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 第3章 杀鸡儆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小说是著名作家两翼虎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身上,问着:“何大有,本官能我相信你吗?”  一句话,何大有心中咯噔一下。  好直接把!  何大有眼珠子旋转,不卑不亢的道:“大人,下官是不可信的。”  王松地说:“的话你不不可信呢?”  何大有摇摇头道:“下官不可信。”  王松笑了笑,从袖口中取出来军中有一千士兵,只是经过了郑金攻城一事,士兵损失了两百余,还剩下七百多士气低落的士兵。如今军中的士兵,各个面容憔悴,少有精壮强悍的,多是面黄肌瘦。。...

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小说-第3章 杀鸡儆猴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穿越成皇储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少东钦点妻 泪眼王妃 差一步苟到最后 我是女队大佬 神奇宝贝之智辉 小店奇谈 穿越从武当开始 夜烬天下


  三水县军营。

  军中有一千士兵,只是经过了郑金攻城一事,士兵损失了两百余,还剩下七百多士气低落的士兵。如今军中的士兵,各个面容憔悴,少有精壮强悍的,多是面黄肌瘦。

  在军营,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军中有三个外委把总,各自管辖三百余士兵。

  王松一大早就到了营地,然后派人通知三个外委把总来议事。最后,只来了一个,其余的两个人告病请假。

  来的人名叫何大有,是军中的老油条。

  王松的目光落在何大有身上,问道:“何大有,本官能相信你吗?”

  一句话,何大有心中咯噔一下。

  好直接!

  何大有眼珠子转动,不卑不亢的道:“大人,卑职是可信的。”

  王松说道:“如果你不可信呢?”

  何大有摇头道:“卑职可信。”

  王松笑了笑,从袖口中取出一柄匕首,默默的把玩着。何大有看得真切,王松的匕首不是太锋利。可不知怎的,何大有看着王松手中的匕首,心中升起一丝冷意。

  何大有在军中多年,自有一股眼力。

  王松年轻,给他一种看不透,却令人心惊的感觉。

  尤其是王松斩杀郑金,足见王松的强悍。

  忽然,王松抬手往下一插。

  “嚓咔!”

  匕首的尖端直接插入案桌,犹如切入豆腐般,全部插下去。

  何大有眉头一挑,眼神惊骇。

  他站在王松的面前,看得清清楚楚。王松的匕首绝对不锋利,而且王松面前的案桌厚度接近两寸,这般厚实的木头,不是轻易能插穿的。

  王松轻松一插,就刺穿了案桌,可见其力量强悍。

  放在军中,绝对是无人能敌。

  王松斜眼看了何大有一眼,嘴角噙着笑意,轻松一提,呲啦一声,匕首从案桌上抽出,然后又放在了衣袖中。

  王松道:“何大有,本官麾下的士兵有三不要。”

  何大有背微弓着,道:“请大人示下。”

  王松一字一顿的道:“第一,不服从命令的不要;第二,贪生怕死的不要;第三,抽大烟嗜赌如命的不要。”

  何大有闻言,身子一怔,眼中流露出一抹缅怀。

  昔年,他的父亲不就是抽大烟死了的吗?对于抽大烟的人,何大有极为仇视。

  王松一席话,打动了何大有。

  “扑通!”

  何大有跪下,叩头道:“大人,卑职愿效犬马之劳。”

  王松微微颔首,神色满意。

  唐瑞麟交给他的资料中,有何大有的详细记载。三个外委把总,除了何大有保持中立,其余的两个都是方世华的人。

  何大有年近三十,敢打敢拼,是一员悍将。

  这样的人,王松可以倚仗。

  王松走到何大有的身前,伸手托起何大有,正色道:“你跟着本官,不敢说让你加官进爵,至少可以保证你能吃饱穿暖,保证你是个真正的军人,不会再走到哪里都遭人唾弃。”

  “卑职相信大人!”

  何大有站直了身体,抬头挺胸,郑重点头。

  王松回到座位,问道:“陈新和刘耀佳,是否真的病了?”

