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杀神 【2】萝莉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至强杀神小说简介

《至强杀神》是作者牛二v587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范贤,穆婉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两人此外缄默,目光注视着对方,气氛有些尬尴。范闲在迟疑,要切记去问问她还记不记得我那个馒头?这时,穆婉儿的手机响了。望着号码,她的动作一僵,脸色惨白。“堂妹,恭喜恭喜你啊,范闲在犹豫,要不要问问她还记不记得那个馒头?。...

至强杀神小说-【2】萝莉配 全文阅读

两人同时沉默,注视着对方,气氛有些尴尬。

范闲在犹豫,要不要问问她还记不记得那个馒头?

这时,穆婉儿的手机响了。

看着号码,她的动作一僵,脸色惨白。

“堂妹,恭喜你啊,嫁给了这么优秀的一个丈夫,嗝——我没有打扰你俩办正事儿吧。”

对方故意加重“优秀”二字,充满了嘲讽。

穆婉儿秀眉紧皱,眼中充满了泪水,别过身去不让范贤看见她的眼泪,小拳头攥住婚服的衣角。

“老爷子死前,哪儿记得你啊,这件事儿还是我爸替你安排的,我们家对你不错吧,你得懂得感恩啊!嗝——”

电话那头的穆康,不停打着酒嗝,喝得烂醉。

“这个人虽然,无父无母,没钱没势,精神还有问题。不过,你爸也是快不行了,你俩其实很般配。恭喜恭喜啊!”

这个干啥啥不行,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就是穆康他爸专门挑来的废婿,一想到穆婉儿一家那欲哭无泪的样子,他就觉得好笑。

年轻貌美的小萝莉嫁给了一个废物大叔,以后这一家就是穆家中的固定笑话。

穆婉儿浑身发抖。

她扭头,看着站在从地铺上爬起身的范贤,这个眼熟的大叔,自己的夫君,竟是大伯的阴谋!

大伯为了不让她一家有分产业的资格,竟然替她故意选了这么一个废物丈夫,要毁她一生的幸福!

穆婉儿脸涨得通红,泪如雨下,她绝望,她崩溃,她愤怒,她想冲穆康破口大骂,然后冲出去宣布这婚礼无效,她要悔婚!

可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爸爸,要让他知道这一切真相一定会悲痛交加,她忍住了。

穆康打着酒嗝,大喊:“让我妹夫接电话,我和他说两句。妹夫,你得疼我妹妹,早点要个孩子!生下来,哪怕和你一样,精神有点问题,我们林家也肯定疼他!”

“你别再说了!”

穆婉儿终于忍不住了。

“爷爷活着的时候,最疼你了,他说穆家,就你最聪明。嗝——那我们也疼你啊,疼你儿子,不管生出来傻不傻,嗝——堂妹,我真心祝福你。”

嫁了个傻子生的儿子,可不得就是傻子么?

“你给我闭嘴!你再说,我不客气了!”

穆婉儿大吼,穆康在电话那头冷哼了一声。

“怎么不客气?还想打我?”

穆婉儿强忍着哭声,委屈极了。

她要是真敢打穆康,明天他们全家,就会被赶出穆氏集团。

穆婉儿在穆氏集团工作,而大伯现在正是穆氏集团的总经理。

让她滚蛋,只是一个借口的事儿。

穆婉儿不说话,穆康更猖狂了。

欺负穆婉儿,那是他的业余乐趣,穆婉儿越痛苦他越高兴。

“不识抬举的东西。你想打我,来啊,我在楼下和亲戚们喝酒呢,二伯三叔公他们都在,你来打我,有这个胆子么?这个月房贷交了么?这么多年,你那个病鬼老爹一点儿用都没有,如果不是我爸可怜你们,你们连房子都供不起,早就睡桥洞去了。忘恩负义的东西。以后不但要接济你的病鬼爹,还要接济你的废物老公,十有八九还得接济你的傻子儿子,我们家容易么?”

“穆康!你够了!如果不是大伯和二伯不给我家股份,甚至侵占我家该分的产业,我家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我爸也是被你们气病的,你欺负了我家十几年,别再来阴阳怪气了!”

穆婉儿按掉电话,身体抖得像是筛糠一样,泪如雨下。

明明是亲人,怎么可以下作到这种地步!

范贤也注意到了,穆婉儿家穷得不正常。

穆家家大业大,穆婉儿家里却连空调和电视都没有,洞房也是用了十几年的老家具,灯光昏暗,墙壁上一块块斑驳了,只是贴了几个喜字,在这种环境下显得非常讽刺。

原来是豺狼虎豹环伺,这小丫头,十几年来一定吃了不少苦!

范贤心底早已下定决心:丫头,从今往后,只要我在你身边,任何人都欺负不了你。

说罢,捏了捏拳头。

次日,穆婉儿带着范贤去了市中心的万兴大酒店。

每个月穆家老太君都会准备这样一场家宴,林老太君特意定了一个包厢,准备大肆庆祝。

穆婉儿真心不想参加这种家庭聚会。

她是穆家最不得宠的小孙女。在家族地位极为卑微,每次聚会都会成为被人挤兑的对象。

但奶奶有要求,家宴必须每个人都参加,她只得硬着头皮过来。

包厢里,主桌热闹非凡。

大伯穆正英眉飞色舞:“妈,您孙儿穆康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是江州二流世家王家的千金,以后如若和王家联姻,必定更上一层楼。”

二伯穆正道跟着附喝:“妈,您孙女桂琴最近也谈了个男朋友,据说家境非凡,资产过亿呢。”

落在主位的老太君听得心底乐开了花。

“看来我穆家后辈人才辈出,以后家业肯定千秋百业,不错,不错!”

气氛一片和谐。

这个时候,包厢门打开。

穆婉儿与范贤走了进来。

老太君当即脸色大变,僵硬起来。

两人正要在主桌落位时,穆康突然站起身:“你们两眼瞎嘛?这里不是你们两的位置,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身份,去下面的桌子!”

“一个流浪汉精神病也够资格参加穆家家宴,奶奶,你说以后这样的家宴规矩是不是要改一改呢?”

穆婉儿听了脸色涨红,气氛凝重起来。

倒是范贤神色淡定,跟没事人一般。

老太君寻思片刻,考虑到最近穆婉儿为公司签订了一个八百万的巨额订单,不好出重手,便隐忍了。

“你们还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去落位!”

穆婉儿咬着粉嫩的唇角,委屈的眼泪汪汪的,拉着范贤去了下桌就餐。

穆婉儿父母全程垂着头,一言不吭。

这样在穆家卑微乞求的日子习惯了,本在穆家地位就低,如今家里还入赘了一个三十多岁流浪汉大叔当上门女婿,以后怕是没了出路。

……

家宴即将开始。

“请问,谁是穆家负责人?”

这时,一个衣着考究的老者步入包厢,颇有气势说了声。

老太君直觉此人非凡,便礼貌道:“我就是,请问有事儿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