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合租至尊 第2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品合租至尊小说简介

《极品合租至尊》是作者一笔遮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楚凡,柳如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挨,我说美女,你哭啥啊?”楚凡非常头痛无语的叹了口气,望着梨花带泪的丁香,心中啧啧赞叹,究竟是个可爱的的妹子啊,就连哭的样子都这么卡哇伊,名不虚传是美女啊。但现下显但眼下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凡见丁香的额头似乎被地板磕肿了,红彤彤的一片惹人心疼,于是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药水,半蹲在丁香身前,将药水倒在手上,就准备去擦拭丁香那雪白粉嫩的额头。。...

极品合租至尊小说-第2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全文阅读

“挨,我说美女,你哭啥啊?”

楚凡十分头疼无语的叹了口气,看着梨花带雨的丁香,心中啧啧惊叹,到底是个可爱的妹子啊,就连哭的样子都这么卡哇伊,不愧是美女啊。

但眼下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凡见丁香的额头似乎被地板磕肿了,红彤彤的一片惹人心疼,于是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药水,半蹲在丁香身前,将药水倒在手上,就准备去擦拭丁香那雪白粉嫩的额头。

“你,你干什么!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

见楚凡伸手过来,丁香气的拍开了楚凡的手,一脸幽怨委屈的瞪着楚凡,她此时快恨死楚凡这个混蛋了,哪里会让这家伙碰自己。

楚凡挑了挑英挺的剑眉,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丁香,说道:“我说美女,我这是好心帮你上药消肿啊,你不感谢就算了,还骂我干啥呢?”

说完把手一摊,无奈的叹道:“女人啊,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生物。”

丁香闻言一愣,心想难道是自己误会了?眼前这个无耻又混蛋的家伙不是想轻薄自己,而是帮自己治疗消肿吗?

不对!这怎么可能呢?如烟姐走之前还说过这混蛋会偷丝袜来着,而且之前这混蛋还骗自己上车索取天价车费,像这种无耻的混蛋,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呢?

想到这,丁香越发对楚凡感到鄙夷和厌恶,忍不住低声碎碎念道:“无耻的臭流氓!”

楚凡耳朵动了动,瞪眼道:“你说啥?”

这特么真是曰了狗!老子一不偷二不抢,没日没夜的开出租车外加打临时工,勤奋的不要不要的,而这小妞居然说老子是无耻流氓?这特么绝笔不能忍啊!

楚凡就怒极而笑道:“我说小妞,你刚才骂谁呢?”

“呵,骂谁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丁香咬牙站了起来,一边揉着红肿的额头,一边瞪着楚凡,羞怒道:“刚才要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也不会摔倒!”

“卧了个槽!”

楚凡瞪着眼,一脸的长了见识:“我说小妞,咱能讲点道理吗?刚才我在阳台收衣服,啥事也没做,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滑倒了,这特么和我有毛的关系?这个锅太重了,哥可不背!”

“呵,收衣服?”

丁香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你是想趁如烟姐不在,偷…偷如烟姐的丝袜对吧!”

她说着说着小脸就红了起来,其实她心里也有些纳闷来着,毕竟眼前的楚凡看着也是挺人模狗样的,关键是长得还挺帅,怎么就会误入歧途了呢?

“啥玩意儿?偷丝袜?”

楚凡一脸愕然之色,他是真心觉得冤枉,自己就算在怎么不济,也好歹是部队待了十多年的特种尖兵啊,虽然现在退伍了,但那刻在骨子里的铁血军心一直不曾有过动摇,怎么可能会做出偷丝袜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呢?

当即,楚凡就义正言辞的瞪着丁香,正想开口反驳,但忽然又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上下打量了丁香几眼,眯眼道:“我说小妞,你是谁啊?你好像不是这里的租客吧?你是怎么进来的?”

说完也不等丁香开口,楚凡就警惕的道:“你该不会是小偷吧?”

“我,我是小偷?”

丁香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张开,气的说不出话来。

而在这个时候,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柳如烟这位将妩媚二字展现到淋漓尽致的绝色尤物提着一袋蔬菜推门而入。

“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刚进门,柳如烟就看见楚凡和丁香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情况,顿时有些疑惑起来。

而当她发现丁香额头上红肿的皮肤后,顿时柳眉一蹙,生气的瞪向楚凡,质问道:“你欺负我表妹了?”

“啊?她是你表妹?”

楚凡愕然,仔细来回打量了丁香和柳如烟几眼,猛地一拍额头:“难怪长得都这么漂亮,原来是姐妹啊。”

“少给我贫嘴!”

柳如烟没好气的白了楚凡一眼,看向丁香道:“丁香,你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哼!”

丁香气呼呼的骄哼一声,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恶狠狠的瞪了楚凡一眼,随即一脸委屈的走到柳如烟身边,嘟着小嘴道:“表姐,他刚才在阳台准备偷你的丝袜,还把我害的摔倒了。”

柳如烟闻言,当即俏脸就冷了下来,愤怒的看向楚凡,娇喝道:“你,给我过来!”

楚凡眼皮跳了跳,嬉皮笑脸的道:“如烟,咱们有话好好说,不动手成不?”

“闭嘴,谁和你这个混蛋是咱们?”

柳如烟没好气的瞪着楚凡,“你这混蛋真是太过分了,丁香这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你居然都好意思欺负她,你还是个男人么?”

“……”

楚凡黑着脸,怒笑道:“成,这个锅我背了,我就是混蛋,OK?”

“哟,不服气啊?”