  陈新和刘耀佳,都是军中的外委把总。

  何大有回答道:“两个人没有生病,卑职来的时候碰到陈新,他去刘耀佳的营房了。现在,估摸着正在赌牌。”

  “哼,真是找死。”

  王松冷笑两声,他没打算用怀柔的手段拉拢陈新和刘耀佳。

  要动手,自然是雷霆手段。

  王松吩咐道:“走,去刘耀佳的营房。”

  何大有问道:“大人孤身前往吗?”

  王松看了何大有一眼,不屑说道:“小小的三水县军营,本官需要带亲卫吗?如果是这样,本官就不来军营了。”

  强大的自信,令何大有心折。

  何大有道:“卑职走前面开路,大人随我来。”

  王松微微点头,跟着何大有出了营房,朝刘耀佳的营房走去。来到营房外,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从房间中传出。

  “大,开大,必定是大。”

  “开小,开小。”

  “我赢,肯定是我赢。”

  激动的呐喊声,不断的传入王松的耳中。

  王松站在营房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眼神冰冷,抬腿一脚就踹了出去。

  “啪!”

  一脚揣在大门上,哐当一声,门板脱离门框飞入屋子中,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

  “他娘的,谁敢捣乱,活得不耐烦了吗?”

  喊着愤怒的声音,从屋子中传出。

  说话的是陈新,他身材精瘦,三角眼,嘴唇细薄,此刻捏紧了拳头,眼眸中闪烁着怒火。陈新连输了好几把,眼下抓了一副好牌,等着翻盘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简直是该死。

  王松进入营房内,冷冷道:“本官活得不耐烦了,你奈我何?”

  冷冰冰的语气,令气氛一冷。

  嘈杂的房间,突兀的安静了下来,再无一丝的杂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松身上。

  王松来了!

  这下怎么办?

  一个个看向陈新,等着陈新的回答。

  陈新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更有着一抹不屑。他是方世华的人,不怕王松。陈新昂着头,一句话就顶了回去,说道:“王千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别逼我。”

  王松往前迈出两步,逼近陈新:“逼你又如何?”

  陈新捋起袖子道:“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

  王松再一次往前走了两步,距离陈新只有三步远。

  “找死!”

  陈新怒火正盛,见王松步步紧逼,咆哮一声就猱身而上。他扑向王松时,双手成爪,左爪位于腰间,右爪朝王松的面门抓去。

  王松低喝道:“雕虫小技!”

  话音落下,王松的手瞬间探出。

  电光火石间,王松的手抓住了陈新的右手手腕。

  “给我断!”

  王松低喝,手上用力,猛地往下一掰。

  “嚓咔!”

  一声脆响,陈新的手腕处骨头断裂。

  “啊!”

  陈新惨叫,脸上面色狰狞。

  “我要你死!”

  陈新忍着右手的痛,左手再次探出,朝王松的眼睛抓来。

  王松不躲不避,右臂抡起,一肘悍然砸下,打在了陈新的肘关节处。嚓咔一声,陈新的肘关节断裂,攻势全无,更是打算往后缩。

  王松眼中精光衣衫,得势不饶人。

  “杀!”

  王松低喝,右手成拳,砸向陈新的太阳穴。

  陈新眼神惊骇,不停挣扎,想摆脱王松,但他的手始终被拽住。

  砰!

  拳风呼啸,打在陈新的太阳穴上。

  刹那间,陈新眼球突出,眼前一阵眩晕,瞬间就倒在地上。倒地之后,陈新嘴角流溢出一丝鲜血,身体抽搐两下就再没了动静。

  王松拍了拍手,冷冷一笑。

  枪打出头鸟!

