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耀星际 第一章 宣告死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云耀星际小说简介

《云耀星际》是作者木易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早上六点,三月份的长安星长宁坊还处在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时候。  “当……当……”  苏沐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里没有一点刚睡醒的迷糊。翻身起床,洗漱,吃掉厨房管家准备...

云耀星际小说-第一章 宣告死亡全文阅读

  早上六点,三月份的长安星长宁坊还处在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时候。

  “当……当……”

  苏沐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里没有一点刚睡醒的迷糊。翻身起床,洗漱,吃掉厨房管家准备好的早餐……

  整个过程只有零星的响声,除此之外就是静默,仿佛这个家里没有人一样。

  洗完澡后,苏沐站在镜子前面,镜子中男孩身材颀长,黑眸深邃,长长的碎发滴着水贴在前额,鼻梁高挺,红唇紧抿,清秀的模样加上的清冷气质,显出一个俊秀的少年。

  转身穿上准备在一旁的衣服,柔软而充满光泽的布料,精细的手工,这是一套专门为少年设计的正式场合的少装。

  穿上衣服,吹干头发,苏沐再次看着镜中的自己,少年一身合体的少装,只是本应该体现出少年们蓬勃活力充满朝气的衣服反而将主人一直极力掩藏的压抑表现了出来,少年周身都是低压区。

  苏沐闭眼深呼吸几次,再睁眼时,镜中的少年放松了身体,眼神不再凝聚,清冷的气质和围绕在周身的压抑统统不再,似乎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男孩。

  没多看一眼,苏沐转身走出了浴室,下楼坐在了沙发上,眼睛看着茶几上的杯子但思维不知延伸到了哪里,不再有动作。

  整个家再次静默无声,窗外树上偶尔的鸟鸣成了主旋律。

  “当……”钟声从墙边年龄比苏沐还大的座钟里发出,苏沐终于不再保持雕塑状,抬头看着座钟上方,制作精美的小木门打开,一只啄木鸟飞出,欢快的叫了九声,然后又回到了木门中。苏沐再看一眼已经恢复平静的小木门,转头看向大门。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门边的显示屏自动打开,显示出来访的客人。苏沐站起身走到门边,看着显示屏中的两个身穿军装的军人,站在前面的一位将自己的军官证展开对准摄像头展示了一下,绿色安全灯亮起,表明来访身份已验明。

  “开门。”苏沐用声控打开了院外的大门,又亲自打开了房门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两位军人迈着一致的步伐走进来。

  肖晨看着站在门边的苏沐,有一点心酸。走到苏沐面前,站定,自我介绍到,“你好,我是长安星军部后勤处特勤人员,肖晨。”转身介绍道“他是我的战友,余青。”又面向苏沐说:“你是苏铭战士的家属苏沐,对吗?”

  苏沐看着穿着军装的肖晨点点头,转身示意请进。肖晨和余青对视了一眼,跟随苏沐坐在沙发上。

  肖晨看着只愣愣的盯着茶几不做声的苏沐,心里只剩下叹息。余青将手中一直抱着的黑色大箱子轻轻放在茶几上。

  肖晨看着苏沐,尽量放柔了声音说:

  “苏沐,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嗯,你应该也知道了。军方尽过最大的努力搜寻,可是……”肖晨将声音再放轻了一些:“我们只能宣告苏铭死亡。”

  苏沐将目光胶着在黑色的箱子上,用最大的意志力抑制身体的颤抖,只轻轻嗯了一声。

  肖晨放在双膝上的手微微抓了一下,继续说道:

  “这是苏铭战士在开赴179号矿星前留下的遗物。”指着黑色箱子侧面的开关说:“需要用你的血液来打开。”

  一瞬间的静寂,苏沐再次嗯了一声。

  肖晨看着似乎无动于衷但实际上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的少年,再次和余青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无奈与怜悯。肖晨拿出一张边缘印有黑色军方标志的联邦银行的信用卡,轻轻地放在茶几上,叹口气说:

  “这里面有苏铭战士的遗产,以后联邦的抚慰金也会定期打在卡上。”

  苏沐依然盯着黑色的箱子,嗯了一声。

  肖晨无言。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苏沐,问道:

  “苏沐,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苏沐终于转头看着肖晨,开口说:

  “没有了,谢谢!”