柳如烟眯起,好整以暇的伸出手来,淡淡道:“还钱。”

听到还钱这两个字。

楚凡突然一瞪眼,‘啊’的惨叫一声,竟然就倒在了地上,一脸痛苦的捂住胸口,惨叫连连:“哎呀,别提钱,千万不要和我提钱,我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他一副要咽气的模样,看的丁香是目瞪口呆,只觉自己的三观尽数被摧毁,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楚凡这种不知廉耻的男人,居然一提到还钱就装死,简直太无耻了。

难怪人们常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丁香此刻总算深刻理解了这个道理。

然而,柳如烟却对此一脸的习以为常,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但依然是那般魅惑撩人,笑骂道:“少给我来这一套,本小姐饿了,赶紧给我起来去做饭!”

“得嘞。”

在丁香错愕又鄙夷的注视中,原本‘快要咽气’的楚凡腾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嬉皮笑脸的接过柳如烟手中的袋子,迈着吊儿郎当的八字步走向厨房去了。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无耻混蛋啊!

丁香一脸的无语,同时忍不住看向柳如烟问了一句:“如烟姐,你和这家伙合租了多久啊?”

柳如烟想了想,随口道:“快半年了吧。”

“啊,这么久啊!”

丁香吃惊道:“如烟姐,这混蛋这么无耻,你怎么会……”

她还没说完,柳如烟就笑着摇了摇头打断了她,转而瞥了眼厨房内叼着烟头忙碌做饭的楚凡,眼神复杂的轻叹一声道:“丁香,你还记得我上次在电话里和你说过的那件事吗?”

“那件事?”

丁香愣了愣,很快就想起了什么,吃惊道:“如烟姐你说的那件事难道就是上次你告诉我你被人下药的那件事吗?”

“嗯。”

柳如烟点了点头,此刻回忆起那一晚恐怖的遭遇,她的内心便止不住的颤抖和后怕,轻叹道:“如果那一晚不是楚凡救了我,恐怕我现在已经被人贩子卖到国外去了。”

“什么?”

丁香惊在当场。

她惊诧万分的扭头看向厨房内的楚凡,一时间眼神有些茫然起来,她显然没想到,这个表面看起来轻佻放荡,无耻下流的青年,竟然会救了柳如烟。

“难怪如烟姐会借钱帮楚凡垫房租,原来这家伙救过如烟姐。”

想到这,丁香内心有些矛盾起来,原本她以为楚凡只是个无耻没有下限的混蛋,却没想到楚凡竟也有英雄救美的英勇往事。

不由得,丁香好奇的看向楚凡,忽然间感觉楚凡那略显孤寂的挺拔背影,仿佛渐渐蒙上了一层迷雾,似乎看起来挺神秘的,也不知道这家伙以前是做什么的,又有什么样的经历。

“咦?我怎么会想这些?”

突然,丁香猛地惊醒过来,俏脸有些发红,而柳如烟正好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不由勾唇一笑道:“是不是对那个混蛋很好奇?”

“……”

丁香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微红着脸好奇的问道:“如烟姐,楚凡以前是做什么的啊?你对他了解吗?”

柳如烟无奈的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以前说过他在部队当过几年兵,去年刚退伍。”

“什么?他当过兵吗?”

丁香美眸一亮,她的父亲就是一位年迈的退伍老兵,作为女儿的她天生就对军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和崇拜,于是忍不住追问道:“那楚凡以前在部队里是干什么的呀?”

听丁香这么一问,柳如烟不知为何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混蛋在部队是养鸡的。”

“啊?养鸡的?这不是后勤兵吗?”

丁香一脸的意外之色,而这时楚凡正好端着几盘香气四溢的餐盘走出了厨房,喊了一声:“两位美女,开饭了。”

柳如烟闻言,慵懒的伸了下腰肢,笑着对丁香说道:“走吧,先去吃饭。”

“哦。”

丁香点点头,带着几分好奇和期待走向餐桌,却意外的发现桌子上的几盘菜不但香气四溢,更是品相完美,比那些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做的都要色香味俱全。

这让丁香很是诧异,她显然没想到楚凡一个普通男人居然能做得出如此丰盛美味的菜肴。

片刻后,三人陆续入座,开始吃饭。

“楚凡,你来江东市也快一年了,你就不打算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吗?”

吃饭的过程中,柳如烟看似有意无意的随口说了一句。

楚凡怔了怔,却是笑而不语,他并不是不想找一份合适正经的工作,而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没有去找。

见楚凡沉默不语,柳如烟蹙了蹙柳眉,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楚凡道:“你难道真想这样一辈子混下去?”

如果换成别的男人,柳如烟看都未必会多看一眼,而此刻会对楚凡如此上心,也是因为楚凡曾经救过她,否则以柳如烟的身份和美貌,哪里会管楚凡的死活。

而偏偏楚凡对她的劝说完全听不进去,从认识到现在,柳如烟没少帮楚凡找过工作,而结果不是被楚凡拒绝就是弄砸了,搞得柳如烟又气又无奈,怎么也想不到楚凡会在上班的时候泡妞玩游戏,有时候还会旷工翘班。

这哪里是帮人打工的态度啊?分明就是去当大爷的!

总之,柳如烟所认识的那些公司企业,几乎全部把楚凡拉进黑名单了,只要柳如烟一开口提起楚凡,她那些朋友必然会黑着脸回拒道:“我就算招不到人了,公司破产了,倒闭了!也绝对不会用楚凡!”

啧,能让大半个江东市的公司企业拉进黑名单,估计楚凡也是历史以来的‘第一人’了呢。

而这时,对于柳如烟的恨铁不成钢,楚凡却是一脸无所谓的笑道:“哎呀,如烟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嘛。”

他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一边拿牙签剔牙,一边痞笑道:“我这人你也了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我学历没有,技术也不会,只能开开出租车,打点临时工,才能维持的了生活嘛。”

听他说完,柳如烟和丁香同时一愣,她们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楚凡这种把‘怠惰’说的如此理所当然的男人,简直无语至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