  陈新跳出来,正好给了他机会。

  刘耀佳看到这一幕,咽了口唾沫,神色惊骇。他看着倒地的陈新,蹲下来,手放在陈新的鼻息间。忽的,刘耀佳身体一颤,喃喃道:“死了,陈新死了。”

  众人闻言,心底更是发凉。

  看向王松的眼神,更多了一抹畏惧和惊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小说简介

《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是作者两翼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身上,问着:“何大有,本官能我相信你吗?”  一句话,何大有心中咯噔一下。  好直接把!  何大有眼珠子旋转,不卑不亢的道:“大人,下官是不可信的。”  王松地说:“的话你不不可信呢?”  何大有摇摇头道:“下官不可信。”  王松笑了笑,从袖口中取出来军中有一千士兵,只是经过了郑金攻城一事,士兵损失了两百余,还剩下七百多士气低落的士兵。如今军中的士兵,各个面容憔悴,少有精壮强悍的,多是面黄肌瘦。。...

特种兵王之浴血奋战小说-第3章 杀鸡儆猴全文阅读

  三水县军营。

  军中有一千士兵,只是经过了郑金攻城一事,士兵损失了两百余,还剩下七百多士气低落的士兵。如今军中的士兵,各个面容憔悴,少有精壮强悍的,多是面黄肌瘦。

  在军营,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军中有三个外委把总,各自管辖三百余士兵。

  王松一大早就到了营地,然后派人通知三个外委把总来议事。最后,只来了一个,其余的两个人告病请假。

  来的人名叫何大有,是军中的老油条。

  王松的目光落在何大有身上,问道:“何大有,本官能相信你吗?”

  一句话,何大有心中咯噔一下。

  好直接!

  何大有眼珠子转动,不卑不亢的道:“大人,卑职是可信的。”

  王松说道:“如果你不可信呢?”

  何大有摇头道:“卑职可信。”

  王松笑了笑,从袖口中取出一柄匕首,默默的把玩着。何大有看得真切,王松的匕首不是太锋利。可不知怎的,何大有看着王松手中的匕首,心中升起一丝冷意。

  何大有在军中多年,自有一股眼力。

  王松年轻,给他一种看不透,却令人心惊的感觉。

  尤其是王松斩杀郑金,足见王松的强悍。

  忽然,王松抬手往下一插。

  “嚓咔!”

  匕首的尖端直接插入案桌,犹如切入豆腐般,全部插下去。

  何大有眉头一挑,眼神惊骇。

  他站在王松的面前,看得清清楚楚。王松的匕首绝对不锋利,而且王松面前的案桌厚度接近两寸,这般厚实的木头,不是轻易能插穿的。

  王松轻松一插,就刺穿了案桌,可见其力量强悍。

  放在军中,绝对是无人能敌。

  王松斜眼看了何大有一眼,嘴角噙着笑意,轻松一提,呲啦一声,匕首从案桌上抽出,然后又放在了衣袖中。

  王松道:“何大有,本官麾下的士兵有三不要。”

  何大有背微弓着,道:“请大人示下。”

  王松一字一顿的道:“第一,不服从命令的不要;第二,贪生怕死的不要;第三,抽大烟嗜赌如命的不要。”

  何大有闻言,身子一怔,眼中流露出一抹缅怀。

  昔年,他的父亲不就是抽大烟死了的吗?对于抽大烟的人,何大有极为仇视。

  王松一席话,打动了何大有。

  “扑通!”

  何大有跪下,叩头道:“大人,卑职愿效犬马之劳。”

  王松微微颔首,神色满意。

  唐瑞麟交给他的资料中,有何大有的详细记载。三个外委把总,除了何大有保持中立,其余的两个都是方世华的人。

  何大有年近三十,敢打敢拼,是一员悍将。

  这样的人,王松可以倚仗。

  王松走到何大有的身前,伸手托起何大有,正色道:“你跟着本官,不敢说让你加官进爵,至少可以保证你能吃饱穿暖,保证你是个真正的军人,不会再走到哪里都遭人唾弃。”

  “卑职相信大人!”

  何大有站直了身体,抬头挺胸,郑重点头。

  王松回到座位,问道:“陈新和刘耀佳,是否真的病了?”

