个年纪跟自己通常大小的女孩子走了进去,此女但是衣着俭朴,但却美若天仙。那女生张口道:“你终于等到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是吗?”...

乱世问剑录小说-第七章 邵忆雪全文阅读

楚念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木屋,随之是遍及全身的疼痛,楚念想起身,但是疼痛难忍,起不来。这是门被打开了,一个年纪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此女虽然衣着简朴,但却美若天仙。那女生开口道:“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了。”“是吗?”那女生伸了一下舌头,对着楚念说道:“对,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醒是醒来了,但是好痛,全身都痛。”“你当然痛啊,从悬崖上摔下来怎么会不痛。”“这样啊,我只记得我不知道在树林里走了多久,然后感觉脚底一踩空,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那女生有点气愤地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把我家老母猪压死你知道吗?”“啊?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了,我告诉你,那还是一尸多命,至少得是一尸八命以上。”“一尸八命?怎么说?”“我家老母猪怀孕了,它一般一胎至少八只小猪以上,你把它压死了,你说怎么说,哼!”楚念只能苦笑道:“抱歉抱歉,不过得亏你家老母猪,不然我现在就是死人了。”那女生不屑道:“那不是,可怜我家的老母猪啊!”“哼嗯嗯…”说罢,她竟然哭了起来。楚念有心安慰,可是无奈自己起不来,只好说了句:“姑娘你别哭了,你家老母猪救人一命,那是胜造七级浮屠,来世肯定投胎到个好人家。”听到这,那姑娘才停下哭泣,:“那我家老母猪来世一定好命喽,我希望它来世降生到帝王家。”此时楚念低头小声说道:“帝王家真的是好命吗?”“你说什么?”“没,没什么。”“哦。”“对了,还没问姑娘芳名呢?还…还有谢过姑娘救命之恩。”“不谢不谢,而且都说了,那是我家老母猪救了你,你该谢谢它,我叫邵忆雪。”“那好,我谢过你家老母猪救命之恩!”邵忆雪一听到这,马上用手捂住嘴,弯着腰爆笑起来。“有那么好笑吗?“邵忆雪没回答他,接着在笑。看着邵忆雪在笑,那清纯可爱的模样,和那甜美的笑声,楚念竟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有种莫名的波动,那种感觉似是疼爱之感。“对了,那你叫什么?”邵忆雪忍住笑声问道。“我叫楚念。”“名字还蛮好听的。”“姑娘过奖了。”“没夸你,只是单纯觉得好听而已。”“对了,邵姑娘,你家就你一个人吗?”“没有,我还有爹娘和小弟。”“他们人呢?赶集去了,他们把在河里打的鱼拿去集市里卖,估计也快要回来了。”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声音——“姐姐,我们回来了。”邵忆雪听到声音赶紧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一家四口人都进来了。邵母先开口了:“小伙子你终于醒了,你不用担心,你就在这好好养伤,晚上给你晚上给你煲鱼汤喝。”邵父也微笑道:“对对,好好养伤。”这时候楚念才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然后说道:“兄台,我穿的衣服是你的吧,楚某在此谢过了。”“大哥哥你别这么客气,我今年十八岁了,我才应该称你为兄,我叫邵阳,你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吧,对了,我听姐姐说你叫楚念?”“对,你也直接叫我楚念就可以了。”“不,我还是叫你楚大哥吧!”“呵呵,随你了。”“那楚大哥,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养伤,晚饭一会儿做好就送来。”就这样过了好几天,楚念终于可以勉强站起来了,但是得拄着拐杖,楚念拄着拐杖,走出了木屋,发现这是有五间小木屋,然后附近并没有别的人家,木屋是建河边,木屋背后就是悬崖,不过隔着大概有一公里左右,悬崖下面有个茅屋,楚念正准备过去一探究竟,但突然听到猪叫声,发现就在木屋附近还有个茅草屋,里面有一头老母猪和只小猪。楚念觉得疑惑,不是说我把老母猪压死了吗?怎么还有?难道她家养了两只老母猪?先不管了,先去悬崖下的茅屋看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茅草屋原来是茅房,而且茅房上面有个洞,还有很多茅草也落到了下面,茅房的土墙四壁都有粪水溅落在墙壁上,这一看楚念就明白了,怪不得自己的衣服会被换掉,原来自己哪是掉在老母猪身上啊,原来是掉在了粪坑里了。这时邵忆雪叫住了楚念——“你怎么出来了啊?”“嗯,我能走动走动了,再不出来得闷死。”邵忆雪看了看楚念那难看的脸色,说道:“你知道了?”“嗯!”“呵呵…,我每次想起就想笑,哈哈…”邵忆雪又捂住嘴巴笑。楚念很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在邵忆雪的搀扶之下,缓慢的走回了木屋。回到木屋,楚念忍不住想问一问楚国的情况,于是就开口道:“不知小雪可知楚国近来的情况?”“听说一些。”“可否说来听听?”“楚国战败,楚君签订投降协议,楚国划归吴国版图,楚国的三十万军队全部解散,楚君和楚后被接到吴国皇宫后,没过几天就病死了,哦对了还有之前陈国的国君也是离奇的病死了。”“病死?我看是下毒吧,都投降了还不放过他们。”楚念愤愤说道。“或许吧,不过你为何说道这个就这么气愤?”楚念愣了一下回答道:“因为我是楚国人啊,难道你不是吗?”“当然不是了,我是燕国人。”“燕国?”“当然了,这里已经是燕国了,不是楚国了。”“原来我都到燕国了。”当时楚念只顾得逃命,竟不曾想自己都跑出楚国了,也暗自自嘲,原来自己逃起命来挺快的。楚念接着道:“话说,为何茅房要建得这么远?”邵忆雪接着道:“得亏建得远,不然你哪有命在,那个茅屋,在我们搬来这前就有了,而且无人居住,所以爹爹就将就把它改成茅房了。“搬来?原来你家原本不在这,怪不得附近都没有人家。”“也不是,从我出生就在这了,其实我不信邵,我姓忘,我生母生下我后就把我交给我现在的爹娘,然后就让我爹妈离开原来的地方,于是就来到了这里。”“你姓忘?”“对,听爹妈说,我生母告诉他们我生父叫忘剑尘,是个天下无敌的盖世英雄,别人都叫他剑圣!”“这么厉害,那你生母也一定很厉害喽?”“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爹娘只知道她姓落,别的就都不知道了。”“哦!”…就这样,楚念就在这里养伤,不久就痊愈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