  肖晨看着少年,又一阵心疼,转头向余青求助。余青看看了转头看向自己的苏沐,犹豫了一下,说:

  “那我们先走了……”

  苏沐起身做出了送客的姿势,看着肖晨和余青。余青站起来,并把肖晨拉了起来,一起走向了门口。苏沐身体僵硬,走路都有些怪异的送到房门口。肖晨出了房门,又转身看着苏沐,郑重的给出承诺:

  “如果有需要帮助的话,一定要去后勤处。”

  苏沐声音有些飘的再次嗯了一声。

  看着他们走出院子,房门自动关上。

  肖晨最后看了一眼关闭的房门转身上了悬浮车。车内一片寂静,肖晨和余青的眉毛都紧紧皱着。铁血的战士在战场上可以冷血的对待敌人,可是,对待牺牲战友的亲人,内心的柔软无限的放大。

  肖晨和余青其实并不是长安星后勤处的工作人员,而是苏铭的战友。是一年前平定179号矿星鲁鲁特人造反中并肩战斗的战友,这次是专门来看望苏沐的。但是看到那个强装坚强的少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好赶紧离开,因为他们看出少年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脆弱。

  苏沐怔怔地望着门,曾经有个穿着笔挺军装英姿飒爽的青年站在门边,笑着揉揉苏沐的头,坚定的说:

  “沐沐,你知道的,姐姐一定要去的。沐沐要乖乖的按时吃饭,不能间断锻炼身体,沐沐要开心快乐的过好每一天,只有沐沐能照顾好自己,姐姐才能放心。”

  苏沐就像是被安抚的小动物一般,只好眨眨眼,用恳求的眼光看着姐姐,说道:

  “姐姐一定要早点回来。”

  姐姐又笑着吻了吻苏沐的额头,拿起脚边的行李,转身出门,在台阶下回头对着苏沐说:

  “姐姐给沐沐的生日礼物,沐沐一定会喜欢的”

  阳光下的姐姐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边,仿若天使。

  现在苏沐终于知道当时心里隐隐的不安是为什么了,因为姐姐没有说她每次有任务出门时都会说的一句话“沐沐要乖乖的,姐姐回来了会给沐沐做好吃的!”

  苏沐转身挪向沙发,泪水抑制不住的夺出眼眶,当时姐姐已经决定了吧……

  怪不得姐姐以自己已经16岁了,已经该帮姐姐管家了为由将家里的事交代给自己,因为当时姐姐已经决定了吧……

  苏沐缩在沙发下,看着黑色的箱子,脑中一片空白,只有眼泪不停的流。往日的坚强、自制全都灰飞烟灭,堂堂男子汉哭到坐不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苏沐和苏铭并不是亲姐弟,但是却是苏沐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事实上苏沐是苏铭在她20岁成年时从孤儿院带回来的。

  对外的理由是苏铭自己就是个孤儿,体会过身为孤儿的苦,所以当自己有能力后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温暖同样身为孤儿的孩子,但是另一方面当时苏铭还要上军校,所以不能收养太小的孩子,就带回了4岁的苏沐。

  而只有苏沐自己知道,真正的理由根本不是这样。

  因为苏沐是重生的。

  苏沐身体里的灵魂来自21世纪的地球,地球上的苏沐才是真正的孤儿,原名叫做云沐,从孤儿院长大。

  云沐长大后考上了军校,在一次出门时为了救一个快被明显超速行驶的卡车撞上的小孩而身亡,当时仅仅20岁。也可能是好人好报,云沐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不是阎王殿,而是一对年轻的夫妻。是的,他们就是这一世云沐的父母。

  巧合的是,这一世的父母依然给他取名云沐。为什么是依然,因为前一世孤儿院的院长嬷嬷曾告诉过云沐,他的名字是由父母起的。他被放在孤儿院门口时,刚刚几个月大,包裹里有一块看上去很廉价的玉和写着他的名字、生日的纸条以及一纸包的钱。

  那张纸条云沐也一直保存着,当做对父母的念想。纸条上面的字刚劲有力,写着他的名字和生日,还有应该是父亲留下的一句话:

  “纸包里的钱绝对是正当的,感谢您能好好照顾孩子。玉虽然不值钱,但是是我和她母亲的定情物,希望给孩子留着。也希望孩子长大后您能告诉他,他的父母很爱他,只是因为车祸去世了。”

  纸条的另一面,有另一种俊雅的字体,写着:

  “宝宝,爸爸妈妈很爱你。”

  由此云沐一直坚信自己的父母是爱自己的,虽然他们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们会在天上保佑自己的。这样的信念使得苏沐在清苦的生活中也依旧坚强乐观。

  所以当云沐睁开眼看到自己变成了刚出生的婴儿,而自己的父母就在旁边守着自己,用充满爱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是充满感激的。

  可是这一切的美好很快就像阳光下的泡沫一样消失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