  陈新和刘耀佳,都是军中的外委把总。

  何大有回答道:“两个人没有生病,卑职来的时候碰到陈新,他去刘耀佳的营房了。现在,估摸着正在赌牌。”

  “哼,真是找死。”

  王松冷笑两声,他没打算用怀柔的手段拉拢陈新和刘耀佳。

  要动手,自然是雷霆手段。

  王松吩咐道:“走,去刘耀佳的营房。”

  何大有问道:“大人孤身前往吗?”

  王松看了何大有一眼,不屑说道:“小小的三水县军营,本官需要带亲卫吗?如果是这样,本官就不来军营了。”

  强大的自信,令何大有心折。

  何大有道:“卑职走前面开路,大人随我来。”

  王松微微点头,跟着何大有出了营房,朝刘耀佳的营房走去。来到营房外,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从房间中传出。

  “大,开大,必定是大。”

  “开小,开小。”

  “我赢,肯定是我赢。”

  激动的呐喊声,不断的传入王松的耳中。

  王松站在营房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眼神冰冷,抬腿一脚就踹了出去。

  “啪!”

  一脚揣在大门上,哐当一声,门板脱离门框飞入屋子中,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

  “他娘的,谁敢捣乱,活得不耐烦了吗?”

  喊着愤怒的声音,从屋子中传出。

  说话的是陈新,他身材精瘦,三角眼,嘴唇细薄,此刻捏紧了拳头,眼眸中闪烁着怒火。陈新连输了好几把,眼下抓了一副好牌,等着翻盘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简直是该死。

  王松进入营房内,冷冷道:“本官活得不耐烦了,你奈我何?”

  冷冰冰的语气,令气氛一冷。

  嘈杂的房间,突兀的安静了下来,再无一丝的杂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松身上。

  王松来了!

  这下怎么办?

  一个个看向陈新,等着陈新的回答。

  陈新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更有着一抹不屑。他是方世华的人,不怕王松。陈新昂着头,一句话就顶了回去,说道:“王千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别逼我。”

  王松往前迈出两步,逼近陈新:“逼你又如何?”

  陈新捋起袖子道:“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

  王松再一次往前走了两步,距离陈新只有三步远。

  “找死!”

  陈新怒火正盛,见王松步步紧逼,咆哮一声就猱身而上。他扑向王松时,双手成爪,左爪位于腰间,右爪朝王松的面门抓去。

  王松低喝道:“雕虫小技!”

  话音落下,王松的手瞬间探出。

  电光火石间,王松的手抓住了陈新的右手手腕。

  “给我断!”

  王松低喝,手上用力,猛地往下一掰。

  “嚓咔!”

  一声脆响,陈新的手腕处骨头断裂。

  “啊!”

  陈新惨叫,脸上面色狰狞。

  “我要你死!”

  陈新忍着右手的痛,左手再次探出,朝王松的眼睛抓来。

  王松不躲不避,右臂抡起,一肘悍然砸下,打在了陈新的肘关节处。嚓咔一声,陈新的肘关节断裂,攻势全无,更是打算往后缩。

  王松眼中精光衣衫,得势不饶人。

  “杀!”

  王松低喝,右手成拳,砸向陈新的太阳穴。

  陈新眼神惊骇,不停挣扎,想摆脱王松,但他的手始终被拽住。

  砰!

  拳风呼啸,打在陈新的太阳穴上。

  刹那间,陈新眼球突出,眼前一阵眩晕,瞬间就倒在地上。倒地之后,陈新嘴角流溢出一丝鲜血,身体抽搐两下就再没了动静。

  王松拍了拍手,冷冷一笑。

  枪打出头鸟!

  陈新跳出来,正好给了他机会。

  刘耀佳看到这一幕,咽了口唾沫,神色惊骇。他看着倒地的陈新,蹲下来,手放在陈新的鼻息间。忽的,刘耀佳身体一颤,喃喃道:“死了,陈新死了。”

  众人闻言,心底更是发凉。

  看向王松的眼神,更多了一抹畏惧和惊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